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切除所有恶性肿瘤并保全条命,没有任何比这个办法更适合的了。”

  “对了,那个乔治医生看着冷冰冰的,以前也直没见过他,他就那么靠谱吗?”

  “乔治先生是年书记特意请来的专家,他直在国外,刚好最近回国探亲,若不是年书记的面子,他是不打算接受任何诊断和手术的。他是骨科方面的专家,在专业领域非常权威,可能也是因为这样,表面看起来很冷酷,但是他绝对算的上是德艺双馨的医生,所以他亲自主刀的手术您放心。”

  “原来是这样啊!”百合心里更加了然,看来年与江早就开始帮王晓蕾联系了医生,他居然可以做得如此保密。

  不过,这切都说明其他的心里还是关心他的妈妈的,爱他的妈妈的。尽管王阿姨失去了半条腿,但却薄了条命,如果她醒来后知道自己的儿子原谅了她,还能守在她的病床前,多年来的心结旦解开,她定不会因为失去了半条腿而太难过了。

  可是想到六十多岁的人了,剩下的日子还需要在轮椅中度过,百合的心里还是感到很遗憾。

  不管母子间有过多大的恩怨,即使当年她真的做了对不起自己丈夫和儿子的事,如今落个这样的晚年

  作为儿子,他也应该原谅他的妈妈了吧!

  “高师傅,你知道与江和他妈妈之间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吗?”百合虽然猜到小高可能也不知道,即使知道,未经年与江允许,也不会轻易告诉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他。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小高为难地挠了挠头:“这些年,年书记直在背后帮助着王阿姨和他的另外个儿子,但是从来不见她。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她就是年书记的亲生母亲。至于两个人为什么会是目前这种关系,我们做下属的怎么敢多问。”

  “另外个儿子?他还有个亲弟弟吗?”百合这回是真的意外了。手机请访问:

  276第278章大胆猜测

  “同母异父!”

  “同母异父?”百合小声重复了句,用脑子里装的那些从电视剧和小说里补脑过的狗血剧情开始大胆猜测

  王阿姨年轻的时候背叛了年与江的父亲,喜欢上了别的男人,然后抛夫弃子但是,与江的父亲难道会是因为这件事而想不开才去世的吧?何况听张阿姨说过,他父亲陶志强以前是当大官的,不至于为了个背叛自己的女人而郁郁寡欢至英年早逝的吧?

  抑或,还是有别的什么隐情?

  “是的,年书记还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我也就知道这么多,其他都不知道,也没敢问过。”小高说。

  “哦,明白了,放心我不会告诉他是你说的。”

  医院给乔治医生临时安排的办公室里,年与江跟乔治正聊着,名护士匆匆进来,满脸滤色:“乔治先生,患者醒来之后发现截肢之后,情绪特别激动,缝合的伤口已经被她撑开情况紧急,我们只能先给她打了镇定,刚刚处理好伤口但是她要是再醒来该怎么办?”

  乔治看了眼年与江,耸耸肩:“剩下的工作,就是你的了,记得让她们先给你把衣服换了。”

  “嗯,我。”年与江蹙了蹙眉,起身向乔治微微点了点头,随着护士向外面走去。

  在隔离室里换好无菌手术服,年与江走进了王晓蕾的病房。

  护士临走之前,轻声叮嘱他:“如果病人醒来情况不好,请您及时按呼叫器,我们就在隔壁办公室。”

  年与江点点头,坐到了王晓蕾的床边。

  王晓蕾发丝凌乱,还戴着呼吸机,虽然紧闭双眸,但眼角还残留着泪痕,许是之前醒来挣扎之后留下的痕迹。她的手上同时插着输血和输液的药管,那只被截掉左腿的位置,从膝盖上面截开始往下的部位,空空如也,隔着被子还有血渍渗了出来。

  看着她憔悴的甚至有点狼狈的面容,年与江沉静的眸子越来越幽深,仿佛里面藏着两片深不见底的黑海,表面的平静里看不出里面任何的真实情绪。

  这么多年来,第次如今近距离静静地看着她

  脑子里突然如片花般闪,过往的那些让他不解,让他诧异,让他愤怒,甚至让他恶心的回忆慢慢浮现出来。

  片段:四岁时,父亲不在家的时候,家里突然来了个陌生的男人。身怀六甲的王晓蕾满脸惊慌,看了眼正在玩游戏的儿子,忙把那个男人拉进了卧室。随后,里面不断地传出争吵的声音。母亲开始带着怒气的声音质问来人:“你敢威胁我?”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母亲开始哭泣,后来求着男人不要说出去,会答应他切要求。幼小的年与江并不认识这个陌生男人,听着卧室里传出来的母亲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他只能确定那个男人是坏人。

