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纸邓俜诺煤苈鲁沉怂菹1?br/>

  所谓的小别胜新婚,还真有道理!见到她,除了听她跟自己顶嘴,除了想狠狠狠狠地爱她,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对这个小女人浓烈的占有欲。

  还有,爱吧!

  回到花语苑的时候,已临近十年与江刚把百合放在床上,她竟然醒了过来,哧溜翻身下了床,从包里拿出手机钻进了浴室。

  “这么晚了,还给谁打电话?”年与江拧着眉在她身后问道。

  “我不打电话,洗澡!”百合把浴室的门打开条缝,嘻嘻笑。

  “你的手机什么牌子的?有洗澡的功能?”

  “我听音乐!”

  关上浴室的门,百合看了看时间,十点了,雨霏那个夜猫子应该还在刷微博。

  电话打过去,江雨霏很快接了起来,“我说姐们,还算有点良心哈,还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那当然。你猜我今天遇到谁了?”百合下意识地看了看浴室门,压低声音问道。

  “谁啊?”

  “你男朋友,张齐远。”

  “什么?”江雨霏突然拔高了声音,似乎很紧张地问:“你怎么回去就跟他见面了?”

  “今天就是偶然遇到了,几个同事告诉我,你家张齐远如何如何优秀,简直要把他夸上了天了。”百合笑道。

  “这样啊!他直都优秀!”江雨霏声音慢慢放缓。

  “可不是么!所以啊,我建议你赶紧回来,千万别让其他女人把他给挖墙脚挖走了!”百合说出这句话,微微舒了口气。

  “谁敢!不过,那你觉得他怎么样?”江雨霏顿了下,问道。

  “我?我觉得啊,他当然优秀啊,关键是长得还帅。”百合违心地恭维。

  没办法,为了刺激让雨霏来市,她只能这样尝试。

  “那你会不会喜欢他?”江雨霏问道。

  “我?说不准哦,你要是不放心,赶紧来看着他吧,别怪我没提醒你。”

  “你是不是听到他什么消息了?”江雨霏警觉地问百合。

  “什么,什么消息?”百合佯装不明所以地说:“没有,我除了听说机关里好多女孩都悄悄喜欢他之外,没有听到其他什么消息。”

  “真的?”

  “怎么,不要相信我啊?我好心告诉你,你不相信就算了!我睡觉了,晚安哦!”

  百合怕江雨霏再问下去,自己会忍不住多说话,连忙挂了电话,深深地舒了口气。

  此刻,市研究院单身公寓的江雨霏,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音,愣了良久才僵僵地坐在了床边。

  双手紧紧抓住床单,灵动的水眸微微眯了眯,折射出抹冷冷的恨意。

  好你个张齐远,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你要是敢继续打甄百合的主意,我定将你粉身碎骨!

  次日,百合把做好的早餐端上餐桌,冲着哗哗流着水的洗手间喊了声:“洗好了没?吃饭了!”

  转身正要进厨房拿碗筷,门铃响了起来。

  她放缓脚步,以为是听错了,疑惑地看向门口处。

  他不是说这里是他的私人地方,没有几个人知道吗?怎么会有人这么早敲门?

  百合轻手轻脚走到门口,从猫眼悄悄看了看,惊得捂住了嘴。

  竟然是丁诺?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不对不对,丁诺是老年的人,他知道这里也不足为奇。

  只是自己在这里,这该有多尴尬啊?

  百合正在纠结,年与江推开了洗手间的门,见她促狭地站在门口,嘴角泛起抹了然又戏谑的笑,径直坐在了餐桌前,淡淡开口:“让他进来吧。”

  “是丁——诺!”百合张大嘴做了个口型。手机请访问:

  134第134章调侃

  “我让他来接你的,你再不开门,他就要拿钥匙开门了。”年与江随意地挽起衬衣的袖子,端起桌上的牛奶,悠闲地喝起来。

  丁诺来接她?而且,他居然有这里的钥匙?

  百合吃惊地看着年与江云淡风轻的样子,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开门的话,下秒那位丁大老总就会闯进来。

  百合极不情愿地挪到门口,打开了门。

  “您老人家啥时候这么磨蹭”丁诺显然在门口等得有点焦躁了,正要抱怨年与江两句,在看到开门的是百合的时候,微微愣了愣,随即“咳咳”干咳了声,笑道:“你好。”

  “丁总好。”百合大大方方地打开门,请丁诺进了屋。

  既然他是年与江极其信任的人,她相信他相信的人也值得自己信任,自己又何必在他面前扭扭捏捏呢!

