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个女人我确定没有见过,但是她提到了肖睿,最后还说了句如果我有什么事,让我记住是偿还人命而且,我问她她到底是谁的时候,她也是让我去问肖睿。”

  “所以,你怕年书记担心,就单独跟我说了?”林薇心里沉,难道肖睿也知道这件事了?

  看来,这女人恐怕只是杨素素的个杀人工具吧?

  “嗯。”

  提起年与江,百合心上的伤口再次撕裂开,她从来不知道人在伤心的时候会真的感觉到心在疼。可是自从她跟年与江在起之后,只要遇到难过的事,她便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心脏上似乎裂开了个缺口,疼痛从里面不断地蔓延开来,慢慢席卷全身。

  原来,人真的能感受到心在痛。和他分手的时候,她感受过。这次孩子没了,她再次舔尝到了那种撕心裂肺般的心痛,为无辜丢掉生命的孩子而痛,为年与江因为失去孩子的痛而痛

  “薇薇,只有你此刻能帮我问他,我只想弄清楚我到底欠了他们什么,为什么总是这样针对我?针对我也就罢了,为什么那么狠毒地对还未出世的孩子下毒手?”百合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仿佛刚才那番对话已经抽掉了她浑身所有的力气,此刻又恢复到了她刚刚醒来时候的虚弱无力,甚至那忧伤的眼神里还有丝因为太过悲恸而派生出的绝望。

  “好,我帮你去问!但是你答应我,别太伤心了,刚才你们家的司机告诉我,那个女人已经抓到了,相信即使从肖睿那里问不出什么,公安局也会还你个公道的!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调养好身子,最主要是心情要好起来,有些悲剧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没有办法改变。不如让自己快快好起来,走出阴霾,再去弥补悲剧带给我们的伤害,好不好?”林薇握着百合的手,红着眼睛安慰道。

  她自己几个月前才尝过失去孩子的痛苦,尽管那个孩子本身就是不该存在的。而面前的百合,她和她的大叔真心相爱,两个人都那么在乎这个小宝宝,可还是

  哎!这切都怪她,都怪她当年时的恻隐之心,答应了肖睿去隐瞒那个本不该由百合来承担后果的悲剧。

  如今,百合平白无故地为此接连受到次次的伤害,这次连自己孩子的命都丢掉了这跟他们当初想隐瞒她的目的刚好南辕北辙,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我会的,薇薇,我要养好身体,再为他怀上个宝宝,以后定用万分的心来对待我和他的孩子”百合轻轻地点头,眼泪却再次流了出来。

  “对,你还年轻,只要心情调节过来,身体会很快好的。你看我,当时孩子没了,虽然也很难过,但后来想通了,心情好了,身体恢复得更快!”林薇冲百合艰难地笑了笑,真希望她能尽快从这失去孩子的悲伤泥泞里走出来。

  “嗯,我会的。薇薇,你回去休息吧,见肖睿的时候最好不要让杨素素知道,那个女人不仅处处看我不顺眼,我看她对我身边所有的人都不安好心,你定要小心她。对了,那个推我下楼的女人,左眼眉尾处有颗黑痣。”

  “恩!你放心,杨素素那女人,也只会欺负你!算了,不提那人了,你休息下,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

  林薇刚站起身,就看见年与江拿着保温盒走了进来。

  “看来不需要我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再过来看你。”林薇看到进来的年与江,冲百合耸耸肩,挥了挥手离开了病房。

  看到年与江,百合的双唇忍不住因为委屈而微微抖动,眨眼,眸子里蓄积的泪水滚滚而落,却仍倔强地抬眸看着年与江,模糊的视线跟着他的步伐点点移动。

  “我以为把我赶出去,你们姐妹俩分享什么开心的事,怎么还在哭?”年与江放下手里的饭盒,坐在床边,轻笑着抬手帮百合拭去顺着脸颊不断流淌的眼泪。

  百合看着他脸上的温柔和心疼,心里更加难受,不顾手背上的针头,忍不住抬手揽住他的脖子,窝进他的怀里嘤嘤嘤小声哭出了声。

  年与江无奈又心痛地蹙眉抱紧了她,大手在她背上轻轻拍着,“乖,别难过了,你这样直哭直哭,我们的宝宝即使上了天堂也不得安宁。让他走得安心吧,别哭了。”

