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几眼那已经烂熟于心的车牌后,心里渐渐被感动和丝丝异样得说不出来的感觉充斥,轻快地走了过去。

  小高刚停好车,看到迎面走来的百合,连忙惊喜地下车:“甄小姐,我正打算给你打电话呢,你就下来了!”

  原来是小高!

  莫名的,她心底突然感觉到丝失落。

  “你好,高师傅,这么早!”

  “昨天晚上年书记把车交给我的时候就吩咐我今天大早就过来,早上天还没亮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早点来!”小高略带拘谨地说:“还是领导有先见之明,知道你在医院,没车不方便。”

  “年书记让你来给我送车?”百合诧异道。

  “是让我来给你当司机!”小高憨憨地笑了。

  “不,不用!你回去吧,我怎么敢私用领导御用的车啊!”百合连连摆手,尴尬地低头将鬓边的碎发捋到耳后。

  这位大领导心情怎么这么好啊?不会要用这招来麻痹她,让她不好意思多请几天假,然后只能早早回去上班吧?

  百合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以小人之心度回君子之腹了!

  “甄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年书记让我每天早上到你这报道,晚上确定不用车了再让我回去!”小高抬腕看了看时间,热情地说:“你这个点是要去吃早餐吧,我送你去!”

  “这个不用了吧!”就去对面那条街买点早饭,用不着开这么“低调”的车去吧?

  “没事!”小高说着就去开车门。

  “我,我妈就让我在医院的食堂买,真的不用车了!如果用的话,我下来找你!谢谢哦!”百合无奈,只好挥手道别,疾步向医院食堂走去。

  可是逃得了初逃不了十五,躲得了早餐躲不了午饭!

  还不到午饭时间,百合正在病房里跟甄父甄母商量着中午吃什么菜,病房门“咚咚咚”被敲响了。

  百合刚抬眸,小高手里拎着大堆补品走了进来,礼貌地跟二老打招呼:“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百合的同事,来看看叔叔。”

  甄母瞧,哟,跟百合年龄相仿,年轻帅气,难得的是还有这份心意,真不错!“蹭”得从病床上下去笑眯眯地接过了小高手里的大包小包:“真是有心了,快坐快坐!”

  百合大窘,额上黑线直冒。

  她知道这肯定也是某位b的意思,面对小高,她不好多问,只能陪着笑连连道谢。

  甄母倒是不客气,杯白开水递过去,开始“盘问”小高:“小伙子,今年多大了?哪的人啊?”

  百合见这阵势,太阳岤突突突乱跳,连忙找了个借口把小高拉出了病房。

  “这都是领导的意思,你先忙,我也先下去吃饭!”刚出来,不等百合“质问”,机灵的小高连忙找个借口掉头走了。

  看着溜烟逃掉的小高,百合简直哭笑不得,心里顷刻间却觉得暖暖的:大领导果然是大领导,真会笼络下属哇!看来,以后不把自己“卖”给工作,都对不住领导这份良苦用心了!

  转身看了眼小高带来的那些白金黄金液之类的东西,犹豫了良久,她给年与江发了条短信:谢谢您。

  个多小时后,年与江回过来条短信:早点回来上班!

  果然是居心叵测!哼!百合撇撇嘴。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小高每到饭前就会打包送来大酒店特级厨师做的各式菜品,有荤有素有汤。

  百合拦也拦不住,只好缴械投降,也不管周末马上就到来,星期五大早就让小高载她起回研究院。

  临走的时候,甄母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单位优秀的男孩不少啊,你下次就不能给妈带回来个吗?”

  百合只能挤出丝笑期期艾艾地施展拖延战术:“那个,那个什么,会有机会的,我下次带回家的,定是您未来的女婿,好吧!我哥马上就来,我先走了!”

  说完,冲床上的父亲俏皮地眨眨眼睛,抓起包闪了。

  甄母在身后焦急地喊道:“这熊孩子,小高那孩子不错,下次带他回家吃饭啊!”手机请访问:

  24第24章麻烦他

  路过国贸大厦的时候,小高抱歉地对百合说:“年书季给我列了个清单,让我给他带点生活用品回去,你们女孩子对这些应该更熟悉些。要不,麻烦你跟我起去商场买了再回去?”

  “好啊!没问题!”

  百合想都没想,爽快地答应了小高。毕竟这几天不少麻烦他,虽然是奉了某位大领导的命!

  进了商场,小高边看着手里的清单,边和百合起找年与江规定的品牌专柜,在买了手提袋的日用品之后,小高略带尴尬地把清单手提袋和信用卡递给百合:“剩下的麻烦你先去买,我去趟洗手间!”

