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榛刈约旱氖郑梢牡氐伤谎邸?br/>

  “谁吃醋了?我这是教训媳妇。”年与江终于发动了车子,慢慢向研究院驶去。

  “谁是你媳妇!”

  “瞧瞧,身上都留下我的印记了,还不承认!是不是嫌不够啊,要不我们把车停旁边,来个车震吧!加深下你的记忆!”

  “无耻!”百合脸上红,扭过头不再看他。

  到了寝室,百合才发现江雨霏不在,她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犹豫了下,还是给她拨了个电话过去,“雨霏,你不在寝室,去哪了?”

  “咦?你怎么今天回寝室去了?我在外面买点装备,明天准备滑雪去。”

  “哦,这样啊。我就是回来收拾点东西,我要去市分公司了,就跟你道个别。”

  “啊?是吗?”江雨霏确实有点意外,但想到这肯定是年与江干的,随即笑嘻嘻地说:“那行,你去吧,我说不定过几天就回去看你了呢!”

  “好的,那你好好玩。”

  回到酒店,百合把靴子甩,伸了个懒腰后仰着躺在了床上:“哎呀,累死了,感觉好久都没睡觉了。”

  转念想,不对,不是感觉,她真的是两天夜没怎么睡了。

  不行,定要把缺少的觉好好补回来。

  年与江脱掉外套,看到那个懒丫头副动不动要睡过去的样子,不满地踢了脚:“去,洗澡去。”

  “哎呀,不洗我要睡觉。”百合转过身,给他个背。“睡觉你不洗澡,脏不脏?”

  “不脏,嫌我脏你离我远点,别打扰我。”

  “是吗?”年与江勾嘴坏坏笑,腾得压在了她身上,开始动手动脚:“不洗澡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哎呀,好啦好啦,我都快累死了”百合实在是困意来袭,但又怕他对自己不老实,只好挣扎着无精打采地去了浴室。

  这次,她长了心眼,悄悄地把浴室门锁上了。

  没办法,实在太困了,真的没力气伺候那家伙了!

  可是,逃得了初,怎么可能逃得了十五呢!

  百合洗澡出来,见年与江好像刚打完电话的样子,无力地对他说:“你去洗吧,我先睡了,困死了。”

  说完,溜进了被窝。

  还没找到个最舒服的睡觉姿势呢,被子突然从后面被人揭开,紧接着个热乎乎的身体靠了过来。

  “喂!”百合像触电样,从床上弹了起来,怒气冲冲地拧眉看着已经褪掉外衣的年与江,抱紧了怀里的被子,“你不洗澡就睡觉吗?”

  “我喜欢做完再洗。”年与江邪魅笑,大手用力扯,拿掉了百合怀里的被子。

  “做做什么?”百合只能抱紧浴袍,身子向后缩了缩。

  “你说呢!”年与江挑了挑眉,上前压倒了她,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还在惊疑的脸上:“当然是做应该做的事咯!”

  言落,他起身压住她的腰身,双手拨开她的双手,向她的浴袍里面伸去。

  “喂”百合按住他的手,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还有事问你呢!今天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啊,看就不是好人。”

  “你终于没看走眼回,他本来就不是好人,到处骗点钱而已。”

  “他跟你什么关系啊?”

  “等我回那边了告诉你,现在不想说,你认真点行不行?”年与江有点不悦了,拂开她的手。

  百合已经没有力气对付他,更明白自己根本挣脱不开,她只是很纳闷很好奇,他不累吗?不困吗?几十个小时没怎么睡了,怎么还有干坏事的劲头啊?

  “哎,你怎么这么大的精神啊!”百合摊开双手,任他把自己剥了个光,无奈地叹口气。

  “我只是想睡个好觉而已!”年与江说罢,再也不客气,俯身吻了上去

  百合想着反正第二天还可以睡整天,也就随了年与江的放肆要求。没想到从下午到晚上,从晚上到天亮,只要她醒来,好像他都逃不过他的魔爪

  她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和他在这个酒店的房间里度过了平生最奢侈最懒散,却又最温馨最幸割缱绻的两天。

  三号这天要去机场的时候,百合想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身子跟散架了样,酸疼不已,看了眼仍然神采飞扬的年与江,百合抛过去记不服气的白眼:“你是不是吃药了啊?体力怎么可以这样逆天?”

