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顶留下,眸子里泛起丝丝的疑惑,不由地自言自语道:“虽然这次项明是为了救雨霏才受伤的,但是雨霏这次出事之后的表现真的很反常。那天,她那么坚决地要自己进去唤醒项明,还说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莫非,这丫头对项明生出了好感?”

  “他们俩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可雨霏话里的意思是两人之间的友谊已经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看来真的是很投缘吧?”百合暗自猜度着,又不确定地说:“也或许是自己太过敏感八卦错了吧,毕竟在那种生死线的时刻,是项明出手救的雨霏而且这次,也是因为雨霏日夜的陪他说话,照顾着他,他才能醒来。”

  “虽然项明的性格阳光开朗,幽默成熟,又不乏对女孩子的体贴和细心,跟江雨霏那种大大咧咧的女孩性格完全匹配可是雨霏这孩子,需要的是个完全能压住她她愿意听他所有的话的男人,项明可以吗哎呀,算了!毕竟感情的事是他们两个人的私事,哪是自己能猜得出来的?切看缘分吧!”

  想到这里,百合叹口气,继续洗自己的澡。

  从浴室出来,见年与江书房的门虚掩着,里面透出来灯光,想着他在工作就没打扰,百合自己边擦着头发,边懒洋洋地半躺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

  正是晚上的黄金时间,每个台都是电视剧,要么腻腻歪歪的小言情,要么家长里短的婆媳斗,百合拿着遥控器按来按去,最后停在了个育儿频道上,播放的正是胎儿从母亲肚子里开始直到生出来,再到慢慢长大的神奇过程和每个过程中,宝宝自己发生的变化。

  百合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突然感觉到旁边的沙发陷了下去,猛地转过头去,穿着衬衣的年与江已经伸长手臂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看什么节目呢?这么全神贯注。”

  “宝宝的成长过程,你看,好神奇。”百合指着电视屏幕上正在羊水里吮吸小手指的宝宝,惊喜地对年与江说。

  “这个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我们的,换台!”年与江眉心间露出丝不悦,抓过遥控器随便换了个台。

  从百合出院以后开始,他最怕见到她提起孩子

  “喂,你怎么这样,我这是在学习好不好?”正看得起劲的百合自然不服气,去他手里抢遥控器,他却把手扬得高高的,故意不让她够得着。

  “你不是在忙工作嘛,快去啊,让我看会,就会会。”百合跪在沙发上跳来跳去,挣扎了会,还是抢不过来他手里的遥控器,只好来软的,求他。

  “这个也挺好看的,也就看会会,你看。”年与江只手仍然高高举着遥控器,另只手指了指电视屏幕,眼睛里滑过丝狡黠。

  百合好奇地扭头去看,电影台居然在重播泰坦尼克号,杰克拉着露丝的手来到泰坦尼克号的底层,在群群锅炉工之间狂奔穿梭,炉子里发出的火红的光映红了两个正在相爱的人那两张热情甜蜜和兴奋的脸上手机请访问:

  299第302章疼惜和无奈

  “哦。”

  百合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口,不解地皱了皱眉,自言自语地说:“他怎么了?怎么怪怪的,憋久了的缘故吗?”

  年与江打开花洒,温暖的水流击打在自己健硕的身体上,他闭上眼重重地咬了咬牙,再睁开眼睛时,那眸子里充满了疼惜和无奈。

  宝贝,你的身体定会好起来的,定会好起来的

  等到那天,我们再也不要用这种讨厌的避孕之物,你要给我生群孩子

  夜里,躺在年与江的臂弯里,百合犹豫了好久,对他说:“我有个想法。”

  “说。”

  “你先答应我嘛!”百合扭头看着他,嘻嘻笑着撒娇,“我保证不触犯任何法律规定,也不违背任何江湖道义。”

  “那也得先说。”年与江狐疑地看了她眼,不松口。

  “喂,我都卖萌了,你就给个面子嘛,真的是特小特小的事,对你也有很大很大的好处!”百合说的有板有眼。

  “那你说,要是太过分我照样不答应。”

  “切!”百合知道这家伙不轻易上当,只好先坦白:“等你妈妈从德国做手术回来之后,不是要住在郊外的别墅里嘛,我想让张阿姨去别墅那边照顾她,你觉得怎么样?”