  “你去吧,我来买就行了!”

  百合接过来,看了眼手提袋里的各种大品牌,酸溜溜地咂咂嘴:个大老爷们,护肤护发的东西用得比女人都奢侈,真臭美!

  可是当她看到那清单上的东西时,就后悔自己咂嘴咂得有点早了!

  已经买过的都被细心地小高划掉了,还没买的只剩下两个中国字:内内!后面的括号里赫然串英文:b!

  百合脸“唰”得红到了脖子根,差点抽了自己嘴巴:怎么这么好管闲事呢!姐姐我这辈子还没给男人买过这东西,太毁节操!

  转念想,要是等小高起去买,岂不是更毁节操?!

  百合立刻媚眼如丝地问旁边的售货员:“b品牌在哪个区?”

  好不容易找到了专柜,当热情的服务员问她:“你男朋友穿多大码啊?”的时候,她又窘了!多大码?

  180?185?还是?几个?

  百合支支吾吾抓狂了良久,突然急中生智地说:“差不多180左右的个高,偏瘦!你看着多大就多大吧!”

  看着百合从b区走了出去,刚从隔壁个专柜出来的杨素素优雅地拐进了b,问售货员:“你好,刚才那位小姐买的什么男装?”

  在得知百合买了几条男士内裤之后,杨素素柳眉轻挑,眸子里充满鄙夷:“哟,这么快有男人了,还都到了买内内的关系了?”

  杨素素边不怀好意地思忖着,边快步跟在了百合的后面。

  看着百合把袋子递给小高,和小高起说说笑笑地下了电梯,杨素素抱起双臂,嘴角浮起讥诮的冷笑:“贱人就是贱人!破罐子破摔也不至于找个质量这么差的替补吧?这不是刚从匹赤兔马上下来,又上了条家犬嘛!”

  百合上班之后,以为年与江会股脑给她施加很多工作任务,但慢慢她发现,这位大领导对她的要求也没他口里说的那样苛刻。

  除了端茶倒水,也就是统计统计数据,敲点文件什么的,几乎连动脑的事都很少。

  偶尔回想起那天晚上,年与江霸道地拉着自己的手,从饭店走到车里那个镜头,百合总会下意识地看眼自己的手腕,心里泛起圈圈浅浅的涟漪。

  又是个周末,百合告别了江雨霏,刚从公寓出来准备回家看望父母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由于手机来电通显示是本地的,她几乎没有犹豫,接了起来。

  “百合,下班了吧?”

  肖睿的声音,虽然低沉了很多,但熟悉的音色,在他喊出百合名字的时候,她的心立刻停跳了拍。

  “下班了啊!你是哪位?”百合稍稍犹疑,挺直了背,脸上故意漾起冷冷不屑的笑,仿佛电话那边的肖睿能看见似的。

  “我,肖睿,有点事找你,你有空吗?”肖睿显然有点失望,声音显然更加低落。

  “肖睿?哦,是你啊!对不起,没空!”百合咬了咬唇,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会颤抖。

  分手之后,从来没有联系过的两个人,却在他婚后来到了她这个城市之后,想起来跟她联系了?

  呵,对不起,不管是真有事还是没事找事,姐都不奉陪!

  “百合,我就在你们研究院门口,我等着你!不见不散!”还不等百合挂电话,肖睿撂下句话,自己先挂了。

  切!还有没有天理?!还真以为这里是大学校园,你肖睿是那些脑残花痴女学生眼里的万人迷啊?!

  百合忿忿地收起手机,掉头向研究院的另外个门走去!刚走两步,杨素素那张雕塑般永远妩媚的笑脸突然掠过脑海,她的脚步慢了下来。

  杨素素也在研究院,如果肖睿在门口继续等下去,杨素素那妖孽还不得闹得整个研究院鸡犬不宁?

  肖睿,有病你治病没病遛弯,找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兽医!就算上辈子欠你的,咱早就银货两讫了吧!

  西提岛咖啡。

  百合边漫不经心地搅动咖啡,边不住地瞄向放在旁边的手机屏幕,后悔刚才应该只给林薇五分钟,而不是十分钟。

  在决定见肖睿之前,百合给林薇发了条短信,让她十分钟后务必给自己打个电话——这是她们俩这些年百用不腻的方法,为的就是把对方从个不想参加的场合里“救”出去。

  虽然选择了这家跟研究院隔了五六条街的咖啡厅,但百合还是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更何况这偷到杨素素那个贼祖宗的头上了!

