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就被婚姻束缚!”对于尹姐的热心肠,百合实在无语。

  原以为她只是在办公室说说罢了,没想到这么快就付诸行动了。

  “姐给你介绍的,质量你就放百个心吧!觉得不错先处着,没让你们着急结婚啊!”尹姐副“你的幸福就包在姐的身上了”的样子,热情得让人不好拒绝。

  百合只好说句“谢谢”,心里却叹了口气:只听说过隐婚族比较尴尬,自己这个算“隐恋”吗?

  不过,比起去思考自己现在与那个人不明不白的感情,还不如去面对这些不需要动脑,可以靠场应付的演戏来解决的事情。

  到了吃饭的地方,尹姐停好车,拉着百合进了富丽堂皇的酒店。

  “怎么定在这么豪华的地方吃饭?”刚走进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百合却紧张了起来,不就是见个面吃顿饭么,用得着这么奢侈?

  “那当然了!那小子听说我给他介绍的是你,兴奋坏了,怕普通的地方显得不尊重你,就定在这里了。”进了电梯,小尹看起来更激动了。

  “为什么?我们认识吗?”百合不解地问。

  “因为他见过你的照片啊,说这么美的姑娘,他自然不敢怠慢!”

  “照片?我好像没给你我的照片。”百合纳闷地刚嘀咕完,脑子里突然“轰”得声,难道是

  百合仓惶地抬眸向尹姐看去,却见她尴尬地抽了抽嘴角,干笑了声:“呵呵,那个什么,百合,你还不知道你尹姐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吗?我把你这么描述,刘扬立刻就动心了,说拜托我定要安排你们见个面。”

  听着尹姐有点慌乱的解释,百合无措地扯了扯嘴角,看来这个叫刘扬的男孩,也知道了不久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照片门”事件了。

  见百合不吭声,小尹悄悄做了个擦汗的动作,懊恼地想抽自己个嘴巴:都怪自己嘴巴贱,怎么不小心又提到照片的事了呢?以后再也不在百合面前提这俩字了!

  出了电梯,尹姐好像担心百合会离开样,直拉着她的手腕,着急地向包间走去。

  百合看着尹姐脸上有点刻意的笑,涩涩地勾了勾唇,尹姐是好意给自己介绍对象,刚才明显又是无心提到呵呵,自己若要为此动怒或者感到羞耻,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台阶爬?

  服务生刚把包间门打开,百合就瞧见对面个长相清秀戴着眼镜的男孩站了起来,视线在她身上扫了遍,带点腼腆地走过来:“尹姐,来了。”

  “小刘,让你久等了!”小尹放下包,笑吟地说。

  “能有幸等到两个大美女,再让我等三天三夜我也愿意!”刘扬虽然嘴上说着笑,脸上却泛起了淡淡的红晕,随即目光灼灼地紧盯百合的眸子,极其绅士地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刘扬。”

  “你好,甄百合。”百合浅浅地笑了笑,象征性地碰了碰刘扬的手。

  “大家都是个单位的,又都是年轻人,我就不再啰嗦地给你们介绍了!边吃边聊呗!”小尹给刘扬挤了个眼睛,刘扬忙给百合挪开个椅子,待她坐定之后,才吩咐服务生上菜。

  整个吃饭过程,百合要么低头慢慢地吃菜,要么静静地坐直身子听刘扬和尹姐谈笑风生,偶尔回答下刘扬问她的关于工作抑或兴趣爱好方面的问题,自己却从来不主动去问他任何问题,把尹姐急得使劲给刘扬使眼色,让他想办法调动起氛围来。

  饭局还未结束,尹姐在接了个电话之后,匆匆拎包就要离席,边走边副着急的样子对刘扬说:“小刘,我有点急事先走了,你帮我送小甄回去!不过现在还早,听说最近的电影不错哦!”

  尹姐说完,冲百合挤了挤眼睛,便盈盈笑着离开了。

  豪华的包间,偌大的餐桌,丰盛的食物,只剩下了百合和刘扬。刘扬招手叫来服务生,笑着问百合:“你想吃点什么甜品?”