  片段二:仍然是四岁,冬天,雪下得很大,父亲出差在外,母亲从卧室出来捂着肚子,满头大汗,断断续续地对他说:“儿子,快去叫年阿姨,说妈妈不舒服,让她个人来。”他被母亲痛苦的神色吓坏了,忙跑出去往江新民家里跑,边跑边喊着:“年阿姨年阿姨,快来救救我妈妈,快来救救我妈妈。”因为心太急,跑的太快,脚下滑,他狠狠地摔倒在了雪地里,爬起来的时候发现雪地上有殷弘色的血斑,他顾不上留着鼻血的鼻子,仍大喊着让年阿姨救他的妈妈。江新民两口子过来之后,急急忙忙把他母亲接了出去。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妈妈要生孩子了可是后来,听说那个孩子出生就夭折了,听闻消息赶回来的父亲陶志强连见都没见过那个孩子,却因自己的失责内疚了很久很久

  片段三:六岁上学了,他放学回来还没进家门,就听见家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音,他听出来了,跟母亲争吵的并不是父亲,而又是两年前见过的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说着什么“赡养费”“你儿子”之类的话题。他不敢进门,直孤零零地坐在门口,直到房门被打开,那个陌生男人手里边满意地数着手里的钞票,边恶狠狠地冲只有六岁的年与江啐了口:“小杂种!”然后,扬长而去!他不懂什么是小杂种,但是他知道,那个满脸凶狠的男人定不是好人!

  片段四:七岁,他正在教室里上课,父亲的同事兼好友江新民来学校跟老师说了几句话之后,把他从教室里带了出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茫然地跟着脸严肃的江叔叔走出学校,回到了家里。家里面乱作团,有很多陌生的面孔,也有很多他认识的父亲母亲的同事,母亲直在哭,却没有看见父亲。

  片段五:监狱里,他和母亲隔着厚厚的隔音玻璃见到了父亲,还不到四十岁的父亲在监狱里只呆了三天就感觉老了十几岁。母亲直哭着求着父亲原谅他听她说话,父亲却只是震怒地恨恨地盯着母亲,句话也没有说。后来,父亲拿起电话要跟他说话,他听到父亲那沙哑的声音的时候,眼泪扑簌簌流了出来,“爸爸,我们回家吧,你在这里干什么?”父亲艰难地扬了扬唇,对自己的儿子和蔼地笑着说:“儿子,不要哭。记住两点:第,男子汉任何时候都不能落泪。第二,以后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女人。”他不懂父亲的第二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却牢牢记住第句话,再也没有哭过。

  镜头切换到王晓蕾的病床前,年与江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握拳头,深邃的眸子里盛满了恨意,牙关紧咬,满脸深沉的黯色,仿佛整个人立刻就会爆发样。床上的王晓蕾手指微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意识慢慢回笼之后,脸上直安详的神色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正要抬手挣扎,眼睛在瞥到了坐在旁边的人时,瞬间安静了下来,放下双手,只是诧异地盯着自己的儿子,两行浑浊的眼泪从眼角滚落。

  “儿”她睁大眼睛,想唤声自己的儿子,却只能在呼吸机的罩子里发出声闷闷的声音,艰难而无力。手机请访问:

  277第279章默默流泪

  年与江抬眸看了眼已经醒来了的王晓蕾,刚刚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暗哑的声音道:“现在不是你说话的时候,你如果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等出院了再说。”

  王晓蕾苍白的脸上浮现抹难言的惊讶,干裂的双唇微微颤抖着,发不出声音,自己的儿子也不让自己说话,她只能默默地流泪。

  年与江拧着眉看着她,勾了勾唇,冷冷地笑道:“手术是我签的字,很意外吧?失去条腿,是不是很痛苦?是不是感觉生不如死?嗯?”