  橘黄铯的灯光下,看着她满眼期待地看着自己,年与江轻笑道:“就这个事?”

  “那你以为呢!就这事,你答应不?”

  “那谁来给我们做饭?”

  “我啊张阿姨这半年里把她所有的手艺都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了我,你喜欢吃的那几道菜,我都会做了嘿嘿。”

  “你不上班了?”

  “上啊,不影响,我们办公室那些嫂子们,既要上班,还要回家相夫教子做家务,样样都不落下,我觉得很充实,我也要锻炼锻炼。”

  “那随你吧,别到时候喊累就行。”

  “嗯嗯,不会的!向人民币保证!”

  星期大早,年与江刚到办公室,小高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年总,张齐远那边虽然他已经被施暴的五个人同时指认,但是因为他们五个人根本没见过张齐远本人,警方拿了不同人的照片给他们指证,五个人皆承认自己没见过张齐远本人。而且,虽然每次都是张齐远亲自跟他们用电话和网络联系,但是每次通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经过了处理,网络上每次也只是邮件联系,而且张齐远给他们打过去钱用的账号都不是张齐远本人的”

  小高在电话里,详细地给年与江汇报着张齐远案件的情况。

  “证据不足?”年与江眯着眸子,微微拧了拧眉,“公安那边怎么说?”

  “警方还在根据通话记录和邮件采用技术手段还原声音以及查证,但是需要点时间,张齐远目前也已经找好了辩护律师,好像对赖掉这个案子很有把握。”

  “他有把握?呵呵。”年与江躺进椅子里,不屑地冷笑声,“那不如直接开庭审理吧!我看是我耗得起,还是他张家的人丢得起这个脸!行吧,我来联系律师,你那边密切联系项明的父亲,让他定把这件事闹大!这次,不能再给张齐远那个小子任何翻身的机会了!”

  “是!”

  挂了小高的电话,年与江直接又拨通了京城大律师刘博的电话。

  “哎哟,大领导,是不是准备放手干场了?”刘博在电话里开玩笑地问。

  “你说你这当律师的,是不是盼着全世界到处有官司找你打啊?”年与江边打电话边给自己燃了根烟,脸的轻松。

  “哟,不是打官司的事啊?我还以为你忍够了,准备打那场准备非常充分了的战役了呢!既然不是这事,难不成是年大董事长想念我了?”

  “当然,有好事自然第个想到你,就看你有没有时间了。”

  “时间这个东西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就跟女人的|乳|沟似的,什么时候想有了,什么时候挤挤不就得了!怎么?有别的事吩咐我?”

  “你除了打官司泡妞还会别的事吗?”

  “那倒是!那就是您老人家又有新的官司找我了?”

  “算是吧!可能得辛苦你来趟,你习惯了打大官司,这次想请您过来掺和个小案件。”

  “小案件?你年与江嘴里说出来的还有小案件吗?说来听听。”

  年与江笑了笑,幽幽地吐出口烟,把张齐远指使其他人对江雨霏实施侵犯,并将项明打成重伤事详细地给刘博讲了遍,并把目前掌握的证据以及这个案子的难点也都全部告诉了刘博,末了,他捻灭手里的香烟,笑着问:“怎么样?就这么个小案子,对你来说小菜碟吧?”

  “哈哈哈,原来是关系到你那个养女的事,只要孩子没事就行。这个案子虽然不是难啃的骨头,但是关系到你年某人的亲人,我要说不帮你接下,我估计你得指使几个流氓来把我给轮了!”

  “听你这笑声,看来是已经成竹在胸了。那我年某人就谢谢你了,回头我让高经理跟你联系,这个案子可不比咱直准备的那个次要,我就全权交给你了!”

  “行,这就不是个事,已经被千夫所指了,他还能逃到哪去?不认罪也得服罪!不服罪也得服刑!”

  听着刘博律师从电话里传来自信满满的声音,年与江眸子里的笑意越来越浓。

  张齐远啊张齐远,从你开始打我的女人主意的时候开始,你就应该想到会落到今天的下场!