  “甜品?”百合蓦地抬头,脑子里却突然记起和年与江第次见面时的情景。手机请访问:

  111第111章远离

  当时,江雨霏带着张齐远离席之后,他也是让服务生上了甜品。

  “有没有木瓜炖雪蛤?”百合问服务生。

  “对不起,今天暂时没有木瓜炖雪蛤。”服务员抱歉地笑了笑,给百合递上了份菜单:“这是甜品菜单,您可以看看,很多女士都非常喜欢这几款。”

  “不需要了,谢谢。”百合看都没看眼,合上菜单还给了服务生。

  “等等。”刘扬喊住服务生,“能不能帮忙让你们厨师给这位小姐做份,或者从外面调份过来。”

  “这个那我去帮您请示下我们经理。”服务生面上微露为难之色。

  “不用做了,真的不需要了!”百合扭头对刘扬说。

  刘扬从她微蹙的眉中看到了她的坚持,只好挥挥手让服务生先出去了。

  “看来你对木瓜炖雪蛤情有独钟?”刘扬推了推眼镜,柔柔地笑着问百合。

  “呵呵,谈不上情有独钟,我这人比较固执。习惯了种口味,就不愿意去尝试别的东西了。”百合脸上浮现抹淡漠的浅笑,夹杂丝不易觉察的自嘲。

  “这挺好的啊,这不叫固执,这是忠实你的味蕾。”刘扬促狭地说着讨好的话。

  “忠实?呵呵,或许吧。”百合小声地喃喃自语道。

  从酒店出来,刘扬开来自己的宝马320,绕到车前,帮百合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谢谢。”百合实在不适应这个优雅绅士的男人对自己的客气和细心,看着他从车前再绕回驾驶室,悄悄地舒了口气,却觉得自己有点如坐针毡。

  她即使不认识这车的价值,但那扎眼的“b”标志还是让百合莫名其妙地,瞬间对刘扬的印象淡了几分。

  她并不是厌恶所有二世祖,但是她真的对太过张扬的人无感。

  “你平时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刘扬边开车边问百合。

  “我我不喜欢看电影。”百合犹豫了下,说了谎。

  “哦?今天天气不错,那我们去兜海风吧!”刘扬提议。

  “不好意思,刘扬,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能不能送我回院机关。如果你不方便,请把我放下来,我自己打车回去。”因为刚刚说了谎,百合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但她还是继续无奈地撒了第二个谎。

  “这样啊”刘扬放慢了车速,扭头关切地问她:“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我先带你去医院吧。”

  “不用不用,”百合连连摇头,她没想到刘扬居然这么关心她,让她不觉地感到了点内疚:“我就是习惯了午休,可能是这会到了午睡的时间了吧不好意思。”

  “哈哈,原来是这样,你真可爱!”闻言,刘扬哈哈笑了两声,开玩笑道:“看来我下次还是等到下午再约你比较好,你可别告诉我的午觉要觉睡到天黑哦!”

  “呵呵,那倒不是。”百合促狭地牵了庆角。

  刘扬直把百合送到了公寓楼下,非要看着她上楼才肯走,百合无奈,不想跟他继续在楼下长久逗留,只好挥手再见上了楼。

  头也不回地口气走回寝室,她深深地呼了口气:相亲真累啊!

  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却看到通话记录里仍然是空白片,收件箱里除了年与江走之前最后发的那条短信,依然什么也没有。

  百合拨了个办公室的号码,刚听到电话等待的声音连忙挂断:手机没有欠费,通话也顺畅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市,新都能源集团市分公司,局党,委书记办公室。

  刚刚结束视频会议的年与江走进办公室,疲累地扯了扯领带,刚坐进椅子里,随后走进来的局办主任龙磊双手恭敬地把手里的个盒子递给了他:“书记,这是给您新配的手机号。科技处那边说因为你要的手机号码之前有人在用,所以花了点时间,除了屏蔽掉了这个号码以前通话过的所有号码,手机上给你设置完了黑白名单才给您送过来的。”

  “好,辛苦了!放这里吧!今天下午本来计划去开发处听汇报,你去给局长说我有点其他事,下午就不去了。”年与江捏了捏眉心。

  “好的,那您休息会,我先出去了。”龙磊恭敬地点头。

  “嗯,去吧。”年与江闭上眼靠进椅子里,挥了挥手让龙磊离开了办公室。

  听着办公室的门轻轻关上,年与江睁开了眼睛,打开了龙磊刚刚送过来的手机。

  拨出了那串虽然直没来得去拨,但却始终记得清晰的十个数字,脸上的疲惫仿佛瞬间被扫去,脸上刚毅的线条瞬间变得柔和。

  正要按下“呼叫”键,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年与江皱了皱眉,放下手机,接起了电话。

  “嗯什么?”年与江深邃的眸子突然放射出危险的光,直低沉的声音蓦地拔高:“约会吃饭?跟谁?好,辛苦你了。”

  挂了电话,年与江瞥了眼手机屏幕,狭长的眉眼微眯,咬了咬牙,良久才慢慢舒展开来,拿起座机回拨了刚才的电话:“上午让你订的机票订好了没?对,去市的,订好了?好,退掉,不去了!”

