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见!你小子要是敢自宫,老娘我就敢娶了晓丹!是吧,亲爱的!”

  江雨霏说着,扣住柳晓丹的脑袋俯身就亲了下她的唇,又引来阵喝彩声。

  几个人又喝了阵子,便有人提议去唱,正在兴头上的江雨霏没有考虑,直接就爽快地答应了,结了账之后,行已经喝得走路有些歪歪扭扭的人边笑边闹地走出了酒吧,向附近的家走去。

  沉浸在兴奋中的几个人,没有个人注意到,有四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和个女人紧紧地尾随着他们,路走向。

  进交了押金,服务员带着几个男同事先上楼去了包间,江雨霏拉着柳晓丹提着小篮子去旁边的零食区选了堆的零食之后才磨磨唧唧地抬着上了楼。

  包间就在二楼,江雨霏刚转身,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江雨霏?”

  江雨霏皱了皱眉,转身望去,居然是项明!

  “嘿,帅哥,这么巧?”江雨霏把篮子递给柳晓丹,让她先进去,自己笑呵呵地向项明走去。

  “我以为看错了呢,还真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项明穿着套正装,看样子是来应酬的,看见果真是江雨霏,嘴角扬起抹阳光的笑意。

  “过来没几天,你个大忙人,怎么会来这里?”江雨霏没大没小地拍了拍项明的肩膀。

  “这不是陪客户嘛,吃了饭说来练练嗓子就过来了。”项明耸耸肩,脸无奈。

  “难怪穿得人模狗样的,嘿嘿。”江雨霏拉了拉项明的领带,光明正大地取笑他。

  “没办法!你呢?来放松呢?”

  “我啊,明天回市,今晚这几个哥们给我送行。”

  “送行?以后不来了?调过去了?”项明诧异地问:“那怎么不告诉我声呢,这事闹的!现在送还来得及吗?”

  “来收拾点行李,卷铺盖滚回去的,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没好意思告诉你!不过你上次帮了我大忙,我还没来得及实质性地感谢感谢你呢,这也没时间了,等你去了市,吃喝玩乐条龙,我请,怎么样?”江雨霏拍了拍自己单薄的胸膛,副大姐大的慷慨模样。

  “好,我可记着了!那今晚就不打扰你们了,反正以后去市的机会很多,去了再联系你。”项明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我去给领导打个电话汇报下情况,还得进去伺候那帮爷,回见!”

  “好叻,你小子注意点身体哈,听说这里面有特殊服务,哈哈哈!拜拜!”江雨霏再次拍了拍项明的肩膀,挥挥手向走廊里面走去,刚走两步,又转身对他说:“我就在里面的8288,有时间起过来吼两嗓子!”

  “这丫头!”项明无语地笑着摇摇头,转身拿出手机准备拨号。

  突然,他听到身后传来声女人的尖叫,好奇地转过身子去看,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只有从旁边的包间里不断传出来的那些人撕心裂肺的唱歌的声音。

  项明皱了皱眉,却还是加快两步往前小跑了几步,转过弯看了看另外侧的走廊,只有男女靠在墙上做着些亲密的动作也没看出什么异常的情况。

  “幻听了?”项明自嘲地笑了笑,边走边拿出手机拨号。手机请访问:

  282第284章捆住了

  柳晓丹和另外几个同事在包间里点歌,她拿着手机正在刷微博,江雨霏发来了条的短信:“我跟我这朋友出去聊会,你们先唱,我呆会就回来。”

  想着刚才雨霏在外面跟项明打招呼,柳晓丹也没怀疑,对大家说了句:“雨霏让我们先唱,她跟别人在外面聊两句就来。”

  拐角最里面的个包间里,江雨霏被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把扔进了沙发上,她慌忙转身,嘴巴却迅速被另个的男人用胶带封住了嘴巴,双手也被反剪在身后用绳子牢牢地捆住了。

  “唔唔唔”江雨霏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眼前陌生的三个男人,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他们房间里不断闪烁的霓虹灯打在他们凶神恶煞的脸上,个个显得既凶狠又猥琐。

  她从沙发上爬起来,想从他们中间冲出去,刚起身就被那个最高最壮看起来也最狠的男人把拎起来,狠狠地扔进了沙发。

  “唔唔唔”江雨霏知道自己逃不出去,只能不断地摇头,用眼神示意他们把自己嘴巴上的胶带去掉。

  “老大,守了好几天,终于抓到了,短信已经发出去了,现在该怎么处置?”旁边个瘦小的男人边把江雨霏的手机扔在了沙发上,边请示着那个最壮的男人,贼眉鼠眼的眼神却直不怀好意地盯着江雨霏。