  “贼祖宗”这三个字是林薇当时免费赐给杨素素的,因为杨素素在学校的时候,从来不理会主动追求自己的男生,唯的爱好就是扛铁锹,哼哧哼哧挖别人家的墙脚!

  “百合,你是在报复我,对不对?”肖睿看着心不在焉的百合,终于开了口。

  “报复?”

  百合蓦地抬头,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半年前还拉着自己的手,在学校操场上边无聊地散步边矫情地说:

  “傻妞,毕业我们先结婚好不好?”的男人,她发现自己面对他终于可以做到心如止水了。

  “肖睿,我觉得我挺失败的!跟你在起七年,这分手了才发现你有编剧的潜力!”百合端起骨瓷杯,优雅地抿了口咖啡,嫣然笑:“你的想象力格外的彪悍!”

  “如果不是,那你为什么跟那样的男人在起?”肖睿苦涩地勾了勾唇,眸子里满是痛色。手机请访问:

  25第25章被看见了

  百合怔,脑子里迅速回忆起最近跟哪个同事或者男性朋友在公共场合发生过亲密的举动。

  不用刻意想太久,年与江首当其冲地成为了第个冒出来的受害者。因为那天在众目睽睽下被他强拉着手腕走出饭店的画面,已经在她脑海里重复播放回了!

  这么狗血?难道被他看见了?

  百合心里紧,跟谁闹“绯闻”不好,扯上最大b恐怕就没好果子吃了!

  “肖睿童鞋,哦不,肖先生,我跟谁在起关你什么事?再说,那样的男人怎么了?哪里不比你优秀,不比你有男人味?”百合冷冷地挑了挑眉,镇静地看着肖睿,语气里带着刻意的挑衅。

  “优秀?男人味?”肖睿皱了皱眉,额上的碎刘海在他英俊的脸上投下阴影,整张脸显得格外立体,愈加忧郁:“你堂堂硕士研究生毕业,就情愿跟个给领导开车的司机在起?”

  司机?百合恍然大悟,敢情绯闻的男主角是年与江的专车司机小高啊?

  心中松了口气,懒得计较这股无聊至极的八卦风是从哪个空岤吹出来的。

  她淡然地笑了笑:“高学历值几个钱?司机又怎么了?最可怜的男人不是没有文凭,最可恶的男人也不是身份低微,反倒最可怕的是,读书多却无情无义狗屁不懂的男人!”

  最后句话,百合字顿,带着这长久以来从未发泄过的抱怨和不屑!

  肖睿难以置信地抬眸看着百合,在看到她眼里深深的鄙夷和疏离的时候,缓缓地低下了头,欲言又止。

  百合从包里掏出两张百元钞票,“啪”得扔到桌上,站起了身:“今天我请了,以后不要再见了!”

  “百合,”刚转身,肖睿突然拉住了她的胳膊:“这么久了,你还不打算原谅我吗?我来市,就是因为不放心你。”

  比起这几年来百合所熟悉的那个表面沉默却把所有事情都习惯埋在心里的肖睿,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放低姿态几近在恳求她的肖睿,陌生得可怕。

  “得得得!我没那么小气!”毕竟是曾经爱过那么久的男人,再怎么争强好胜,她也无法控制住内心不断涌上来的酸楚,声音小了许多。

  “你原谅我了?”肖睿大喜,直阴郁的脸上终于有了阳光的痕迹。

  百合闭上眼,用力抿了抿唇,转身笑着对他说:“原谅是容易的,但是再次信任,就没那么容易了!我真心希望我们之间不要再有任何交集,做个有了不多没了不少的普通朋友!保重!”

  说完,她昂首挺胸,步履优雅地转身离开,平底的鞋跟也可以在地板上踩出重重的声音,震得肖睿的颗心都在发麻。

  百合曾经半开玩笑地对肖睿说过:“你对我这么好,即使有天我不爱你了,我恐怕也不会对你说出分手两字。所以你要记住,假如某天我对你说我们做朋友的时候,那就是爱情结束的时候。”

  “为什么?”他不解地问。

  “因为男人喜欢用友情开始段爱情,女人喜欢用友情结束段爱情。”

  回想到曾经那个枕在自己腿上百万\小!说嬉闹的美好女孩,肖睿咬了咬牙,绝望地闭上了眼。

  百合刚走出咖啡厅,林薇的电话打了过来。她仰起头,硬生生逼回了眼眶里就要溢出来的泪,深呼吸下,扬起嘴角,才按下了接听键。

  “你这个没异性没人性的家伙,都十五分钟了才想起给我打过来!真有危险找你的话,我岂不是早就都被劫财劫色劫器官了!”百合无奈地翻个白眼,跟林薇贫起嘴来,谁让这个姑娘恋爱后就开始慢待起她这个好损友了呢!

