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五颜六色的颜色,皱了皱眉。“风马蚤说明你还年轻,我可不想带老古板回家。”百合推着他进了试衣间。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百合觉得到了年与江这里,完全就成了衣装靠人鞍靠马了!

  瞧他脱掉了正经八百的西装革履,居然也能把小年轻穿的休闲装穿成了国际大范,简直比旁边的模特还合身。

  更要命的是,这衣服让年与江显得年轻了至少七八岁,百合觉得自己跟他站起的话,自己都要吃亏了

  “好久没穿这种衣服,太不适应!”年与江不满地瞅了瞅百合。

  旁边早就开始流口水的售货员花痴地盯了年与江半天,上前谄媚地说:“哎呀,先生您穿上这件太合适了,阳光帅气,简直都可以当我们的模特了!”

  百合忍住笑,看了看年与江的裤子,皱了皱眉:“给他换条仔裤吧!再找双休闲鞋!”

  年与江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丫头葫芦里卖得什么药,非要把自己打扮成毛头小子才满意?

  服务员热情地去拿裤子和鞋,另外个服务员上前说:“我们这款羽绒服是情侣款啊,小姐您要不要试试看。”

  “我不要,谢谢。”

  百合刚摆手,年与江抢过话头:“要,快给她也拿件样的!”说完,威胁地看着百合:“你不要我也不要了!”

  什么?让她和他穿情侣装回家去见爸妈哥嫂?

  这这不是她甄百合的风格啊,再说都多大年纪了,还学人家90后,穿什么情侣装!

  才不要!

  “你不要,我就脱了!也不买了,就这样去小城故事!”年与江见百合犹豫不决,作势要将衣服脱下来。

  “好吧好吧!我上辈子欠你的了!我也来件吧!”百合觉得自己除了妥协,在他面前根本没有第二条路选。

  从服装部下来,路上,两个人引来了来来往往不少的目光。

  百合真后悔时心软答应了这家伙,这样太高调了点,而再看看他,副淡漠的样子,好像点都没看见那些艳羡的目光。

  过百合觉得,那些目光怎么会让她突然生出了种虚荣的满足感呢?

  要不得,要不得!

  千万不要被这家伙温文儒雅的表面给诱惑蒙骗了,百合真恨不得给他背后贴纸条:我是狼,我很腹黑!手机请访问:

  185第186章不许多说

  商场楼,在百合的强烈制止下,年与江只好“随便”提了四五件这个白金液那个黄金酒的塞进车里,同百合起向酒店开去。

  “对了,见到我爸妈你可千万别说你是我们领导,就说是同事同事哈。”

  “他们要问你的岗位的话,你就说跟我差不多。”

  “我爸妈要是问你打算什么娶我的话,你就说看我你可千万别乱说话。”

  “还有,你最少少说话,我家里人都很老实的”

  路上,百合跟个唐僧似的,不放心地嘱咐年与江这个,嘱咐那个,生怕自己突然带回去的男友的身份吓坏了父母

  以后的话,再跟他们慢慢解释吧,总比这样突然袭击好

  “行,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就是吃顿饭么?你好像比我这个要第次见岳父岳母的人还紧张!”年与江爽快地答应了百合。

  快到预约好的酒店的时候,百合再提醒年与江快停车,走过去走过去,年与江却以没有停车位为由路开到了小城故事的门口。

  “你,你说话不算数!”百合下车,忙看了看酒店门口,还好爸妈他们在楼上包间,应该没看到这么个招摇的破车!

  “你也看到了,确实没有停车位!大过节的,再说还有那么多的积雪,哪找停车位?你傻阿,呆会吃完饭下来就说我们不是开车来的,等他们离开之后,我们再返回来取车不就行了!”年与江下了车,在百合脑门上敲了记。

  “哦好像也是个办法!”百合觉得自己跟他在起,连智商都直线下降了。

  直到包间门口,百合还在提醒年与江要少说话多吃菜,吃完就走,年与江连连点头,让她放心。

  百合深呼吸口,推开门进去,家四口人果然已经到了,见到百合和年与江进去,全都站起了身,客气地笑着。

  百合指着年与江正要介绍,年与江温和地笑了笑,欠了欠身子:“叔叔阿姨你们好,我叫年与江。”

  说完,礼貌地向甄老爷子伸出手,握完之后,又向甄百扬伸出手:“你好,你是百合的哥哥吧,老听她提起你。”随后,又对徐慧灿烂笑:“你好,年与江。”

  家四口从第眼看见年与江的时候,俱是睁大了眼睛,表情上有诧异,有疑惑,也有震惊和不相信。

  百合则恼羞却没成怒,只是嗔怪地拽了拽他的袖子:“我还没给你介绍呢,你怎么就知道这是我爸妈那是我哥哥嫂子啊?”