  “怎么处置?你们说呢?怎么教训教训这死丫头,才能解气呢?”高壮的男人邪恶地笑了笑,反问旁边的两个男人。

  “老大,那边说只要留她条命就行了,至于怎么玩,就看老大的兴趣了!这丫头长得还真不错,瞧那皮肤,白白嫩嫩的”直没说话的个白脸男人直勾勾盯着江雨霏白皙的脖颈,猥琐地搓了搓手,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江雨霏终于听明白了怎么回事,看来是有人请这几个流氓来收拾自己了

  自己跟谁有这么大的仇恨呢?

  “唔唔唔”她说不出话,只好不停地扭动嘴巴和身子,想把嘴上的胶带弄掉,或者解开手上的绳子,却根本徒劳无功。

  “老大,她好像有话想说,要不要让她死个明白?”瘦小的男人靠近江雨霏,请示着他们的老大。

  “唔唔唔”江雨霏不停地摇头,祈求的眸子看向被称为老大的高壮男人,表示自己定不会叫。

  “不行,这丫头看就满肚子坏水,你不怕嗓子喊出去,我们被发现了怎么办?”高壮的男人推开瘦小的男人,把脸靠近江雨霏,手在她的脸上摸了摸:“美女,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什么对不住你的事你可千万别记住我们哈!”

  “唔唔”

  江雨霏惊恐地低头个劲往沙发里面缩着身子,男人见她害怕了,狰狞的嘴角勾了勾,对旁边的两个兄弟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先来,你们准备。”

  说完,着急地脱起了外套,旁边的两个男人馋馋地看着他脱衣,艳羡地吞了吞口水,却不得不听话地站站在边催促。

  “老大,那你快点嘛!别让兄弟等太着急”

  “是啊,我想到要办了这娘们,下面就不听话了嘿嘿”

  “急什么?李某某不是告诉我们句话嘛,轮流发生关系!什么叫轮流?老子先上,你们随后!哈哈哈!”高壮男人发出冷冷的笑声,边笑边脱衣服。

  江雨霏心中大惊,却清醒地知道自己根本逃不出这几个男人的魔抓男人边解着裤子边步步向江雨霏走来,她来不及继续腹诽或者害怕,抬脚拼命地向男人的胯间踢去。

  男人时没注意,被江雨霏的高跟鞋不偏不倚地刚好提中了要害,“嗷嗷”痛叫着弯腰捂着身体滚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臭女人,敢动我们老大!”瘦小的男人也慌了,走过去狠狠甩了江雨霏个耳光,跟着白脸男人忙过去扶住了自己的老大,“老大,你没事吧?这死女人真是找死!”

  “妈的!敢动老子命根子,快,给老子扒光了她!”高壮的男人愤怒地指着江雨霏,吩咐自己的俩兄弟:“给老子上!狠狠地收拾她,不要客气!今天老子就算观摩也要把这娘们弄得浪荡乱叫!”

  “那那老大,我们就不客气了”两个男人兴奋地擦了擦口水,起身双双向江雨霏走过去。

  柳晓丹边玩手机边往洗手间走去,不小心撞进了个人的怀里,两个人齐退后步,异口同声地相互说着“对不起,不好意思。”

  柳晓丹侧开身子,正准备让对面的人过去,不经意抬头,看见是项明,不由地纳闷地问道:“咦?你不是刚才和雨霏聊天的那个她的朋友吗?”

  项明刚才也看到了这个跟江雨霏同时出现的女孩,温和地笑了笑:“是我。”

  “哦,那雨霏呢?你们不会在洗手间聊天去了吧?”柳晓丹指了指项明刚走出来的洗手间,开玩笑地说。

  “呵呵,江雨霏喜欢恶作剧,没想到她的朋友也喜欢开玩笑。她早就进去唱歌了,怎么会在洗手间。”项明笑道。

  “你是说雨霏早就不跟你在起了?”柳晓丹有点诧异。

  “是啊,我们就打了个招呼,她就去了你们的包间,好像是8288,对吧?”项明点点头,想了想问柳晓丹。

  “那,她直没回去啊!”柳晓丹突然有点惊慌起来,忙拿出手机翻开刚刚收到的那个短信递给项明:“你看,她几分钟之前发信息给我说跟你多聊会”

  项明听柳晓丹这么说,也紧张了起来,看着手机屏幕里江雨霏发过来的行字,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直接把电话打了过去。

