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给他治好病不回来。”年与江顿了顿,扭头看了眼百合,继续说:

  “雨霏的外婆知道之后,老两口要去那边看外孙,可是老人家个有严重的高血压,个有心脏病,都不适合长时间坐飞机。我就代他们去了趟,在三岁的时候,我和雨霏第次去温哥华看望了。”

  百合了然地点点头,眼圈却忍不住地泛酸。

  江雨霏告诉过她,江静如出国是出于她对国外生活的向往之心,原来以为她是去过快乐的日子,没想到竟然离了婚,还独自带着生病的孩子

  百合不由地在心里开始敬佩起江静如。

  “见到我和雨霏,很意外地没有哭闹。他妈妈让他喊我他不喊,让他喊我叔叔,他也不吭声,雨霏试探地让他喊我爹地,没想到孩子居然很大声地冲我喊了句爹地。呵呵,那个时候他只有三岁,没有人可以拒绝个自闭症的孩子那样兴奋而听起来却那样正常的称呼。”年与江说道这里,嘴角漾起抹淡淡的苦涩和心疼。

  “那是因为跟你有缘分,你应该高兴。”原来那声“爹地”是这样得来的,难怪刚才叫他的时候,她几乎没看出来有任何的异样。

  “是啊,我跟雨霏在那边呆了个星期,孩子看起来情绪好了很多,离开的时候他却大哭大闹,不愿意让我们走,我只好答应他,以后每年都去次。”

  “所以,你这几年每年都会去看望次?”

  “嗯。每次去他的病情都有所好转,但时间长,还是能看出来他和其他正常孩子的区别。我也没想到,他现在居然可以跟他妈妈回国来了。”

  “回来也好,见到你和雨霏还有他的外公外婆,他的病肯定会彻底好起来的!”

  “希望吧!”

  年与江淡淡地说了句,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百合知道,他告诉自己这么多其实是想跟自己解释下,并不是他的儿子。

  她抬手覆在年与江的大手上,轻轻对他说:“放心吧,定会好起来的!”

  回到花语苑,百合刚进房门,眼就看到了放在客厅沙发上的个大盒子,外面印着变形金刚的图案。

  百合拿起来看,上面还有江雨霏留下的张便签:“我给你算了卦,你定会生个聪明调皮的儿子,所以我这是见面礼哦!这可是限量版的,你儿子绝对喜欢!”

  看着江雨霏欢脱的字迹,百合突然觉得喉头堵堵的

  雨霏还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经没了。

  年与江看了眼表情异常的百合,明白了她又想起了刚刚失去的孩子∵过去从她手里拿过盒子,揽着她的肩膀边向书房走去,边笑着说:“雨霏送这个礼物的意思是,让我们必须不生儿子不罢休!我们可要加油哦!”

  “嗯”看着年与江把装着变形金刚的盒子放到了书架的最上层,百合重重地点点头:会的,他们定会很快再有自己的孩子的,这里面的礼物定不会让它在盒子里躺太久。

  晚上百合躺在床上,想起今天见到的江静如和母子俩,心里阵阵的不舒服。

  明明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单亲妈妈,明明是个美丽优雅的女人,为什么江雨霏非要在自己面前把江静如描绘成了个贪慕虚荣的自私女人呢?

  江静如真的很伟大,而那可爱的小,太可怜了!如果有天,只要年与江当爸爸,自己又该怎么办呢?是成全了可怜的孩子,还是继续坚持自己的爱情?手机请访问:

  259第239章没有反应

  “是你先对我不尊敬的!你有什么话想问就问,问完了请离开,这里真的不欢迎你。”林薇推开张齐远,边向门口走去,边冷冷地说:“要是已经问完了,现在就走吧,我给你开门。”

  张齐远咬咬牙,恶狠狠地瞪她眼,大步上前把拉住林薇的手,抬手扼住她的脖子就把她往卧室里拉。

  林薇惊慌失措地去咬用力他的胳膊,他却丝毫没有反应,走进卧室,“砰”得关上房间门,把林薇甩到了床上。

  “张齐远,你想干什么?你敢胡来,我立刻报警!”林薇迅速从床的另边走下去,缓了口气,瞪向张齐远,厉声警告道。

  “怎么会叫胡来?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辈子吗?我也爱你,我只是想跟你做点爱人之间做的事而已,别紧张!”张齐远鄙夷地勾了勾唇,把将林薇牢牢按趴在床,用枕头盖在她的头上,骑上她的后背,咬着牙用力将她的双手反过来,从口袋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丝带,三下五除二将林薇的手绑了身后。

  “张齐远,你想干什么!我已经不爱你了,你也有了新欢,你何必还来找我!你放开我!”林薇不停地在床上扭滚着挣扎,用头推开枕头,转过头来骂张齐远。

  张齐远对她的话仿佛置若罔闻,绑好她的手之后,将她翻过来,又迅速压住她的腰部,将林薇的双脚也牢牢地绑了起来。

  不得动弹的林薇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张齐远在床上直是个疯子,他以前就喜欢玩,难道这次要来真的了?