  “呵呵,你不是早就给我看过照片了吗?”年与江宠爱地看着百合,笑得幸福极了。

  百合咬牙,谁给你看过照片了?

  还,还就看过了?

  好像我跟你很熟样

  “快坐快坐,坐下来说话。”甄母满脸喜悦,在短暂的微怔之后忙招呼大家坐下。

  直在旁边做了个思考状的老爷子这个时候突然拍脑门:“年与江?你就是那个前段时间才当上你们新都集团市分公司局党委书记的年与江?”

  老爷子句话,让老太太和甄百扬也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只有徐慧悄悄笑着给百合递了个眼色,好像在说:“你们终于和好了?”

  “哦,原来叔叔对我们单位也挺熟悉!”年与江谦虚地笑着,坐了下来。

  只有百合个人站在旁傻了眼!

  嘱咐来嘱咐去,倒忘记了老爹听说过“年与江”这个名字这件事了!

  百合懊恼得真想咬掉舌头,只好讪讪地冲大家笑笑坐在了旁边。

  甄母看了眼自己的儿子,疑惑地问:“这是真的?”

  甄百扬看了眼坐立不安的百合,笑着对百合说:“百合,你也不好好跟我们介绍介绍这位妹夫。”

  百合看了眼满脸疑惑的老爹,干干地笑了笑说:“哎呀,有什么好介绍的,他也是我们单位的,当了个小领导而已!”

  “小领导?”甄父皱了皱眉,看向年与江:“年书记,你这是”

  “叔叔,你别跟我这么见外,我在单位就混了个职位而已,不代表什么,您就叫我与江吧,您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年与江谦逊地对甄父说,说完,温柔地看了眼百合。

  百合有点招架不住了!

  这明明应该在她的掌控之下的饭局,怎么能开始就让年与江这个家伙给占了上风了呢?

  “我就想知道,你跟我女儿,是在谈朋友?”甄父自然不相信眼前这幕,可是明明两个人又穿着情侣装出席,就算自己的女儿找个假的男朋友来敷衍家人,也不可能请的动这么大的领导吧!

  要么就是,这个傻闺女,被他们领导给骗了?

  “叔叔,阿姨,还有哥哥嫂子,”年与江抓起百合的手,诚恳地笑着对大家说:“我跟百合是真心相爱的,我们在起已经快半年时间了。今天才来看望你们,是我的不对。但是我在这里向你们保证,我对百合绝对是真心的。我这次来,就是要请示你们,我想把百合带回分公司总部去,我们在那边张罗张罗结婚的事,等切安排妥了,再由你们定婚期。”

  “什么?”

  不仅是家人,百合也不敢相信地看向他:“我什么时候说嫁给你了?你”

  “你昨晚不是已经答应了吗?在叔叔阿姨面前害羞了吗?”年与江旁若无人地点了点百合的鼻尖,让她更加羞涩了,只能低下头再也不想说句话,心里恨得想脚踹死这个厚脸皮的男人。

  家人我看看你,你看看我,面面相觑,脸上除了意外,大多是不太相信。

  徐慧也看出了老人家脸上的疑虑,笑着开了口:“爸,妈,我相信年先生说的都是真心话。百合跟他确实已经交往很久了,因为咱家百合说还在试探他,所以不让我告诉你们。今天既然她把他带来给家人看了,那肯定就是考验合格了,你们放心吧!再说,年先生这么大的领导,看着也不像做事冲动的人,是吧,百合?”

  徐慧冲百合挑了挑眉,百合讷讷地点头,又忙娇羞地对父母说:“爸,妈,他不敢欺负我的!”

  “呵呵,谁说他欺负你了,爸妈是担心你欺负他!”甄百扬爽朗地笑道,吩咐服务员上菜:“我们边吃边说吧!”

