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欺骗你吗?”张齐远扔掉衣服,径自倒了杯白水,递给了百合:“先喝口水,我再告诉你全部的事实。”

  百合抬手打掉了水杯,不屑地冷哼声:“有什么话就赶快说,你再继续在这里胡言乱语,或者强行不放开我,我立刻报警!”

  说着,百合的手悄悄地伸向风衣口袋,想从里面摸出手机,却被张齐远把抓住她的手,抢过她的手机关掉,扔在了软绵绵的地毯上。

  “张齐远,你想干什么?”百合这时候才明白了张齐远远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可憎可恶可怕,佯装镇静地瞪向他,双手慢慢摸索到门锁上。

  “还没说完正经的,你就着急离开了吗?”张齐远斜勾着唇,拽住她的胳膊把将她甩到了床上,“既然已经告诉你其了,也不怕告诉你全部!”

  百合忙从床上爬起来,惊恐地看着张齐远,只觉得此刻的他根本不像个人,而是个面目可憎丧心病狂的魔鬼,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跟他这么个文质彬彬的皮囊简直格格不入!

  “好,看来你是真的想告诉我些什么,那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此时此刻,除了顺着张齐远的话往下走,百合知道无论如何不能再做出刺激张齐远的事来,否则她不敢往下想这个禽兽会做出什么事来。

  “呵!”张齐远见百合不再挣扎,阴鸷的眸子透过镜片放射出冷冷的光,嘴角不由地泛起抹得意,转身倒了两杯红酒,递给百合:“这就对了嘛!这么温柔的个姑娘,不要对我老是副凶巴巴的样子,好像我是你的阶级敌人似的!”

  百合斜眼瞅了眼张齐远递过来的酒杯,平静地瞪向他:“对不起,我不会喝酒。”

  “怎么,怕我给你下药不成?这么不信任我?”张齐远也没强迫她,勾着唇不羁地笑了笑,收回酒杯,抿了口道:“还是觉得我不像个好人?”

  百合瞥了眼他,压抑住把撕碎他的冲动,淡淡地说:“你是不是好人跟我没关系,但是我要提醒你,雨霏和薇薇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希望你不管做什么事,都稍微考虑下她们的感受,至少她们都是真心真意爱你的女孩。”

  “最好的朋友?”张齐远挑了挑眉,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轻笑道:“你还果真不是般的单纯!你想知道你这些所谓的最好的朋友,是怎么对待你这个好姐妹好闺蜜的吗?”

  “如果你把我带到这里是为了在我面前诋毁我的朋友,然后刷新你在我这里的印象,让我再帮你在她们面前为你说好话的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百合嫌恶地瞪了张齐远眼,起身就向门口走去,却被张齐远把抓住手腕,又牢牢地按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好,那我就不卖关子了!”张齐远悠闲自得地给自己杯子里倒了点红酒,抿了口,走到窗户前,转过身来看着百合,似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其实,我知道你讨厌我是因为江雨霏和林薇。但是你知道吗?我从头到尾,压根没有欺骗过她们任何东西。你可以问问她们,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喜欢过她们,我更没有说过我会娶她们其中的任何个。她们的性格你比我更清楚,江雨霏我根本就没碰过,至于林薇,她主动贴上来,我避之不及,只好牺牲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让她满意咯。”

  “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想听太多,你这种人迟早会有报应的!”百合不屑地打断张齐远。

  “报应?呵呵。”张齐远仰天干干地笑了声:“我也不想在这么美好的时间里跟你解释我跟其他女人的事情,但是这些是前提。我只想告诉你,虽然表面上你看我,会觉得我很无耻是吧?但是,至少我没欺骗任何人。不像你的年书记,那么大年纪了,还要为了个曾经的初恋欺骗你这个无辜的人,还把你欺骗得这么惨!身心都付出了,还没看出来自己直被蒙在鼓里!”

  “你胡说!”他突然又提起年与江,百合的脸上突然腾起又羞又愤的表情,气得浑身都开始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

  不,他不会欺骗自己的,那什么破照片,只是巧合而已!

  就算自己真的充当了狗血的替身,那也是她自己和年与江之间的事,用不着张齐远这个外人来品头论足,他更没有资格嘲笑讽刺!

  “胡说?我都已经告诉过你了,我这人虽然喜欢厢情愿地喜欢人,也容易以不下心被别的女人缠上,但是我从来不会欺骗人。”

  张齐远悠悠地走过来,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百合,趁她不备,伸手碰了碰百合的脸,被她用力打掉,嫌恶地说:“张科长,请你把手放在应该放的地方。”

  “呵呵。”张齐远讪讪地收回手:“我有没有胡说,你去问问江雨霏就知道了。哦,当然了,我现在当然不会让你出去问她的。所以,还是我善良点,全部告诉你吧!”

