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词焙蚋嫠呶夷愫筇炀鸵胤止镜氖拢俊?br/>

  年与江刚刚闭上的眼睛又蓦地睁开,看着她突然变了的眼神,心中滑过深深的不忍和不舍。

  良久,他脸上露出丝淡淡的笑,“谁告诉你我后天走?”

  “不走吗?”百合的眸子里倏得闪进抹惊喜,声音里更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不是后天,是明天就要飞回去。”年与江的喉结轻轻地上下滚动了下,声音突然变得低沉。

  “明天?可是,不是后天才开大会宣布你的任职吗?从这里飞回去就个半小时,后天回去也来得啊”百合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回答,腾的从他怀里钻出来,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几乎语无伦次。

  她的心,瞬间从天堂落到了地上。

  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已经坠入到了地狱。

  怎么会这么快?她整天都在为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就只剩下两天而沮丧,没想到竟是这么匆忙?

  她直起来的身子刚好挡住了身后的台灯,逆着光,年与江明显地看到她的身子在轻轻颤抖。

  他也坐了起来,按住她的肩膀,安慰地笑道:“傻妞!我又不是要离开地球,你要是愿意,我明天就可以带你起过去。”

  “真的吗?”百合刚惊讶地问出口,又连忙摇了摇头。

  他上周已经给她打过预防针,回去上任初期,会有很多工作要做。如果她在旁边,或许根本无暇顾及她。再说,个女助理就这么贸贸然地跟他起回去,不管是这边的同事,还是那边的领导,都会有很多异议吧?

  现在是他的关键时期,她又怎么能给他增添麻烦呢!

  即使只能在这里等他,她也会因为他刚才那句话,而心满意足。

  “我才不要跟你回去呢!我既然离开了那个鬼地方,才不要再回去呢!”百合撇撇嘴,又躺了下来。

  年与江了然地轻轻笑了笑,躺下来再次从背后拥住了她,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脖颈间:“好了,怎么跟个小孩子样。还有问题吗?”

  “没了有。”百合犹豫了下,本想留下最后个问题,但还是不甘地临时改变了决定。

  “呵呵,到底是有还是没有?”他在她背后轻笑,语气里的温柔让她感到格外不适应。

  百合只觉得喉间发紧,还好没有和他面对面,否则不争气的眼泪肯定会涌出来。

  她轻轻呼出口气,“你什么时候回来?”

  她更想直接问他“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呢?”只是,话在唇边酝酿了很久,还只是问了这样句简单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就像前几天他每天上班前,她会说句:“晚上早点回来”样。手机请访问:

  105第105章接你

  年与江没有说话,沉默了几秒钟,翻过她的身子,鼻尖挨着鼻尖,温柔道:“乖乖等我回去处理完所有事情,就来接你。”

  说完,他闭上眼,深情地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温柔极了,轻轻地撕磨她的唇,好像怕不小心弄疼了她样,与平时他那热烈霸道的吻点都不样。

  异常小心翼翼的吻,却吻得百合心里阵凌乱。

  最后的缠绵了吗?

  想到离别在即,感受着他温柔的吻里那缱绻缠绵的爱意,百合勾住他的脖子,正要回应他的吻,他却放开了她的唇,抬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弹:“坏丫头,明知道不能给我,还要个劲逗我吗?记住了欠我的,下次你可做好准备!”

  说完,他翻身从她身上下来,重新抱紧了她,命令道:“不许再动,否则别怪我不给你那个讨厌人的大姨妈面子!”

  百合心中又羞又窘,但还是乖乖地听了他的话,动不动地依偎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为何,往常只要挨着枕头就睡着的百合,这晚直无法无眠。听着年与江均匀的呼吸从旁边传来,听了良久,她才慢慢感觉到眼皮越来越沉重。

  第二天,刚睁开眼,意识还未完全回笼,百合腾得从床上弹了起来,转身就往后看。

  可是,他不在了!

  她连忙下床,来不及穿鞋,慌忙冲向浴室,还是不见他的踪影。

  走到客厅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双脚都无力了,下意识地往玄关处望去他的鞋已经不在了,昨天被她放在沙发上的外套也没了。

  他,就这样走了?声不吭地悄悄走了?

