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年与江挥挥手,“啪”得又点了根烟。

  百合感觉自己闯了祸,灰溜溜地退了出去。

  她刚走进楼梯,电梯门打开来,党委办公室主任田博拿着本花名册忧心忡忡地朝年与江的办公室走去。

  “没事,你们不是正在给我找秘书么,就不麻烦你们党委吴书记了,我自己来敲定个就行了。”年与江拿过田博递上来的干部花名册,边看边问:“有没有专业是文秘专业毕业的?我来这里的任务要做个调研报告,需要个专业的助理。”

  “这个有,我下去给您筛选下”田博松了口气,原来是为这事。

  “你们办公室还有个文秘硕士?”年与江不等田博说完,指着花名册上百合的栏信息,抬头问他。

  “是的,这丫头挺机灵的,不过就是经验少了”田博笑着说。

  “经验少了好,脑子里不受那么多固有模式的束缚,就她吧!”

  百合回到办公室,刚放下手里的喷壶,周瑜抱着臂脸不高兴地走了过来:“你怎么搞的,平时干活不是挺利索的么?给领导浇个花都浇不好,这下好了,年书记不满意,还把田主任叫去批评了!”

  百合看着周瑜那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不卑不亢地的说:“年书记他的办公室至少需要个像您这样的科级干部去打扫,而不是我这种小虾兵。”

  自从来到党委办公室,这个周瑜仗着自己是个小领导,不仅把办公室所有的工作任务往百合身上压,就连几个院领导办公室的卫生都交给了她。

  百合每天累得哼哧哼哧,经常晚上还得挑灯夜战写领导的讲话稿,周瑜倒好,不是拿着百合写好的稿子去领导面前邀功,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喝咖啡看杂志。

  “哟”周瑜冷笑声,满脸不屑:“你这意思是,年书记让你来通知我,让我去给他打扫办公室咯?”

  “可以这么说!”

  百合还没开口,就听到了田主任的声音。他走进来正色对周瑜说:“下周吴书记要参加研究所的科研报告会,你现在去写他的讲话稿。”

  “这,不都直是小甄写的么?”周瑜垂下双臂,斜眼看了眼百合。死丫头,不会连写东西这事也给田主任汇报了吧!

  “她从今天开始要搬上去给年书记当助理,以后办公室的大小事务就辛苦你了。”田主任淡淡的说完,转身笑着对脸错愕的百合说:“收拾东西搬到年书记对面那间小办公室吧,这是个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的好机会,好好干!”

  百合看了眼气得直跺脚的周瑜,无措地笑着对田主任说:“主任,我觉得我还不适合给那么大的领导当助理”

  “别谦虚了,你的能力我早就看到了!快去收拾东西,去年书记那报道吧!”田主任信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得真诚。

  “好的,谢谢您!”

  百合虽然不知道领导怎么突然会做出这样的人事变动,但她也不好再推辞,只好谢过田主任,简单地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上了十五楼。

  年与江办公室对面的小办公室门已经打开了,百合把自己的东西放在办公桌上,整理了下仪容,忐忑地敲响了对面的办公室门。

  “进来。”

  推门进去,看到年与江正动不动地专注看着份文件,没有抬头看她,他手里的烟已经烧成了长长的节烟灰。

  刚才喊“进来”的人难道不是他?

  百合悄悄地撇撇嘴,上前礼貌地说:“年书记,您好。我是党委办公室的甄百合,正式到您这里报道!”手机请访问:

  7第7章有事

  “嗯,好。先去收拾你的办公室,有事情我喊你。”年与江淡淡地吩咐着,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手里的文件。

  “好的。”

  “等等!”

  百合正准备转身离去,年与江从办公桌下面取出个米黄的纸质手提袋,命令的口气:“把这个东西拿去。”

  百合诧异地看了眼手提袋上的几个英文字母:brbrr。如果没有记错,江雨霏经常看的那些时尚杂志里,差不多每期都有对这个品牌的新品介绍。

  耳濡目染,她只知道这个牌子的东西,只有江雨霏那样的官二代买得起,而且这“官”还必须不是般的小官!

  不待百合的好奇问出口,年与江捻灭手里的烟,抬眸嘴角微微弯了弯:“那天参加我的饭局,弄脏了你的裙子,点补偿。”

  百合脸上腾地红了起来,连连摆手:“不,不用我已经洗干净了,真的不用。”

  “怎么,怕我是公款买的?”年与江挑了挑眉,狭长的眸子里透着玩味。

  “不,不是”百合尴尬地笑了,结结巴巴地说:“我那破裙子,不值钱的,您这太贵重了,我怎么好意思收您的礼物。再说,是我自己弄脏的,也怪不了您啊!”

