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跟你无冤无仇了,我何必这么无聊地做这些事?”

  “不可能,他怎么会和她拍婚纱!绝对不可能!”百合点都不相信手里这些照片的可信度,全部塞回了杨素素手里。

  江静如不是已经出国了吗?怎么可能跟他拍婚纱呢?

  不可能的!这照片绝对是假的!

  “你别激动,激动了对你身体不好!至于这些照片是不是真的,你可以去婚纱店问,也可以当面问你的男人年与江。虽然我不知道这照片里的女人是谁,但是我很明白年与江为什么宁愿背着你娶这个看起来老点的女人,也不愿意娶你呢!”杨素素整理好手里的照片,放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语气中带着挑衅说道。

  “杨素素,你别在这里兴风作浪了!这里面的女人我认识,是他的初恋,这照片八成是很久以前就存在的了,他根本不可能娶她的!”百合坚定地说。手机请访问:

  310第313章脸笑意

  “很久以前?”杨素素撇撇嘴,边从包里拿手机,边说:“应该没多久的,照片上没时间你可以不相信,我手机里可是有时间呢!你看!”

  杨素素边说,边调出了手机相册,把几天前自己在婚纱店外现场拍到的照片拿给百合看,“刚好个星期前的,你看,应该不算很久吧?”

  百合看着照片里年与江和江静如脸笑意地对面站着,心里顿时像横进了颗带毒的刺,痛得她不敢动,怕呼吸就会致命。

  “甄百合,现在知道我今天找你是为了你好吧?男人都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年与歼也不例外!”

  “你胡说!这里面肯定是有隐情的!他肯定是很久之前答应过要跟她拍婚纱,现在不过是履行诺言罢了!他不可能娶她的,绝对不可能!”百合虽然心里乱极了,但是她仍不能相信年与江会跟江静如拍婚纱,更不相信他会娶她!

  不会的!这里面定有误会!

  “年与江这人可真够狠心的,明知道你上次流产之后,再也不能怀孕生孩子了,却偏偏不告诉你,把你天天绑在身边,不娶你却打算娶别人!可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啊!”杨素素收起自己的手机,故意说得轻描淡写。

  “什么?你说谁不能生孩子?”百合心里震,不可思议地看向杨素素

  这女人在胡说什么?

  “哟看样子你还不知道呢!真不好意思啊百合,我以为你都知道呢瞧我这张嘴!”杨素素佯装副无意间说漏嘴的自责的样子,装镊样地捂住了嘴。

  “杨素素,你到底想说什么?没必要在我面前演戏的,你说吧!这照片我都承受得了,还有什么不敢知道的?”百合忍住四肢百骸蔓延开来的悲痛和冷意,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要那么颤栗。

  “我说了你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啊!其实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总不能让你永远被蒙在鼓里!其实你上次被白雪推下楼流产之后,不仅失去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你的芓宫还严重受到了创伤,差点到了必须摘除的地步虽然医生帮你保留了芓宫,但是你的芓宫可以说已经失去了孕育宝宝的能力,即使你能怀孕,也是怀了之后必保不住,也就是怀个流个怀个流个”杨素素边说边观察着百合的表情,心里畅快地冷笑。

  甄百合啊甄百合,想不到你也有被男人欺骗的时候!勇敢地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吧!

  “你胡说!我自己的身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流产手术之后恢复的很好,怎么可能会不能怀孕呢?杨素素,你再胡说,我定告你诽谤!”百合厉声打断杨素素的话,起身想从椅子上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双腿发软,不得不扶助椅子,让自己慢慢离开。

  “甄百合,我说的这些是不是事实你去问问就知道了,去医院查你的病史也行,回家直接问年与江也行,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杨素素在她身后继续不咸不淡地说。

  百合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强抑制住心里涌上来的那股排山倒海般的绝望,对杨素素说:“杨素素,你说这么多,就是想拆散我和年与江是吧?你现在已经是准妈妈了,请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少做点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吧!”

  “我损人不利己?是你自己不敢接受现实吧!年与江为什么不娶你,就是因为他知道你不能生育,所以才会跟别人拍婚纱,说不定他们早已经悄悄领了证书了呢!把你养在身边,只不过是为了引人耳目保护他真正的妻子罢了!你清醒点吧!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男人其实就是现在躺在里面的肖睿,他为了你什么委屈都自己承受,你却愚蠢地投入到个根本不爱你的男人怀里!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爱慕虚荣的女人!”