  “哟,某位大领导不是很少吃早餐么?这有人疼的日子就不样了哈!让人羡慕嫉妒恨啊!”丁诺走进门,悄悄地冲年与江挤眉弄眼地竖了个大拇指,边走进来边调侃他。

  “想吃就坐这起,不想吃就下楼等着去。”年与江乜斜着眼看了丁诺眼。

  “丁总,您坐这,随便吃点吧。”百合连忙给丁诺挪了挪凳子,给他加了副碗筷。

  “不了,我已经吃过了,你们快吃吧。”丁诺对百合说话的时候总是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装镊样的客气。

  “别管他。”年与江对着百合说:“我今天上午有点事不去机关,让诺带你过去,中午小高过去接你回来。”

  “哦。”百合应了声,随即冲大摇大摆地坐在了沙发上的丁诺笑了笑:“麻烦您了,丁总。”

  “不客”

  “麻烦他什么?你是过去帮他干活,他应该谢谢我,给了他这么个得力的助手。”

  丁诺客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年与江打断,看都没看他眼,他只好讪讪地耸了耸肩:“谢谢老大割爱。”

  百合看着两个人见面就故意逗嘴,心里隐隐存在的丝隔阂和尴尬也慢慢消失了,低下头窃笑着吃起早餐来。

  三个人起下了楼,丁诺开的是自己的私家车,辆极其低调的大众小卧车。百合刚坐上他的车,年与江敲了敲车窗,待她落下玻璃,他淡淡地说:“雨霏的事,我已经处理好了,你就不用操心了,她很快就会来这边陪你。”

  “真的?”百合惊讶道。

  “你说呢?”年与江当着丁诺的面亲昵的刮了刮百合的鼻梁,转身向自己的车走去。

  百合根本来不及在丁诺面前不好意思地红脸,而是在心里激动地腹诽着:太好了,雨霏要是过来了,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事就会早点解决。

  看着年与江从容地发动车子从身边绝尘而去,百合的嘴角不由地翘起:这个人,嘴上总是硬得跟修炼了万年的石头似的,没想到办起事来比她还着急!

  她不知道他说的“很快”有多快,但是她只希望,自己这次的“多管闲事”是正确的。

  路上,丁诺看着百合声不吭地只扭头看向车窗外,“呵呵”笑道:“小甄,你不要在我面前感到局促,我跟老年的关系,除了不可以共用个女人,其他任何东西都可以分享。”

  “哦,好的。”闻言,百合只觉更加尴尬。

  不过,如果丁诺真是年与江的铁下属好朋友,年与江能把她和他的关系在丁诺面前直言不讳的话,也是值得百合欣慰的。

  丁诺笑着说:“呵呵,我安排你进工会办公室,就在我办公室隔壁,工作上跟我接触多些,我好蹬你要是有兴趣有精力,也可以帮女工部残联部组织部宣传部等工会的其他几个部门做点工作,跟他们同事多接触接触。工作上呢,我是你的上司,该存在的上下级还是要有的,免得落人话柄。私下呢,你就把我当你的下属使唤,不要客气。”

  “谢谢您,丁总。”

  丁诺的席话让百合顿时放松了不少。

  自从年与江告诉她,让她去丁诺手下工作之后,她便担心她和丁诺之间,在工作上会不会因为年与江的关系而不便。

  没想到,这个在年与江面前副玩世不恭样子的副主席,果真是个聪明的人。

  公私分明了,于谁都不尴尬。

  由于百合在研究院的时候就了解了工会各岗位的职责,来到工会办公室之后,对各路工作还算熟悉,工作上很快就上了手。加上丁诺亲自带着她跟工会所有同事介绍,大家对这个年轻谦逊的女孩印象都不错。

  年与江所住的花语苑离机关有几十多分钟的车程,丁诺在机关给百合安排了单身公寓,让她中午休息,上下班则由小高接送。

  小高每天下班都会提前半个小时来接走百合,方面是为了掩人耳目,方面她也可以早点回去给年与江做晚饭。小高换了辆普通的大众小轿车,每天在机关门口等百合自己走出来,再送她回花语苑,中途会去临近的超市买菜。

  百合不知道年与江为何要神神秘秘地这样做,又偏偏做得妥妥帖帖天衣无缝。

  她不想多问他,她相信他总有天可以给她个让他满意的答案。

  因为他说过,过年的时候就会跟她起回去看她爸爸妈妈。

  百合来工会工作的第三天,张齐远敲响了她的办公室门。

  百合来工会工作的第三天,张齐远敲响了她的办公室门。

  “是你?”百合抬眸看到是脸不羁笑容的张齐远的时候,还是非常意外的,他过来干什么?

