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火焰又“腾”得窜了起来。

  “年底我要回去的话,你跟我起回分公司!不许再逗留在这里!否则我就把你送到你外婆家去,你就自由了!”年与江差点就咆哮了!

  江雨霏皱着眉退后了两步,倔强地说:“我不去外婆那!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就整天赖着张齐远去。反正来这里,也是为了他,你让我回分公司也行,随便给我提拔下,也不枉费我来这鬼地方锻炼了这么久!”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年与江眸子里的暗色渐浓,脸上早已要凝结出冰来了,“当时你说你为了张齐远要成熟起来,非要从基层干起,为了表示决心,还选了个驻外的单位,说是让所有人对你刮目相看。结果呢?在财务科个有了不多没了不少的岗位,不是迟到早退就是干脆旷班,真不知道你每天在忙什么!”手机请访问:

  99第99章重要岗位

  我他们不给我重要的岗位,让我怎么发挥作用啊!”江雨霏狡辩道。

  “还敢给你重要的岗位?来,坐我这!”年与江起身,指了指自己的座位。

  “我才不稀罕呢!我只要等到齐远向我求婚了,我就只坐他旁边的位置!”江雨霏突然仰起脸,副憧憬的幸福模样。

  她只要提起张齐远,她这只随时都竖着浑身的刺准备进入战斗的小刺猬,立刻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回到了只有十九岁的小身板里,让人怜惜,不忍再斥责。

  年与江无奈地叹了口气,抬腕看了看时间,“不管怎么样,你做好随时离开这里回分公司总部的准备!如果以后再敢碰那些不该碰的东西,别怪我狠心!”

  说着,拿起身后衣架上的外套,准备出门开会。

  “不对啊,你要是走了,百合怎么办?”江雨霏问他。

  年与江正在穿外套的手骤然愣,但很快就恢复穿衣的动作,淡淡地说:“管好你自己的事!”

  “你让我管好我自己的事,那你还管我干嘛!”江雨霏秀眉飞扬,不服气地翻白眼。

  “好,如果不想给我管,我立刻把你绑回你外婆家!”年与江轻描淡写地说完,往外面走去。

  “我小姨跟有可能很快就回国了!等这期的治疗结束,就会回来!”江雨霏追上去,对着年与江的背说到。

  年与江脚步滞,微微皱眉,深邃的眸子闪过丝犹疑,随即咬了咬牙,大步向电梯走去。

  “别怪我没提醒你,他们随时回来!”江雨霏得意地又提醒了句。

  会议开到半,年与江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会议刚好要进入基层单位轮流汇报本单位难点的环节,年与江捏了捏眉心,沉声道:“大家辛苦了,先休息十分钟。请基层的同志精简汇报语言,待会汇报的时候挑重点的说。”

  说完,他率先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未接来电显示是“张利”,市公,安局刑侦科主任,年与江直接回拨了过去。

  “张警官,不好意思,刚才在开会。”年与江脸上露出儒雅客气的浅笑。

  “年书记,打扰您了!您让我私下里调查邮件的事,我在那边市的同事已经查了出来,看您方便不方便,我现在简单给您汇报下。”张利恭敬地说。

  “辛苦你们了,有什么结果?”年与江下意识地扫了眼周围纷纷从会议室出来放风的与会人员,大步向了走廊角走去。

  “因为您再强调要暗地里调查,所以我们也没有立案。市的同事根据发邮件的地址和移动的物理地址,以及您让人提供的嫌疑人的各种联系方式。我们开始没有公开身份,但是黑客缄口不提对方的任何信息。后来不得已亮出了身份,黑客才供出是个女人出高价让他们做的。电话打过去是空号,查了通话记录和信息,电话卡是黑卡,所有的通讯记录只有跟黑客联系的信息,对方还是很狡猾的。”张警官说到这里呵呵笑了出来。

  “哈哈,不过再狡猾的狐狸,还能逃得出你的手心吗?”年与江也跟着爽朗的笑道。

  “您过奖了!嫌疑人给黑客打款,也没用任何银行卡,而是分了好几次在银行存入对方帐号的。我的同事提取了几个银行的录像,后来终于看到疑似您提供的那个嫌疑人的女人。确实是赵局长的那个干女儿,杨素素。您看,要不要立案?”张利用请示的口气询问道。

  年与江将直插在口袋里的左手拿出来,放在围栏上,紧紧地握了握,深邃的眸子危险地微眯着看向远处,唇角微勾:“张警官,嫌疑人已经回了市,抓人吧!看看这个臭丫头的男人,怎么把她弄出来!”