  想到这里,林薇虽然心里异常恐惧,但还是力争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再挣扎,只是定定地看着张齐远,“齐远,你不要胡来。你向都不跟不喜欢你的女人乱来的,我真的不爱你了,也没打算再马蚤扰纠缠你。你要是真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能做到的定帮你。”

  “呵,你不觉的晚了点吗?”张齐远冷鸷的眸光不屑地瞄了眼林薇,又从口袋里拿出根丝带,在手里晃了晃,“我现在浑身着火,你先替我灭了火再说把!”

  说完,他再次控制住林薇的身体,用丝带勒住她的嘴巴,从耳边绕道脑袋后面狠狠地打了个死结。

  林薇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张齐远定是疯了!

  这个畜生,他到底想怎么折磨自己。

  “亲爱的,别害怕,这样的游戏我们玩过,放松身体,好好享受”张齐远把林薇放在床头,让她靠在枕头上,边扯着她浴袍上的带子,边邪佞地盯着她,蛊惑的声音个字个字从嘴里吐出来。

  林薇不由地向后挪动身子,可是刚动下,立刻被张齐远拉过来,下子把她的浴袍从身上扯了下来,刚刚出浴的身子散发出沐浴露的馨香,她的身子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

  “呃”林薇发不出声,只能不住地摇头,用祈求的眼神楚楚可怜地看向张齐远,希望他能手下留情。

  她对张齐远了解得不能再了解,此刻张齐远脸上的狰狞早就没了人性,而是个洪水猛兽!

  林薇的心寸寸凉了下来,现在的自己即使能喊出来,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何况现在已经被他五花大绑

  绝望地闭上眼,眼泪不停地流下来这都是自己造的孽,活该惹上这个禽兽!

  再睁开眼的时候,张齐远已经脱掉了外套,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支针管注射器,正狞笑着点点挪向林薇。

  林薇心里沉,这是什么?

  本能的害怕让她不停地摇头,眼泪跟着到处飘落,身子向角落里退去张齐远对她脸上的惊恐和求饶似乎很满意,骑上她的腰身,用力按住她的肩膀,将手里的注射器在林薇眼前晃了晃,“别害怕,这是好东西,会让你很快乐”

  言落,张齐远狠狠地将尖锐的针尖刺入林薇的胳膊上,边推着注射器,边冷冷地勾唇笑着:“别着急,这药效很快的,保证你分钟之内就有感觉!”

  在张齐远死命的控制下,林薇根本动弹不得,也无力挣扎,只能闭上眼不停地流泪,心里恨恨地咬牙:张齐远,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定要亲手杀了你!

  张齐远收好手里的注射器,从床上下来,邪狞地看了眼身子不停颤抖的林薇,嘴角勾起抹满意又狠毒的冷笑。

  死女人,敢戏弄我?我倒想看看你在我身下如何求饶!