  “这里是我们每个职工的组织,怎么,我不可以来吗?”张齐远不请自进,走进来随意地打量起这间只有百合个人办公的小办公室。

  “这里本来就是为大家服务的,怎么敢不让你来。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坐。”百合从座位上站起来,挪了挪旁边的椅子给他坐。

  所谓有理不打上门客,张齐远要是真的来办公事,她又怎能怠慢得了。

  张齐远目不转睛地看着百合,勾了勾唇角坐了下来,“甄小姐是聪明的女人,我也没必要在你面前拐弯抹角。我今天来,是想求你件事。”手机请访问:

  135第135章私事

  “求我?”百合在心里冷冷地发笑,在张齐远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隔着张办公桌对他笑道:“看来是私事了。”

  “江雨霏快要过来了,我只希望你不要再在任何人面前提我和林薇之间的事。不光是不要对江雨霏说太多,更不要在年书记面前提。”张齐远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话说的语气却点都不像是在求个人,而是像在吩咐工作。

  “呵呵,我以为你不怕东窗事发呢!我又凭什么要包庇你?”百合淡淡笑道,心里却对他鄙夷十足。

  这个男人,做了对不起自己女朋友的事,还担心女朋友的家长知道?哼,若不是年与江是他的最高上司,他也不会这样担心吧?

  “凭什么?”张齐远低头轻笑,再抬眸看向百合的时候,镜片后面的眼睛里放射出胜券在握的不屑眸光:“就凭江雨霏和林薇是你的朋友,我笃定你不会做让她们难堪的事来。”

  看着张齐远嚣张的语气,百合气结,张齐远这种男人太可恶了,恃女人的爱而骄!

  明明是他自己无耻地脚踩两只船,还敢大言不惭地说出这种有恃无恐的话来。

  “对不起,你看错人了!”百合强压抑住心里涌上来的愤怒和恶心,依然冲他淡漠笑道:“正是因为我是雨霏和林薇的朋友,我才不会眼睁睁看着她们俩在你这个水深火热里被欺负。你不要小看女人的承受能力,我告诉她们,她们不仅不会为你这样糟糕的男人难过伤心,更会同仇敌忾地讨伐你,你就等着为你的不耻作为负责任吧!”

  闻言,张齐远嘴角噙着笑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百合,凑上去压低声音说:“那如果凭的是我知道你和年书记之间的关系呢?”

  百合身子震,难以置信地看向他,只觉得浑身的力气在慢慢流失,他怎么会知道?

  张齐远收敛起脸上的笑,微眯着眸子继续道:“你可是他的女人,你不怕我将这件事曝光出去?就算年书记因为是单身有权利谈情说爱,但是你觉得如果这件他还未公开的事就这么宣扬出去,会不会给他造成影响呢?他可是刚坐上现在的位置啊!如果坊间听说这样个在职工面前亲和儒雅的大领导,竟然跟女大学生扯不清,并利用职务便利,将她安排在自己身边工作的话,你知道他在职工群众中的良好印象会打多大的折扣吗?”

  “你胡说!”百合拍案而起,手指颤抖地指着面脸狡猾的张齐远:“你完全是造谣!我跟年书记只是正常的上下属关系!”

  “对啊!很正常!现在哪个有点姿色的下属,不被上司潜规则呢?”张齐远挑衅地笑道。

  “你”百合感觉自己的血液开始汹涌澎湃地冲向大脑,仅存的理智告诉她这里是办公室,说不定下秒就会有人进来咨询或者从办公室门口经过,容不得自己和这样无耻的男人继续对峙下去。

  以江雨霏和他的关系,自己和年与江之间的事,他肯定知道的不少。

  自己再否认下去,于事无益。

  百合慢慢坐下来,冷冷地看着张齐远,漠然道:“雨霏和林薇喜欢的男人,就算是花心了点,也应该是品行端正明白事理的人,最不济也是受过高等教育,做些算计人的事是否有点太下三滥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没有办法,年书记高高在上,我可得罪不起。再说,我还是很喜欢雨霏这个丫头的!”张齐恬不知耻地说。

  “你喜欢她?你喜欢她为什么还要背叛她?”百合怒极反笑。

  张齐远直起身子,越过半张办公桌,凑近百合面前,笑道:“你为什么总是纠结这么简单的事呢!我都说过了,我只是觉得她太小了,还没长大。而我这样具血气方刚的雄性身躯,总要有解决生理需求的需要吧!我这样做,也仅仅是犯了个男人都会犯的正常错误而已,若林薇换成了个你压根不认识的其他女人,你也不会这么上纲上线地揪住我不放吧!”

