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边艰难地跟周公抗衡,边听着年与江嘴里比金子还难挖掘出来的字字如矶的话,再完全不经过大脑敲在电脑上。

  直到天色完全泛白的时候,年与江捻灭了最后支烟,直起身,仍神采奕奕地对她说:“可以了,你校对下,待会打印出来给我送到会议室,上午你回去补个觉!”

  百合突然来了精神,连忙笑盈盈地连连点头:“好叻,您放心吧!我给您放到您开会的位置上!”

  听到“补个觉”,简直比给她发几百大洋的夜班费还要兴奋!

  年与江看着她疲惫小脸上强撑着的精神,狭长的眸子里漾起丝涟漪,离开办公室前对她说:“差不多就行了,这个讲话不下发,就我个人有,有个把错别字没事,早点校对完回去休息!”

  “嗯哪!”

  百合感恩戴德地目送着瞬间背影高大起来的领导,他的话像给她注入了针兴奋剂样,她精神抖擞地很快校对完了文稿。

  通读遍下来,她惊讶地发现,虽然通篇都是出自他之口,但却很巧妙地将她之前写的那几条大纲都融合到了稿子里,他只不过是换了种更专业的说法,做了些更贴近实际的诠释。

  百合的困意彻底被这充满鼓励的讲话稿扫到了九霄云外,心里简直对自己的大领导崇拜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

  更准确地说,她对他的感激胜过了崇拜。

  对于个刚入职不久的年轻人来说,最挫败的无非就是自己绞尽脑汁做出来的方案被领导全部否决。而年与江,竟然花了个晚上的时间,把自己这个小助理的想法非常艺术地拔高了个层次!

  崇拜感激之余,她又非常认真地校对了遍之后,才打印出两份,送往四十分钟后即将开会的会议室。

  总部领导参加的干部大会,听说整个研究院的基层中层领导近两百人都会参加,秘书科的同志们早早就在会议室布置会场了。

  看见百合拿着资料进了会议室,正在摆放资料的小柳热情地迎了上去:“百合,你也参加会吗?”

  “没有,我把年书记的讲话稿送来。”会议室里的窗帘由于常年不打开,头顶上璀璨耀眼的灯光让熬了晚的百合有点不适应,她眯着眼对小柳笑了笑。

  “昨天很晚看到年书记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你们不会熬夜了吧!瞧你,黑眼圈都出来了!”小柳喜欢跟江雨霏在起玩,所以跟百合的关系也比普通同事近了许多。看到百合脸憔悴,她自然免不了关心地问。

  “呵呵,东西送来就回去休息。年书记的位置定了吧?”百合看着满会议室里分发文件的工作人员,视线落到主席台的座位牌上,去寻找年与江的名字。

  “定了,我去帮你放吧,你快回去休息,我给你把这个放在最上面吧!”

  热心肠的小柳不由分说地从百合手里拿过资料,蹬蹬瞪跑到了主席台,放在年与江的座位上之后,给百合高高地竖了个“”的手势。

  百合拿着手里份备用的稿子,对小柳感激地笑了笑,放心地离开了会议室。

  回到公寓,江雨霏已经上班去了,桌子上放了个保温饭盒,下面压着纸条:亲爱的,吃了饭再睡!

  打开饭盒,有热气腾腾的粥和包子,还有两份小菜。百合心里暖融融的,雨霏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

  洗漱完,随意喝了几口粥,躺在床上之后,本以为会在几秒钟之内就会睡着的百合,竟然翻来覆去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了。

  刚闭上眼,就想起了晚上加班时躲在电脑屏幕后面,偷偷看年与江侧脸的样子,完美,好看

  拿出手机,翻到相册,看着昏黄灯光里那儒雅俊朗的脸,她竟然痴痴地看了遍又遍。

  天呐,自己肯定是睡眠不足引起神经错乱了!

  收起手机,羞涩地将头捂进被子里,百合突然想去看他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的样子。

  拿着稿子出了公寓,百合边轻快地迈着步子,边在心里嘲笑自己:不仅是神经错乱了,肯定是身体的所有软硬件都在熬夜中被悄悄地换了零件。

  自己直不是个花痴的人啊,怎么会冲动得跟个小姑娘样呢?

  熬夜真是个恐怖的事情!通宵熬夜更是极其恐怖!