  “哼!”百合俏皮地冲哥哥皱了皱鼻子。手机请访问:

  186第187章威胁

  吃饭的时候,甄父很是欣慰地问了很多年与江关于工作上的事,年与江只是简单地回答,并没有夸夸其谈,反而很快把话题的重点转换到了百合身上,说她的性子太倔,不知道以前是不是这样。

  提到这点,甄母立刻来了兴趣,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百合小时后的糗事,引得年与江哈哈大笑,百合气得在桌底下不停地踩他的脚。

  顿饭吃得其乐融融,老两口对年与江这个未来的女婿虽然还存在不少疑问,但瞧着他在饭桌上对百合的百般照顾千般体贴万般宠爱,也就放宽了心。

  再加上年与江这家伙从头到尾副彬彬有礼温文儒雅的样子,老两口心里简直满意极了。

  饭局结束,意犹未尽的甄父盛情邀请年与江去家里坐坐,百合想到再聊下去这家伙不知道还要说出什么话来,最好还是别去为好。她只好谎称还要回去加班就让家人先回去,有时间再带他回家。

  待甄百扬准备下楼结账的时候,才发现年与江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买了单,而且还准备了堆礼品让甄百扬放到他的别克君威上。

  “那叔叔阿姨,如果你们没有意见,我就想办法让人把百合的干部关系开到局机关了,她过去之后我也好照顾她。我不在这边,很不放心她。”年与江诚恳地向甄父甄母做请示,末了,还故意十分温柔地看向百合。

  切?你想把谁的关系调到哪,还需要想办法吗?

  真虚伪!

  百合白他眼,心里忿忿地腹诽道。

  “没问题,只要不影响你的工作,只要百合愿意,去那边就去那边吧,以后经常回来看望看望我们老人家就好。”甄父爽快地答应了。

  “爸,你也不怕他把我给卖了!”百合撒娇地摇着老爸的胳膊。

  “你呀,要是跟了个无名小卒我还真担心呢!不过,与江那么大头衔在那摆着呢,怎么可能把你说卖就卖掉呢!哈哈,是吧,她妈?”老头子笑着询问老婆的意见。

  甄母走过来宠爱地拉着百合的手说:“走之前定要回家趟,妈妈还有事跟你交待!”

  甄母的话刚落,甄百扬拍了拍百合的肩膀:“好了,妹妹,不管在哪,不管是谁,只要敢欺负你,告诉哥,哥定飞过去帮你!”

  什么?

  这意思就是全家人都同意让年与江光明正大把自己拐带走了?

  百合无语地看着俱是呵呵笑着副完全放心年与江的家人,真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群人在酒店门口说笑着告别,百合搀着年与江的胳膊松了口气,正要笑嘻嘻地冲家人挥手告别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下年与江的后背。

  年与江回过头看到那个人,先是意外地愣,随即不悦的皱了皱眉:“你怎么会在这?”

  “哟,年大书记,这是干嘛呢?自己亲妈都不管不顾了,在这陪老丈人过节呢?”来人虽然长得高大不难看,但脸上的表情却相当流里流气,瞅了眼挂在年与江胳膊上的百合,不屑地说:“这位就是你的新欢?”

  句话让百合及还未离开的家人全都愣住了。

  年与江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微微眯了眯眸子,眸光凛,狠厉地盯着来人,咬着牙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见的声音说:“你要再跟乱说句话,我让你永远消失!”

  那男人被年与江的表情惊得明显愣,随即耸了耸肩痞笑道:“你威胁我?”

  “不信你试试!”年与江字顿。

  百合和家人都好奇地看向他们两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站在原地也决定不了是走还是不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开口问句。

  那男人突然哈哈笑着拍了拍年与江的肩膀:“兄弟,有个生意现在想跟你谈谈,那我进去等你!你先忙!”

  说完,那人斜眼看了眼百合,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邪笑,转身又进了酒店。

  “这人是谁啊?怎么说话很不友好?”百合不无担心地看向年与江。

  年与江转过身来抱歉地冲甄家家人笑了笑,“个熟人,开了句玩笑,你们不要介意。”

  说完,他双手搭在百合的肩上,低头温柔地看着她:“你先跟叔叔阿姨回去收拾下行李,我们可能明天就回分公司。我这边处理点事情,晚点过去接你。听话。”

  言落,年与江旁若无人地在百合的唇边留下个蜻蜓点水的吻,百合躲闪不及,脸臊得瞬间红透。家人看着这幕,俱是假装没看见地扭过头去。

  “你没事吧?”百合很少见到年与江这样严肃的表情,猜到了里面那个人来者不善,还是不放心地抬眸问他。

  “傻妞,先回家去吧,我呆会就去接你!”年与江宠溺地拍了拍百合的头,转身对甄家人说:“那我就不送叔叔阿姨了,我这边处理点事情再过去接百合。”

  看着百合和父母都上了车,年与江又过去友好地拍了拍这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未来大舅子甄百扬的肩膀,“百扬,辛苦你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定别客气!”