  张齐远乜斜着眼睛看了眼百合,不由地勾着唇,眼睛里流露出贪婪阴寒的眸光:哼,坐在椅子上明明紧张得不得了,还要强作副镇静的样子,看呆会老子让你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况下,你还能不能如此乖乖地动不动!手机请访问:

  140第140章个替身

  “照片可是我费了很大劲才从江雨霏那里拿来的,就是为了给你看,你要是还不相信我说的,你当然可以去亲自问问年与江这照片上的是谁!而你甄百合,是不是只是这女人的个替身而已。不仅如此,听说你们开始在起的时候,江雨霏可出了不少力,算得上是你们俩的个小红娘吧!”

  张齐远说话的时候,脸上直是似笑非笑的神色,像是笃定了自己即将获得胜利样。

  “呵,雨霏果然很信任你,什么事都告诉你。”百合轻轻地苦笑道。

  张齐远笑道:“这只是方面,主要是我对你的事很感兴趣,所以直缠着她讲给我听。那么,你想不想知道,雨霏为什么这么做?你知道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围绕在年与江身边的女人有多少?燕瘦环肥妖娆玲珑的也好,豪门世家名门闺秀也罢,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气质有气质,要身家也有身家,哪个不比你甄百合强?嗯?你以为江雨霏见的少吗?为什么偏偏选上你?而且,不仅年与江有意,江雨霏也讨好地帮她老爹搞定你这个后妈。且不说你见过几个积极给老爹找后妈的女儿,你也不看看你的条件,凭什么这么自信年与江就喜欢上你了?”

  闻言,百合蓦地抬头,惊恐地看着张齐远。

  他他说的没错,这也是直以来她自己也未曾想清楚过的原因。

  只是,年与江给她的爱,太霸道太强势又太温柔,霸道强势得让她深陷其中根本无暇思考太多,温柔得让她无力自拔,忘记了去想太多之所以然。

  张齐远的席话,就像盆零摄氏度的冰水,将她彻头彻尾地浇了个透彻,让她不得不冷静下来个字个字地把张齐远的话从脑子里过遍

  是啊,为什么呢?

  “看来你也怀疑过嘛!那我就告诉你真相吧!”看到百合瞬间变得仓皇的脸色,张齐远靠近步,单手按在她颤抖的肩膀上:“因为江雨霏是故意的!”

  “什么意思?”百合晃了晃肩膀,躲开了张齐远的手。

  “她的故意,是因为她也知道你跟年与江心里那个女人长得像,而她也知道年与江可能很可能会因为得不到她的最爱而把兴趣投在你这个替身的身上!”

  “即使是真的,那最多也是她讨好自己的父亲,雨霏这样做也没有欺骗我什么,你凭什么她欺骗我?”百合无力地呼出口气,难怪雨霏开始就笃定了年与江会喜欢自己。

  “对,她没骗你!只是利用了你而已!她知道年与江的胃口,把你给了年与江,岂不是也算是她的功劳件?当然,这只是大家都能猜到的原因,包括你的年大书记,也以为他的乖女儿很孝顺呢,想方设法地把你送上她老爹的床上!哈哈,真是可笑!你知道真正的原因吗?”张齐远靠近步,语气突然变得暧昧。

  “你想说就说,不想说的话请打开门让我出去!”

  百合对他这副嘴脸恶心至极,避开他站起来,捡起地上的手机就要冲出去,却再次被张齐远牢牢地扼住手腕,甩到了床上。

  张齐远冷笑着撇撇嘴,“怎么,这么胆小?说到重点你就想逃了?”

  百合抬眼看着脸上仍是副笑意,眸子里发散发着丧心病狂的戾气,只好揉着被他弄疼的手腕,压住满腔的怒意说:“那你说。”

  张齐远转身端起酒杯,坐到了百合对面的椅子上,笑道:“你还记得上次我跟年书记起去市的时候,第次跟你见面时候的情况吧?”