  到会议室的时候,还有十分钟就开会了。

  参会人员除了主席台上的领导们还在后台的休息室准备,底下的人都已经到齐了。

  百合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再检查遍年与江的讲话稿,坐在后面工作人员席位上的小柳把她拉着坐在了自己身边:“对我不放心啊,还专门过来检查?”

  “没有。”百合连忙心虚地否认,晃了晃手里的备用稿说:“我刚又修改了几个字,我还是上去给领导换新的用吧!”

  “要换赶紧去,马上就开会了!”小柳听,也着急地催促她。

  “好的。”

  百合起身刚走两步,前面响起了如潮水般的掌声,她抬眸看,原来是出席会议的领导们已经开始鱼贯而入,整齐地在主席台上坐了下来。

  年与江换了套格外笔挺的正装,非常精神地坐在了他的位置上△为台上最年轻最英俊的位领导,他即使脸上面无表情,也几乎吸引了台下所有人的目光。

  慢了步!

  百合懊恼地蹙了蹙眉,只好退后两步又坐回了小柳的身边:“算了,改动不多,不换也行!”手机请访问:

  30第30章不平静

  “同志们,我们开会。会议第项,请副院长聂军同志作经营工作汇报。”年与江抑扬顿挫地开了腔。

  听着那铿锵的磁性声音,百合悄悄地伸长了脖子,远远地却看到年与江边整理手里的资料,边慢慢地蹙起了眉,阴沉的脸色跟刚刚进来时的温和完全不样,但很快就恢复了严肃冷静,开始用笔唰唰唰地在纸上写着东西。

  几个分管不同工作的院领导做完各自的工作汇报之后,年与江开始做最后的讲话。

  百合激动地拿出手里的稿子,竖起耳朵,准备认真地聆听这份自己和领导辛苦了几乎天夜才完成的讲话稿。

  年与江儒雅大气地笑了笑,抬起头平视底下两百名与会人员,“同志们,刚才几位院长的汇报不仅总结了年来的工作,也对今后的工作做出了计划,提出了要求。”

  “在这里,我就不再赘述这些要求了。今天,借着总部领导在场,我把我来研究院挂职的感受给领导们做个汇报,跟同志们分享下。”

  不解地看着年与江完全脱稿地侃侃而谈,而讲的内容几乎没有个字跟讲话稿里样,百合心里突然涌起丝不好的预感,扭头悄悄地问小柳:“年书记的讲话稿,你确定没放错吧?”

  “怎么可能放错呢!有问题吗?”小柳也不解地问她:“他讲的不是你稿子里的东西吗?”

  “完全不样!”百合不安地拧紧了眉。

  “啊?不会吧,会不会是因为领导临时改变了想法,想讲点其他方面的?我觉得他说的很实在啊!”

  小柳的脸上也滑过淡淡的忧虑,她非常确定自己原封不动地把百合给她的稿子放到了年与江的座位上,即使参会人员很多,底下的人也不绝不可能随便走到主席台上去动手脚的。

  “可能吧”百合无力地安慰自己句,耐心地继续听起年与江的讲话。

  虽然年与江没有按照讲话稿来念,把本来准备提的要求全部换成了自己的挂职感受和对研究院的中肯评价,但也是从容不迫,声音低沉中带着沉稳的节奏,直微微扬起的嘴角,让他显得格外温文儒雅。

  会议结束的时候,年与江的讲话受到了总部领导的高度赞扬:“不错啊,小年,到基层才来不到个月,就有这么多真切的感受!很好!”

  脸茫然的百合跟着散会的人群刚走出会议室,握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她连忙打开来看,竟真的是年与江发来的:到办公室来,立刻!马上!

  不详的预感又加重层,百合挤出人群,拔腿就往办公楼的电梯跑去。

  忐忑地来到十五楼,看到年与江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她更心虚了!

  他竟然这么快已经回到办公室了!

  百合深深地呼吸了下,撞着胆子敲了敲门。

  “进来!”