  “好,那我妹妹就交给你了!”甄百扬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欣慰放心地跟年与江握手告别。

  站在酒店门口,直到看着甄百扬的别克车驶入主道,年与江敛起脸上的笑意,眉心点点蹙起来,深如寒潭的眸子不断放射出危险的光芒,拿出手机拨出了小高的电话,“白星他们回国之后,不是让你们安顿在北京了吗?你现在就去查查他现在在做什么,立刻给我回话。”

  挂了电话,年与江走进酒店,服务生上前来恭敬地说:“您好,刚才那位先生在二楼春风厅等您。”

  “嗯。”年与江点点头,跟着服务生上了楼。

  推开包间的门进去,刚才那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个人坐在偌大的餐桌边悠闲自得地抽着烟,看见年与江进来,笑眯眯地站起身从烟盒里抽出根烟递给他:“大哥,再怎么说也好几年不见了,别每次见了我都跟见了仇人似的!”手机请访问:

  187第188章缘分

  年与江毫不理会他的谄媚,绕过桌子坐在了他的对面,沉着脸看着他,直盯着那人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才冷冷开口:“白星,说吧,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嗨,你可别误会啊,我可没跟踪你,我还打算过春节去市拜访你呢,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真是缘分啊!”白星信誓旦旦地说。

  “少废话,我问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年与江蹙眉不悦地拔高了声音。

  白星见年与江似乎很不高兴,大大咧咧地笑着说:“这不是过节嘛,在家没事干,我来这里跟朋友谈点生意。”

  “谈生意?呵,”年与江冷笑了声,“你谈的生意恐怕也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嘿,你别瞧不起我啊,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妈生的!好歹跟你也算是亲兄弟,哪有这样损自己亲弟弟的!”白星仍然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没妈,更没你这样的弟!我警告过你,你再胡说,我立刻让你滚出地球!”年与江咬着牙说完,脸上是毋庸置疑的狠厉和坚决。

  “好好好,我不说!”白星举起手,嘴里叼着烟看向年与江:“但是我不说不代表能改变事实啊!”

  “你再说遍!”年与江狠狠盯着白星,忍住怒意,个字个字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来。

  许是年与江脸上的神色让白星有带你退缩,他投降似的摊摊手,“不说,不说就不说。”

  正在这时,年与江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小高打过来的。他也没有挪动身子,直接当着白星的面接了起来,“你说。”

  “年总,问过了。八年前您在北京给他们母子俩买了房子给白星安顿好工作之后,他确实本本分分过了段日子。但没多久,他就用他们母子两人的所有积蓄跑去温州,跟人合伙做服装生意,几年下来,刚开始赚了点,但最后都被他吃喝嫖赌消费光了。两个月前,他把北京的房子卖了,母子俩又回到了市,但是居住在哪,我们还在查。”

  闻言,年与江放在桌上的手慢慢蜷紧,用力握成了个拳头,看着白星的眼神恨不得能射杀死他。

  良久,他脸上浮上抹淡漠的笑,对着电话说:“好,辛苦你们了,先这样。”

  见年与江挂了电话只是冷冷地盯着自己却句话都不说,白星有点坐不住了,嘿嘿笑着说:“大哥,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商量?”年与江“啪”得把手机往桌上摔,蹙眉冷冷问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这两个字!”

  “那,那我求你个事!”白星面不改色心不跳,跑过去把年与江的手机恭敬地递到了他手边,嘻嘻笑着改了口。

  年与江收起手机,站起来就往外走,白星在身后叫住:“你真不想知道咱妈现在过得怎么样吗?”

  年与江顿住脚步,转身冲白星挑了挑眉:“给你个星期的时间,你们俩要是还不从市消失的话,我就自己动手了!”

  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