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去过那里,但是还有点我没告诉你。”

  百合此刻的情绪异常激动,她刚才的通质问仿佛耗费掉了她身上所有的力气和热量,她已经没有力气推开他,只能哆嗦地站在寒风里默默流泪。手机请访问:

  162第162章惊慌失措

  年与江叹了口气,温柔地笑着抚着她的脸,“但是我看到坐在地上惊慌失措的你,那个眼神装满无助和恐慌,还有自责和后悔,却没有丝毫的幸灾乐祸或者痛恨。我不知道其他人看着狼狈的你会是怎么想的,我只看了眼,心里突然升起种让我自己也难以相信的感觉,不是可怜,是心疼。我只是后悔,我当时没有上去拉你起来。后来看见你的朋友扶你起来,你又趁人不注意,像个木偶样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我不知道怎么的,就直接鬼使神差地吩咐人跟上了。”

  年与江停下来,没有再说话,只是眼睛牢牢地盯着百合,好像怕眨眼,她又消失掉。

  其实他还是没有说实话,因为他第次见到她,是几年前的事了!

  所谓眼万年,便是如此吧!

  这是他作为男人最后要保留的小秘密,不到时候,他自然不会告诉她!

  “所以呢?你还想说什么?”百合自嘲地苦笑,抬眸对他说:“你是当局者迷,自然会觉得不知为何,当然会觉得切都鬼使神差。那我告诉你为什么,全是因为我的错!不对,全都是因为我爸妈的错!把我生得跟谁像不行呢,非要跟你那个爱得深沉却最终没有得到的初恋情人像!这,就是原因!你醒悟了吗?”

  闻言,年与江紧握拳头,直接砸在了百合身后的栏杆上,只听“咚”声闷响,百合只觉得自己身后依偎着的栏杆晃动了下,似乎有坍塌下去的危险。

  良久,他突然抬手扼住她的下巴,怒不可遏地咬牙道:“甄百合,你就这么无知吗?就算有江静如的存在,我年与江是那种因为得不到个女人,就会随便找另外个来代替她的人吗?就算找替身,我也不需要找你这样又笨又没情趣的小女生吧!我不至于到了饥不择食,随便抓个就吃掉的地步吧?嗯?”

  年与江的话句比句声音高,最后个“嗯”字明显带着极其不耐烦的语气,似乎是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个个吐出来的这些字。

  他掐着她下巴的两指手指冰凉没有丝温度,却越来越用力,百合使劲后仰着脑袋,呼吸有点不顺畅“是的,那请你高抬贵手,放了我这个又愚蠢又不懂情趣的女人无知女人吧!咳咳咳”

  掐吧,掐吧,你掐死我算了!

  总比现在这样又冷又痛地在这里受你折磨好!

  年与江松开了自己的手,平息了下自己的呼吸,声音再次变得低沉,“没有办法,我也纳闷我怎么就这么没追求地喜欢上你了,可是我背叛不了我的心,我只能切都随着心去做。我做这切,与任何人的存在都没有关系,与我的过去和未来也毫无关系。只是因为我爱你。”

  只是因为,我爱你。

  百合见他低着头副落寞的样子,明显愣,眼泪却忍不住扑簌扑簌滚落。

  年与江,你如果早点说这些话,我定会被你感动的,因为你所说的每句话都是我想对你说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知道跟你压根不是同船上的人,可就是无法说服自己无视你的引诱,更没有办法在身心沦陷之后,潇洒地说这只是场成年人之间的游戏而已。

  因为,这切也是因为我随了自己的心,随了自己那颗不知不觉就爱上了你的心。

  只是此刻,你这些话太廉价了!

  甚至让我觉得可笑,我甄百合是没见过大世面,没有大追求,但是我不知道这些跟爱情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跟着个自己爱的男人,彼此只要心意就行。我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会是你,我更没有想过我会再次被自己信任的男人欺骗。

  你醒醒吧!你爱的不过是个影子而已,我没有义务继续在你这个比太阳还灿烂的人的照射中做道你自己喜欢的影子。

  我要做的是我自己,对不起!