  年与江淡淡地把百合从头到脚打量了遍,看得她毛骨悚然,他却突然笑了:“你也知道你的衣服不值几个钱?你让我以后怎么把这么寒酸的个助理带出去呢?”

  她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装束,球鞋,棉布长裙,针织衫好像,真的有那么点点随意

  但是她觉得这样穿舒服啊,这领导管得范围可真不是般的辽阔!

  见她不语,年与江继续说:“你站在我的立场想想,别人见到你,会不会觉得我选的助理品味有点偏呢?”

  “我站在你的立场,你站在哪啊?”百合对这个新领导有点不满了,低头撅嘴小声嘀咕了句。

  “什么?”年与江拧了拧眉。

  “没,没什么我是说,我明天开始就穿正装上班。”百合连忙抬起头。

  “如果能等到明天我就不会让人给你准备衣服了,今晚跟我起去接待几个从总部过来的同事。”年与江拿起手提袋递给她:“如果觉得受之有愧,以后打起十二分精神工作。”

  切!冠冕堂皇说这么多,不就是担心我站在你旁边,降了你这个大领导的档次呗!

  百合上前双手接过手提袋,脸上挤出丝干笑:“领导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我再不收下的话,就有点矫情了。谢谢您!”

  年与江满意地点点头,顺手将旁边的沓资料递给她:“顺便告知你,我对工作的要求不是很高,而是——很苛刻。去把这些文件学习完,理解透彻之后,写份体会给我。”

  “好的。”

  百合拿着brbrr的手提袋和沓资料,回到自己的小办公室,悄悄地松了口气。

  收拾好办公室,她打开了那个米黄铯的袋子,原来是条橘红色的连衣裙。款式,腰部缩褶,不张扬不花哨,但手感却格外舒适。

  果然有种低调的奢华啊!百合很没出息地翻了翻吊牌,不由地咂了咂舌,价格虽然不是很夸张,但比起自己那件打折买的裙子还是贵了十几倍!

  不过下属贿赂领导很正常,这个大领导上班第天反过来送女下属礼物,还送这么昂贵的裙子

  百合越想越说服不了自己,抓起手机给远在市的林薇发了条短信:“亲爱的,如果你的大b不小心弄脏了你的裙子,又送了你件比原来的裙子贵倍的裙子,这样正常吗?”

  很快,林薇的短信发了过来:“我靠!那要看是怎么弄脏的!如果是嘎嘎你懂的!”

  “呸!你个小色女!是我跟他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把筷子掉到裙子上啦!”百合抚额,不用猜也能想到那丫头满脑子是什么样的五颜六色!

  “这样啊!那就太正常了!b要是送你件小于等于原价值的裙子那才不正常,他会那么自甘掉价地赔你件不值钱的?”

  百合看了眼那装裙子的精致手提袋,撇撇嘴:“当领导就是牛,送礼物都得让人家强制收!”

  百合认认真真逐字逐句地把年与江让她学的文件看了上午,眼看着下班的时间已经过去刻钟了,年与江办公室的门才缓缓打开。

  他看到对面的她还没走,眸子里闪过丝诧异,锁好门,走过来对她说:“你不是吃食堂吗?去晚了难道有小灶吃?”

  晕,这算是关心下属吗?

  百合象征性地看了下时间,假装后主后觉地站起来,还未及回答,年与江又说:“以后下班见我不出来的话,记得来提醒我下,我这个人时间观念有点差,尤其是下班的时候!”

  “好的。”百合欣然接受,这个任务她不用保证都可以出色完成!

  “嗯,少吃点巧克力,小心发胖!”年与江扫了眼她桌上的巧克力盒子,淡淡地说了句,转身走了。

  “切——那天还说人家是牙签呢!今儿个又怕我胖?”百合看着他款款离去的背影,调皮地翻了个白眼。

  研究院职工食堂。

  江雨霏给百合的餐盘里夹了只鸡翅,笑嘻嘻地说:“晚上你也陪我老爹去赴宴吧。”

  “什么?”百合口饭卡在嗓子里,差点噎住:“你怎么知道?”

  “嘿嘿,那条裙子还满意吧?”江雨霏贼兮兮地笑。

  百合大窘,连忙喝了口汤,咽下了口里的饭:“这你也知道?莫非是你买的?”