  “吃药?”年与江皱了皱眉,随即坏坏地勾了勾唇:“对啊,吃了很多呢,药效还没散呢,还是让我发挥完药效我们再走吧”

  说完,他作势就要扑上来,百合连忙躲闪到边,提着行李箱就往外冲,“快走吧,要迟到了!”手机请访问:

  191第192章两个人的考验

  直到跟着年与江进了头等舱,对于未来会发生什么,百合都没有去想太多。

  因为她确信,她爱他,他也爱她,这些就足够去应付以后所有的了!

  只是她不知道,属于两个人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飞机起飞,百合坐在年与江旁边,扭过脸问他:“你还记得上次我们从马尔代夫回来的时候吗?”

  想起他在飞机受到强烈气流袭击剧烈颠簸的时候,不顾他自己的安危跑过来紧紧握住她的手说:“别怕,有我在”,百合看向年与江的眸子似乎都蕴满了幸福的泪意。

  “马尔代夫?”年与江挑了挑眉:“怎么,还想去吗?”

  “不想去!”她以为他会说当然记得,没想到他完全答非所问,没好气地别过了脸。

  “呵呵,傻丫头。”年与江揽过她的脖子,宠爱地笑:“那个时候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赖?”

  “谁说的?我怎么会那样想!”百合故意副惊讶的样子。

  “不会那个时候就对我芳心暗许了吧?”年某人暗自得意。

  “臭美吧你,我那个时候就觉得你跟江雨霏两个人是祖传的人贩子!躲都来不及呢!”

  “你没以为错啊,我就是人贩子啊,你已经被我成功拐带,后悔都来不及了!”

  “无耻!”

  市天气很好,百合没有想到是小高过来接的机,她好像很久没见到他了,想起上次因为那百万的事自己把脾气转嫁在他身上,都不好意思抬眸看他。

  倒是小高依旧副恭敬的样子,有条不紊地摆放行李,认真稳当地开车。

  “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路上,年与江问小高。

  “已经找到他们租住的地方了,在郊区个比较偏僻的小区,他们已经住了个月了。”

  年与江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蹙眉冷声问道:“好,见到他督促他立刻搬走。”

  “是。”

  百合上了车就迷迷糊糊想睡,朦胧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觉得他拧着眉很不高兴,于是抓紧他的胳膊,让自己靠了过去。

  车子缓缓停下来,百合睁开眼睛下了车,在原地转了三圈之后,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年与江:“这是哪啊?”

  这个小区里环境非常好,虽然已经是萧条的冬季,但院子里花红草绿,点都没有冬天的痕迹。

  举目望去,后面傍山,前面有湖,小区里全都是三层的别墅,周围没有任何高楼大厦。

  百合对市并不算陌生,但站在这地方,她下就失去了方向感。

  如果没有猜错,这里是郊外的处别墅区。

  年与江伸出手冲她温和地笑着:“来,跟我进去就知道了。”

  小高把车子停好,拿着行李跟在了后面。

  推开个高大的雕花铁栅大门,年与江副轻车熟路的样子,牵手脸茫然的百合大步走进去按响了门铃。

  很快,门被打开,露出张慈祥恭敬的老阿姨的脸,见是年与江,忙打开大门,微微颔首道:“年先生,您回来了。”

  年与江扭头对百合介绍:“这是张阿姨,家里的保姆。”

  年与江又客气地对张阿姨说:“阿姨,这是甄百合,你叫她百合就行。”

  “甄小姐你好。”张阿姨和蔼地笑着跟百合打招呼。

  “你好。”还在云里雾里的百合干干地冲张阿姨笑了笑,把年与江悄悄拉到了旁边。

  “这,什么意思啊?”百合这回倒是看出了点什么,但是她不相信他怎么会有别墅呢?

  年与江笑而不语,拉着她走进了豪华的客厅,抬头指了指旁边的楼梯:“我们的房间在上面,走,我带你。”

  百合对满屋子奢华的沙发桌椅点兴趣都没有,茫然地跟年与江上了楼,进屋,也来不及去听年与江给他的讲解,关上门,脸严肃地问他:“所以说,这里也是你的地盘?”

  他到底有多少套房子?