  “可是,我不爱你!”良久,百合终于平静地开了口。

  年与江身子僵,抬头眯起眸子不可置信地看向她,“你再说遍。”

  “我说百句都可以,因为你的那句我爱你真的太不值钱!我告诉你,我不爱你!我不爱你,我点都不爱你!满意了吗?”百合大声冲他吼道,声嘶力竭。

  可是眼泪,怎么努力也止不住。

  颗颗泪珠,行行热泪,从脸颊滑落,被海风吹,刺骨的疼。

  “你不爱我?你不爱我怎么会跟我在起这么久?”年与江强压抑住内心的愤怒,抬手再次捏住了她的脸,漆黑的眸子闪过道阴寒的光。

  “还看不出来吗?我就是因为失恋,寂寞,找个依靠而已。”百合目不转睛地回瞪着他。

  “找个依靠?那么多喜欢你的男人,你为什么不往上靠,非要靠我?嗯?张齐远对你不是虎视眈眈吗?还有你那个死心塌地的大学同学,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前男友还对你抱有幻想吧?嗯?”年与江靠近她,个字个字喷在她的脸上。

  百合此刻却点都不害怕了,心里似乎也没那么痛了。

  很好,他终于愤怒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您这个大领导不是不懂吧?再说了,比起他们,跟你在起,不是更有保障?您有权有势,不是更能满足我的虚荣心吗?”百合挑衅地看向他。

  “你刚才说了那么多,句个你不爱我都没有说,现在却说这么多,你以为我会中你的计吗?既然我这么有优势,那你怎么又跑了呢?”年与江愣了下,突然笑道,她说这么多,不就是想刺激他吗?

  “呵呵”百合出声冷笑了声,“没看出来,您这个大领导不仅自作多情,还这么笨。我跟你在起无非就是为了那么个领导夫人的头衔,可是呢,跟你在起实在是无趣极了。你不仅不敢公开我跟你的关系,还每天忙于你自己的工作,根本没想过带我出去玩。我思来想去,与其把青春浪费在每天等你候你服侍你上,不如找个愿意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我身上的男人。况且,我觉得我跟你之间,真的不止存在个代沟!这就是所有原因,你可满意?”手机请访问:

  163第163章波澜不惊

  年与江死死地盯着百合那张看着波澜不惊的脸,他好想看出她说谎时的紧张和慌乱。

  可是,她怎么可以把这么绝情的话说得如此云淡风轻如此理直气壮,好像是理所应当样?

  “你,说,谎。”许久,年与江才从牙缝里吐出这么几个似乎用掉了他浑身力气的字。

  百合还未开口,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站直身子,翻出了手机。

  是项明,呵呵,这电话来的可真及时。

  “项明。”百合也不避开年与江,当着他的面,笑着若无其事地接起了电话。

  “百合,你回去没?”

  此刻的项明,就坐在离百合不足五十米远的台阶上。他只能紧紧盯着那边发生的切,听不见让他着急,想到百合肯定会很冷,他更担心。

  “哦,我没事。你怎么还没睡呢?明天要上班呢,别熬夜了。”百合努力让自己笑得自然,也不去观察旁边那个快要被她的语气气得肺炸掉的男人。

  “百合,我就站在你离你不远的地方,我担心那个男人对你不利,你要是需要,我现在就过去带你走。”项明顿了顿,说出了实情。

  “啊?”百合扭头去看,黑漆漆片,根本看不到他,“你什么时候跟来的啊,也不跟我说下。这里温度太低了,你别冻感冒了,你先回去吧。”

  项明还没回话,年与江突然上前步,抢过她手里的手机,扬起胳膊,像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样,把手机扔向了大海。

  不知是他扔的太远,还是大海比他还要愤怒,手机扔进海里,点回声都没有。

  “你”百合正要发作,看着怒不可遏的年与江,反而平静了下来,“你就这么喜欢往大海里扔东西吗?不是丢烟头就是扔手机,你自己不愿要的东西,就往”

  百合的话还没说完,年与江上前揽住她的腰,再次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明显带着狠狠的惩罚和满腔的怒意,狠狠地。

  好你个女人!叭叭叭地说了那么多无情的话,还敢当着我的面关心别的男人,我咬掉你的舌头,我看你还敢不敢乱说话!