  “嗯,我不应该难过。”年与江的话果然让百合愣了愣,止住了抽泣,从她怀里出来,边抹泪边哽咽道:“所有降临世间的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我们的宝宝虽然没有机会出生,但他也免受了折翼的痛苦我,不应该难过,应该为他祈祷”

  “嗯,乖。宝宝看到你这样,也不会安心去的。来,擦干泪吃饭,吃好了身体才恢复得快。”年与江两只大手捧着百合苍白的脸,大拇指点点为她擦去眼泪,直到她咬着唇不再让泪水涌出来。

  可是在看到年与江勺勺仔细地吹着热气,勺勺认真地给自己喂着营养粥时,每次张嘴,她都难抑自已心里涌上来的酸楚,吃到嘴里的粥良久才能咽下去。

  他都37岁了,他那么渴望有个自己的孩子可是自己却不争气,连肚子里的宝宝都保护不了

  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无恙,但她知道,他心里比任何人都伤心,遗憾,痛惜。

  薇薇说得没错,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任何人都无力改变。她只能让自己尽快调整好心态,调理好身子,才能再为他怀上孩子,让他早日当上爸爸。

  看着眼前的大领导拿着精致的小碗,口口地把粥喂进自己的嘴里,然后看到自己口口咽下,他脸上的欣慰和满足显而易见。百合在心里不停地鼓励着自己,安慰着自己,定要快快好起来,因为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去弄清楚。

  “大叔,你怪我吗?我没有把我们的孩子看好”百合喃喃地问年与江。

  年与江拿出纸巾帮百合擦了擦嘴角的汤渍,顺手宠溺地抚了扶她的脸颊,“傻瓜!我直在自责,这么大意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女人和孩子,让自己的女人身心都受到了伤害。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我不委屈,我就是觉得对不起你。”手机请访问:

  248第251章无法自拔

  他的话,让她感动,强抑住心里的暖流,对他说。

  她宁愿他如既往霸道地命令她:“你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是他没有,他变得越来越温柔,越来越体贴,越来越在乎她,完全把她当个孩子来宠来爱,让她越来越无法自拔。

  也因为此,更加内疚,没有保护好他们的孩子。

  “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我,那就多吃点,快点恢复身体,以后给我多生几个。”

  年与江眸子里不断流转的柔光,如水般在百合眼里荡漾,让她只能乖乖地重重点头,“嗯,我身体素来不差,应该会很快好起来的。”

  “乖。”年与江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安慰她,多说句就有种欺骗她的感觉,尽管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安慰她的每句都可以尽快实现。

  这夜,年与江直陪着百合,却没有在她面前提起公安局已经抓到的那个女人。

  他只想让她放宽心好好地调养身子,其余的事,他自然有处理的办法。

  直到第二天上午,看着小高布置好的几位保镖都已经悄悄到位,张阿姨也来医院时刻守着百合,年与江才放心地去了公司。

  医院对面二楼的咖啡厅。

  走进门的肖睿,看了眼坐在窗边的林薇,脸平静地走了过去。

  “什么事,怎么想起来在这地方见面?”肖睿在林薇对面坐下来,轻蹙眉头,问林薇。

  “这地方怎么了?”林薇不高兴地挑了挑眉,看了眼窗外对面的医院,“医院可是最能体验出人情冷暖的地方,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

  “有话就直说吧,我中午只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肖睿听出了林薇口气里的火气,看来今天确实是有事找他了。

  “急什么?我他妈憋了七八年了,你现在倒着急!”林薇从烟盒里抽出支烟含在嘴里,看到不远处的服务员向自己走来,又烦躁地拿下来“啪”仍在了桌上。

  “七八年?”肖睿疑惑地看向林薇,“出什么事了?”

  林薇冷眼看了眼肖睿,从包里取出几张照片甩到了他面前:“这个女人,你可认识?”

  肖睿好奇地捡起照片,仔细地看了几张,眉头皱得越来越紧,没看完就放下照片,抬眸问林薇:“你怎么会认识这个人?她怎么了?来找你了?”

