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没做过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不怕别人威胁,做了被别人抓到把柄那就是活该!自己也不知道检点点!”张罗江气得花白的发丝都已经凌乱,像头苍老的发怒的狮子,再怎么声嘶力竭怒吼,也能看出浑身透着无力。手机请访问:

  213第214章摆我刀

  “呵,”张齐远冷笑声,睨向张罗江:“遗传的,您现在批评我,是不是晚了再说,我还没结婚,我交几个女朋友怎么了?就算跟几个女人起又怎么了?你情我愿,开心了在起,不开心就友好分手,你说我错哪了?我怎么就想到有人这么处心积虑搜集了这么多照片在我的订婚宴上摆我刀!”

  “你你打死你这个逆子!”张罗江扬起手就要向自己的儿子挥去,被张母挡在了前面,可怜巴巴地边祈求边提醒:“老张,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父子俩还在怪这个怪那个。现在,不是应该查查到底是谁想阻拦我们儿子娶江雨霏呢?你说,是不是!”

  闻言,张罗江看了眼比自己矮了头的妻子,慢慢放下了手,重重地叹了口气,坐在了椅子上。

  张母看看不断叹息的老公,又看看颓力只顾闷头喝酒的儿子,无奈地摇摇头,坐在了自己老头子旁边。

  家三口沉默了良久,张罗江情绪终于缓和了下来,抬头对张齐远说:“整个订婚宴前前后后都是你在打点,没有别人掺和进来。司仪那边我也问过了,说是那个视频他们昨天晚上还检查了遍都没问题,怎么今天就突然被调了包呢?”

  “我跟司仪商量好的议程里根本就没有播放视频这项!”张齐远咬着牙,握着酒杯的手渐渐用力,透过镜片可以明显看到他眸子里有恨意在隐忍着。

  “没有?”张罗江诧异地问:“但是,司仪说这是雨霏亲自嘱咐他定要播放的。但是,雨霏那丫头只给了司仪份这样的视频,而且他们当场都是看了遍的,根本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今天的虽说是临时的,但他之前也根本没有碰过他们用的设备,没有机会去换。只是,司仪说这个是雨霏看他的助手有事不能来,就给他介绍了这个人。儿子,你是不是怀疑是雨霏这个丫头故意的?”

  “你们别乱猜了,江雨霏死缠烂打想嫁给我,又为何要在订婚宴上让我出糗,就算她自己无所谓,她不为他自己的家人,尤其是年与江的面子着想吗?要丢人,丢的也是我们两家所有人的脸!再说”张齐远脑子里浮现出个多月前和江雨霏开房第二天醒来时在床单上看到的那抹殷红。

  她如果真的想戏弄自己那无非是不想嫁给自己,那怎么会毫不犹豫把她的第次给他呢?

  而且,确实是因为她,年与江才同意帮助了父亲。

  “再说什么?”张罗江追问。

  “再说,你的事,确实也是他们江家帮的忙。”张齐远虽然这样应付着父亲,但目前来看江雨霏的嫌疑是最大的,他又不得不再仔细查查。

  “儿子,就算你以前跟那么多女孩交往过,怎么还把这些照片留着干什么呢?”张母为自己儿子懊悔,她真不懂,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干什么事情都喜欢拍个照呢?何况是那种私密的事

  “流行呗!他们这些年轻人,就怕别人拍不到,所以自己拍了给别人留下来!”张罗江揶揄道。

  张齐远端起酒杯刚把杯壁碰到唇边,眸子转,缓缓放下了酒杯。

  今天视频里的照片,几乎网罗了他这两年交往的所有女人,江雨霏自从认识自己没多久开始,就去了市,就算知道自己有别的女人,但也不至于这么清楚。而今天的照片里,偏偏没有林薇的!就算林薇不承认,他去问问今天被曝光的这些女人不就知道了?肯让她们心甘情愿把手机里的私密照交出来,林薇有这本事?

  不管是谁,捣乱了他所有的计划,他必须查出来!再说,江雨霏气之下跑掉了,现在怎么也联系不上,江家问他要人怎么办?