  张齐远拿出个火柴盒大小的微型摄像机,选好位置,放在了床旁边的衣柜上。从这个方向看去,床上的切清清楚楚。

  做好这切,他上去把林薇嘴上的丝带扯了下来,用丝带的末端缭绕在她胸前,邪恶地扬着唇笑。

  “你,你给我注射的什么”林薇顺畅地呼吸了两口,无力地问张齐远。

  身子里像是钻进了五十个蚂蚁,在血管里的每处肆意爬行,血液的温度在不停上升,浑身燥热极了,嘴巴里也口渴难耐,可是身体里的每个细胞躁动得让她无法控制,越来越渴望

  “当然是好东西!”看着身体开始扭动起来的林薇,张齐远冷笑。

  林薇似乎已经不能再挣扎,她突然觉得浑身都轻飘飘的,仿佛下子陷入了柔软的云朵里,她的脸上竟然慢慢浮起的满意笑容。

  张齐远知道她体内的药性发作了,扔掉手里的丝带,迫不及待在她旁边守着,他等这天太久了,今天定要好好收拾她,让她尝尝背叛的滋味。

  “亲爱的,舒服吗?”张齐远蛊惑的声音吹拂在林薇耳边,让她早已经彻底的崩溃的神经更加脆弱。

  “要”急切喃喃出声,林薇的眼睛仍然紧闭着。

  “好,那你告诉我,我订婚宴上的视频是不是你搞的鬼?说了,我就立刻给你”张齐远笑着在她耳边蛊惑。

  “什么,什么视频求你了,给我”林薇的身子不停地蹭向张齐远,求着他,唤着她,身体里的极度渴望在她仅存的点感觉理智里让她无暇顾及别的,只想让人抱着自己。手机请访问:

  260第262章离开他

  手里不断地摩挲着手机屏幕,百合把手机里年与江的名字改成了“rr?”

  切随缘吧!毕竟自己现在,这样爱这个男人,从不敢想象某天要离开他。如果他毫不犹豫,自己也定不说出离开他的话!

  对不起,可怜的,不是阿姨要跟你争,如果可以,阿姨可以接受你真的

  心里虽然默默地说着,百合的眼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如果真的有那么天,自己可以接受个非自己所生的孩子吗?

  “怎么了这是?伤口又疼了还是头晕?”

  年与江关切的声音传来,百合忙抬手擦了擦泪,把手机放在旁边,自己溜进被窝,被对着年与江说:“没有,就是困得流眼泪了,我先睡了。”

  年与江无奈又心疼地摇了摇头。

  这个丫头刚刚失去孩子,今天又见到了,怕是又胡思乱想了。

  年与江打开床头的小台灯,关掉房间的灯,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百合,把下巴抵在她的脖子后面,“宝贝,即使我真的想要孩子,也必须是你为我生的。其他任何女人生的,我都不稀罕。”

  他温热的气息就在脖子间流窜,那暧昧温柔的声音惹得百合刚刚抹去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她却没有去擦,怕被他发觉。

  “那么可怜,她又那么喜欢你,依赖你,你不能因为他是病人就说这样的话。”即使心里感动,百合还是喃喃地怨他。

  “我说这样的话,跟他是不是病人没有任何关系。即使他是个天才神童,我也不会让他当我真正的儿子。”年与江翻身骑到百合的身上,将她的身子轻轻扳过来,看到她脸颊上的泪痕,边心疼地去擦,边说:“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很多,我总不能都把他们收到我年家来当儿子当女儿。我能做的做多只是给予适当的关心和经济上的帮助,其他的我也有心无力。当年收养雨霏,是因为她母亲临终所托,二是考虑到我养父养母都已年迈,雨霏的性格又太叛逆,怕老人家管不住。再说,那个时候我也没想过结婚”

  “那你这个父亲也不合格啊,雨霏现在还不是很调皮”百合打断他的话,撇撇嘴。

  “因为这些年,我主要把精力放在了自己的事业上。雨霏跟我的时候已经十岁了,我毕竟不是从小带着她,不懂这些教育孩子的事,以为味地宠味地迁就,她就会自我懂事自我成才,没想到太放纵还是害了她”年与江见百合的眼泪终于止住,修长的十指恋恋不舍地在她的脸上摩挲。

  “你放心,以后我们有了孩子,我定从他出生的第天开始就好好教育他。要是男孩呢,让他长大了成为跟他父亲样魅力无限的人,要是女孩呢,就让她成为跟她这个没追求的妈妈样”年与江没有说下去,只是好笑地俯视着身下的女人。

  “呸,自恋狂!她妈妈怎么了?怎么没追求啊?哼!”百合果然撅起小嘴,扭过头不理他。

  “没事,只要有个跟她爸爸样的男人来爱着她就行了!”年与江坏坏地笑,双手捧着百合的脸俯身咬住了她的唇。

  百合以为他只是蜻蜓点水地浅尝辄止,闭着眼睛认真地温柔地吻着她,久久没有离开。

  直到他的大手顺着她的脸慢慢下滑,来到腰际的时候,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熟悉的男人味道,百合突然慌了,忙按住他的手,使劲摇头去拒绝他那缠绵悱恻的吻。

  “嗯不要”百合的呼吸已经有点凌乱,费了很大的劲才推开了他的脑袋,面红耳赤地看着他。

  年与江的眸子里已经泛起了淡淡的赤红,百合非常熟悉那种眼神充满着热情

  “放心,我有分寸。”年与江的声音也已经沙哑,更加昭示着他浓浓的渴望。

  说完,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吻,将下巴抵在她的头上,盖好被子,关了手边的小台灯。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作祟,百合觉得这夜年与江睡得格外香甜,听着那久违的酣畅呼吸声,她也很快进入到了梦想。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记得非常清楚自己昨夜做得那个甜蜜的梦!