  “不是。”年与江摇摇头。

  “那是?”百合松了口气。

  “你,跟我的家。”年与江按住她的胳膊,低头看着满脸疑惑的她,笑着说。

  “什么?我”百合甩开他的手,不安地蹙眉问道:“真的?”

  她知道自己不是个多疑的人,但是她很胆小。

  像年与江这样个厅局级干部,别说有好几套房子了,就这么个别墅,不下千万拿不下来吧?他怎么会有那么多钱?

  不会真的是

  年与江自然看出了她的疑虑,拉着她的手来到阳台上,指着视线所及的所有别墅说:“我如果告诉你这些房子都是我建的,你是不是现在就有冲动打110来举报我了?”

  “你建的?切”要说这别墅是他的,她还可以勉强相信,但他怎么夸张,也不可能是这个别墅区的主人啊!

  “傻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疑虑什么,也知道你现在心里在腹诽什么,你是在怀疑我怎么有那么多钱买这别墅吧。”年与江靠在阳台的栅栏上,将百合拉近自己的怀里,低头柔声问她。

  百合点点头:“不是我要怀疑你,我知道你有钱,但是你是国家干部,虽然我不知道像你这样的大领导的收入有多少,但是但是现在房价这么贵,你居然有好几套房子,还有这么夸张的大别墅”

  百合又转身看了眼房间里的设施,全都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精致华丽,会让她恍惚以为自己在看豪门电视剧。

  “所以,你是在怀疑我买房子的资金来源了?”年与江宠溺地刮了刮百合的鼻梁,“那我都告诉你吧!自从我差不多二十年前进了新都之后,单位里的工资卡我至今都没用过,其实我都不清楚那卡里现在有多少钱。但是平时这些奖金和薪酬,我耳濡目染也是了解些的。这样说吧,在新都像我这样的岗位,年薪加所有奖金兑现也不足五十万!”

  看着年与江伸出来个手掌,百合更加疑虑:“你的意思是,你买房子的钱都不是你在新都的薪水?你你炒股?投资?”

  “呵呵。嗯!”年与江点点头,拉着百合进卧室坐在了床边,握着她的手认真地看向她的眸底:“我在进新都之前就有了自己的小事业,这些年直没有放弃过。因为我不稀罕单凭个国企领导的职位领到的那点微薄的辛苦钱!所以宝贝你记住,我有两个身份。目前在国企里,不为钱不为名利,只为有权利有机会做些事情。”手机请访问:

  192第193章神秘

  百合格外意外,满脸不可置信:“不为钱不为名利,那,做什么重要的事啊?你你不会是潜伏在新都里的黑社会,或者警察吧?”

  年与江头黑线,这姑娘小说看多了吧?

  “傻妞!你脑子里装的什么?”年与江无奈地点了点她的额头,“我也没那么高尚,我只是为完成个故人当年没有完成的心愿。目前,我已经坐上了第把交椅,也算是慰问他了吧!但是还没有完全成功,待我觉得满意了,就会离开新都。”

  百合更糊涂了,撅着小嘴想了下问,“离开新都,是去回归你的另外个身份?到底是什么嘛,还这么神秘!”

  “不,离开新都,是为了离开这些让我恶心的官场潜规则,带着你去过自由点的生活。”年与江温柔地看着百合。

  百合觉得眼前的年与江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神秘,复杂,甚至有点奇怪,奇怪的让她根本不相信他说的切都是真的。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嘛,怎么会这么有钱?”百合还在纠结他的资金来源,她真的不愿意这么稀里糊涂地跟着他享受这些夸张的奢侈生活。

  “我既然能告诉你这些,也没有想过要再瞒着你点什么。但是至于这个,你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

  “没好处?”百合更加确信了刚才自己的猜测,“你肯定是黑社会的!”

  “我怎么可能是黑社会的?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我不想在新都任职期间遇到任何点麻烦,我不告诉你,更是因为知道你是个不会撒谎的人。如果有天同样有人问你我在炒股还是投资别的,你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你不知道。”

  “哦,敢情你是怕我出卖你啊!”百合扁扁嘴,“我有那么笨吗?”

  “你有!”年与江疼爱地坐在她旁边,揽过她的肩膀,“总之,不是任何违法违规的职业。但是,国企里的条条框框很多,我只有离开国企的领导职位之后,公开身份才不至于成为麻烦。你懂吗?”

