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从中帮了你的话,你信不信?”年与江突然神秘地笑了笑,看向江静如。

  “什么意思?”江静如有点懵,有点紧张,诧异地看着他嘴角那抹得意中带着让她感到很冷的笑。

  “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我早就知道了你跟那个男人在起计划出国的事,但是我没有揭穿你,也没有在家人面前提过这件事。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你每次回家翻箱倒柜找各种证件的时候都特别顺利,不仅家里人都不在家,而且所有证件都放在了能让你很容易找到的地方?嗯?难道你真的以为是上天都在帮你私奔?是不是?”手机请访问:

  270第172章难以置信

  年与江连几个问句,问得江静如满脸的不可置信,愣了很久之后,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了我答应跟你在起是骗你想利用你的?”

  “没有!因为自从我知道你心意想出国之后,我就知道我在你心里开始就被淘汰了!所以,你后来说答应跟我在起,我就从来没有相信过!”

  “呵”江静如垂眸自讽地笑了笑,“年与江啊年与江,我这些年直为我错过了你而后悔过,因为我负了你而自责过,可是没想到,到头来是我被你玩了?”

  “玩?你到现在还认为这是玩?”年与江咬了咬牙,冷冷地看着江静如,“我真是很好奇年少的我,怎么会那么痴迷地喜欢上你,现在想想真的不可思议!”

  说完,年与江叹了口气,站起身边慢慢往落地窗走去,边沉声说道:“那个时候的我几乎无所有,尽管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感动你分毫。后来你说你的梦想是出国,我就想既然我没有能力给你你想要的生活,那不如帮你去完成你的理想。我以为你那么兴奋地出去了,肯定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其实你刚出去那几年,确实过得不错,那个时候我听说之后你知道我什么心情吗?”

  江静如没有说话,看着年与江逆着光的背影,眼圈竟然红了起来。

  年与江在落地窗前站定,幽幽的目光看向远处,“那个时候,我既为你感到高兴,又为我自己的无能感到羞耻!我认为我活到那个时候,做的最正确的件事就是没有牵绊着你,纠缠着你,而是给了你放出去展翅高飞的自由!可是,我没有想到,我的事业越来越顺风顺水的时候,却听到了你在国外的日子过得越来越不顺利的消息你知道吗?我知道之后,脑海里蹦出来的第句话就是:都怪我,应该死缠烂打把你留下来,想尽办法不让你出国”

  听着年与江回忆声音越来越低沉,饱含着纠结和痛苦,江静如的眼泪终于默默地流了出来,哽咽道:“不怪你的!即使当年我爸妈知道了我出国把我所有证件都藏起来不给我,我们当时也想好了出境的办法即使你不帮我,我还是会意孤行地出国去这切,都是注定的。”

  年与江闭上眼,深深地吐出口气—身时,脸上已经收敛起来所有情绪,平静地说:“说正事吧,你为什么突然要把留给我?”

  江静如擦了擦眼泪,对年与江凄凉地笑了笑,“我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我已经走投无路,除了能把我的交给你,真的没有第二个能让我瞑目的办法了。”

  百合再去医院看望王晓蕾的时候是小马打来电话,告诉她今天有专家来给王阿姨做检查,然后会确定手术方案。

  百合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就决定去趟医院,可刚到楼下就被小高拦了下来。

  “甄小姐,您身体还没好,不能个人出门。”

  “没事,我就是去医院复查下,很快就回来。”

  “请你就不要让我为难,自从上次的事发生之后,年书记指示了,他不在的时候,我必须时刻在您身边。您要是真的去医院,我送您去吧!”小高打开了车门,躬着腰请百合上车。

  想着之前发生的事,百合确实还有点心有余悸,也不想再跟小高纠缠,只好坐上他的车去医院,心想着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去看望谁!

  直到了住院部,小高还是直跟着自己,百合无奈,只好转身叹口气对他说:“我去看望个朋友,女的,你也要跟进来吗?”