  “不”王晓蕾使劲摇着头,嘴里发出声清晰的“不”字,眼睛紧紧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生怕眨眼他就消失。

  “不痛苦?呵呵,那当然!比起我那可怜的父亲,正在事业兴旺的时候突然遭到妻子背叛,领导陷害,抑郁而终你只是失去半条腿,真的算不了什么,是吧?”年与江挑了挑眉,语气里依然冰冷如霜,仿佛开口,唇边就能溢出团团的冷气样。

  王晓蕾不再说话,身子开始微微地颤抖,眼泪更加汹涌地淌出,既委屈又似乎带着疼爱和自责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年与江咬咬牙,冷眼瞥了眼她,沉声说道:“如果不失去这半条腿,你活不了多久。当年因为你的自私和愚昧,害死了我爸爸,害的我家破人亡寄人篱下三十年了,你以为我会让你刚出现就解脱吗?我不会这么轻易饶了你!你如果真的想赎罪,就不要再在医院里给我造次,等你出院了,我自然会跟你好好算算这么多年来的账!”

  “嗯,嗯”王晓蕾已经泣不成声,却仍艰难地冲自己的儿子点点头,答应了他。

  “留着你的力气吧!目前白星还不知道你在这里,如果你想安心养病,暂时就不要想方设法联系你那个人渣儿子了,我不想因为你再让他给我添什么麻烦!另外,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在医生护士面前乱说话,更不要提什么出院的事!否则,我这辈子都不原谅你!”年与江咬牙说完,站起了身子:“等你出了无菌监护室,我会让百合来看你的,但是请你不要给她灌输任何你的那些思想!她还等着孩子出生让你带,你就赶快好起来吧!”

  说完,年与江蹙眉冷着脸大步离开了病房。

  王晓蕾望着自己儿子魁梧俊朗的背影,老泪纵横,心里默默地唤着他:“轩轩我的儿子,你终于肯原谅妈妈了吗?妈妈点都不在乎失去条腿早知道失去条腿可以换回你的原谅,妈妈宁愿被砍去四肢都不觉得绝望”

  年与江回到家里的时候,刚好到了晚饭时间,自己开门进去,在客厅和卧室走了圈,却没看到百合,听到厨房里传来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就走过去推开了厨房的门。

  听到声音,正在和张阿姨的指导下挥动着木勺炒菜的百合扭过头来,看到是年与江,满眼的惊喜:“回来了?”

  “你这是哪门子的心血来潮了?有张阿姨在,你就别浪费材料了。”年与江皱了皱眉,毫不掩饰地取笑她。

  “百合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呢,最近的菜很多都是她掌勺的。”张阿姨和蔼地笑着对年与江说。

  “是吗?难怪最近觉得菜的味道有点反常。”年与江挑了挑眉,淡淡地笑了笑,推上门走了出去。

  “阿姨,你来炒,我去盛饭,就剩个汤了,我先把这几道菜端出去,他肯定饿了。”百合也不理会年某人的嘲笑,忙把手里的工具交给张阿姨,自己去盛饭。

  吃饭的时候,百合个劲地往年与江的碗里夹菜,然后咬着筷子看他口口地吃下,自己的脸上浮现起朵朵傻傻的红晕。

  “你不饿?”年与江转眸问她。

  “嘿嘿,秀色可餐。”百合也不顾张阿姨就在旁边,嘻嘻笑着恭维他。

  “咳咳”

  年与江突然被菜卡了下,放下筷子客咳起来,百合忙把旁边的水递了过去,担心地站起来去轻拍他的背,“你这是多久没被人夸过了啊,不就个秀色可餐嘛,不至于让你这么激动吧!”

  “好了好了,有什么话直说吧,我可以接受你的媚,可接受不了你的谄媚!说吧,有什么事!”年与江放下水杯,拉着她的胳膊按在了椅子上。

  “呃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百合皱了皱眉,副泄气的样子。

  “就你?眉梢上都写着恭维俩字!先吃饭吧,有事待会说,刚好我也有话对你讲。”年与江无奈地摇了摇头,给百合盛了碗汤,“多喝点这种清单的汤,饭后记得吃药。”

  “哦”百合乖乖地低头扒饭,又悄悄地瞅了瞅他的侧脸,却点都没看出他的情绪。

  晚饭后,百合瞧了眼坐在书房里的年与江,走进卧室,把枕头底下的那块大得有点夸张的玉观音拿了出来,抿着唇放在灯下看了看,握进手心里走进了书房。

  “憋不住了吧宝贝?想好了来坦白了?”年与江捻灭手里的烟,微微眯了眯眼睛,唇角勾起抹玩味的笑。

  “是啊,早就憋不住了!谢谢大领导给我这么个坦白从宽的机会,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百合双手背在身后,字句说得格外认真。

  “贫嘴!”年与江坐到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腿:“过来!”