  “不明觉厉!”百合虽然很不满他的“坦白”,但是她知道,他的话足以让她相信。

  “不明觉厉?什么意思?”年与江皱了皱眉。

  “嘿嘿,终于也有您老人家不知道的了!就是说,我虽然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百合调皮地捏了捏年与江的鼻子。

  年与江抓起她的手,认真地说:“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张阿姨你放心,她是以前江家的老保姆,是我把她要过来的,她是看着我长大的,对你也会很好。我平时只要不出差,都会来陪你。”

  “可是可是我点都不喜欢住这种大房子。我们人这么少,这里房间这么多,我觉得有点凄凉的感觉”

  百合说的是实话,她虽然从小跟家里人直住在那只有百多平的房子里,但是她觉得温馨幸福,从来不向往什么大房子,更何况是这种三层高房间无数的别墅。

  “有我陪你,你还害怕?”年与江皱了皱眉,“我是不打算让你继续上班的,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带你去我的公司,很多闲暇的职位,你随便挑个。挂个名字,回来给我乖乖地生娃看家。”

  “才不要呢!那样我会无聊死的!”百合抗议,她最不愿过的就是所谓的全职太太生活。

  “都随你,但是,还有件事,我也要在这里提前告诉你。”年与江说着,狭长的眸子里滑过抹不忍。

  “什么事啊?还有什么比刚才你说的那些事让我震惊吗?如果那样的话,你晚点再说,我先把刚才这些事情好好消化消化”百合看到他眸子里的犹豫,突然有点害怕,他会说什么?

  “那好吧,我先不说了。”年与江说着站起了身子。

  “喂!还是说了吧,你不说我更加消化不良!”百合忙拉住他的胳膊,他不会憋死,她也会胡思乱想死。

  年与江轻叹口气,转身蹲在她的旁边,抬眸深情中略带歉意地说:“在离开新都之前,为了没那么多麻烦,我们的婚礼还是要拖延段时间。等彻底跟新都断了关系,我定给你个最盛大的婚礼。”

  “啊?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啊”他眸中流转的柔情让她心跳加速,脸上不由地红了,低头难为情地说:“谁稀罕你的婚礼。”

  “你不稀罕,但我稀罕!”年与江低头在她的手背上吻了下,“我的女人,定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句话让百合心中暖流不断涌动,眼泪汪汪,抬眸看着他:“我不在乎那些形式,你不要放在心上,你忙你的事业吧!”

  “乖,这才是我年与江的女人!”

  年与江也动了情,起身把将她顺势压倒在了床上,俯身正要吻上去,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年先生,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年与江悻悻地皱了皱眉,“好的,马上下来。”

  “走,吃了饭带你去个地方。”年与江翻身下床,把百合从床上拉了起来。

  “哪啊?”百合觉得今天的年与江太神秘了,“你还有什么惊喜让我知道啊!”

  “去了就知道了。”

  吃过午饭,年与江让小高在家休息,自己开车载了百合开出了别墅区。

  车子在空寂的郊外小路上开了二十分钟,年与江的方向盘拐,眼前突然片开阔,原来是到了块墓地。

  百合不解,想开口问他,又见他自从放缓了车速脸色就越来越严肃,就没有多问,随着他下了车。

  年与江从车子后面取了束白色菊,走过来言不语地牵起百合的手,向墓地里面走进去。

  冬日里的墓地格外肃穆,除了路边的松柏在寒风里微微晃动,只有偶尔从天空掠过的不知名的飞鸟发出凄然的叫声。

  百合是第次来这种地方,她不敢去看旁边那些墓碑上的照片,只能紧紧抓住年与江的手,随着他的步子步步往前走。

  到了处墓碑前,年与江终于停下了脚步,蹲下来将白菊放在了上面,又点了三根烟放在了旁边,却句话都没有说。手机请访问:

  193第194章要结婚了

  百合疑惑地看向墓碑,是个长相儒雅有着干净笑容的中年男人,眉目间却透着隐隐的霸气,墓碑上的名字是:陶志强同志之墓。

  百合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也没从年与江的口里听到过,但是却觉得照片里的人很熟悉,点都不陌生。

  年与江从始至终个字都没说,深幽的眸子死死盯着墓碑上的照片,直到点燃的三支烟快要燃尽,才转身拉着百合慢慢走了出去。

  车子离开墓地,年与江扭头看着直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