  “忘记了!”百合不假思索地否认。

  她并非忘记了,只是条件反射地不想跟张齐远继续周旋下去。

  “我记得!”张齐远抿了口酒,眯着眼睛看着低着头的百合:“我从第眼看到你,就完全被你吸引住了,随后我跟江雨霏摊牌,说我喜欢上别人了,请她不要再为我浪费时间,可是她死缠烂打不放过我,我无奈之下,只好说出我喜欢的就是你,不想让她以后难堪,所以在跟你正式展开攻势之前先告诉了她。因为我说过,我不会欺骗任何人!可是没想到,那丫头咬着牙说是帮我,没想到把你却帮到了她老爹的床上!现在你知道她为何那么卖力了吧?是因为怕你跟她抢我!只是江雨霏错了,她以为你跟了年与江,我自然不敢轻举妄动或者死心了!我这人,难得喜欢上个人,怎么会这么轻易放弃呢!你说是不是?”

  张齐远说着,伸手去摸百合的脸,百合急忙挪了挪身子,“你神经病!胡言乱语!如果你说完了,我就先走了!雨霏还在上面等着你,再见!”

  百合还未来得及撑起身子坐起来,张齐远扔掉手里的酒杯,俯身将百合压倒了床上,“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面对我喜欢的女人,我怎么舍得喝醉,怎么敢胡言乱语呢!”

  “畜牲!你疯了吧,放开我!”百合被张齐远突然的举动吓得惊慌失措,可是身子被他牢牢地压着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双手使劲锤在他的身上,脑袋像个拨浪鼓似的使劲摇晃着挣扎。

  “放过你?我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你觉得我会错过吗?”张齐远扯掉领带,双手箍住百合的手,看着她惊恐的眸子里沁出来的泪水,扔掉眼镜,邪魅地喘着粗气笑道:“比起你身边欺骗你的那些人,我可比他们诚实多了吧!你与其跟个跟你年纪不匹配,身份不匹配,各方面都不匹配,还要欺骗你的男人,不如跟了我吧,我定心意地对你!”

  “畜牲!你现在放开我还来得及,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定会报警!”百合眼睛里的泪水像泄了闸的洪水般,不停地顺着眼角流到耳根,她咬着唇怒目瞪着张齐远,几乎是声嘶力竭地警告道。

  “哈哈!”张齐远冷笑声,危险的眸子紧盯着百合惊恐的泪眸,喘气道:“杀了你?我怎么会舍得杀了你呢!至于报警,放心,听说鸳鸯浴可以洗去欢爱之后所有的痕迹,要不我们呆会试试!无凭无据,谁会相信你!”手机请访问:

  141第141章个疯子

  张齐远的语言让百合不由地浑身颤栗,但是此时此刻,她除了拼命地呼救挣扎,空白片的脑子里想不出任何逃脱的办法。

  张齐远是个疯子,定是个疯子!

  “来吧,姑娘,等会你定会感受到只有我对你的爱才是百分百的真心诚意!”张齐远邪肆地勾了勾唇,俯身缠住了百合不停哆嗦的双唇上。

  百合趁他不备,张口反咬住他的唇,用力咬了下去。

  顷刻间,浓重的血腥味在两个人之间弥漫开来。

  “嘶——”张齐远吃痛地放开了她,抬手抹了抹嘴上的血迹,却不怒反笑地挑了挑眉:“很好,我就喜欢强悍的妞,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力气咬人!”

  说着,他用力攫住百合的双手手腕搁置她的头顶,低头贪婪地埋进了百合的脖子里。只听“刺啦”声,百合的衬衣被他撕掉了大片,露出了胸前白花花的皮肤。

  “混蛋,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百合的眼泪已经无力流出,浑身的力气都用在了四肢和身体的挣扎上。

  此刻的她,多希望那些传说里的超人能破窗而入,救她离开张齐远的魔抓。

  要不,来场天灾也行,她宁愿死在这里,也不愿就这么毫无办法地被张齐远这个禽兽给玷污!

  张齐远喘着粗气,边忘我地在百合脖颈间舔舐,边将百合的两只手腾到了他的只手下控制,另只手刚移下来准备袭上百合的胸部。

  “砰”,

  突然,声结结实实的闷响之后,张齐远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百合闻到了红酒和血腥混合的味道。

  她连忙推开张齐远坐了起来,看到的是手里握着半截酒瓶的江雨霏,正脸愤怒地站在床边,恶狠狠地盯着被她用红酒砸晕的张齐远,她的手上不停地流着猩红色的液体,不知是红酒,还是血液。

  “雨,雨霏”悲喜交加的百合瞬间愣在了床上,看着从天而降的江雨霏,她惊恐的眼泪终于落下,忘记了该说什么,或者下步应该怎么做。

  “王八蛋,背着老娘敢欺负百合,吃错药了吧!”江雨霏不肯看百合眼,“砰”得摔掉手上的半截酒瓶,拎着张齐远的衬衣,使劲将他从床上拖到了地上。

  浑身被红酒和后脑勺上流下来的鲜血染得狼狈不堪的张齐远,终于慢慢地清醒过来,等看清了状况之后,咬着牙摸着手上的脑袋,轻笑道:“雨霏啊,你怎么这么不友好,我都说过我跟你不会有结果的,你有什么资格阻挡我追求我喜欢的女人!”