  百合忙走到阳台上往下看,平时的路虎就刚好停在楼下,停车位空空的。

  忍住喉咙涌上来的失落,她不甘心地走到卫生间,发现他的洗漱用品都还在。仓惶地回到卧室,拉开衣柜,里面的衣服也井井有条地挂在里面。

  百合微不可闻地松了口气,难道他没走?

  拿出手机,正准备拨出他的号码,百合这才发现手机里有条年与江发来的短信:“乖乖等我回去处理完所有事情,就来接你。”

  刚刚才从心中升腾起来的丝侥幸,瞬间被这条短信浇灭,百合无力地坐到了床上。

  就这样走了?什么都没带走,就像刚刚过去的那周样,像每个他离开这里去上班的清晨样,仿佛他下班了就会回到这里来样。

  可是她知道,他今天不会再回来,明天也不会回来

  什么时候回来,她不知道。

  百合咬着唇,心中的失落感加重,涩涩地勾了勾唇:他为什么要声不吭地走掉呢?说句再见都不可以吗?

  握着手机良久,她终是咬咬牙,不服气地拨通了他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机械的女声从手机里传来,百合的心瞬间凉了半截。他该是多早就离开了,已经上飞机了吗?还是故意关机的?

  百合不愿意继续猜测下去,更不愿意继续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迅速换好衣服去了研究院。

  已经是上班时间,研究院里跟以前任何个工作日样,院子里的人并不多,偶尔出现的,也是手里拿着文件夹或笔记本的人。

  他走了,研究院还是往常的样子。

  他走了,却让她倍感失落和惆怅。

  走出电梯,来到十五楼,百合听着自己的鞋跟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只觉得喉咙发紧。他

  以前说过,这层楼,只有他和她,谁也不敢来打扰

  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拿出对面办公室的钥匙,百合直勾勾地盯着那扇熟悉的门,步步走过去。

  转动钥匙,手放在门锁上良久,她深深地做了个深呼吸。

  开门的瞬间,她的脑子里呈现出每次她开门进来看见他的样子:或蹙眉认真地阅览着手里的文件,或伏案挥舞着手里的笔在纸上沙沙沙写着东西。不管何时,他的手指间,总是有根修长的香烟,袅袅地冒着淡淡的烟雾。

  他的烟瘾真的很大!虽然答应了她会少抽,但是如果她不在他身边了,他旦忙起来了,还会记得吗?

  心中痛,轻轻推开了年与江的办公室门。

  空!

  整个办公室整洁干净,但百合还是眼就看出了与平时的不样。入目的所及的那张熟悉的办公桌,还有办公桌后面的书架上,明显少了些资料和书籍。

  慢慢走进去,看着他曾经坐过的椅子,用过的每样办公用品,百合的喉咙越来越堵。刚拿起他经常用的那支签字笔,放在仔裤口袋里的手机猝不及防地响了起来。

  正在伤感的心砰砰砰跳起来:他打来的吗?他下飞机了吗?

  百合觉得自己去掏手机的手都直在颤抖,可是在看到上面闪烁的不是“r危险”,而是“田主任”的时候,她脸上的期待和欣喜瞬间变成了更浓的失落。

  党,委办公室的田主任,这个时候找她,肯定是要告诉她,年书记走了,她该回自己的原岗位上班了。

  “田主任,您好。”百合收起自己的失落,努力扬起抹笑,接通了电话。

  “小甄,在研究院吗?前段时间听说你脚受伤了,好点没?”电话里,传来田博关心的声音。

  “已经没事了,可以上班了,谢谢您关心。”

  “嗯,你要是上班了的话,到我办公室来趟。”

  “好的,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百合最后遍扫了眼面前熟悉的办公室里的每样熟悉的设施,涩涩地勾了勾,走了出去。

  即使他离开了,她的日子还得过,不是吗?

  党,委办公室主任田博办公室。

  田博看到敲门进来的百合,和气地笑着起身给她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坐,小甄。”

  “谢谢。”百合静静地坐在了边,等着田主任指示。

  田博笑着说:“这段时间借调给年书记当助理,领导对你评价很高,辛苦你了!”