  挂了电话,年与江点了根烟,站起身走到落地玻璃窗前,幽幽的眸子看向了远处。

  根烟燃烧完,他大步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座机拨通了龙磊的电话:“你让人事处给我调个人,市研究院的,刘扬,对不管他谁家的,先给我调离研究院就行。嗯你自己去处理,不准提我的名字。对了,下午开发处的会,按原计划进行,我过去参加。”

  紧接着,年与江用手机拨通了江雨霏的电话。

  “是我。”

  “我靠,年大书记,我以为你把我等小贫民给忘了呢!您老人家上任上的可切顺利?”江雨霏在电话里丝毫不掩饰自己被忽视了十几天的事实。

  听着手机里聒噪的声音,年与江皱了皱眉,将手机拿得远离了耳朵,直到里面再没传出江雨霏的噪音,才缓缓拉近了耳朵:“我要是能把你这个小东西忘记了还好了!”手机请访问:

  112第112章坏笑

  “那倒是,不过现在是上班时间,你的那谁可不在我身边哦!”江雨霏坏坏地笑。

  “这是我的新手机号,你保存着,样的,不许告诉任何其他人。”年与江无心跟江雨霏多说,用略带命令的口气对她说。

  “那任何其他人包括不包括她?”

  “任何人就是任何人,谁都不包括!好了,我还要开会,先挂了。你在那边好好上班,我忙完这段时间给你找个合适的位置,你做好回来的准备。”

  年与江异常严肃地说完,不给江雨霏反驳和诉说异议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修长的手指用力在手机屏幕上摩挲了良久,年与江的唇角终于泛起抹势在必得的狡黠,眸子里却透出薄薄的怒意:臭丫头,再不主动跟我联系,再敢去相亲,我让你们研究院个男人都没有!

  这天上午,百合刚到办公室,尹姐便脸痛惜地走过来:“百合,你听说了没?”

  “听说什么?”百合不解地笑了笑:“这大早的又有什么大新闻了吗?”

  “看来你还不知道啊,我也是昨晚很晚才知道的。”尹姐泄气地摇了摇头。

  “到底什么重大事件啊?不会我们的工资要缩减了吧?你怎么没精打采的。”百合开玩笑道。

  “我问你啊,百合,上次跟刘扬见面之后,你们后来约了几次会?”尹姐突然充满期待地问百合。

  “约会”百合将视线转到正在整理的资料上,“没几次这今天不是在写优秀女职工的典型事迹么呵呵。”

  其实,她是不好意思对尹姐说:“他约了我好几次,我都给推了。”

  “哎,我还以为能吃到你们的喜糖呢,结果这小子没福分,要调走了!”尹姐遗憾地叹了口气。

  “调走?”百合心中窃喜,却还是佯装诧异地问:“调哪去啊?回分公司总部吗?”

  “要是去总部我能有这么惆怅吗?简直是功亏篑啊!哎,去了最远的项目部!”尹姐副痛心疾首状。

  “最远的项目部?新疆?”百合心中的窃喜更浓,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以后再也不用找不同的借口去推掉刘扬的热情邀约了。

  “可不是么!据说是那边现在急缺科研技术人员,就在每个单位按照专业和年龄选了几个,很不幸,刘扬这小子就被选上了!”尹姐喝了口水,无奈地撇撇嘴,“新疆离这太远了,条件又太艰苦,不过听过他过去之后就会升职吧!这组织上不是棒打鸳鸯么,眼看着你们俩刚刚游到起,这中间突然横出条沟壑出来!”

  “看来我们是有缘无份咯,嘿嘿。”百合笑道。

  “无所谓!姐姐我立刻再给你物色个,凭你这条件,再加上我尹媒红三两句话,好小伙子绝对排着队过来相亲!”小尹自信满满地打包票。

  “啊?不要吧”百合顿时傻了眼,这没完没了了啊?

  相亲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就跟她的等待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开始拨他的电话是关机,三天前开始已经成了空号。

  呵呵,那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吗?