  杨素素站起来,把信封拿过来,再次放进百合的手里,“验证个男人是不是欺骗了你很简单,你并不笨,不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吧?我今天告诉你这些,就是看在肖睿这个人还不错的份上,跟了我年多,却从来没忘记过关心你,如果他是需要你关心的时候,你该怎么做,自己决定去吧!”

  说完,杨素素转过身子正要离开,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抚着自己的肚子对百合说:“你知道个女人如果真的爱个男人,最骄傲的事是为他做什么吗?就是为他生个孩子!我爱的男人虽然不能心意对我,虽然他自己已经有家有室,但是知道我怀了他的孩子之后,仍然很兴奋,对我百般宠爱,让我定给他把孩子生下来!所以说,男人娶女人,最主要的不过是为了让女人给自己生儿育女。甄百合,你看清事实吧!保重!”

  抬起泪眼,看着杨素素挺着大肚子在保姆的搀扶下,骄傲地离开,百合双腿软,直接瘫坐在了走廊上。

  路过的护士来扶她,她倔强地甩掉了护士的手,“走开,都走开都开走”

  眼泪,颗颗掉下来,砸在了手里的照片上,落到了年与江那张俊魅的笑脸上

  难怪

  难怪半年前手术之后,以前从来爱爱都不采取任何避孕措施的他,每次都会提前戴上套套明明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至今他仍坚持着这样做还有那些大瓶小瓶的药片,莫非根本不是什么维生素吧

  什么叫醍醐灌

  什么叫心如刀割?

  什么叫大彻大悟?

  什么叫彻底绝望?

  她甄百合今天算是口气领教到了所有

  个人呆坐了良久,百合终于慢慢地从冰冷的地板上爬起来,擦干了眼泪,缓缓走到了医生办公室,“大夫,我想捐肾给1008病房患尿毒症的肖睿,您看需要什么程序?”

  “这个先要组织配型,成功率高的话才可以准备手术。”医生抬眸看了眼眼前这个情绪明显不佳的女孩,温和地回答她。

  “好,那就麻烦帮我配下试试吧。”百合点点头。手机请访问:

  311第314章最后晚

  “那行,你先去让我们的护士给你做下基本检查,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早上空腹来抽血,再做进步的配型。”医生指了指旁边的护士,对百合说。

  “好,谢谢。”

  回到家,百合草草做了几道菜,晚饭后,她借口跑了天累了,便早早睡了。年底了,工作格外的忙,年与江加了天的班,也没多怀疑,待她睡下之后,只是帮她掖好了被子,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转身去书房打开电脑去处理白天没时间阅览的文件。

  第二天上班刚到办公室不久,百合谎称大姨妈来了肚子疼跟办公室的几个同事说了声,便提前出去打车去了医院。

  做完组织配型的所有项目,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左右。百合从医院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天上飘飘洒洒地又开始下雪了,她拢了拢身上的大衣,伸手打了辆出租车:“师傅,去超市。”

  “好。”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窗外的雪花肆意飞舞,像千百只蝴蝶样翩翩扑向玻璃窗,再颓然无力地落下。

  把最后道菜端上餐桌,甄百合疲惫的脸上终于浮起抹涩然的浅笑。望了眼窗外静悄悄的落雪,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应该是今年的第三场雪了吧!冬天还有段时间才会结束,而他和她,过了今晚,恐怕再也不会有交集。

  听到门外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她茫然地收回思绪,拿起碗默默地开始盛饭。

  “砰”得关上门,他看了她眼,边换鞋边勾了勾唇,露出那贯魅惑人的儒雅浅笑:“怎么了,丫头?今儿怎么没见你围上来检查我身上的香水味了?”

