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主席会来参加我们的宴会,他提出要求,让我们办公室的人都去参加。”王主席笑着对百合说:“丁主席还特意提到了你,说你在那边干的很好,他还直没机会对你表示感谢。”

  众人都有点犹豫,那种跟领导吃饭的场合,他们没几个愿意参加的,何况是在这样个节日里。

  “好了,都要去!我可是答应了领导的!晚上7点,正式开始!都别迟到!”王主席笑呵呵扔下句话,转身走了。

  “怎么办,尹姐,我不想去!”想起那个丁主席,可是年与江的好朋友百合犹豫不决地看向小尹。

  “不去也得去,领导发话了,敢不去吗?走吧,走个过场,能溜早点溜掉就行!”小尹也脸不愿意,但是又无奈地耸耸肩。

  “走吧,收拾收拾发型,见领导咯!”其他几个人也心不甘情不愿地出了办公室。

  百合路过王主席办公室的时候,咬了咬唇问道:“主席,局里面来了很多领导吗?我们不用准备什么吧?第次参加这样的宴会,有点紧张。”

  “是的,丁主席也是凑巧路过,上面就派他来参加我们的庆功宴了,就他个人。不用准备什么,我们坐底下该吃吃该喝喝,领导敬酒的时候我们应付下就行了,这没什么紧张的!”王主席和蔼地笑着安慰百合。

  “好的,那我先回寝室换件衣服,晚上见。”百合心里不由地吐了口气。

  还好,只有丁诺个需要应付的!

  到了参加晚宴的时间,百合和小尹进了大厅才知道,原来这么个普通的职工食堂也可以布置得这么喜庆,大红灯笼,张灯结彩,院里的副科级以上的领导们都是正装现身,衣香鬓影,还有绚美的舞台,看来今晚还有节目看了。

  宴会给工会安排了个桌子,坐落在宴会厅第排的最右侧,百合和小尹又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去。

  宴会正式开始之前,王主席和院工会主席以及几个工作人员簇拥着丁诺向工会的桌子走来,小尹连忙招呼大家站起来迎接局领导。

  百合看着丁诺的眼神似有若无地飘向自己这边,轻轻呼出口气,微微颔首笑着跟他打招呼:“丁主席好。”

  “个多月不见,小甄,别来无恙啊!”丁诺伸出手脸温和的笑。

  “欢迎主席。”百合伸出手跟丁诺握了握手,淡淡地笑道。

  丁诺也没跟百合说太多话,跟大家逐认识之后,就坐在了工会的这桌。

  热闹的开场节目之后,院长上台致词,对全院干部职工年来的付出表示感谢,祝愿新的年研究院的业绩更上个台阶。

  院长致词之后,节目和菜品开始陆续上演上桌,院领导端着酒杯向每个桌子开始敬酒。

  因为有局工会副主席在这边坐着,院领导就先从工会这桌开始敬酒。

  百合“痛苦”地喝着小尹悄悄帮自己倒在杯子里的凉水,看着领导们终于离开了这桌,庆幸地冲小尹吐了吐舌头。

  院领导的敬酒队伍刚离开,丁诺笑呵呵地发了话:“难得跟大家起吃顿饭,你们领导走了,我们工会内部的人起好好喝几杯!不过开始喝之前呢,小甄,你是不是应该把你杯子里的酒换杯呢?”

  “啊?”百合没料到丁诺会突然来这么句,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丁主席,我酒量不行,喝点点就醉!”

  丁诺站起来,亲自拿起酒瓶笑着向百合走过来:“女同志天生三分酒量,无酒不成席,大家都满上!”

  同桌的院工会副主席王力梅看领导有这雅兴,那当然不敢推辞,站起来率先给自己的杯子里添满了白酒,“大家主动点哈,难得丁主席千载难逢跟我们起过个新年,今晚可定要陪好我们主席!”