  “我才不会买那么保守的裙子!他那人啊,从来不欠任何人东西,所以你不要客气!”江雨霏说得云淡风轻,“我口气挑了三件呢!”

  “可是,我总觉得收他的礼物不太合适”百合瞬间感觉到胃里饱饱的,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

  “有什么不合适的?他在总部的时候,只要他的下属工作出色,不管男女,他都给奖励。咦百合,你不会因为收到单身男同志的礼物而心猿意马了吧?”江雨霏脸上写着两个字:八卦!

  “没哪有,不是那个意思。”百合连忙站起身,“我先回公寓了。”

  说完,她端起餐盘向食堂门口的餐具回收处走去。

  江雨霏端着餐盘追了上去,在她耳边悄悄地说:“你放心,我老爹心里只有我老妈!”手机请访问:

  8第8章高富帅

  “就算没有你妈,我也不会对大叔有兴趣!就算有兴趣,我也不会吃窝边草!嘿嘿,姐不仅要高富帅,还要白嫩乖!”百合终于松了口气,跟江雨霏说起笑来。

  晚上,百合和江雨霏番简单的换衣化妆之后,走出研究院的单身公寓,年与江的陆虎已经在楼下等候多时。

  在这个只有三四千人的研究院,几乎没有任何秘密。

  年与江空降市的第二天,就连食堂打饭的师傅都知道了财务科有个叫江雨霏的90后小姑娘是新来大领导的女儿。

  所以,看着那辆招摇的陆虎霸道地横在人来人往的单身公寓门口的时候,百合也只好任江雨霏挽着胳膊,心安理得地钻了进去。

  上了车,百合才发现年与江不在车上,司机小高转身对她们说:“年书记已经先过去了,两位美女坐好了的话,我就开车了。”

  “高哥哥,要不你回去休息,把车给我来开吧?”江雨霏说着就要去开车门。

  “唰!唰!”小高眼疾手快,连忙锁好车门发动了车:“这种技能操作的体力活,还是交给我来吧!”

  “哈哈,高哥哥,你知道我老爸今晚请谁吃饭吗?”

  “好像是赵局长的干女儿。”

  “赵局长的干女儿?”百合愣,心里的某根细微的弦仿佛被狠狠地触动了下,惊得她心颤肉跳:“不会是杨素素吧?”

  “原来甄小姐也认识她啊?”不知情的小高语气里满是惊喜。

  “杨素素?就是那个抢你”

  江雨霏顿时来了精神,话还没说完就被百合捂住了嘴,抱歉地对小高说:“高师傅,麻烦停车,我不舒服,我不去吃饭了。”

  “别,别停!”江雨霏掰开百合的手,牢牢按住她的胳膊,嘻嘻笑着对小高说:“高哥哥,她跟你开玩笑呢!快点开,我都饿了!”

  “不停车,我就跳了!”

  百合冷着脸说着就去开车门,还好车门早就被小高锁住了,她气得恨不得把玻璃砸碎。

  江雨霏按住她的肩膀,怒其不争地冲她吼道:“我才发现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啊,见下那贱人怎么了?敢情你把我江雨霏当还是美羊羊啊,她要敢动你根手指头,我把她全家都压在五指山下!她,千年不带放出来的!”

  “没事吧?要不要停车?”前面开车的小高看到情绪突然失控的两个美女,战战兢兢地问道。

  “开你的车!不该问的别问,不该听的别听!”江雨霏气得娇容失色,把余怒都发在了可怜的高哥哥身上。

  小高尴尬地抽了抽眼角,右脚狠狠地去轰油门。

  百合被江雨霏这么骂,平静了下来,抬眸强撑丝笑说:“雨霏,让我下车!我挺饿的,我不想被某些人倒了胃口!”

  “背上没长壳,就别学人家当缩头乌龟了!”江雨霏看着百合开始发红的眼睛,心疼地握着她的手。

  见她脸色不好,语气软了下来:“你躲得了初,躲不了十五的!你越是这样,她越会嘲笑你。别怕,这里是我们的地盘,看我怎么替你报仇!再说,你就这样临阵逃脱了,你不怕我老爹明天找你算账啊!说不定,他不高兴,你这个季度的奖金全r了!”

  在江雨霏阵机关枪似的安慰加威胁的轰炸下,百合想了想那点对自己来说还算比较丰厚的奖金,只好咬咬牙点头答应了江雨霏。

  不就是个杨素素么,那么多的屈辱都承受下来了,还怕她拿把刀千里迢迢追过来冲自己挥两下?