  “好!那么原告是?”

  “张警官,你是第天认识赵局长吗?他会等到原被告对薄公堂才出手?随便个造谣诽谤罪都会让他坐立不安的!”

  “好的,那我们也只当履行公事,走个过场,吓唬吓唬嫌疑人就等着她的人来救她了!”张利了然地应道。

  市公安局范局长亲自吩咐他私下里好好帮助年与江调查这个匿名邮件的案子,他岂敢怠慢。再说,年与江与公安局范局长的关系,他不是不清楚。从几次饭局陪同中,张利也清楚新都集团市分公司经理兼管理局局长赵永春早已悄悄进入警方的视线。

  只是不知缘何,最清楚内情的年与江再请范局长先不要动赵永春,只说是时机还未成熟。现在警方在等的,也无非是个可以正式立案的导火索罢了!

  因此,这个扑朔迷离的赵局长到底有何潜在的罪名,张利作为办案人员,自然是有好奇心的。听说这次的邮件事件跟赵局长有关,他摩拳擦掌,很快就破了案,迫不及待地给年与江汇报。

  年与江挂了电话,瞧着窗外远处的摩天大厦,眸子里折射出凌厉的光芒。良久,才敛去了脸上所有的神色,转身款款向会议室走去。

  百合同学认认真真地在海景房研究了上午的菜谱,刚打开抽油烟机,热火朝天地开始炒菜,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了腰,吓得她“啊”声尖叫,差点扔掉了手里的铲子。

  刚转过脑袋,个始料未及的吻便落在了她的唇上,紧接着那熟悉的烟草味和男人气息迎面扑来。

  “你居然早退!这么早回来了?”看到年与江正满目柔情地看着自己,百合又惊又喜。

  “某人做的早餐太不抗饿,肚子咕咕叫了,只好回来了!”年与江说着故意伸长脖子瞅了眼正在锅里滋滋作响的菜。

  “马上就好了,快出去!让你的下属闻到你身上的油烟味,会笑话你的!”百合把火调小,个劲把他往外推。

  “油烟味怎么了?谁不食人间烟火!”年与江不赞同地皱了皱眉,但最终还是被某位大厨推出了厨房。

  很快,饭菜就断上了餐桌。

  年与江不请自来,挽起袖子,先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好像真的饿极了般。

  百合看了看自己做的色不美,香不浓的饭菜,再瞧瞧他大快朵颐的样子,心里涌起丝丝愧疚,又暗自下了决心:这么难吃的菜,真委屈他的胃了!定要好好学习烹饪!

  半碗饭还没吃完,年与江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请访问:

  100第100章调侃

  百合放下碗筷正要过去给他拿,年与江拔高声音吼住了她:“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脚了?坐下!”

  说完,不理她撅起的小嘴,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走到客厅拿起了电话。

  看到是丁诺打来的,他笑着滑动了接听键:“丁大帅哥,下班了?”

  “完不成年大书记吩咐的任务,哪敢下班啊!”电话里传来丁诺有点吊儿郎当的调侃声音。

  “你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了啊!”年与江缓缓走向阳台,望着对面辽阔的海面,笑道。

  “那要看给谁办事了!”

  “行了!跟人事处王处长谈了?”

  “谈了!开始他很讲原则,说什么处级干部调动需要开局党,委会研究,需要过程我天那些话,头都大了。你也知道,我可没耐性跟他们这些搞组织工作的人拼原则政策,没办法,直接就把你亮了出来!结果那丫立刻放下原则,立地成佛!”丁诺越说越兴奋。

  年与江蹙了蹙眉:“然后呢?”

  “然后还能怎么样?他打包票说年底干部考核中,会不动声色地把姜氏父子该免职的免职,该调离的调离!至于把姜庆民调到哪,想问问你有没有意见?”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呗!不过,这个不着急!等我有了话语权的时候,再动姜庆民,但是在我离开研究院之前,我必须看到他那个无所事事的公子离开科级干部的岗位!并且,在他的档案里,永远留下失败的证明!”年与江说着,眸子里的暗色渐浓,语气里是坚定的狠厉。

  “那必须的!不过我就纳闷了!”丁诺疑惑地问道:“杀鸡焉用牛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都需要你这个即将坐上正厅,级位置的老大来动手,你不怕传出去有损你的光辉形象?”