  市东方医院。

  年与江到了间病房前,手放在门上犹豫了下,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里是个单间,里面却空无人,病床上整整齐齐的,不像有人住过。年与江皱了皱眉,正准备从口袋里掏手机,个小护士端着医药盘走了进来,看见是他,礼貌地笑了笑:“您好,请问是来看望江小姐的吗?”

  “嗯。”年与江转过身来问道:“她人呢?”

  “江小姐说想念自己的儿子了,今天上午打完针就回去了,晚上会过来。”小护士答道。

  “她最近是不是经常这样?个人就回去了?”年与江微微眯着的眸子里滑过丝不悦,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地加大了力度。手机请访问:

  300第303章转身离开

  “江小姐每次做完化疗,只要身体没有不适,她都会坚持回去看望儿子。可能也是因为她个人在这里太孤单了吧,自从她住进我们医院来之后,几乎没有见过他家里人来看她。”说到这里,小护士好奇地打量了眼年与江,“您是江小姐的朋友吧?”

  “嗯。”年与江淡淡地应了声,直接拨通了江静如的电话。小护士见眼前的男人直板着脸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也没敢再多说话,冲年与江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喂,与江”江静如的电话响了很久她才接起来,电话里传来很吵杂的声音。

  年与江听到电话里混乱的声音,拧了拧眉,沉声问:“在哪?”

  “哦,我”江静如顿了顿,“我在医院啊,刚吃了饭,在这看电视呢,综艺节目挺好看挺热闹的。”

  闻言,年与江咬了咬牙,垂着的只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嗯,我现在就在医院门口,现在上你。”

  “啊?你怎么突然来了?”江静如很意外的拔高了声音,紧接着结结巴巴地说:“那个那个,我现在累了要休息了,你还是回去吧。”

  “江静如,你撒谎的毛病是不是到死都改不了!我不管你现在在哪?立刻给我滚回医院来,我就在你病房等你,半个小时回不来,后果你自负!”年与江气极,冲着手机怒吼完,忿忿地挂了电话。

  单手插在腰上气得咬牙切齿地在原地转了两圈,他似乎觉得还不过瘾,直接将手里的手机摔到了床上。

  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年与江恨恨地瞪着那上面的“江静如”三个字,走过去直接按了挂断。

  可江静如锲而不舍,又打了过来

  年与江皱着眉闭上眼,重重地叹口气,滑动了接听键。

  “与江,我不是要故意骗你的,你听我说,”电话刚接听,江静如连忙解释,像是怕年与江又挂了电话似的,珠连带炮地说:“我今天感觉很不错,就回来看看,我虽然骗家里人我工作了,要常常加夜班,但是也不能不回家吧?家里人会怀疑的!再说,我也实在不放心,我不在的时候,我爸爸妈妈虽然按时带去康复学校,但是对这里的切还是陌生的我在医院里好像常常听见在哭,我忍不住就想过来看看他真的对不起,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年与江听着江静如急切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心里轻轻震,握紧的拳头慢慢松了开来,低沉着声音说:“我在医院等你。”

  说完,挂了电话。

  江静如的电话再也没打过来,年与江定定地站在窗前,深邃的眸子动不动地盯着窗外楼下的活动区,个男人推着轮椅上穿着病号服的爱人边慢慢地走着,边笑着给她说着什么。小护士的话,又在他耳边响起,“自从她住进我们医院来之后,几乎没有见过他家里人来看她。”

  年与江不忍地闭上了眼眸子里是意味不明的黯色。

  个小时后,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江静如上气不接下气地走了进来,看到背正对着自己的年与江,她边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细细密密的汗,边喘气说:“我就知道你说在,就真的在,还好回来的路上没堵车。”

  年与江转过身,看了眼累得有点气喘吁吁的江静如,皱眉问:“呢?”