  他的气息喷在百合的脸上,她连忙退后嫌恶地避开他,咬牙道:“你要是真喜欢雨霏,就应该克制自己。”

  “行了,小姑娘!你就真这么天真吗?难道你相信年书记这辈子只有你这么个女人?那你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你想知道他是怎么解决生理需求的吗?”张齐远逼问道。

  “你没有资格拿你跟他做比较!你不配!”开口闭口都是年与江,百合再也忍不下去,斜眸瞪他眼,冷冷说道。

  “好!我当然不配跟大领导比较了!”张齐远双手撑了撑桌面,站起来看着百合说:“男人愿意娶回家的才是最想要的,其余的人只不过是工具罢了!既然我答应了雨霏等她长几岁,我就会娶她,难道还不够吗?”

  “少在这里冠冕堂皇地拿婚姻说事!这些话,你还是对雨霏去说吧!”百合不想继续再跟这种令人作呕的男人继续谈下去,看了看时间,将视线转移到了电脑的文档上,冷漠地说:“对不起,我还有工作要做,没什么事请慢走!”

  张齐远讪讪地耸肩摊了摊手:“反正,我想说的话都说了,与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该怎么决定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真希望雨霏到的时候,年书记可以像上次样,安排次我们四个人的家庭聚餐。这次,我保证不中间离席!”

  说完,张齐远不羁地勾了勾唇,转身扬长而去。

  百合咬着牙,握着鼠标的手几乎要将鼠标捏碎,指节已经悉数泛白。

  林薇和江雨霏都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任何事情都可以解决的女人上总是强硬地说男人如衣衫云云,可为什么偏偏看男人的眼光都这么差呢?世界上优秀的男人这么多,她们俩居然栽在了同个男人的手上!

  张齐远!这样的男人,用阴险已经无法形容!如果只是怕江雨霏伤心而不告诉她张齐远和林薇的事的话,那才是真正害了她。

  就算是为了雨霏好,她这样的坏人是做定了!手机请访问:

  136第136章负面影响

  但是,他居然敢用年与江来威胁她!如果杀掉这样恶心的男人不用负责,百合定用手上的笔戳也要戳死他!

  可是张齐远说得没错,就算年与江是单身,有权利谈情说爱找对象。但他这样万众瞩目的位置,如果被曝光他未婚同居,还是和自己的下属,肯定会对他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张齐远的阴狠狡猾她今天见识的有可能只是他的冰山角,否则他不会把林薇和江雨霏这么聪明的女孩骗得团团转。他如果真的添油加醋制造点跟年与江有关的花边,后果,百合不敢想象,她不敢用年与江的未来去赌!

  张齐远走后,百合再也无心工作,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将张齐远这件事管下去。

  回到花语苑,罕见地发现年与江居然已经提前回来了。刚看见他放在玄关处的鞋,就听见年与江在书房里喊她:“回来了?洗了手先过来下。”

  “大领导怎么这么早回来了?”百合换鞋脱了外套,洗手之前,挽起袖子在书房门口瞅了他眼,他已经换上了居家服,居然在写毛笔字,“哟,书性大发了?”

  “少贫嘴,快去洗手过来。”年与江的眼神专注地盯着手下的毛笔,看都没看她眼。

  百合撇撇嘴,乖乖地去洗了手才过来:“干嘛?要教我写字作画吗?”

  “教你?”年与江抬眸佯装好奇地上上下下打量了遍他,摇摇头:“天分太差,我还是不挑战这个高难度工作了!”

  “切!你才差呢!”百合不服气地嘟嘟嘴,才发现他竟然把后面墙上的那幅画取下来靠在了墙根处。

  “为什么取下来?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这不是挺好的吗?”百合诧异地问他。

  “我现在想在这里挂副更好的字!”年与江将手里的毛笔递给她,“过来,跟我起写!”

  “起写?”百合讷讷地拿起笔,他把将她拉进自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