  桌人都站起来相互斟满了酒,百合的杯子早就被丁诺拿去倒掉了里面的农夫山泉,倒了满满杯白酒满意地递给了她。手机请访问:

  174第174章逃不掉

  百合看看也同样不得不把杯子里的水换成货真价实的酒的小尹,两个人悄悄撇撇嘴,看来今晚是逃不掉了。

  丁诺笑眯眯地端着酒,示意大家都坐下,不用这么客气,毕竟这里不是包间,还有其他那么多同事在,不好太高调。

  “王主席呀,我可听说我们这边喝酒规矩,既然大家让我坐在了主位上,那是不是应该给我找个副陪坐对面啊?你们工会这么多人,八九口呢,谁酒力最好?”丁诺看向王力梅。

  大家都起哄,说王主席的酒量最好。

  再说,这样的场合,天经地义应该王主席坐副陪。

  “那可不行,今儿是我们丁主席定规矩,我年纪大了,怎么敢跟这几个年轻人拼酒。”王力梅连连摆手,请示的眼神对丁诺说:“主席您定吧,我们工会的人今晚都高兴,不醉不归。”

  “这样啊!我看看!”丁诺扫了圈,视线看向百合的时候精明的眸子里划过丝狡黠,“在座的就小甄在我们局工会工作过,也算是我们局工会出来的。那今晚,就小甄陪我起敬各位吧!”

  “好啊,应该的。”众人都符合地拍手叫好,王力梅连忙让他们换位置,让百合坐在丁诺的正对面,作为今晚的副陪。

  “可是,可是我酒量真的很差。”百合站起来,为难地端起杯子:“丁主席,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局工会的时候滴酒不沾,今晚要是把这杯子喝下去,我真的要从今年睡到明年了。”

  “没事!咱今晚不喝多,你要觉得你多了你就说声,咱尽兴就好!”丁诺格外开恩地说。

  “我要喝多了,你可要送我回去哦!”百合皱眉坐下来,悄悄对尹姐说。

  她的那点酒量,喝杯多红酒就会失去意识,不睡整夜不会醒来。这要是喝杯白酒百合突然怀疑大厅里的暖气是不是坏了,怎么背上凉飕飕的。

  丁诺看着低头将所有无奈都写在脸上的百合,心里轻咳声:小甄啊,真不好意思了,你要是不醉,年老大永远副别人欠他两百万的冷脸。为了所有他的下属们有好日子过,就辛苦你了。

  “王主席,你们这边的喝酒规矩好像是,我先应该敬大家三口是吧!”丁诺端起酒杯问王力梅。

  “是的,然后您和副陪交换下,再又副陪敬大家三口之后,再自由行动。”王力梅连忙点点头。

  “那行,大过节的,我也不为难大家。这杯最多就二两多吧”丁诺看了看手里的杯子,“那我们就三口喝完!你第口可以喝多,也可以少喝,只要三口喝完就行!怎么样?”

  百合睁大了眼睛,什么?三口就杯?那那后面还得多少?

  满桌的人不管酒量好的还是不好的,谁敢有不同意见,个个都笑着连连点头说好,端起了杯子等待丁诺发话。

  丁诺刚端起杯子,研究院的院办秘书走过来,恭敬地在他耳边说了句话,丁诺放下酒杯,看到他们七八个院领导都急急地走了出去。

  他不是不来么?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丁诺纳闷地皱了皱眉,对秘书说:“没事,你们院领导去迎接就行了,我今晚只是个参加者,就不入领导席了。”

  院办的秘书领命就离开了,丁诺端起酒杯继续道:“大家今晚放开喝!你们院领导都去陪年书记了,不会来打扰我们了。”

  “哟,大领导来了。”桌人都有点惊喜。

  百合握着酒杯的手冷不防微微颤,倒得满满的酒洒了点出来,杯子差点倒下去。她连忙放下杯子,低头掩饰住了脸上的意外和不受控制的慌乱。

  倒霉,他怎么来了?不会到宴会上来吧?

  “好了,第口,恭喜我们研究院圆满完成了全年的生产科研任务,也为我们新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们在机关领的薪水有很大部分都是你们研究院职工的汗水,谢谢大家!”丁诺的酒杯跟大家逐碰过,仰头喝了大口。

  众人看着领导口下了几乎半,都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上了进度,有两个女同志为了少留点,不得不悄悄喝了两口才放下杯子。

  百合不是没见过这样把白酒当白开水喝的场面,可是以前都是她看着他们喝,自己从来不参与的。眼下这情况,她真是骑虎难下

  扫了眼周围的同事,真没看出来啊,个个竟然都喝了很大口,这些家伙平时掩藏的可真好啊!

  算了,早死晚死都得死,与其扭扭捏捏拖延时间不如早点喝醉让他们把自己送走,免得不小心遇见那个她更不愿意看见的人。

  百合咬了咬牙,闭上眼的同时憋了口气,尽力不让自己闻到那令人作呕的酒味,仰头,拼命地喝了大口。

  酒很凉,但滑过喉咙的时候却像留下了火种,火辣辣的,从喉间直燃烧到胃里,引起胃里阵翻涌。

  百合连忙端起旁边的果粒橙,喝了两口,才勉强咽下了快要被自己吐出来的酒。

  呃发明酒的人是不是自虐狂啊?怎么会造出这么变态的东西来,还竟然有那么多变态们前仆后继地跟上来争先恐后地喝个不停!