  张齐远站起来,边穿衣服边对二老说:“行了,爸,妈,这事我有眉目,很快就知道是谁做的!你们收拾收拾回家去吧,我先走了。”

  “你有什么眉目?你还不赶紧去向江家道歉?”张罗江问。

  “事情都因我而起,我自己会去道歉,你们就不用出面了,回去等我消息吧!”张齐远说完,匆忙离开了酒店。

  张罗江和老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无奈地起叹了口气。

  百合回到花语苑的时候,年与江已经回来了。

  见到她,满脸诡异的笑:“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啊,你知道雨霏去哪了?”百合边脱外套边随意问他,反正自己也知道了个大概了,算什么好消息啊。

  “我把后面几天的工作全都交代出去了,这两天就可以跟你回你父母了,陪你家人起过个春节,怎么样?”年与江挑了挑眉,故意抱起双臂,带点小得意地看向百合。

  “真的吗?”百合眼睛亮,高兴地奔过来抓住他胳膊面带惊喜地问:“这两天就可以走?我妈妈前两天还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呢,我担心你忙,都没好意思跟你说。”

  年与江张开双臂,宠溺地笑了笑,把百合揽进怀里,两个人坐在了沙发上,“我这还没正式把你娶过门呢,就绑着你在这边过年,你家人肯定会对我有意见。再说,我这么多年都在这过年,实在是无聊透顶,就陪你回去趟吧!”

  “你这个大领导,工作可以走得开吗?到过春节,领导不是要到处慰问吗,你今年才上任走了合适吗?”百合还是不确信。

  “新都除了我,又不是没领导了!再说,你以为那些职工喜欢大过年的让我们堆人去他们家打扰他们全家团聚?他们恨不得我们留下慰问金和礼品然后脚把我们轰出来。”年与江佯装无奈地摊摊手:“所以,我就让赵局长把我的心意带到就行了!春节他去慰问,等过正月十五的时候,我再去。”

  “真的?那你还不是逃不过要被轰出来的可能性?”百合终于相信了他,满脸的兴奋,俏皮地捏了捏年与江的鼻子。

  “那不样!十五的时候已经没有假期了,大家都上班了,我去慰问当然是去岗位上。这个时候,大家不仅可以脱岗休息会,还能收获礼品和慰问金,你说他们还会不欢迎我吗?”年与江脸上露出狡诈的笑意。手机请访问:

  214第215章好消息

  “哇!原来咱新都有这么位狡猾腹黑的党委书记啊!小女子膜拜啦!”百合两手抱拳,冲高年与江鞠躬,忍不住咯咯咯开心地笑了起来。

  “调皮!”年与江把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扭头温柔地问她:“我去你家过年,你会轰我出来吗?”

  “我哪敢哟,我轰你走了,我孩子出生就问我要老爸怎么办!但是,我家里人会不会嫌你打扰我们过年把你轰出来,那我就不知道咯!”百合故意为难地撇撇嘴。

  “你们家人当然肯定也不会,因为我儿子还在他们女儿肚子里呢,要轰也是把我们家三口都轰出来!”年与江说着,手小心翼翼地抚在百合的小腹上,眸子里瞬间变得异常柔和,“我也是考虑到你怀孕后期坐车坐飞机不安全,趁现在胎儿还小不会闹你,回去给你爸妈看看,然后可能要等生了才能接他们过来看外孙。”

  原来他是这样想的,百合顿时觉得心里暖融融的,“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我要先给我爸妈说声,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让他们给咱准备好多好吃的!”

  “明天!机票已经定好了!”

  “哇,这么快!”百合更加乐得心花怒放,拿出手机正要给家人拨过去,却在通讯记录里看到了江雨霏的名字,又不禁抬眸担心地问年与江:“那雨霏怎么办?现在都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她啊,现在估计正乐得找不到北呢!”年与江淡淡地挑了挑眉:“反正我现在是越来越管不住她了,翅膀硬了,让她随便去折腾吧!”

  “什么叫管不住,我看你是故意助纣为虐的!”百合指着年与江的鼻间,眯着眼睛“审问”他:“说,是不是你早就知道雨霏今天会在订婚宴上闹这么出了,是你纵容的?”

  “嗯?我纵容?”年与江拧眉看了看百合,“我要是纵容她的话,会这么轻易就散场吗?”

  “什么?你还嫌不热闹?这样说来,就算你提前不知道她要怎么做,也是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是雨霏干的了,难怪你对他们的订婚宴不闻不问,敢情你早就料到会有事。”百合笃定地猜度着。

  年与江揉了揉她的头发,“这丫头对张齐远还算是有点感情的,否则不会这样就善罢甘休。我只是猜到了她不会轻易把自己嫁出去,没想到她迫不及待地就在订婚的时候离开了。不过,既然你都猜出是雨霏自己干的了,张家那边恐怕也知道了,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来找我算账。”

  “我哪是猜的,我也是听薇薇说的。”百合还是不解地问他:“你也很想看到张齐远被雨霏羞辱?”