  “看来你真是认识啊!她到底是跟杨素素那个贱人有关系,还是还是认识白宁?”林薇眼里闪过丝了然,唇角却漾起抹怒意。

  “她是白宁的亲姐姐,是杨素素的表姐。”肖睿把照片推还给林薇,小声地答道。

  照片上,恰恰就是前天推百合下楼的陌生女人,还穿着昨天的衣服,是警察在她被抓到公安局之后,留存下来的照片,林薇也是从小高那里拿来翻洗了几张。

  自从昨天百合对她说那个陌生女人认识肖睿时,林薇心里就不安地打鼓,果然还是因为当年的那个意外。

  “呵,”林薇冷笑声,“个杨素素已经折磨得百合够呛了,她现在刚过上自己安稳的小日子,又他妈出来个亲姐姐,这白宁是我弄死的,跟百合点关系都没有,她们想报仇来找我啊,凭什么就找软柿子捏?嗯?肖睿你的工作是怎么做的?”

  “百合?”肖睿疑惑地问林薇:“什么意思?是杨素素又去找百合麻烦了,还是,还是白宁的姐姐去找她了?”

  “找她?呵呵,”林薇看着提到百合肖睿脸上就出现难掩的担心时,不屑地继续冷笑道:“要是只是找她就好了,我巴不得她把白宁的事全部告诉百合呢,这样我们大家全都解脱了!我也不需要为了帮你隐瞒百合,而继续忍受这种憋屈了!”

  “百合到底怎么了?”肖睿对林薇的牢马蚤完全忽视,急切的声音问道。

  “你说呢?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医院附近了?”林薇带着恨意看着肖睿,像是要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他身上样,“因为百合现在就躺在我们对面的床上!她怀孕刚刚满三个月,孩子就没了!”

  “什么?她,流产了?”肖睿皱了皱眉,眼睛里的心疼显而易见,双手握在起,十指紧紧地纠缠着,似乎想用力掰断自己的手指样。

  春节前,他从杨素素口里得知百合有了年与江的孩子,他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很坚决地警告了句杨素素:你要是敢再动她根头发,我不在乎我手上再多条人命!

  因为早在杨素素告诉他百合早就跟年与江在起了之后,他就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以为拜托了杨素素,百合还会回到自己的身边,可是后来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多么自私。

  她有追求和被追求幸福的权利,没有义务站在原地等着他再去爱她。

  何况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他自己也越来越无法说服自己心安理得地再跟百合在起。既然自己无能给她幸福,就大方地看着她被别的男人保护吧!

  “对,流产而已,肚子上狠狠地挨了脚,从十三阶楼梯上滚下去,流产了!”林薇挑挑眉,故意说得极其云淡风轻。

  “你的意思是,白宁的姐姐做的?”肖睿紧皱着眉,极力地压低声音说道。

  “那怎么着?难不成是我?”林薇挑衅地说。

  “百合知道吗?”

  “她要是知道了,我他妈还找你干嘛!你知道那个女人多嚣张吗?简直比杨素素还要狠毒!杨素素最多也就是抢抢别人的男朋友,耍点幼稚的小手段罢了,这女人简直就要是要百合的命!还口口声声说认识你肖大公子,要百合如果想报仇的话来找你!我是看出来了,百合不死的话,她们这些人就没完没了了!所以,我今天让你来,是来通知你,我现在就去告诉百合所有的真相!不仅如此,我还要跟杨素素还有白宁的家里所有人说清楚,以前的事都他妈搞错了,白宁是我弄死的,跟甄百合点关系都没有,要报仇,好,找我林薇!别他妈净去马蚤扰伤害个无辜的人了,百合压根点都不知道!”手机请访问:

  249第252章不怪你

  林薇越说越来气,声音也越来越高,中午的咖啡厅人满为患,冷不丁会从某个角落里传出来几声笑声,但都成功被林薇的怒吼声掩盖住,有几个好奇的人探出脑袋悄悄往这边看。

  “你别激动,这件事也不怪你,除了我的责任,也怪她们家人全都在乎白宁。即使知道她的死是出于意外,但还是要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在百合的身上,你也是无辜的,是我对不起你。”肖睿平静地对林薇说。

  “得了!我他妈当初还不是因为喜欢过你,才帮你隐瞒了百合。那个时候简直太单纯了,以为瞒着她,就会让她少点自责和内疚,没想到却给她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和伤害。如果白家的人继续这么纠缠下去,我看百合迟早要被他们折磨死!再说,我们也瞒不住了,这女人已经在公安局了,年与江是谁你也知道,你觉得他会轻而易举放过她吗?她杀害的可是他的亲生骨肉!这样查下去,早晚会把以前所有的事都问出来的,与其那个时候让百合从别人口里得知,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告诉她,反正白家也要了她肚子里孩子的命了,命抵命,该满足了!”林薇的声音,终于渐渐缓了下来。