  项明听着手机突然传来的嘟嘟嘟的忙音,疑惑地向远处看去,却瞧见两个人贴在了起,而被压在栏杆上的百合明显是在努力挣扎。

  他再也看不下去,再也无法说服自己耐心等下去,腾得站起身,大步向小栈桥里面小跑着进去。

  年与江的吻气势汹汹,让百合半天才喘过口气,她再也不能容忍这个强势的永远只会欺负她的男人,边奋力挣扎,边寻找着“报复”他的机会。

  年与江心里的怒气还未发泄完,还没舍得去咬下百合的舌头,自己的舌尖却传来阵刺痛,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

  “嘶”年与江不得不放开她,喘着粗气怒吼道:“你咬我?”

  百合平复了下心情,待凌乱的呼吸慢慢稳定了,鄙夷地瞪他眼:“对待行为不检点行为,我真恨不得自己是跆拳道黑带!看在您以后还是我们领导的份上,我不妨好心告诉您,不要小看你身边看似很乖的女人,说不定哪天就会像我现在这样,猝不及防咬你口,疼死你!”

  百合刚说完,就看到了向自己这边走来的个人影,定了定睛,她惊喜地喊道:“项明,我在这里。”

  年与江冷笑着咬了咬牙,却并没有转身去看。

  项明看了眼把衣服直挂在胳膊上的年与江,笑道:“这么冷的天,这位先生火气可真够大的啊!”

  说着,脱下自己的羽绒服不由分说地给百合披了上去,百合说不需要,他却嗔怪地说:“你爸妈知道你今天跟我出来的,你要是冻坏了,我以后可不敢见你爸妈了!”

  百合的余光明显地看见年与江的手在慢慢握成拳头,连忙拉着项明走远了两步:“这里太冷了,你送我回单位吧。”

  “好,走吧。”项明说着,揽着百合的肩膀,徐徐向路边的车子走去。

  走了两步,百合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项明的衣服让她感觉很暖和,可是心里为何却还是片撕心裂肺的疼呢?

  她停下脚步,抹了抹眼泪,转身对依然站在那里动不动的年与江说:“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说出来我感觉很畅快,也希望你能明白。你放心,我不会恨你的,所以你不需要因为自责想再去挽回点什么。希望,您保重,再见。”

  “这个小子,就这么值得你委曲求全?”年与江终于开了腔,声音却极轻,抬眸不屑地看了眼项明。

  百合正要回答,项明拉过她的胳膊,笑着对年与江说:“这位先生,百合把话已经说得那么明白了,死缠烂打可不是什么光明的作风哦!”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年与江突然冷笑出声。

  “就凭我是百合信任的人,总比你这个她不喜欢你却纠缠她不放的人有资格吧?”

  “呵呵”年与江笑了笑,“是吗?”

  话音刚落,他忽然上前步,照着项明的脸狠狠地给了拳,“我没资格,可是很遗憾,我的拳头说他有资格。”

  “你疯了吧,项明,你没事吧!”百合吓了跳,连忙挡在两人中间,对年与江生气地吼了声,慌张地看向项明。

  “我没事!百合,你什么时候怎么认识了个这么没素质的男人,被女人甩了就乱发脾气。”项明抹了抹嘴角的血迹,鄙夷地看了眼年与江,笑着对百合说。

  “别说了,我们走吧。”百合以为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是他怎么还是这么无礼,这么霸道,对她的朋友就敢大打出手。

  “甄百合!”年与江突然在身后大声喊住她。

  百合掏出纸巾给项明擦了擦血迹,关心地问:“没事吧,要不去医院看看。”

  “甄百合!”年与江带着震怒的声音再次传来。

  百合皱了皱眉,不说话,也不去转身看他。

  “我刚才说的那些句句属实,我也可以完全把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当做你生气的胡言乱语。我最后问你句:你是愿意跟我走,还是跟这个小子走?”年与江的声音听起来极其受伤,但是却充满期待。

  项明从百合手里拿过纸巾,温和地对她笑了笑:“我没事了,我们走吧。”手机请访问:

  164第164章冲动回

  百合站在原地,咬着唇,第次感觉到了年与江把自己逼到了悬崖边上。

  她承认,她刚才说的那些混蛋话确实是为了气他而已,说起来是讽刺自己,不过是往他的心上插针而已。

  她似乎成功了,可为什么感觉到那些针根根深深地扎在了自己的心上呢,疼得让她没有办法再去思考,更没有力气再冲动回。

  年与江,你非要逼我吗?