  “别拍马屁了!我要是想自己出面处理,还会找你这个大主,席吗?”

  “嘿嘿,我这主,席也是副的,副的,你才是正的!”

  年与江不屑地轻哼了声,压低声音说:“我们现在不是苦于没机会对付赵局长么,姜庆民可是他的首席心腹。现在财务处基本都是我们的人,赵局长想给我们留下点线索都难。所以,不如放他的心腹回到他的身边,助他最后离职前的贪,赃臂之力!”

  “难怪!看来姜庆民这个废柴,还是有点作用的嘛!”丁诺坏坏地笑了声。

  两个人又你句我句聊了会,年与江挂了电话坐回餐桌继续吃饭。

  “谁啊,聊得这么开心?”百合给他新盛了碗热饭递给他,酸溜溜地问。

  “追求者。”年与江风轻云淡地答道,就像在说“谢谢”样天经地义。

  “哦!原来你还好这口啊!”百合吐吐舌头,佯装吃惊地拖长了“啊”字。

  “那口?”

  “我明明听你说什么丁大帅哥咦,好重口味啊!”

  “臭丫头!”年与江用筷子敲了敲她的脑门,嗔笑道:“胆子肥了,我的玩笑你也敢开!”

  “是你自己承认的!”百合吐吐舌头,低头大口扒饭,心里坏笑地乐开了花。

  吃过饭,年与江坐在沙发上小憩,看了眼收拾碗筷的百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先别收拾,过来坐会!”

  “刚吃完饭,我才不坐呢!会长胖!”百合撇嘴。

  “你早就应该长胖点了,手感会更好!快过来,别逼我用强的!”年与江点了支烟,慵懒地靠进沙发里,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百合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脸上蓦地红,扁着嘴蹭了过去。

  在他面前,她从来都不知道如何拒绝,他更容不得自己不服从。天呐,不被他吃定还能怎么样呢!

  百合忿忿又无奈地想着,还是乖乖地坐在了他旁边。

  年与江长臂伸,揽住她的脖子,手顺着她的胳膊慢慢下滑,直到落在她的手心。

  百合觉得不对劲,抬手看,手里居然多了张银行卡。还是白金卡,而那招摇的凸出来的名字,竟然是:b,她的名字。而且,上面的串数字,后面四个数字是熟悉的号码,0606。

  她的生日,不就是6月6号吗?

  百合心中动,但很快皱起了眉,扭过头,甩着手里的卡:“什么意思?这么快就开始打发人了?”

  “傻妞!电视剧看多了吧!说什么呢?”年与江轻轻皱眉,吸了口烟,喷在她的脸上。

  百合用手捂住嘴,等到烟雾散去,赌气地把卡塞回了他的掌心:“我不要你的钱!”

  “不要钱?是谁说不喜欢玫瑰也不喜欢百合,只喜欢有钱花的?难道你喜欢现金?”年与江故作诧异地问她。

  “你”百合咬住唇,被他气得哭笑不得,“我是喜欢有钱花,但是我又没说喜欢你的钱!”

  他居然还记得她无意间说的这句玩笑话,可是他竟然相信了这句话!

  “收好你的钱吧!”百合打算站起身,被他牢牢按住了肩膀。

  “什么你的我的,你都是我的了,还说这种话,是不是想挨揍?”年与江不悦地捻灭手里的烟,把银行卡扔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是不是想吃完不认帐了?”

  什么?她把他吃完不认账?这明明是恶人先告状!得了便宜还卖乖!

  也不对,怎么能说自己便宜呢!被他气糊涂了!

  “明明是你不认账,能不能不这么俗?动不动就送卡给钱的!我有钱,才不稀罕你的!”百合转过头,深深地看进他的眸底,认真地说道。

  被她这么专情地盯着,年与江心里软,捧着她的脸,双唇便覆上去咬住了她的唇。

  吻了良久,他才放开她的唇,声音低哑道:“我今天得到消息,我可能很快就要回分公司了。只要通知下来,两天就会离开这里。别倔强了,钱你用不上的时候可以不用,但记住句话:现在这个社会,即使钱不能直接让你安全,也会间接地买来安全感!”

  什么?他要走了吗?