  柳晓丹焦急地看着打电话的项明,想起上次江雨霏在被欺负的事,吓得双脚在原地哆嗦起来。

  “关机了!”听着手机听筒里传来的关机的提示音,项明皱紧了眉,脑海里突然想起江雨霏离开之后,身后传来的那声短暂的尖叫

  “你快回包间看看江雨霏回去了没,没回去的话让你的朋友们立刻去找!分头找!快去!”项明把手机塞回柳晓丹的手里,神色焦虑地嘱咐了她句,大步向刚才发出声音的拐角处跑去。手机请访问:

  283第285章绑架

  “好好好,我就去看!”柳晓丹也着实被吓得不轻,机械地点点头,拔开脚往包间方向跑去。

  拐角最里面的包间里,五彩缤纷的灯光下,映照着三张坏笑的丑恶面孔。

  江雨霏的外套已经被脱掉,全身上下只剩下了内衣裤。几个流氓嫌绑着她的手不好脱她的衣服,直接把她手上的绳子解了下来,高壮的男人因为吃了亏还没恢复过来,咬着牙恶狠狠地按住了江雨霏的两只胳膊,揪着她的头发,仗义地让自己的兄弟先享用。

  江雨霏直在挣扎着,尽管鼻子已经被他们打出了血,头发也狼狈地散开了,但她仍瞪着爆恨的眸子,不断地扭动着身子,用双脚不停地踢打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小贱人,体力还挺好,老三,按住她的腿!哈哈哈!”瘦小的男人挽起袖子,边吩咐着白脸男,边“呲啦”扯掉了江雨霏的胸衣。

  江雨霏倔强的眸子里终于沁出了泪水,心里却在咬牙咒骂:你们这些该被拉出去喂母猪的东西,老娘总有天要刀刀手刃了你们!

  门外,刚才亲近的男女,边警惕地看着来往的人,边好奇地偷窥着里面的动静。

  男人邪恶地对女人说:“我敢说那女人不怎么好吃,你看他们三个半天才扒了衣服!”

  “你是不是也想尝尝鲜?有种去啊,老娘绝对不阉你!”女人冷冷地瞥了眼男人。

  “嘿嘿,我心里只有你,否则也不会把你拉来帮忙了,是吧?”男人揽住女人的肩膀,谄媚地恭维。

  俩人正说着,项明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狐疑地看了两人眼,想绕过他们进最里面的包间看看,却被他们双双拦下。

  “干嘛干嘛?私人地盘,禁止擅闯!”男人挡在门口,边推搡着项明,边用恐吓的口气警告他。

  旁边的女人也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项明,淡漠地说:“我们的人在里面开会呢,不让打扰,你干嘛?”

  “呵呵,干嘛?”项明镇定地扫了两人眼,嘴角勾起抹鄙夷的冷笑:“你们二位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你们不正常,我已经报了警,警车这会应该已经停在楼下了。你们听见声音没?有没有做违法违规的事,你们自己心知肚明,不想被抓,还不赶紧滚!”

  闻言,对面的男女神色慌张起来,直抱着臂靠在墙上的副傲慢模样的女人慢慢站直了身子,放下臂,似信非信地问男人:“真的假的,我怎么没听见?你听见了吗?”

  “我我也没听见啊”男人面上阵慌恐,说话不由地开始结巴起来。

  项明的心心里更加确定此地无银三百两,抬腕看着手表说:“半分钟之内你们不离开这个地方的话,我保证你们今晚有幸进趟公安局!”

  “快走!还愣着干嘛?下情况也行!”

  毕竟是做了坏事,女人拉着男人撒腿就跑,男人刚跑两步,又折回来推开包间的门冲里面喊了句:“老大,快走,110来了!”

  喊完,拉着女人拔腿就溜。

  房间里,江雨霏娇嫩的身子上已经出现了片片绯红,眼泪直在流,自己的力量却丝毫撼动不了三个坏蛋的擒制,只能绝望地紧皱着眉头个劲地流泪。

  里面的三个男人正准备扯掉江雨霏身上最后的束缚,听到外面的声音,三个人同时惊吓地转头去看,却已不见了自己的人,只有个高大的陌生小伙子闯了进来。

  “妈的,你是谁?敢坏老子们的好事!”高壮男人刚解开皮带,不得不起身边穿裤子边怒恶地对走进来的项明吼道。

  另外两个男人也警惕地看着项明,俱是副恶狠狠的模样,手下却没有放开江雨霏,怕她趁机逃走。

  听到声音,浑身赤果的江雨霏顾不上什么羞耻,拼命地扭动身子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当她睁眼看到来人是项明时,有瞬间的怔忡,但那蓄满流水的眸子里随即露出丝惊喜和希望,更加拼命地晃动肩膀,扭动身子,嘴里的“呜呜呜”声更是声连声

  待看清沙发上几乎是丝不挂满脸泪痕的女人确实是江雨霏时,项明连忙脱下外套,“江雨霏,是不是你?”