  “项明,我们走吧。”百合喘了口气,大步向外面走去。

  项明回头看了眼年与江,虽然个晚上都没看到他的相貌,但从他站在夜色里这依然迫人的气势来看,这个人真的点都不简单。

  况且,能让百合如此伤心,难道百合直拒绝自己就是因为喜欢他?

  这个问题好像显而易见!

  项明自嘲地勾了勾唇,大跨几步跟上了百合的步伐。

  年与江没有抬头去看那会让他恨不得上去撕碎的双人背影,他转身慢慢地走到了栏杆边,望着海面上那层层翻滚而来的白色浪花。

  突然,他猛地抬手,狠狠地将自己的外套摔到了地上。

  好,很好!

  他以为她会很难过,很伤心,哪怕赌气不理自己,或者委屈地哭也好,她都没有!

  可是,她居然会说出那些让他抓狂的话来。

  甄百合啊甄百合,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吗?既然你觉得这样很好玩,那好,我就成全你!

  路走到项明的车里,百合句话不说,她只觉得眼睛好疼好疼,疼得她已经不敢再任由眼泪肆无忌惮地流下来。

  项明将暖气开到了最大,却迟迟没有开动车子,也没有开口问百合句话,只是静静地陪着她,听着空调的出气孔呼呼地出着暖气。

  足足吹了十几分钟,百合才感觉到了血液里似乎有了温度,思绪也慢慢回笼了过来。

  “项明,谢谢你!你冻坏了吧!”百合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还穿着项明的大羽绒服,连忙脱下来递给他,不好意思地说:“我没有想到你会跟过来。”

  “跟我还这么客气!事情解决完了,那,我现在送你回你们研究院。”项明咧嘴笑,发动了车子。

  “好的。”

  坐在后面的百合闭上眼,抱紧双臂让自己紧紧地靠进了座位里,心却无法抑制地揪痛。

  到了公寓楼下,项明句话也没多说,下车对百合说:“快上去洗个热水澡睡觉,免得感冒。”

  “嗯,你回去的路上慢点,晚安。”百合讷讷地点点头,转身上了楼。

  项明直看着百合进了公寓,才发动车子离开了研究院。

  百合没想到江雨霏已经回到了市,看见寝室门开着,开始有点诧异。后来想,年与江都出现在这里了,江雨霏回来也不稀奇了。

  听见推门的声音,正在电脑跟前的江雨霏触电般站起来,探头见果然是百合,连忙笑嘻嘻迎了上去:“回来了。”

  “你也回来了!”百合努力扬起抹笑。

  “喂,你还好意思说,把我扔在宾馆就不管我了!害我还以为你被打劫了呢,打你手机也不通。”江雨霏看着百合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恶人先告状。

  “我手机丢了,我先去洗澡。”百合无力地扔下包,脱掉外套,直接进了浴室。

  “难道老年同志没搞定她?怎么脸色这么难看,眼睛都肿了?”江雨霏蹙着眉嘀咕着,趁百合洗澡的时间来到阳台上拨通了年与江的电话。

  “老爹,你在哪?你睡没?干嘛呢?”

  “马上就睡,在宾馆。”年与江的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起来,通过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格外的低。

  江雨霏脸上的纳闷更浓,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问:“你,晚上没出去?没见到百合?”

  “没有!不需要见!你在这好好上班,想回去了提前跟我说,我在那边给你安排个位置。”

  江雨霏听着年与江极其平静又难得温柔的声音,有点恍惚,拿开手机屏幕看了又看,这就是老年的电话啊,虽然声音有点诡异。

  “哦,那那你明天路顺风哦。”看来他老人家没搞定百合,江雨霏不敢多问,识趣地挂了电话。

  “阿—嚏!”挂了电话,年与江华丽丽地打了个喷嚏,狭长的眸子盯着手机电话薄上百合的名字,良久都没有动下。

  突然,他快速滑动屏幕,把百合的所有信息都从手机里删除了。

  端起旁边的酒杯,大杯红酒饮而尽!

  花洒里滚烫的热水不断地喷在百合的脸上,她闭上眼,却明显地感觉到眼泪和着热水滚了下来。

  心里好堵,好堵。

  回来这段时间,虽然没接他的电话,但是每个夜里的梦里,挥之不去的都是他的影子。她甚至怀疑过自己,明明只是个认识不到半年的男人,怎么会在自己心里种下这么深的影响。

  她不想承认自己真的爱他,可是根本由不得她,但凡思绪有点点闲暇,他的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