  “哦,不那就不用了,我在病房外面等您。”

  小高脸上热,但是还是仅仅跟着百合,直到百合走进了王晓蕾的病房,自己才转身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看见百合进来,坐在轮椅上的王晓蕾满面激动的笑容,有点吃力地控制着轮椅的方向,“孩子,你来了。”

  百合微微愣,怎么几个星期没来,已经坐上轮椅了。

  “阿姨,您怎么不在床上休息。”百合没有当面问王晓蕾,怕让她想起来又伤心,病中的人都是很脆弱的。

  “刚才护士来说呆会有医生来给阿姨检查,阿姨的运气真好,听说还是个专家刚从国外回来,检查之后就可以选择手术方案了。”小马在旁边略带欣慰地告诉百合。

  “是啊,所以我说下来活动活动,可能是天气慢慢热起来的缘故,这几天腿都不是很疼了。”王晓蕾摸着自己左腿膝盖,笑着对百合说,脸上是副“我没事”的表情。

  “阿姨,您放心,医生早就说了您这病只要做了手术就会好的,我和小马先扶您去,专家可能马上就会过来检查。”百合把王晓蕾的轮椅推到床边,和小马费了很大的力气终于把她扶上了床。

  “孩子,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虽然说现在小产不算是个大手术,但毕竟也伤身,你可要好好保养身体啊。”王晓蕾握着百合的手心疼地问。

  “我都好了,恢复的很快。阿姨,您别担心我了!”看着王晓蕾鬓边的华发,百合心里难掩阵心酸,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上手术台,真的不容易。

  “那就好,那就好!我这做了手术就回成都去,就不给你添麻烦了,我儿子他要是知道了你还经常过来看我,会不高兴的。你已经为我花了那么多钱了,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王晓蕾低下头,语气里尽显凄凉和无奈。

  “不会的,阿姨。他呀,就是嘴上硬,其实他心里直都有您。您在这里住,也没花多少钱,而且这些钱也都是您儿子的他自己虽然心里还有缔结,但是不会不给您看病的!”百合微笑着安慰王晓蕾,心里却在琢磨着她手术出院之后该怎么安排

  百合跟王晓蕾聊了几句,王晓蕾的主治大夫陪同着位身材高大的戴眼镜的医生还有几名护士依次走了进来,小马忙说:“阿姨,检查的专家来了。”手机请访问:

  271第273章脸严肃

  “这是我们医院请来的骨科专家乔治医生,是这次专门给王女士做手术的,现在要询问些情况,还请你们家属先去外面等等吧。”主治大夫对百合说。

  “好吧,拜托乔治先生了!”百合看了眼从进门来就直脸严肃的乔治,转身对王晓蕾说:“阿姨,医生问您什么您尽管说就行了,哪里不舒服怎么样个疼法,都告诉医生,我就在外面,他们检查完我就进来。”

  “哎!好的,放心吧!我没事!”王晓蕾点点头。

  百合跟小马使了个眼色,俩人起走了出去,在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窗看着王晓蕾被群医生护士包围住,不知道在检查询问什么。

  百合在门口焦急地等了会,不经意转头,看见小高手里拿着沓资料,和个端着医药盘的护士边走边对着资料问着什么。

  小高也有朋友在住院吗?还是?

  百合有点诧异地腹诽着,视线盯在小高手里的资料上,直到小高抬眸发现了她,稍微有瞬间的发愣,随即跟护士道了声谢谢,向百合走了过来。

  “高师傅,你也有朋友在这边吗?”看着小高把手里的资料折起来,放在身侧,百合更加好奇,直接问他。

  “不是,刚才有个哥们打来电话约我晚上吃饭,我说我在医院,他就让我顺便把他女朋友的化验单取回去。”小高镇静地答了百合句,又问她:“甄小姐,您忙完了没?年书记可能快下班了,我们该回去了。”

  “哦,再等会吧!”百合又隔着玻璃往病房里看了眼,担心小高看到王晓蕾,就抬腕看了下手表,“高师傅你先去停车场取车吧,我十分钟就下去。”

  小高踌躇了下,点点头:“好,那我就在住院部楼下等您。”

  看着小高离开的背影,小马皱了皱眉,有点不确定地说:“这位帅哥好熟悉我好像在哪见过”

  “是吗?”本来就在怀疑中的百合眸中亮,“小马,你是不是在医院里见过他?”