  话说半,他汀了,百合心里凉,莫不是有什么状况,般先赞美后面都会有意外发生。手机请访问:

  106第106章意外

  田博顿了顿,又道:“是这样的,工会办公室那边缺名干部,刚刚在党群例会上,工会主席李主席点名要你过去。说是既然给年书记当过助理的,去做个办公室副主任应该没问题,加上你的专业本来就是文科,应该很得心应手。因为你现在的人事关系还在我们办公室,所以我现在征求下你本人的意见,有没有意愿去工会?不过,现在去了,肯定是先是办事员,等下次干部调整了,可能就会考虑给你提拔下。”

  百合怔怔地听着田主任的话,说实话,很意外,但是更好奇,怎么突然给她换岗位呢?

  她不解地问:“工会?可是,我对工会工作点都不熟悉啊。”

  “你去了也就是给工会副主席王力梅打打下手,主要是接手材料这块。你也清楚,在我们科研生产单位,能执笔写文章的人捉襟见肘。工会的李主席见过你之前给领导写的材料,直对你赞不绝口,这次趁这个空档,就想把你挖过去,呵呵,我也不好跟领导争人才了!”田主任笑呵呵地说。

  被领导这么赞扬,百合时间有点不适应,脸上露出促狭的笑:“领导过誉了,我经验浅,还处在学习阶段。”

  “年轻人,最珍贵的就是有这谦虚的态度!我相信你,会走得更远的,去收拾下东西去人事科办理调动手续,再去工会报道吧!”田主任站起来向百合伸出手:“好好干!你会前途无量的!”

  “谢谢您!感谢您这几个月来对我的培养和关心。”百合连忙站起来,谦逊地握了握田博的手:“对了,主任,我想咨询下您。我如果去了工会,主管领导是否就是李主席了,就不用频繁跟院长书记汇报工作了吧?”

  “当然!李主席主管工会。”田博好奇地挑了挑眉:“怎么,都给局领导当过助理了,还怕咱院里的大领导?”

  想起吴德义那张丑恶的嘴脸,百合压抑住心里涌上来的厌恶,尴尬地笑了笑:“也不是,我还是怕在大领导手下干活,紧张!呵呵。”

  走出田博的办公室,百合轻轻吐出口气。

  这样也好,不用每天给吴德义服务,不用再回到党,委办公室看周瑜的脸,工会就工会吧!在哪,不都样干活么?

  去人事科拿了干部介绍信,回十五楼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最后锁上办公室门的时候,百合转身看着对面的办公室,愣了好久。

  有那么瞬间,她仿佛看见了年与江突然推门走了出来,那双深邃的桃花眼,正含笑盯着她看。

  百合连忙甩了甩脑袋,自嘲地勾了勾唇角,转身向电梯走去。

  自己这是魔怔了吗?

  他不过是刚刚离开而已,怎么可以满脑子都是他的影子呢?太没出息了!

  工会办公室在五楼,电梯门刚打开,百合就听见有人在喊她:“小甄,过来了!”

  百合抬眸,原来是工会副主席王力梅,手里拿着本子在等电梯,好像要去开会样。

  “王主席,您好。”百合走出电梯,莞尔地跟王力梅打招呼。眼前这个瘦小精干的中年妇女,就是她从现在开始的直接上司。

  “你先去大办公室收拾收拾你的办公桌,我下楼开个会,晚点回来告诉你你的岗位职责。先去吧,小尹他们都在大办公室。”王力梅指着工会办公室的方向,着急说完,抬腕看了看手表,急匆匆钻进了电梯,走了。

  “好的,谢谢王主席!”

  百合跟工会其他几个办事员只是点头之交,以前聊的并不多。但里面三个小办事员两女男,对她的到来似乎都格外欢迎,见她进来,手忙脚乱却异常热情地帮忙收拾桌椅电脑。

  工会会计小尹是个三十多岁的小嫂子,见百合个劲地对他们说谢谢,走过去特豪爽地说:“小美女,你可别这么客气。咱工会办公室虽然人不多,但是特团结和谐。以后你的事,就是咱的事了!对了,听说你还没结婚,有对象了没?”

  百合脸上红,低头羞赧道:“没呢,个人自由!”

  “那好,以后你找对象的事就包在尹姐身上了!”