  异常清冷的声音,夹杂着明显的怒意,百合不由地咬了咬唇,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年与江已经脱掉了开会时穿的外套,领带也松了开来,正坐在椅子里狠狠地吸着烟。

  百合看着他好久都未曾见过的北极寒冰脸,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慢慢地趋步走过去,低着头不敢吭声。

  “这就是你给我校对的讲话稿?!”年与江长臂扬,把手里的几页纸“哗啦”撒了出去,在百合的头顶上天女散花般散落开来,页页狼狈地落在了她的脚下。

  百合诧异地俯身捡起来,当看到每张纸上都写着同样的行字时,脑子里“轰”得声,脸色瞬间苍白,视线似乎都模糊了。

  六七页纸的讲话稿,每章上面用粗黑的字体写着:“我甄百合就是个表子,见到男人就想扑上去!不过我最爱的还是我的初恋!肖睿,我爱你!”

  怎么会是这样?不可能的!明明是自己认真校对了两遍的稿子,亲自送过去的,个通宵不眠不休的成果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堪的字眼?!

  脑子里是空前的空白!

  “年书记,这不是我拿过去的,我”她慌乱地捡起地板上所有的纸张,强撑着自己越来越无力的身子,咬着唇努力解释。

  小脸上煞白片,嘴唇不停地颤抖!看向年与江的眸子满是难以置信和惊惧。

  “不是你拿过去的,那我们熬了近二十个小时写出来的东西在哪?”年与江看到她的样子,纵使心里不忍批评她,但张口,还是无法说出安慰她的话来。

  昨夜的通宵熬夜,不过是他想给总部领导演的出苦情戏罢了!

  对他来说,本来两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的工作,他为了把她写的大纲都融入进去,为了能让她陪着自己加班,才直忍耐了夜,没想到这个傻丫头,居然这么大意!

  很明显,她又被哪个同事或者“朋友”给陷害了!

  可是,她能否替他着想点呢?

  在那样个严肃的场合,高高在上的他,看着手里的讲话稿全部变成了那样不堪入目的字眼,尤其是那句“肖睿,我爱你”的时候,他恨不得立刻冲下去,把这个蠢女人狠狠揍顿,好好地惩罚她!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对不起,对不起”百合忍住了眼泪,身子却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近三十个小时没有阖眼,身体已经极度吃不消,再经过这么大的个沉痛打击,她觉得自己快支撑不住了。

  看着她娇弱的身子不停地微颤,年与江缓缓舒展开紧皱的眉头,无奈地叹口气道:“我不想知道这是哪个狠毒龌龊的人做的恶作剧,我只想知道,这上面说的是不是真的!”

  “嗯?”百合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低头看了眼手里的那行如毒针般的字,拼命地摇头:“不是的,我没有!”

  “没有什么?”年与江站起身,走到她面前,灼热中带着质问的眸子紧紧盯着她逼问:“你上次在海边不是说要找个比肖睿优秀百倍的男人么?为什么还要强调你最爱的是他?”手机请访问:

  31第31章步步后退

  百合被他突然强压过来的气势吓得步步后退,抬起惊恐的眸子看向他,不明白领导为何突然这样问,直到脚跟碰到了墙根,她不敢再继续跟他冷得发寒的眸子对视,低下头防备地抬起手挡住了他的逼视。

  见她不回答,年与江积压了整整个会议时间的愤怒汹涌澎湃地顺着他的心脏开始向四肢百骸蔓延开来,瞬间冲击到了他的大脑,理智被成功淹没。

  他继续上前步,逼得她无路可走,身子几乎已经和她零距离紧贴,抬手焦躁地拂开她的胳膊,秒钟都没有犹豫,俯身吻去。

  百合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待意识到嘴巴上这两片柔软的带着淡淡烟草味的东西是某位正在气头上的大领导的双唇时,她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条件反射地去挣扎,奈何他的双手早已经牢牢地钳制住了她的手腕,她毫无动弹之力。

  清新,甘甜,味道简直美妙极了!

  年与江的强吻开始带着惩罚,却在品尝到了她唇齿间的香甜之后,贪婪地想进步攻城略地。

  “嘶——”

  年与江万万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狠地咬自己口,吃痛地放开了她。

  也对,之前每次都是面对醉得塌糊涂的她,没料到这个已经被自己阴差阳错享受过好几次的小丫头竟也会如此泼辣。

  年与江眸子微闪,意味不明。

  有愤怒,有兴味,有满足,也有意犹未尽

  百合此刻的心里像塞进了只凤阳花鼓,咚咚咚狂敲不止。

  而她挂着泪痕的脸上,除了惊魂未定的恐惧,还有渐渐晕开来的绯红!