  “没事吧!你还真点都喝不了啊!”小尹看见百合艰难的样子,抚了抚她的背,小声问道。

  “还好。”百合摆摆手,悄悄擦了擦被酒精逼出来的眼泪,跟众人起拿起了筷子。

  丁诺看着百合系列的喝酒动作,心里嘀咕了下:看来这丫头真的没怎么喝过酒,这下省了很多力气了!

  第二口酒还未开始,舞台上的音乐停止了播放,音响里传来院党委书记吴德义激动的声音:“同志们,今天我们的运气很好,在北京参加完集团公司工作总结大会的局党委书记年书记听说我们今晚有庆功宴,特地转过来慰问大家。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年书记做指示。”

  听说大领导来了,底下的人全部站起来鼓掌,将视线转向舞台上。

  什么?他他真来了?手机请访问:

  175第175章他来了

  百合看着吴德义兴奋地拍着两只手,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僵僵地坐在了椅子上,直到旁边的小尹拉了她起来:“你干嘛呢,又思想出轨了?快起来鼓掌!年书记来了!”

  “哦”百合讷讷地站起来,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想躲在尹姐的身后,企盼着上面的人千万别看到自己。

  丁诺边鼓掌边转身看了眼魂不守舍的百合,嘴角不由地勾起,扭过头如无其事地继续鼓掌。

  在众位院领导的簇拥下,身正装外套了件黑色呢质风衣的年与江款款来到舞台中央,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来。

  百合低下头,不去看上面,可是不争气的心又开始狂乱地跳动起来。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此刻她又开始觉得厅里的温度越来越高,否则怎么会脸上这么烫呢?

  年轻帅气的年与江站在堆四五十岁的处级干部中间,显得格外的精神抖擞,脸上那温文儒雅的笑,更是让底下的人很享受。

  他以君王般的气势扫了圈参加宴会的人,笑着对麦克风开了口:“同志们,我今天路过我们研究院,刚好遇上了我们年次的庆功宴。刚才来的路上,聂院长跟我汇报了下我们研究院今年的成绩和成果,我感到很欣慰,也为大家感到骄傲,更要替所有新都的职工向我们研究院的所有干部职工表示恭喜和感谢。同时,也希望大家再接再厉,在新的年里为新都做出更大更新的贡献!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年与江简短的席话又引来底下潮水般的掌声,百合听着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磁性声音通过电波传到自己耳朵的时候,他感觉那每个字都直接砸到了自己的心脏上,连续的撞击让她不仅心跳更快,而且开始隐隐作痛。

  她真恨不得现在立刻有个地缝,让自己赶紧离开这个场合,尽管尽管她直都没敢抬头去看他眼。

  年与江在台上自然早就看到了百合,他跟丁诺起在北京开会的时候,研究院向他请示今年的庆功会看有没有局领导来参加。年与江当时派了丁诺来出席,没想过自己也会来掺和下。但是他跟丁诺起来到了市,他只说自己有私事要办,就让丁诺自己来了研究院。

  可是,下午见到江雨霏之后,那丫头居然每句都离不开百合,还旁敲侧击地说百合今晚被领导拉去陪酒了。

  年与江气不打出来,扔下江雨霏,自己来了研究院。

  他上台,很快就扫到了角落里那个小女人。研究院里副科级以上的女干部本来就不多,要找到她并不难,更何况跟她坐同桌的丁诺还故意悄悄向自己招了招手。

  只是,那丫头从头到尾连头都没抬下!

  就这么不想看见他?