  百合路上自己给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心,在推开饭店包间门的那刻,瞬间分崩离析。

  如果说今晚她面对的最大对手是杨素素的话,有江雨霏这个绝对忠心的小闺蜜在她身边,倒给长了不少勇气。

  可是,在看到风情万种的杨素素身边坐着的是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人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她有点退缩了。

  眼尖的江雨霏看出了百合眼里的犹豫,再看了看里面那对就是瞎子也能看出来是对的人,立刻明白了:那个酷得跟二五八万的男人,应该就是抛弃了百合的负心汉咯!

  江雨霏紧握了握百合的手,给她记鼓励的眼神,拉着她走了进去。

  年与江和杨素素两口子不知道在聊什么,三个人正开怀呵呵笑着,看见推门进来的百合和江雨霏,俱是愣。

  三个人的笑都僵在了脸上,肖睿第个反应过来,脸上泛着惊喜的笑正要站起身,杨素素不动声色地从桌子下面拽住他的衣服,他不得不坐下去闭上了嘴。

  而年与江的视线,完全被今晚刻意打扮了番的甄百合吸引了过去。

  长发束起,盘了个慵懒的小发髻,脸上画着淡淡的妆,身上这件橘色的新连衣裙就像是量身为她定做的样,裹在她稍显清瘦的身材上,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女孩子的凹凸有致。

  眸清似水,面若桃花,比起旁边青春俏皮的江雨霏,添了份成熟的妩媚,又不失小女人的娇羞。

  “咦,老爹,这两位就是总部过来的大领导吗?”江雨霏故意上下扫了眼杨素素和肖睿,走过来把胳膊搭在年与江的肩膀上,副没大没小的样子。

  “对,”年与江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失态,连忙笑着说:“我来给你们介绍下”

  “不用了,”江雨霏摆了摆手,绕过年与江,径直走到杨素素面前,笑嘻嘻地伸出了手:“这位美女姐姐,就是咱新都集团能源公司总部人贱人爱媚力无限的首席干女儿,杨素素吧。”

  杨素素优雅地站起来,笑靥如花地伸出了手:“你好啊雨霏,经常听年叔叔提到你,真高兴认识你。”

  “哎呦这位大帅哥好眼熟啊!”

  眼看杨素素的手就要碰到江雨霏的手,江雨霏突然惊讶地收回手,看向杨素素旁边的肖睿,拍脑门,恍然大悟。

  “瞧我这狗记性,这不就是我那个最好闺蜜的前任吗?看你现在副憋屈的样子,好像被我那闺蜜踹了之后,过得很窝囊嘛!我想看着你过得不好,我那闺蜜也就安心了!”

  江雨霏说完,转身得意地冲百合挑了挑眉,走过去拉着她坐了下去。

  百合无奈地按住太阳岤,傻姑娘啊,想为我出头也不急这时半会啊!你这下马威,明显是想让我跟他们之间那道早已经结下的梁子更坚固而已——从钢筋混凝土的变成了不锈钢的,还是实心的!

  肖睿英气的双眉惊愕地皱了皱,把带着微怒和疑惑的目光直接投到了百合身上。手机请访问:

  9第9章时冷时热

  江雨霏杏眼斜,转身对服务员说:“美女,你们的空调有问题吧?怎么时冷时热的,瞧肖大公子那张衰气的脸,会白会红的,快成调色板了,就差五颜六色姹紫嫣红了!”

  服务员忍住笑,尴尬地拿着遥控器去调室温。百合低着头,假装没听见,开始把玩手机链。

  只紫色水钻镶成的小考拉,眯着眼睛抱着树枝。懒懒的样子,树枝却是她唯。

  跟肖睿分手之后,她扔掉了所有带有他的标签的东西,这条手机链是唯件爱情遗物。

  不是舍不得,更不是想留作用来睹物思人。她喜欢考拉,她觉得这种小动物昏昏欲睡的样子,像极了自己。

  当她把它扔进垃圾袋里的时候,她好像看到它蜷缩在角瑟瑟发抖。她终是不忍,又将它捡了回来。

  旁边的杨素素,早已经被气得咬牙切齿,碍于年与江在场,又不得不咬碎了牙再吞进气鼓鼓的肚子里,讪讪地笑了笑说:“年叔叔,雨霏果然像您说的那样,又调皮又可爱!”

  年与江看了眼大大咧咧若无其事的江雨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