  “有点累!洗手吃饭吧!”她连头都没抬,嘴角漾起丝微不可察的酸涩。

  “那依你,吃了晚饭,我们早点休息!”还好,他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脱掉大衣,大手勾起她的下巴,微凉的唇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小嘴,转身进了洗手间。

  “今天怎么做这么多菜?”洗完手在她对面坐下来的时候,他才看到满桌子竟然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肴。

  “嗯。”她只顾低头吃饭,从喉咙里发出个低低的声音,几不可闻。

  “你做菜水平越来越高了!”他以为她真是累了,大口地嚼了口菜,赞叹道。

  “好吃吗?”她怕引起他的怀疑,强压抑住了心里不断翻滚上来的酸楚和不忍,抬眸努力地笑了笑。

  “怎么了?今天上班被批评了?”他还是看出了她眸子里泛出来的点点赤红,放下筷子,怜惜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像是哭过的样子,这个喜欢悲春伤秋的小丫头又胡思乱想什么了?

  她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夹了块鱼放到了他碗里,嘴巴咧开个更大的弧度,嘻嘻笑道:“今天累坏了吧,多吃”

  看到她终于笑了出来,他才再次拿起了筷子,宠爱地笑了笑:“机关的工作就是繁琐,过了春节,我带你出去散散心,不行的话,给你换个岗位!”

  她不再吭声,低下头大口大口的扒饭,眼泪却悄无声息地滑落,颗颗掉到碗里。

  为什么?为什么到了现在,他还要如此关心她?还要这样溺爱着她?让她如何狠心离开他呢?

  这下,恐怕连瞎子也看见了她的眼泪。

  “这是怎么了?宝贝?”他放下筷子,站起身绕过餐桌,心疼地捧起她的脸,“在哪里受了委屈?你们那个该死的科长又批评你了?我明天就去免了他的职!”

  他的话没有安慰到她,反倒让她的眼泪更加汹涌了!

  她扔掉筷子站起来,双臂不由分说地勾住了他的脖子,声音颤抖地说:“要我好吗?我想要你,我想要你要我!现在就要我!”

  他诧异地抬手为她抹去脸上的泪,心中如针刺了般,声音陡然变得深沉:“到底怎么了?你从来没有如此过!”

  她见他无动于衷,抬起脚尖。

  他僵硬地站在原地,错愕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变得火般热情的丫头,竟怔愣得不知所措起来!

  “呃”身上的温度不受控制地越来越高,他从怔忪中清醒过来,把按住了她越来越热情的手,呼吸凌乱地说:“宝贝,你到底怎么了?”

  “就是想你了!”她停下来,深深地勾了勾唇,绯若桃花的脸上漾起抹动人的娇嫩笑容,楚楚水眸里闪着亮晶晶的光,灿若星辰。

  在这种事情上,素来都是他主动,每每看着她平平地躺着咬牙副视死如归的就义状说“来吧”的时候,他总有种在强迫她的不爽感。

  所以,当她破天荒地反客为主的时候,他哪里受得了她这并不高明的挑逗呢?越来越燥热的身子告诉他:不管怎么样,先接受了她主动的温柔再说!

  他重重地喘了口气,蹲下身,把将她打横抱起,急急地向卧室走去。

  她凄然笑。

  想起今天诊断书上那几个恐怖的字眼,泪水再次涌出,她多么希望这次的温存永远都不要结束!

  已经完全被她挑逗起来的年与江,直起身子正要去拿套套,百合使劲按住了他的手,“今晚不要用那东西好吗,我不想用”

  “宝贝,你今天怎么了?怎么动不动眼泪就出来了?”年与江看着她眼角的泪水,皱了皱眉,停下了手上所有的动作,俯身帮她擦了擦眼泪,心疼地问:“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你从昨天从林薇那回来开始就不对劲了,是不是她出什么事了?还是跟你说了什么乱七八糟惹你不高兴的话了?”

  “没有薇薇就是病了,我看她个人太孤单了,就是心疼她,没什么”百合强抑制住心里的痛苦和纠结,含着泪对他抿唇笑了笑。

  “傻瓜,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生活方式和追求,林薇她自己不觉得寂寞就行了,哪有你这样为她担心成这样的!”她的泪让他不忍再继续下去,拿起她的衣服帮她穿上,“走吧,先去吃饭。”

  “不我就是想要你嘛!”她撒娇,撅着嘴勾着他的脖子不放手。

  “你确定?别后悔哦我可饿着呢!”年与江坏坏地勾了勾唇,擦去了她脸上的几点泪痕。手机请访问:

  312第315章依她回

  “我就是不想带了嘛!我现在是安全期,不会怀孕的”百合故意嘿嘿笑了笑,试探地看向他。

  “那也不行,安全期没那么可靠”年与江说着就拿出了套套。

  百合“腾”得从床上爬起来,夺过他手里的那片杜蕾斯,赌气地扔到了地上,“我就是不想戴嘛,你都不能依我回?”