  “嗯嗯嗯嗯”江雨霏拼命地点头。

  “找死是吧?你谁呀?”

  高壮的男人伸手想推开项明,却被项明个闪身,抬手攫住了他的手腕,咬着牙震怒地看着他:“等着走出这个门就戴手铐吧!还不赶紧滚!”

  控制着江雨霏的两个男人惊,放开了手下的江雨霏,慌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老大,怎么办?老四跟他媳妇都不在门口了,肯定是听到风声跑了,我们快走吧!”

  “是啊,快走吧,反正已经拿到钱了,玩不玩女人无所谓了,快走!”

  高壮的男人也有点惊慌失措,看着冷静异常的项明,眼梢撇到了旁茶几上的酒瓶子,凶狠地吩咐两个兄弟:“八成是这个臭小子捣的乱,给我打顿解解晦气再走!”

  说完,自己拎起酒瓶子朝项明的头扔去。

  项明眼疾手快,灵活躲闪避开了迎面劈来的酒瓶,顺手把手里的外套扔给了江雨霏,已经挣脱出来的她顾不上穿衣服,先把嘴上的胶带撕掉,撕心裂肺地大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快把衣服穿上!”

  项明的话刚喊出来,猝不及防地被另外个男人甩过来的酒瓶砸中了脑袋,他下意识地去摸头,三个发了疯的男人趁机抓起装满酒的酒瓶劈头盖脸地朝他头上砸去。

  只听“咚”“嘭”“咚”“嘭”几声闷响之后,毫无还手之力的项明头顶上鲜血直流,殷弘的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再也招架不住,膝盖个打弯,整个人结结实实地倒了下去,睡到在了地板上。

  “项明,项明!”江雨霏吓得眼泪停滞在眼眶,从沙发上连滚带爬地下去抓住项明的身子边痛呼,边不停地摇晃着他的身体。

  三个男人见状,彼此心照不宣地看了眼,扔下手里的酒瓶,快速跑了出去。

  溜了。手机请访问:

  284第286章仰天怒吼

  “混蛋,你们这些王八蛋,老娘不弄死你们就不叫江雨霏!!!”江雨霏依然光着身子,抱着已经昏迷不醒的项明的脑袋,鲜血沾满了她的双手,她仰天怒吼,因为太用力全身都泛起红。

  “项明,你快醒来,你快起来,起来!”江雨霏眼泪横飞,狼狈的她不管不顾此刻自己的形象,脑子里早已经乱作团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大声呼救着血流满面的项明。

  突然,包间的门被撞开,柳晓丹和几个同事跑了进来,看到里面惨不忍睹的情况,柳晓丹的眼泪下子蹦了出来,赶忙脱下自己的衣服先给江雨霏披到了身上,大声喊着其他几个小伙子,“快啊,快打110,报警,报警,不不,先打120了,雨霏的朋友昏迷了”

  江雨霏怔怔地看着几个熟悉的面孔手忙脚乱地把项明从自己手里抬走放在了沙发上,在柳晓丹的帮助下,先把凌乱的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眼泪不住地流下来,喃喃道:“先救他,先救他”

  “好的,雨霏,你放心,咱先把衣服穿上,救护车马上就来马上就来”柳晓丹看着狼狈不堪满身伤痕的江雨霏,心疼的要命,又懊悔自责的要命,自己真是没用,每次都眼睁睁看着她被坏人欺负

  几个男同事的薄酒早就醒来,检查了下项明的伤势,满脸焦虑地对柳晓丹说:“我们先把他抬下去,救护车太慢了,我们自己开车去医院晓丹,你送雨霏去医院也检查下,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好了。”

  正说着,的几个服务员和经理跟随着几个保安走了进来,看到满室狼藉,经理正要发问,再看到满脸鲜血的项明和衣衫凌乱的江雨霏时,忙吩咐旁边的服务员:“报警了没?”

  “已经报了,警察马上就到。”

  “对不住各位,今晚”

  “别听这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