  “哦,我带他出去玩了会,就送他回他我妈家了。”江静如端起桌上的水仰头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

  “这什么时候的水了?你是不是非要等到快要渴死的时候才想起来喝水,嗯?”年与江见她副仿佛刚从沙漠回来的样子,脸上泛起丝不悦,口气里是淡淡的责备。

  “哎!这都夏天了,凉白开,多健康!没事!你要不要来”江静如无所谓地笑了笑。

  年与江微微怔,脑子里突然闪现过个镜头。

  那个时候他们还上小学,家里的四个孩子,就年与江和江静如读同年级同班。

  江静如是那种上课就打盹,听见下课铃声就像打了鸡血样兴奋异常的学生。每次放学的铃声刚响起,年与江条件反射般地会扭头看眼江静如还在不在座位上。

  如果她还在,他就会迅速收拾自己的课本,走过去把她和自己的书包起背着,跟在她的后面起回家。

  但大多时候,待他扭头去找江静如的时候,她不知何时已经奔出了教室。他不得不将书本胡乱塞进书包,然后快速跑出去追赶他。江静如从小不仅贪玩,而且还格外调皮,明知道年与江在后面喊她,她故意假装没听见跑起来。

  所以几乎每次回到家的时候,两个人来不及扔下书包会做的第件事,就是抢着喝桌上的凉白开。

  江静如每次都会比年与江早步跨进屋里,待他进来的时候,她就会像刚才那样,大口大口几口,然后嘻嘻笑着端着杯子递给年与江,“嘿嘿,你要不要来”

  “喂?你怎么了?要不要喝点水?”江静如抬手在年与江眼前晃了晃,把他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你自己喝吧!”年与江收回视线,眸子里又恢复了贯的沉静,“我来之前跟你的主治医生见过面了,我让他给你安排了手术,就在这几天,你做好准备吧!”

  “手术?”江静如有点错愕地瞪大了眼睛,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和质问:“你不是已经答应了我,我可以不做手术吗?你什么意思?我不会做的!”

  江静如放下手里的水杯,赌气地坐在了病床上。

  “必须做手术!”年与江字顿,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与江,你知道这是什么手术吗?”江静如抬头仰望着年与江,嘴角泛起丝苦涩的自嘲。

  “是可以让你多活几天的手术!”年与江避开了她的视线,淡淡地说,脸上不带任何表情。

  “多活几天?呵呵,”江静如冷笑了声,站起身目光灼灼地盯着年与江,靠近他,然后突然抓起他的手放在了自己左边的胸脯上:“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年与江愣,立刻缩回了手,皱了皱眉:“你想说什么?”手机请访问:

  301第304章固执的女人

  “我想告诉你,这里是女人最重要的地方!”江静如指着自己的胸,拧着眉悲切地说:“比身上任何器官都重要!我宁愿缺胳少腿,我宁愿听不见看不见,我甚至宁愿立刻去死,我也不想失去我做女人的唯骄傲!”

  江静如说的“骄傲”的确名副其实,她本人身材修长匀称,却天生长了对让男人喜欢让女人羡慕嫉妒恨的恰好的身材。

  34,不算很大,但是长在她身上,大小适中匀称呈现最美的半球状,堪称对完美。

  可是偏偏天妒红颜,恰恰是这么对让人艳羡的美胸,却得了最不应该得的病。

  “唯骄傲?”年与江冷冷地瞥了眼她,“江静如你就这么虚伪肤浅吗?女人天生的美貌和身材你是都有,但是你以为这些很重要吗?嗯?我告诉你,女人身上值得你自己骄傲的不是这副皮囊,而是应该具备女性最起码的品性,善良美丽和可爱!这些重要的你都不具备,何必还在乎那些不重要的?”

  “哼!是的,反正我在你眼里早已经文不值!但是年与江,就是我这副烂皮囊,你当年不也真心地喜欢过我吗?你现在有了善良美丽可爱的新欢,就非要这么残忍地把我贬成这样吗?”江静如死死盯着年与江深幽的眸子,像是要眼望穿他的眼底,直抵他的内心似的。

  “随你怎么想!比起生命,所有的内在和外在才是文不值的!所以,你不要再跟我为这件事争执!切除手术,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年与江再次坚定地警告。

  “要切你切!如果非要做,我会毫不犹豫去死!反正现在每天因为化疗已经让我痛不欲生,若不是心里放不下我那可怜的,我早就跟这个世界永别了!但是如果你逼我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我会连也舍得的!”江静如越说声音越低,满脸的黯然。

  话音刚落,她又接着轻声说:“我是虚伪,我是肤浅,那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女人!你们男人,不管什么层次的人,追求的东西都样:成功的事业,花不完的钱,漂亮的女人!可是我们女人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