  “走了?什么时候走?”百合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脸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声音里陡然多了份惊讶,震惊和委屈:“怎么这么快”手机请访问:

  101第101章处理事情

  “傻姑娘!”年与江宠爱地笑了笑,手扣在她的后脑勺上让她的脑袋伏在了自己的胸口,微微吐出口气说:“我早点回去,早点处理完所有事情,不就可以早点来接你吗?”

  “接我干嘛?”百合心中动,把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

  年与江的大手轻轻抚在她的头发上,低头在她额上轻轻吻了吻,调侃地说:“接你去继续给我当助理啊!这么能干的助理,不仅是工作中的助手,还可以暖床,斗嘴,虽然做的饭难吃了点,但还算将就算个入得厅堂进得厨房上得了床的多功能小助理!”

  “你就会戳别人的短处吗?”百合不高兴地撅起嘴,仰头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堂堂个大领导,整天跟个女人计较,真没意思!”百合知道此刻不该去想离别的事,只好随着他的口气,也努力将气氛调节得轻松

  她从来都是个不愿多思虑未来的人,可是此刻,她却开始害怕离开他的日子。

  幸福来得这么快,快到至今她还感觉像是置若梦中,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沦陷了心,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被这个霸道的男人吸引,就这么没问过去不求未来地,不小心跟了他。

  可是幸福,竟也要这么仓促吗?

  “我可没想揭你的短处,你的短处那么多,我要个个揭露出来,还不得说个三天三夜!”年与江抬手在捏了捏她的鼻尖。

  “有这么无是处吗?”百合蹙眉,不满地撅起嘴,眸子咕噜噜转了转,好像真的在反思自己了,喃喃道:“不就是爱睡点觉嘛”

  “你知道你最大的短处是什么吗?”年与江本正经地板起脸问她。

  “什么?”

  年与江的视线从她茫然的脸上缓缓下移,落在了她的身上,邪恶地挑了挑眉:“那里,还不够”

  “什么啊!”百合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去,脸上却早已红透,“混蛋!”

  “混蛋有什么不好?”年与江抱起她,让她横坐在自己的腿上,煞有其事地说:“白素贞如果不耍混蛋,故意下雨骗许仙的伞,祝英台如果不耍混蛋,十八相送时装疯卖傻地调戏梁山伯,七仙女如果不耍流氓,挡住了董永的去路,牛郎如果不耍混蛋,趁织女洗澡的时候拿走她的衣服,小姑娘,你觉得会有这么多流传千古脍炙人口的爱情故事吗?我如果不耍混蛋,你现在肯坐在这里吗?”

  “这都是些什么歪理邪说啊?那么多美好的爱情故事,都被你说成了混蛋!”百合简直对他无语,他可是人前那个儒雅风度的局领导啊!怎么口口声声流氓长流氓短的!

  年与江笑道:“这不是歪理邪说,这些骗人的故事都说明了个道理:爱情的开始,总有个要耍流氓!”

  “狡辩!”百合不屑地说完,在看到他那双含笑的桃花眸里满满当当的柔情时,心里登时暖暖的,勾住他的脖子,将头倚在他的肩头。

  如果爱情里非要有个耍流氓,百合素来都是那个被耍流氓的人。

  她承认自己对任何事情都太过淡漠,所以不愿意去争抢任何东西,即使是自己的喜欢的。

  可是爱情却也是个让胆小的人变得勇敢的东西,尤其是对她这样个被抢走过自己曾认为是世界上最牢固的东西的人。所以和年与江的感情,从开始她就患得患失。

  此刻,知道了他马上要回分公司上任,而自己还得在这里等着他她只想能多温存多久,就多温存多久。

  年与江发现怀里小女人突然变得乖巧黏人,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又将刚才的银行卡塞到了她的手里:“乖,把卡收着!再不收就矫情了嗯?”

  百合抬起头,捏着卡看了良久,点了点头:“我可不会理财,我先替你收着,暂时保管,回头再还给你!”

  “你不用理财!你什么时候学会花钱就行了!别老穿得跟个小朋友样,让我以后怎么带你出去啊!”年与江见她终于收下了卡,松了口气,捏着她的下巴,故作嫌恶地皱眉道。

  “有这么差劲吗?”百合低头看去,“在家嘛,你总不能让我穿着正装或者礼服,再系上围裙去给你炒菜吧!”

  “啧啧啧,瞧这张小嘴,叭叭叭就是不服输!”年与江勾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这个小女人啊,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每每都让他无法克制自己。

  不过,既然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