  “呵呵,”年与江扬唇冷冷地笑了笑,幽深的眸子紧紧盯着桌上的杯子,“他玩弄我女儿的感情也就算了,谁让雨霏不争气!可是,他敢打我女人的主意,我要是不跟他玩玩,我手痒!”

  看到他脸上冷峻的恨意,百合怔了怔,抬手握住了他的手,笑着说:“你不是说已经帮我出气了吗?你怎么还生气啊!跟那种人置气,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可不划算。”

  年与江转眸看着笑意妍妍的百合,知道她是想宽慰自己,可是越是看到她脸上这样纯真发自内心的笑容时,再想想有人居然敢对这样的女子实施强暴,心里的恨意更加浓烈。

  只是,这么多年的职场打拼,官场争斗,哪种阴险小人龌龊对手没有对付过,什么阴谋阳谋没有见过。对于张齐远这样心术不正的年轻人,他早就看出他走不远,也不屑跟他动手。可是,不给他点小教训,又觉得不甘心,趁自己现在还在这个小范围官场上混,不如给他点颜色,让他明白,什么样的女人他都可以感兴趣,唯独不能招惹他年与江的身边人。

  “我不生气,我只是不放心,除非看到他彻底没有能力再惦记着你。”年与江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烟盒,“好了,不提那种让人倒胃口的事了,去让张阿姨帮你收拾收拾行李,我去阳台上抽根烟。”

  刚转身,年与江又附身摸了摸百合的肚子,脸的委屈:“这个小家伙,剥夺了我抽烟的权利!”

  “那你也没说戒掉!”百合不满地撇撇嘴,随即想到要回家了,转身进卧室开心地收拾行李去了。

  翌日,张齐远刚到办公室,本科室的副科长刘云峰匆匆推门进来,担忧地看向脸憔悴的他:“科长,你快看分公司内部网主页,昨天婚宴上的事好像还没完”

  张齐远所在的企业管理处的几个关系好的同事都参加了昨天的订婚宴,本以为那些照片已经够让张齐远丢人现眼了,没想到今天刚打开网页,还有更劲爆的!

  “什么?什么主页?”张齐远刚坐稳,被刘云峰这么问,脸上的神经瞬间绷了起来,忙去开电脑。

  刚打开内部网主页,张齐远眼前片暗色,往常淡雅大气的主页页眉图片,背景色片漆黑,几张拼接的动态照片在上面不断闪烁,而照片都是张齐远和不同女人的不雅合照,不是裸身相拥的,便是狂热的湿吻瞬间

  张齐远脑子里轰得声,握着鼠标的手颤,图片附带的链接网站被打开,是封致新都所有干部职工的公开信,信里以严谨而专业的新闻公式化语言,阐述了张齐远近十年来的“辉煌”床上人生,阅女无数,性生活丰富多彩,关键是有图有真相,有数据有时间,让人不得不相信。

  公开信的最后段简单的介绍了下张齐远的工作经历,本科毕业工作短短3年就破格提拔为正科级干部,而工作业绩几乎可以用“0”来概括。

  最后句话:试问,新都选拔年轻干部的标准不是看他的工作业绩专业水平,而是看他的性经历呢?

  整个网页只有封公开信,信纸全都是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女主角燕瘦环肥各款各型俱有,只是有的面容看得清楚,有的却有点模糊,但男女主张齐远的每张照片都格外清晰,跟订婚宴视频上出现的那些照片几乎样,有过之而无不及。视频闪而过,照片在网页上大家可以细细观察

  “啪!”张齐远脑子里血液倒流,“腾”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浑身却控制不住地颤抖,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咬牙道:“到底,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想害老子?”手机请访问:

  215第216章怎么回事

  “这个目前科技处那边还没查出来,幸亏早上咱办公室的小美来的早,打开网页先给科技处那边的技术员打了电话,不敢给你汇报,才给我说了下,我这刚看到,你也过来了。”

  “那科技处怎么处理的?这可是我们分公司的门户网站,这就算不能很快处理掉,关掉网站可以吧?我们的网页不是也偶尔断网吗?”张齐远焦躁地取下眼镜,现在来不及去想这事谁干的,全局包括分公司所属所有的二级单位的人开电脑,打开网页,这主页可是局里规定不得修改的固定浏览器主页

  张齐远不敢往下想,指着门慌乱地指挥刘云峰:“快去,快问科技处怎么回事?这会恐怕所有人都看到了!”