  “哦”电话那边,向牙尖嘴利的林薇竟然支支吾吾起来:“我,刚才在忙百合,我,我过段时间出差去市,顺便你。”

  “好啊!什么时候来?”百合喜出望外,已经三个多月没见过林薇了,还真是想念呢!

  “还没定,出发前告诉你。”

  “好叻!”

  要么怎么说,闺蜜比男人靠谱,可以没男人,不能没闺蜜呢!林薇的个电话驱散了百合心头从肖睿那里笼罩起来的郁闷。她长长地舒了口气,心情愉悦地挤上了回家的公车。

  肖睿端详着手里用百合留下的钞票叠成的两颗心形图案,嘴角苦涩地牵了牵,澄澈的眸子却愈发地黯淡了下去。

  正欲起身,眼前掠过片亮色,穿着套鹅黄铯套群的杨素素径直坐在了他对面,媚眼如丝:“我还没来呢,你这就着急走了吗?”

  肖睿俊眉轻轻皱,脸上划过抹错愕,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重新坐进沙发里,淡淡地说:“你怎么会来这里?”

  杨素素边漫不经心地翻着酒水单,边乜斜着眼睛看了眼肖睿,嘴角挂着讥诮的笑意:“我个人当然不会来这里了,但如果是跟着你的话,还是很容易找到这个犄角旮旯里的!”

  “你跟踪我?”肖睿皱紧了眉,语气里蓦地充满了怒意。

  “啪!”

  杨素素用力把酒水单甩在桌面上,直起身子,压抑着声音,阴测测地笑着说:“我又不是第次跟踪你了,你愤哪门子的怒!你这个有妇之夫背着老婆跟前女友幽会,我这个受害者还没愤怒呢,你有什么资格不高兴?”

  “老婆?呵呵,”肖睿讽刺地冷哼声:“现在除了你就是我,没有别人。就算你喜欢演戏,也不需要在我面前这么投入吧?”

  “哼!我告诉你肖睿,如果你再敢背着我跟甄百合那个b见面,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你应该不愿意看到她因为你而吃太多苦头吧!”杨素素敛去了脸上的阴笑,狠狠地咬着牙,愤恨地警告他。

  “这里是公共场合,请你文明点!”提到百合,肖睿的脸上立刻蒙上层痛色,语气变得低沉:“如果你非要报仇,请往我身上来。所有的事情都因我而起,百合压根什么都不知道!”手机请访问:

  26第26章失去理智

  “瞧你这贱样!别人指不定现在在哪个新欢的悠然自得呢,你有种去告诉她真相啊!告诉她我跟你联合起来骗了她,去啊!”

  杨素素画着浓妆的脸狰狞地扭曲在起,狠怒的声音完全丧失了理智,“我告诉你,不看着她以命偿命,我绝不会放过她,更不会放弃报仇!”

  虽然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但杨素素拔高的声音还是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胆怯的服务员远远地看了眼,连忙转过身去找店长。

  肖睿抬眸看了眼歇斯底里的杨素素,平静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了她眼,嘴角轻扯出丝惨笑。

  “我宁愿自己去偿命,也绝不会看着你去伤害百合。就算这个秘密要埋藏辈子,就算她永远不会再回到我身边,我也不会爱上你!”

  转身正要离开,肖睿又转过来对恼羞成怒的杨素素说:“年的期限很快就到,希望你别忘记我们之间白纸黑字写下的条约!”

  看着肖睿挺拔的背影款款离去,杨素素气得浑身发抖,紧咬着颤抖的唇,锋利的指尖快要将桌面上精致的烤漆抠掉,妩媚的眸里被嫉恨充斥得泛红,从牙缝里字句地吐出恶毒的话:“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

  晚上,躺在自己家的床上,百合很快进入了梦乡。

  梦里,她和肖睿仿佛又回到了上学时期,手桥手起在学校里矫情地赏花散步。

  肖睿紧紧地扣着她的手,在她耳边低低地吹气:“我爱你!”她满心欢喜地转头去看他,却发现桥自己手的并不是肖睿。

  待她定睛看清对方的脸时,蓦地从梦里醒了过来,大口地喘了口气,边擦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