  “呃谢谢。”

  在工会办公室,百合了解到了自己的岗位职责和义务,对今后要从事的工作有了初步的了解。王力梅在研究院的小食堂安排了给百合的接风宴,也算是正式认识了几个即将共事的同事。

  天下来,她的心情还算不错。只是每次瞄到手机,就会下意识地翻翻未接来电或者短信。而每次,都会失落好阵。

  晚饭后回到单身公寓,刚推门进去放下包,江雨霏围上来,像看个陌生人样的眼神上上下下把百合打量了三遍,才嘿嘿笑了两声:“稀客啊!嘿嘿!我正打算要不要把你这位置租出去呢,你就回来了,以后打算回来住了吗?”

  “姑娘,这里是我的地盘,你租出去小心我告你!”百合佯装没好气地白了江雨霏眼。

  “哟呵,我还没嫌弃你夜不归宿,遗弃养女呢!”江雨霏“切”地声。

  “遗弃养女?”百合皱了皱眉。

  “当然是我啦!”江雨霏坏笑了声,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我晕!”

  百合这才明白她的意思,可是想到那个突然走了天都没消息的男人,心里顿时感觉到了委屈。

  “我老爹应该早就到分公司了吧,他电话关机了天了,应该跟你联系了吧?”江雨霏坐回电脑跟前,随意地问了句。

  “他应该很忙吧,会跟你联系的。”纵然心里有疑惑,但百合还是努力翘了翘嘴角,说完便进了浴室。

  他也没跟雨霏联系,看来真的是在忙了!

  直到熄灯睡觉前,百合拨去年与江的电话,仍然提示是关机,她只好睡觉前发去了条短信:到了吗?

  第二天刚睁开眼,她便去翻手机,可是手机里仍然空空的,昨晚发过去的短信也没有那边收到的提示。

  回去换手机号了吗?百合暗自安慰了自己句,起床上班。

  又是天的煎熬等待,夜晚再次来临的时候,百合仍没有收到年与江的任何消息。手机请访问:

  107第107章消失

  他这个人,就像突然从她生活里消失了样,没有留下任何丝痕迹。

  睡觉前,百合再也忍不住了。他就算换手机号,就算再忙,打个电话,发条短信给她的时间也该有吧?

  除非是,早把她忘了。

  年与江的电话仍打不通,百合直接拨通了小高的电话。

  还好,小高很快接起了手机。

  “甄小姐,您好。”

  “高师傅,打扰你了。”

  “呵呵,甄小姐客气了,您有事找我吗?”

  “嗯你和年书记都已经到分公司了吧?”

  “昨天就到了,书记到就开了干部大会,正式上任新都能源集团公司市分公司党,委书记副经理副局长。”

  “这么快啊”百合听着小高在电话里有点激动的声音,似乎也看到了年与江意气风发地在干部任职大会上做表态时的样子,如他当初来研究院挂职时,戴着蓝领带,在台上铿锵有力地讲话时样。

  “呵呵,是啊,书记今天还在陪同集团公司的领导,还要准备些工作汇报,日程安排的很满。”

  “这样啊”原来他只是忙而已,自己这么着急等他的电话,是否有点无理取闹了?

  想到这里,百合涩涩地抿了抿唇,“我也没什么事,就问候下,再见。”

  挂了小高的电话,百合深深地舒了口气。

  他在那样个重要的岗位上刚刚上任,肯定会有很多事务处理,何必老给他打电话去打扰他呢?相信他,他忙完了,会跟自己联系的。

  翻开手机,又看了眼年与江走之前发给她的最后条短信:“乖乖等我回去处理完所有事情,就来接你。”

  百合的脸上终于浮起抹安心的浅笑,准备睡觉。

  市公安局。

  杨素素低着头,手扶着几乎遮住了自己整张脸的超大墨镜,神色慌张地从大门里面走了出来,抬眸看了眼停在门口的辆奥迪,急匆匆地钻了进去。

  “怎么回事?我干爹呢?怎么只有你个人来接我?”看到车里只有司机老袁个人,杨素素取下墨镜,满脸不高兴地质问老袁。

  “对不起,杨小姐。赵局长说他不方便亲自露面,让我来接您出去。”老袁发动车子,面无表情地说。

  “不方便?哼!”杨素素柳眉紧蹙,不屑地冷哼声,从包里翻起手机。

  拿出手机,才发现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任她怎么按都开不了机!

  “妈的!”她恨恨地将手机摔在座位上,眸子里折射出狠厉的光。

  两天前,作为兼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