  “畜牲,你再给老娘说句!你他妈这是追求吗?你这是强!”江雨霏气的咬着唇在原地转圈,实在不忍地看了眼默默整理衣服的百合,咬牙切齿地对张齐远说:“我看你是想玩火!”

  “小雨霏,你说话也别这么难听,你问问她,从始至终我骗过她句没?只不过喝了点酒,冲动了点罢了!”张齐远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稳了稳脚步,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样,慢条斯理地穿起衣服。

  “你太不是人了!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事,你怎么就死性不改呢?你是不是真的要逼我杀了你?”江雨霏上面揪住张齐远的衣服,两个人瞬间厮打在了起。

  百合像是看不见那边混乱的场面,独自整理好衣服,拿起手机和包,步步,轻轻地走出了房间。

  没有再去乘坐电梯,她抬手无力地抹了抹泪,慢慢向安全出口走去。

  每走下个台阶,那心就像是被狠狠地跺了脚样,疼得她觉得四肢百骸的每个细胞都窒息得紧,她只能捂住心口,缓解下那里面传递出来的疼。

  疼,好疼,疼得呼吸都困难!

  逃脱掉了被张齐远侮辱的命运,满脑子都是年与江和江雨霏昔日里对她“关怀备至”的温馨画面。

  只是下秒,那些画面立刻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恶魔,个个都张着血盆大口向她伸出血淋林的手,扼住她的脖子,纠缠在她的腰肢上,将她牢牢地捆绑束缚,除了由心底升腾起来的恐惧和绝望寸寸将她彻底包围,她毫无还手挣扎之力。

  百合无力地苦笑。

  比起接受直以来自己全心信任的人到头来只不过是联起手来欺骗的自己这个事实,还真不如忍受身体上的伤害来得单纯些,也不至于让她浑身心都觉得冰冷至极。

  走出钱柜所在的娱乐城,百合抬头看了眼霓虹闪烁熙熙攘攘处处欢声笑语的城市,只觉得阵阵冷风不停地袭来,她苦涩地勾了勾唇,拢了拢身上的风衣,抱着臂,沿着人行道,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

  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在这个熟悉到她可以轻易地认出是哪条街道的城市,她第次感觉到无处可去。

  认识了那么多人,发生了那么多事,没想到到最后却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都没有。

  还能去哪呢?

  房间里扭打成团的江雨霏和张齐远,冷静下来之后,江雨霏转头急忙看了两眼,这个时候才意识到百合已经不见了!

  江雨霏站在张齐远面前喘了两口气,口喝掉酒杯里剩下的红酒,指着张齐远的鼻子骂道:“张齐远,我跟你之间以前发生的所有事我都可以不计较,我也不会告诉我老爸的。但是,今天发生的这事,就算我帮你隐瞒,你觉得百合那边会放过你吗?你他妈真愚蠢,这种低级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张齐远站起来,不屑地皱了皱眉,伸出手指勾了勾江雨霏的下巴,轻浮地笑了笑:“什么叫低级?怎么就低级了?你不是心意促成你那老爸跟甄百合去做这种低级的事吗?你不是直以来都想跟我做这种低级的事吗?反正甄百合跑了,要不,你接茬来?”

  “接你妹的茬!你真是越来越胆大妄为了!你就这么肯定我不会告诉我爸?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或许不知道,但是,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会怎么处理惹了他的人,尤其是敢碰他的女人的人!”江雨霏打掉张齐远的手,怒目瞪着他警告道。

  “你觉得他会光明正大地收拾我吗?首先,我可不知道甄百合是他的女人,我也只是正撤求罢了!再说,你以为他还有机会见到甄百合吗?别说他现在远在外地回不来了,就算是能立刻出现,你以为以甄百合的性子,还会见他吗?”张齐远摸了摸还在渗血的脑袋,吃痛地咧了咧嘴:“这酒瓶,就算是我欠你的,希望以后我们各走各的阳关道,谁都别在招惹谁!”手机请访问:

  142第142章心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