  “哦,对!想起来了!”小马拍额头,“上次你在手术室的时候,我跟王阿姨过去看你,他也出现在手术室门口了,而且”小马突然讪讪地吐了吐舌头,捂住了嘴巴。

  “怎么了?而且什么?怎么不说了?”百合好笑又更加好奇地看着小马,心里开始慢慢释然,看来小高是知道王阿姨在这里的。

  “甄姐,我不是多舌也不是八卦哈,就是那天看到刚才那个帅哥,还有另外个大帅哥好像是王阿姨的儿子,应该是您爱人吧?好帅好酷噢!”小马终是忍不住好奇地问百合。

  “是吗?就是我那天进手术室的时候?”百合淡淡地笑了笑,确定了心里的猜测。

  原来那家伙根本就是知道他母亲在这里的,那么自己经常来这里看望她,年与江也是知道的了?

  居然装作不知道的不闻不问但至少他没有反对自己来,莫非是莫非他自己也想关心自己的母亲,只是那臭面子比较重要,所以才默认了自己带他来?

  管他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已经开始接受他的妈妈了。

  “是啊,他可嘿嘿,因为他紧张你嘛,他当时可凶可厉害了”小马想说又不敢说,不敢说又忍不住想说。

  “嗯,他是王阿姨的儿子。”百合轻轻点点头。

  “那”为什么母子俩看着像仇人样?小马意犹未尽,但好像也感觉到自己问多了,看了眼把视线已经转到了病房里的百合,撇撇嘴,没有再问。

  医生在王晓蕾的病房里逗留了近四十分钟,出来之后行人又走进了主治大夫的办公室,查片子看诊断报告,等百合有机会进去问情况的时候,已经到了医院的下班时间。

  乔治医生匆匆离开,脸上是副“拒人千里”的冷漠,百合只好进去问王晓蕾的主治大夫:“医生,王阿姨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现在好像已经没有办法走路了。”

  “嗯,放心吧,乔治先生已经确诊是骨癌,好在癌细胞还没有扩散,做手术就可以了。”医生告诉百合。

  “那,手术有风险吗?”想起刚才那大拨人,百合还是很担忧。如果不是很重要的手术,恐怕也不会这么兴师动众吧?

  “放心吧,姑娘。乔治医生主刀的手术,目前为止还没例不成功的。手术之后癌细胞就不会扩散了,放心!”医生脸的自信。

  “那什么时候可以手术呢?”

  “三天后。”

  “那好,还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这几天要打很多消炎针,让患者配合我们做好这项工作就行。另外,这几天要给她加强营养,但是不能吃太油腻的,也要休息好。”

  “好的,这个您放心。”

  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百合重重地吐出口气。虽然还是确诊为骨癌,但是如果手术之后真的可以痊愈,那也算是有惊无险了!

  回到王晓蕾的病房,百合把医生告诉她的注意事项对小马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才告别王晓蕾离开了病房,并告诉她们三天后的手术自己定过来。

  年与江的车子在花语苑自家楼下刚停稳,小高便恭敬地迎了上来,帮他打开了车门。

  “怎么还没回去休息?有事吗?”年与江下车,问他。

  “我陪着甄小姐去医院刚回来就看到您的车进来了,王阿姨的事跟您汇报下。”小高达答道。

  “她怎么又去了?不是那边有人照顾吗?”年与江皱了皱眉,不过旋即拧着的眉心又舒展开来。

  真不知道老太太给那丫头灌了什么汤,让她这么孝顺?

  “甄小姐说去医院做自己身体的复查,我劝了很久,她才同意让我去。”小高也甚是无奈:“还好医生那边我早就打了招呼,没有告诉她太多实情。”

  “嗯,她想去就去吧!乔治今天检查了没?什么结果?”年与江靠在车门上,径自燃了根烟,面无波澜地问小高。手机请访问:

  272第274章尽快手术

  小高有点犹豫地看了眼年与江,答道:“情况有点不好,乔治先生让我转达给您,说要尽快安排手术,否则癌细胞会扩散,到时候更麻烦。”

  “嗯,那让他安排就行了!”年与江轻轻吐出口烟,幽幽的眸子里片黯色,看不出他什么情绪。

  “可是,乔治先生说,必须截去条腿。”小高的声音明显放缓,似乎是很不忍地说出这句话,然后紧紧盯着年与江,等待着他发话。

  年与江夹着香烟的两指突然抖,还未燃尽的烟直接从修长的指间滑落,掉了下去,在他的皮鞋上弹了下之后,落到了旁边的地砖上。

  小高紧张地怔,想开口,却不知道该安慰他还是继续请示

  只见年与江咬了咬牙,垂眸轻蹙着剑眉,似乎有点难以置信,但又很快抬眸沉声开口:“让乔治自己决定吧!选择最佳的方案!”