  看着她突然燃起来的情绪,年与江狐疑地看着她,却看得她眼里又泛起了点点泪光,泫然欲泣的样子让他心里骤然痛。

  “好今天我们不用!”

  年与江心里隐隐觉得哪里不对,这丫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现在,不是他追究的时候,他温和地对她笑了笑,慢慢将她放平,俯身开始吻她的唇。

  不知为何,平日里总觉得她那小嘴里满是甜甜的蜜津,可是今天怎么觉得她嘴里有丝苦味呢?

  “与江,我爱你”她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次都大声,喊着喊着泪水再次涌出,让他心疼不已,只能点点吻干她脸上的泪痕

  百合的眼泪汹涌而出,四肢张开摊在了床上,没有丝力气再去开口他终究还是释放在了外面,他终究还是不敢让自己有任何点怀孕的机会

  “宝贝,我去洗洗。”他拉过被子给她盖上,自己去了浴室。

  听着哗哗的水声传来,百合只觉得眼睛刺痛得紧,眼泪却像突然间流干了样,涩涩的,很疼,很疼,跟心上那道被生生撕开的伤口样,痛得让她忍不住闭上眼,不敢再去想象任何

  大叔,爱个人明明很简单不是吗?为什么还要有那么多的迂回和掩饰?那么多的隐瞒和猜忌?

  为什么

  年与江洗完澡过来的时候,百合竟然已经睡着。

  融融的灯光下,看着她脸上还未干的泪痕,他皱了皱眉,帮她盖好了被子。

  看着满桌子的菜肴,他也没了胃口。

  这个丫头到底是怎么了,自从这几天吵着见了林薇之后,回来情绪就特别不稳定,林薇那边,出了什么事了吗?

  年与江将餐桌收拾干净,自己打开水龙头开始洗碗。

  就在最后个碗冲洗干净准备放进碗柜里的时候,只听“啪”得声,精致的骨瓷碗从他大大手里滑了下去,摔在脚边,顿时碎成了好几瓣,瓷屑遍地。

  年与江盯着那摊破碎的瓷片,眉心越来越紧地蹙在了起。在原地站了良久,才找来扫把将那堆垃圾清扫掉了。

  回到书房,他给小高打了个电话:“前几天甄小姐出去见林薇,没发生什么事吧?”

  “林小姐好像生了病,经常去医院,甄小姐就跟着去了次,也没发生别的什么事情。”

  “你明天,林薇到底生了什么病!”

  “是。”

  这夜,年与江再也没有心思去处理什么文件,早早地在百合旁边躺了下去。从身后紧紧抱着她,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专属馨香,年与江不由地大口呼吸了几口,才安心地闭上了眼。

  上午十点钟,年与江刚开会个小会走出会议室,小高的电话打了过来。

  “年总,甄小姐早上刚到公司就折了回来,带了个行李箱去了林薇那里,之后去了医院。因为她坚持不让我送她,我就只能悄悄跟着她的出租车,她现在刚到医院。”小高在电话里汇报。

  “嗯,让你查的林薇的情况有消息了没?”年与江点点头,带行李出去了?

  这丫头果然是有了别的想法,去照顾林薇?

  “我刚从住院部下来不是林小姐生病,而是甄小姐的前男友,肖睿。”小高犹豫了下,说道。

  “肖睿?”年与江停下脚步,拧了拧眉,“什么病?”

  “尿毒症!现在正在等合适的肾,需要换肾,甄小姐前几天已经做了组织配型,目前结果还没出来。”

  “她去做了配型?她想捐肾给肖睿?”年与江深邃的眸子微微眯了眯,里面渗透出缕缕幽幽的寒光,声音陡然不悦地拔高了。

  “这个,还不太清楚”小高心知肚明,既然做了配型,肯定就是做好了捐肾的打算,只是他不敢在领导面前这样肯定地说。

  “你在医院先看着她,我现在过去。”年与江沉声说完,挂了电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