  “已经跟那边交涉过了,现在还没休假的技术人员都在紧张处理,可是这个黑客非常厉害,不仅仅是攻克并完全控制了我们服务器,而且还加强了反黑客的技术防御,我们的人目前想关掉服务器都时难以成功你也知道,我们单位毕竟不是搞科技的,稍微来个段数高的黑客,根本不是别人的对手。”刘云峰为难给张齐远把目前的情况汇报了下,又尝试安慰他:“不过科长你也别着急,这已经是年底了,很多人都已经请假,或者准备请假,正儿八经在岗位上的大多都是线的职工了,机关办公室的真不多。据我所知,领导们也应该没几个看到的”

  “得得得,快去,我知道了!这不是逼我也提前休年假吗!”张齐远觉得自己体内的忍耐力快被那可即将爆炸的心脏给冲击没了,虽说昨天的订婚宴已经被那个视频给毁了,但至少参加的人是少部分,而且都是亲近可信的人。

  今天这样闹,别说恐怕自己再也不好被洗白了,连这岗位都难薄

  张齐远正在火头上,隔壁的小美没敲门就焦急地跑了进来,“好了好了,网页终于关闭了,科技处说主页很快就会恢复正常,大家放心吧!”

  “放心?嗯,你们放心,我还不至于去跳楼!”张齐远咬着牙,无力地说完,双手抚上脸,似乎要把整张脸给捏皱样。

  刘云峰撞了撞小美的胳膊,冲她挤了挤眼睛,小声指责道:“会不会说话。”

  小美吐吐舌头,惶恐地对张齐远说了句:“对不起啊,科长。”

  张齐远强压抑住内心的怒火和懊恼之气,戴上眼镜,平静地对两个下属说:“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去工作吧,王处长来了没?他可能还不知道这事,看到他来给我说声,我过去主动找下领导。”

  “好的。”刘云峰推着小美赶紧离开了张齐远的办公室,生怕他发起火来自己被殃及。

  张齐远颓废地窝进椅子里,看了看干净的手机屏幕,再也忍不住,甩手狠狠将手机扔了出去。

  昨天口气找了几个视频里出现了的前女友,可是这些女人都跟提前商量好了似的,对这件事根本闭口不提,哪怕自己的艳照被曝光也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他懊恼至极!而那个林薇,他现在根本联系不上!搬了家,换了工作和手机号,难道真的走了?这就是她走之前和江雨霏起送给自己的礼物?

  江雨霏啊江雨霏,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你这个姑奶奶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好啊,既然你不出现,那就别怪我上门去要人了!

  市国际机场。

  年与江揽着百合刚走出机场,迎面走上来个西装革履的精英男人,恭敬地跟年与江打招呼:“年总,您好,我是郑堃,我们王总”

  “行,知道了,上飞机前你们王总已经跟我说过了。”年与江不待郑堃说完,就温和地打断了他的话,明显不想让他把自己的来路说太清楚。

  “哎!好的,因为时间紧,我们先给您准备了辆车,如果您开的不适应,我们马上给您换辆,这是钥匙。”郑堃心领神会,忙侧身指了指身后的辆黑色宝马,把手上的车钥匙双手递给了年与江。

  “好,辛苦你们了!”年与江笑着接过钥匙,郑堃连忙把两人手里的行李搬上了车。

  百合还在为眼前这突然出现的车子诧异时,手机响了起来,她只好先转过身拿出了手机。

  竟然是江雨霏的!

  “我说江雨霏同学,你还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啊,还算你有点良心。”百合接起电话就没给江雨霏好语气。

  说完之后,自己却忍不住悄悄舒了口气,她能打电话回来,八成是真的没事了。

  “哈哈,你是我未来的亲妈,我怎么敢对你没良心!我这不是刚下飞机嘛,立刻不管不顾国际漫游长途,毫不犹豫麻流地先打给了你,这不是怕你怀着我弟弟太过担心我不好嘛!嘎嘎。”江雨霏在电话里心情大好地咯咯咯笑得天花乱坠。

  听着那如既往没心没肺贫嘴的声音,百合完全相信了昨天天的猜测,这丫头果然是恶作剧之后跑路了,还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