  说完,转身大步上了楼。

  小高怔怔地看着他魁梧的却明显有点颤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楼梯拐角,半天才反应过来,小声道:“是。”

  年与江开门进屋,百合刚好洗了手从洗手间出来,见他脸的深沉,不由地皱了皱眉,上前边帮他脱外套,边笑着问:“怎么了?谁惹大领导生气了?”

  “除了我那个乖女儿,还能有谁。”年与江似乎早就猜到了自己的情绪在她面前掩饰不住,只好“嫁祸”给被自己刚刚赶走的江雨霏。

  “雨霏?她又怎么了?你今天见到她了?”

  “她自己说是去负荆请罪,却没点诚意,我让她回研究院去办手续了。”

  “办手续?你终于肯让她回来了?早就应该这样了,你现在又不在那边,她个人在那边总是没个照应。”

  “这话说的,好像我把她赶走的样?我有那么狠心吗?”年与江佯装不悦地拧了拧眉,惩罚性地捏了捏百合的鼻子。

  “嘿嘿,狠心!”百合冲他俏皮地笑,转身进了厨房帮张阿姨准备晚饭。

  “今天准时吃药了没?”年与江脸上又浮现层温柔,对着她的背影追问道。

  “吃了!放心吧!”

  晚上,年与江借口处理几个文件,独自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

  个人坐在椅子里,接连抽了五六根烟,才慢慢地转动椅子,站起来走到了窗户边。

  定定地看着玻璃上自己模糊的身影,那深邃的眼睛里片深沉。

  回想起江静如亲口对他说:“我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我已经走投无路,除了能把我的交给你,真的没有第二个能让我瞑目的办法了。”的那个镜头,他不由地咬了咬牙。

  我是回忆的分割线

  年与江办公室。

  站在落地窗前的年与江闭上眼,深深地吐出口气—身时,脸上已经收敛起来所有情绪,平静地对江静如说:“说正事吧,你为什么突然要把留给我?”

  江静如擦了擦眼泪,对年与江凄凉地笑了笑,“我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我已经走投无路,除了能把我的交给你,真的没有第二个能让我瞑目的办法了。”

  “癌症?”年与江眯着眸子,边审视地盯着江静如,边向她慢慢走过去,唇角慢慢不屑地勾了起来,“江静如,你又想耍什么花招?你小时候为了逃避上学逃避各种应酬,无数次撒谎说自己生病身体不舒服。怎么,这个本领还没退化呢?”

  “呵呵,我就知道你不信我!”江静如平静地苦笑了下,转身在包里取出两页纸递给年与江,“以前我是自私,那都是为了我自己。可是我到了现在这个年龄,不至于自私地抛弃我自己的儿子吧!”

  年与江仍是疑惑地撇了眼江静如,伸手拿过了她递过来的黑字白纸。

  是医院的诊断书。

  盯着那“诊断结论左右|乳|腺癌第4期”行字,年与江眸色中的暗色越来越沉

  此刻的江静如脸上格外沉静。

  不哀不怨,不伤不痛。

  她只是看着年与江手里的诊断书,淡淡地说:“如果你还不相信我,我还有在温哥华就诊时的诊断书,这个是昨天才从我们是第人民医院拿回来的,你自己神通广大,完全可以去调查下这份诊断书是真是假,医院里有存根的。”

  年与江紧紧捏着手里的两页诊断书,脸上的表情虽然隐去了层疑虑,但那眸子里的不可思议还是显而易见,沉默了良久,才抬眸看向她,“为什么不去治疗?”

  “呵呵。”江静如见他终于不再怀疑自己,凄凉地笑了笑,无所谓地耸耸肩,转身坐回沙发上,“4期,四期,也就是晚期,就是说离死期不远了!癌细胞已经扩散,即使华佗在世,也只能用神草神药延长几天我的寿命罢了!”

  年与江看着脸满不在乎的江静如,股愤然油然而生,双幽深的眸子里渐渐渗透出丝丝泛着猩红的怒意,强压抑着声音咬牙低声吼道:“江静如你有病去治病,别跟我在这谈什么狗屁你儿子的监护权!”

  “治疗要是有用,我就不会这样狼狈地来求你照顾。就算是手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