  百合心里涌起甜甜的蜜意,他今天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呢,于是关上书房的门,乖巧地走过去坐在他的腿上,双臂环过去勾住了他的脖子。

  年与江只手握住她的纤腰,另只手放在沙发扶手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红木扶手,慵懒的眸子笑看着她:“说吧!”

  “你不是说你有事跟我讲吗?你先说!”百合讨价还价,同时不忘给年与江个极其灿烂又透着少见的妩媚的笑,嘻嘻看着他。

  她从进书房来,心里的小算盘就打了起来:他很少本正经地对自己说有话给你说,那今晚的话题怕八成是都与他妈妈的事有关了。

  而自己要跟他商量的,也是关于他妈妈的事。手机请访问:

  278第280章随机应变

  虽然从今天在医院里见面到现在,他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不高兴的神色,但是在不清楚他的态度之前,自己最好不要自作主张地提些建议。毕竟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他们母子之间当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只要他先表明态度,自己就可以随机应变了!

  “我先说?我怕我说了之后,你就没话说了。”年与江挑了挑眉。

  “怎么会!你先说嘛,我说得比较啰嗦,怕你听了就犯困,所以还是你先说!”百合嬉皮地嘿嘿笑了笑。

  “好啊,那我先说了今晚是不是会犒劳我?”年与江放在百合腰间的手稍稍用力,捏了捏她的后腰,笑得邪恶极了。

  “看你说什么事了,万是让我去做些违背江湖道义的事我可不干,更不会犒劳你。”百合扬起小脸,撇撇嘴。

  “威胁我?嗯?就你那点江湖道义,出门恐怕不是被卖给非洲,就是被拐到大户人家做小媳妇了!我看你是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年与江佯装不悦地说着,空出来的只手从她的衣服里探进去,眼看就要摸上她的胸脯,百合连忙按住了他的手,求饶道:“好了,我犒劳你嘛!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年与江意犹未尽地收回手,本想好好调戏调戏这个小东西,没想到她倒着急起来了!

  “我不在家的时候,江静如是不是来过?”他将身子靠近沙发里,微微抬头仰视着她,面上已经收敛起了刚才的玩味笑意,恢复到了平日里只有在办公室里常见的平静和严肃。

  百合的脸上有瞬间的怔愣,怎么突然提起江静如了?

  “哦前几天是来过次,跟起过来的她跟张阿姨还认识呢”以为今晚的话题是王晓蕾,他突然提到江静如,反倒让百合的情绪低了下来,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

  看来江静如是去找过他了

  那么他,会怎么处理的事呢?

  “你难道想告诉我她是来找张阿姨的?”年与江皱了皱眉,直勾勾地看向她的眼底。

  “没有你既然都知道她来找我谈了什么,还问我干嘛!”百合的心里突然有点委屈,小脸拉了下来,挣扎着要从他腿上下来。

  年与江也没强迫她,待她从自己身上下去了,自己站起身,慢腾腾地走到书桌前坐下,悠闲地燃了根烟,走到窗前打开了扇窗子。

  百合看着久久不说话的他,边在沙发上坐下来,边在心里纠结地腹诽起来。

  那天面对江静如突然开口提出让年与江收养的请求,她没有拒绝的立场和身份,她也知道他会有自己处理任何事情的办法,也根本用不着自己给予建议或意见。

  可是现在,面对近在咫尺的这个男人,面对这个她早已经陷入到深爱里的男人,早已经把他当作自己生活中密不可分的部分的男人,百合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大度。

  直以来,虽然他的工作繁忙,但晚上他应酬再晚都会回家来陪她,她可以腻腻歪歪地勾着他的脖子任由他不老实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抚摸。哪怕有时候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也会觉得格外的窝心,只要见到他,似乎那种甜蜜和满足就会接踵而至,让她心中被满满的幸福填充。

  可是,如果有天,他们的身边会突然多出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而且还是个只依赖他,还不认识自己这个陌生女人的自闭症的孩子

  尽管百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自私,但是她非常清楚自己在意的并不是,更不是因为他的病。

  而是他的妈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