  “都是我的错,以为可以隐瞒百合辈子。当时杨素素出现的时候,我就应该跟百合把这件事坦白,可是”肖睿懊恼自责地用拳头重重捶在桌面上,林薇面前的咖啡杯轻轻颤,里面的咖啡洒了些出来。

  “可是你太自私,怕百合离开你。因为你知道百合不仅太善良,而且不允许自己的感情里出现任何丝瑕疵。她要是知道她跟你在起之后,无意间让个花季少女香消玉殒,她怎么可能会再跟你在起!是吧?嗯?”林薇带点鄙夷,又似乎是同情地逼问肖睿。

  肖睿沉默了良久,抬头看了眼林薇点点头:“是的,所以都是我的错,我宁愿答应杨素素暂时离开百合,也不想让她知道真相后彻底离开我是我对不起她,我现在就去找她,承认这切伤害都是我带给她的。”

  说着,他站起来,对林薇说:“我会承担所有的,你放心,不会连累你。”

  “你不可以见她!”

  突然,道清冷的声音从肖睿身后传来,林薇抬眸望去的同时,肖睿也好奇地转过了身。

  年与江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正面无波澜地看着眸子里满是诧异的肖睿和林薇,抬步缓缓走了过来。

  “年书记,你你怎么在这里?”林薇站了起来,在起初的错愕之后,慢慢恢复了平静。

  无所谓了,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把切告诉百合,还在乎年与江知道吗?

  再说,以年与江的本事,就算自己和肖睿不告诉他,他早晚也会知道切。

  与其到时候大家起尴尬,不如现在就告诉他。

  毕竟,年与江现在才是百合最信任,也是最重要的人,他有权利知道切跟百合相关的事,何况是潜在的有可能继续危害百合的事。

  “肖睿是吧,年与江。”年与江没有回答林薇的话,走过来站在肖睿的对面,儒雅地笑了笑,绅士地伸出右手。

  肖睿下意识地看了眼林薇,抬手跟年与江握了握,请他在自己旁边坐了下来。

  年与江坐下来,招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三杯热咖啡。

  林薇和肖睿相互看了眼,都没有开口,都等着这位突然降临的周身都充满了神秘气息的年与江开口。

  年与江对林薇和肖睿淡淡地笑了笑,“不用惊讶,我也是让人查那个叫白雪的女人,不小心就查到了肖先生和杨素素,因为太凑巧,你们几个都是来自华中市的。而且,白雪跟杨素素好像还有表亲。所以,我就让人跟踪了肖先生。我本来是想跟肖先生这里了解点情况的,没想到这么凑巧,不仅林薇在这里,而且还让我听到了些听起来很重要的信息。是不是?林薇?”

  林薇惊讶地看着年与江,她第次见个人如此光明正大地对另外个人说:“我派人跟踪你”,不仅点不隐晦,而且,说得极其理所当然,没有丝尴尬或者不自然。

  “呵呵,果然是大领导,办事效率这么快。”肖睿讪讪地勾了勾唇角,“对,白雪和杨素素是表姐妹,我和她们三个都来自华中市。”

  “肖先生果然够爽快,那么,你所说的三个人,另外个就是你们们刚才提到的白宁了?”年与江凌厉的眸子看了眼林薇,又看向肖睿:“你们认识的那个白雪在公安局里只字不提,所以,我想你们两位是不是该到时候告诉我些事情了?”

  “就算你不问,我也已经打算告诉你和百合的。”林薇看了眼沉默的肖睿,轻吐出口气,下定决心地对年与江说:“我来说吧。”

  年与江唇角微挑,转眸看了眼沉默的肖睿,端起服务员送来的咖啡,优雅地抿了口,对林薇轻笑道:“既然肖先生默许了,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林薇双手捧起咖啡,唇刚碰到骨瓷杯杯壁,又放了下来,视线落在氤氲着热气的液体表面,垂眸静静地说:“白宁是肖睿的初恋,初中到高中的女友。后来肖睿考上大学来到了这个城市,白宁就在华中市打工。大的时候,肖睿就和百合在了起,因为两个人郎才女貌,肖睿对百合又格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