  年与江下了台之后,由院领导陪同着又来到台下,跟每桌的干部敬酒。百合瞧那阵势,脑子嗡的更响了,这下完蛋了躲也躲不过了,怎么办。

  “王主席,我有点不舒服,我能不能先回去。”百合走到王力梅面前,小声地问道。

  “哟,才喝了口怎么就满脸通红?”王力梅看着百合突然变得绯红异常的脸,略微感到惊讶。

  丁诺看这百合明显是想当逃兵,连忙端起杯子:“领导敬他们的,我们喝我们的,来来来,副陪,我们这喝第二口。”

  王力梅看丁诺兴致极高,悄悄跟百合商量:“先把这三口喝了吧,这会走怕领导不高兴,你看丁主席还特意让你当了副陪。这三口完了之后,我给他说下,先送你回去。”

  百合瞧着王力梅副不愿得罪领导的样子,也不敢拂她的面子,只好咬了咬唇,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第二口酒喝下去之后,百合看着大家都是副安然无恙的样子,咬了咬牙,仰头,喝掉了杯中酒的半。

  可是杯子还没放下,她突然捂着嘴扭过了身子,但是当她余光扫到旁边那桌领导们正在敬酒的时候,又闭眼咽下了口里的酒不能在这里出糗,否则更容易被发现。

  想到这里,百合缓和了下,转过身喝了口饮料,脸上又似乎恢复了正常。

  王力梅忙吩咐小尹给百合盛了碗热汤,百合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不让胃里的酒这么早就闹腾,大口大口喝掉了碗里的汤,只希望这汤真能解酒。

  “看吧,我说女同志天生三分酒量吧!我当年第次喝酒的时候,可是沾了口啤酒就吐了个稀里哗啦。看小甄这样子,酒量定不差!”丁诺吃了口菜,笑呵呵地看着百合说,又引来大家的致赞同。

  “我真喝不了!今天是舍命陪主席您了!”百合抬头为难地看向丁诺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头这会开始有点飘忽了大口喝下去的时候,感觉好像还能接受,可是这会,酒劲这么就上来了吗?

  要不,她怎么看丁诺脸上的笑那么诡异呢?

  不行,要尽快喝完剩下的,早点逃离这个鬼地方。

  跟着研究院的领导来到下面敬酒,虽然年与江杯中被院领导体贴地只倒了点红酒,每桌只需要抿口意思下即可,但当年与江看到百合端着白酒杯子口喝了那么多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喝多了,怎么有种气血往脑袋上冲的感觉

  再看看丁诺,笑得没安好心!

  年与江咬了咬牙,笑着在吴德义的带领下来到了工会这桌。

  百合不得不硬着头皮跟大家起站起来,却下意识地把视线定格在年与江旁边的位处长手里的酒杯上,不去看年与江,他跟大家说了些什么,她似乎也没听到,只觉得腿有点发软,脑子里嗡嗡嗡直响。

  直到朦胧地看着大家都举杯饮下的时候,她拿起酒杯正要喝,小尹撞了撞她的胳膊,“你干嘛?年书记说让我们女同志都喝饮料呢,你怎么还喝酒。”

  小尹说着,连忙快速帮百合换掉了手里的酒,百合讷讷地接过来正要喝,丁诺说:“年书记是体贴不能喝的女同志,我们小甄酒量好,当然要用酒来表示诚意了!再说嘛,小甄不是给年书记当过助理吗,更不能用饮料了!是吧?小甄?”手机请访问:

  176第176章我敬你

  百合晕乎乎地看向丁诺,恍惚间觉得他笑着的脸越来越扭曲,慢慢地好像变成了头狐狸,正挑衅地看着自己:“喝呀,你倒是喝呀!”

  年与江看着百合已经明显醉了的样子,站在那里似乎都摇摇欲坠,瞪了眼丁诺,丁诺却只回他个嘿嘿的笑,又回头招呼其他人了。

  百合咬咬牙,放下饮料,端起剩下的酒刚送到嘴边,停了下来,笑着看向年与江:“年书记,我敬您。”

  四目相触的瞬间,在看到年与江那双深邃的桃花眸依然带着温柔却似乎又带着怒意看向自己的时候,百合的眼圈不受控制地红了,她仰起头硬生生忍住了眼看就要滑落的泪,口喝掉了剩下的酒。

  “果然好酒量!”几个院领导在年与江身后说道。

  “没看出来,你酒量还不错!你们继续吧,我们去后面几桌看看。”年与江笑吟吟地对着众人说了句,跟着行院领导离开了酒桌。

  百合坐下来的时候,使劲地摇了摇头,尽量想让自己清醒点,可是看着桌上那些菜全都从份变成了两份,又从两份变成份的时候,仅剩的点理智提醒着她:妞,你醉了。

  醉?

  原来醉就是这种感觉?

  虽然头有点晕乎乎的,但是好像心里很开心,没有刚才那种堵那种压抑,也没有看到他那眼时候的痛了!

  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买醉,原来醉了真的可以不让自己那么痛了!百合不由地咧嘴笑了笑,拿起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