  每每想到这里,百合就会做个深呼吸,将视线转到手里的工作上。

  她以前总以为自己学的专业注定了只能给领导写点稿子,或者写写总结汇报什么的≡从到了工会,她阅读学习了大量的职工典型事迹材料,无意间了解了许多发生在普通职工身上的不平凡的事迹,有的为了工作废寝忘食舍小家为大家,有的是为了家庭和睦照顾公婆半生,孝名让人敬佩,还有的不离不弃恶疾缠身的配偶,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忠贞的誓言

  百合每读到这些令人感动的故事,不仅对身边的这些普通人肃然起敬,也无形间让她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工作责任心与日俱增,她要用自己的文字去讲述那些平凡岗位上的伟大的故事,并让这些故事尽量多的传播到更远更广,让更多的人从中汲取正能量。

  好在她功底不错,花了个星期的时间写的人物专访,第次发到分公司新闻中心,居然被告知被内刊录用,并且要着手为此做个专题视频。

  工会主席和副主席对百合的工作能力很是肯定,她却觉得自己只是运气好而已。

  “哇,年书记上任后更加帅气了!太帅了!瞧这意气风发的范,要迷死人了!这扛摄像机的得亏是个男的,要不是女的早看傻了!”尹姐在内部网上正在看分公司新闻,突然感慨了句。

  “大领导嘛,本身身上就有股与生俱来的霸气!”办公室另外两个人也附和道。

  百合的心突然疼了下,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下,紧接着是窒息般的停跳。

  他他的新闻?

  “呵呵。”百合讷讷地笑了笑,努力收敛起排山倒海般突然袭来的情绪,继续修改手里的稿子。

  可是,她却发现自己个字也看不下去了。电脑屏幕上那密密麻麻的字符,仿佛在不停地跳动,重新排列组合然后然后,竟然排列出个可怕的简笔画!

  百合甩甩脑子,努力拂去了那个简笔画勾勒出来的熟悉面庞。悄悄看了眼正在盯着各自电脑的三个同事,轻移鼠标,点开了内部网。

  果然,首页上的图片新闻,第张图便是年与江在群人的陪同下,在基层车间检查工作的情况。

  虽然穿着蓝色的工服,戴着安全帽,却丝毫掩饰不了他身上流露出来的非凡气质,在群同样装束的人之中,有种鹤立鸡群的卓越感。尤其是他那双深邃的桃花眼,即使微蹙着眉,也阻挡不住那眸子里放射出来的威严。

  百合的眼睛鬼使神差地落在那张熟悉的脸上,就像被施了定身术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视线完全忘记了移开。

  看着看着,她觉得眼睛里痒痒的,这才意识到自己没出息地酸了鼻子。

  果断地关掉网页,百合深深地吐出口气,再次强制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工作上。手机请访问:

  113第113章心甘情愿

  甄百合啊甄百合,咱能不能不这么出息?不就是个稍微有点小成就的老男人嘛!值得你这样吗?既然你们身份相差悬殊,既然只是场如烟花般短暂的风花雪月,何必认真呢?他那样的大领导,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败在了他的西裤下,你甄百合自己心甘情愿,能怪谁呢?

  干好工作,才是最实惠的,最能体现你自己价值的!

  就这样,百合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了自己的工作上。周末的时候回回家,逛逛街,工作生活很快进入了到了个积极向上的轨道。在面对家人的逼婚和同事的热情介绍对象的压力下,她自己也学会了敷衍——在家的时候说同事给介绍了对象,在办公室的时候,对尹姐说家里已经给介绍了对象,正在约会。

  百合不知道自己这样类似于两面三刀的做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但是她很清楚,不会再有个男人会像年与江那样,对她强势霸道,对她豪取抢夺,却每次都让她不愿拒绝,甘愿沦陷!

  只是连百合自己都解释不清楚,为何她自己喜欢上了烹饪。每次回到家,只要看到妈妈或嫂子在厨房,她就会跟在她们后面,认真地看,不停地问,有时候还会闹着要自己亲自给家人做菜。

  她觉得自己的厨艺长进不少,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展现给某个人。

  “百合,如果我现在给你我老爹的手机号码,你要不要打给他?”每次看到百合翻来覆去很难入睡的时候,江雨霏总会这样问她。

  以前的甄百合,哪怕是在大马路上,只要脑袋挨着枕头,丫肯定就会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