  她梦见自己给年与江生了对龙凤胎,男孩女孩都长得跟他很像,她在梦里还委屈地抱怨:“你怎么可以这样霸道?连孩子都要争着跟你长得像,凭什么我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宝宝跟我不像呢?”年与江则手抱着个孩子,笑得极其欠揍:“因为他们俩都姓年啊,你个姓甄的外人,又不是我们家人!”

  为了这个梦,百合连续两天见着年与江都要抱怨下,他听了却只是低头无声地暗笑,惹得百合更加生气地可劲白他几眼。

  他只好无奈地长臂伸,将她彻底揽进怀里:“要不咱趁孩子还没出生先去趟公安局?”

  “去公安局干嘛?”

  “把你的名字也改过来呗!以我之姓,冠你之名!年甄百合?嗯好像还不错!”

  “去你的!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百合虽然知道他是开玩笑,但心里却被幸福填充得满满的。

  这世界上最浪漫的事,不就是“以你之姓,冠我之名”吗?

  江静如回来的第三天,江家安排了个家宴。江新民老两口亲自给年与江打电话,让他晚上务必参加。如果真的忙,那就按照他的时间改期也行。年与江最近为了陪百合,晚上几乎没有安排任何工作会议,能不参加的工作晚宴也全部推掉了。所以,江新民打来电话的时候,年与江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说自己晚上定按时过去。

  百合接到年与江的电话,踟蹰了下没有说话,正在考虑自己这个身份去参加他们的家宴合适不合适的时候,年与江丝毫不给她犹豫的机会,直接说了句:“你中午休息会,下午我早点回去接你!”便挂了电话。手机请访问:

  261第263章恻隐之心

  百合手里握着电话又想起了江静如和母子,心里的矛盾阵阵翻涌上来。

  她曾经以为如果真的可以见到江静如,即使她对自己和年与江的感情可以产生威胁,自己也不怕。可是,如今这状况,就算知道她们母子不会干涉年与江,自己的心里也是没底的。

  因为百合知道,自己怕的并不是真的失去他,而是怕自己过不了自己的恻隐之心这关。

  江静如在回国的第二天就把带回了母亲家,虽然在加拿大的时候,已经给他看过外公外婆的照片,并让他记住了老人的模样,但是见到真人的时候,还是害怕地往江静如身后躲。好在孩子现在的情况并不是严重的,经过三两天的适应,已经完全认识了江家人。

  江新民作为名新都老辈的退休干部,虽然早已脱离了应酬的场合,但毕竟是好些年没有见自己的女儿和外孙,时高兴,就坚持要把这十几年来的第次全家大聚会选在了个四星级的酒店里。除了老两口江静如母子江雨霏,还有自己的儿子儿媳也过来了,加上年与江,这大家终于很难得地聚齐了。

  服务员领着年与江和百合推开包间的门时,三世同堂的江家家七口人正其乐融融地聊着天,见到他们俩进来,江老爷子跟夫人以及江雨霏的舅舅舅母都站起来笑着迎接他们,江静如抬眸看了眼携手进来的俩人,有瞬间的怔忡,随即冲百合淡淡地笑了笑,又俯身跟儿子说起话来。

  而坐在边直在玩手机的江雨霏,直等到大家寒暄完坐定之后,她才悄悄瞥了眼年与江,借着服务员上菜较混乱的时机,本来坐在年与江正对面的她把椅子挪了挪,靠近了些,这样自己的视线就离年与江远了很多。

  菜上到差不多的时候,老爷子正欲举杯,年与江淡淡地扫了眼心怀鬼胎的江雨霏,笑着说:“雨霏,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趁外公宣布晚宴开始之前不如先说出来,免得这顿饭你都吃不好。”

  “啊?”看到众人把视线都转到了自己脸上,江雨霏故作讶异地睁大了眸子:“什么?没有呀!怎么了?亲爱的老爹?”

  “我以为你从加拿大避难避了几天回来就不认识我这老爹了!怎么?闯了祸走了之好像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