  他被她气糊涂了吗?

  怎么会

  不过,他身上的味道好熟悉,他那万恶不赦的唇瓣的味道更加熟悉

  百合不敢让自己继续漫无天际地胡思乱想下去,低下头准备逃之夭夭,却被他长臂挡,单臂撑在墙上,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每次闯了祸只会逃吗?”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长长的羽睫略带害怕地轻轻颤抖,他竟点都气不起来,挑了挑眉轻笑道:“下次再敢戏弄我,小心我用更厉害的方式惩罚你!”

  “我没有要戏弄您明显是有人做了手脚,您智商那么高,难道连这也看不出来吗?”百合仰起脸,义正言辞地反驳他。

  言落,她才醒悟面前这个被自己咆哮了的男人可是自己的大领导啊!

  可是他真真是个太霸道的男人!

  霸道!不讲理!

  明明是欺负了她,得了便宜还卖乖,居然说她戏弄他!她甄百合有百个胆子外加百条命,也不敢戏弄他这个大b啊!

  念及此,百合挺了挺胸,更加理直气壮地撅起嘴巴直视起他那双捉摸不透的眸子。

  年与江看着她倔强的小样子,有种再俯身吻下去的冲动,但从舌尖上传递上来的隐隐痛感,让他不得不先强迫自己忍住了这种不淡定。

  “不管是被谁做了手脚,那也是你的失职!回去写份检讨发我邮箱,如果明天上午我看不到检讨的话,你明天也不用上来了!”年与江收回胳膊,淡淡地摞下句话,转身拿起外套,向门口走去。

  百合呆呆地靠在墙上,脑子里乱成了团乱麻!

  懊悔,自责,气愤,惊恐,恼羞成怒熬了夜的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心情坐了次豪华版过山车,她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怎么?还想继续连轴转吗?你想当劳模,我还不想背负虐待女职工的罪名!”年与江准备锁门,见她还愣在远处,狡黠地弯了弯唇。

  “哦”完全已经断电失去正常思考能力的百合,茫然地应了声,捏着手里皱巴巴的纸张,像个僵硬的木偶样,走出他的办公室。

  直到坐回了自己的床上,百合还处在发懵状态,直到下班回来的江雨霏看到像被点了岤样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眨不眨的她时,好奇地从她手里拽出了那几张写着她是表子的4纸。

  “我靠!百合你怎么了?我爹不是说你做完通宵加班了么?你不会吃错药了吧?”

  江雨霏脸错愕,就算吃错药也不会这样贬低自己吧?就算要贬低自己,在心里默默鄙视下自己就行了,还非要这样拉风地敲在电脑里再打印出来?

  在江雨霏锲而不舍地摇晃和叫魂般地咋呼中,百合终于缓了过来。

  当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公寓的时候,她已经完全记不起自己是怎么安然无恙地从十五楼走回来,而不是直接从楼上跃而下或者从楼梯上滚下来。

  她着实被自己的状态吓了跳!

  当看到雨霏手里的纸上那皱皱巴巴的字体时,她无力地冷冷笑道:“我被人给耍了!跟你爹熬了个通宵写出来的讲话稿,在开会的时候,被换成了这些东西”

  “什么?”江雨霏显然也大吃惊,精致的小脸立刻气得皱到了起:“,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欺负到她奶奶我的头上来了!”

  百合努力挤出丝笑:“没事,你老爹没有讲话稿,照样口若悬河。”

  “就他那臭脾气,没惩罚你吧?他向对下属非常严格啊!听说以前个姐姐因为用错了个标点符号,被他罚了个季度的奖金,还罚她以后校对所有稿子!后来那姐姐看到标点符号就犯怵!”江雨霏也不知是关心她,还是故意危言耸听地吓唬她。

  “没”想到他那个猝不及防的“惩罚”,百合的脸上兀地泛起了红晕,连忙转过身假装收拾床铺不让江雨霏看到自己脸色的诡异变化:“没有那么严重,他就让我写个检讨!”

  江雨霏坏坏地笑,他恐怕担心你都来不及,要是舍得惩罚你才怪呢!

  “那就好!不过,你没有怀疑这事是谁干的吗?”

  江雨霏想起有人在她眼皮底下做小鬼,忿忿不平道:“别让我查到了,定要把这些纸揉成团团地,给丫塞到食道里去!看丫以后还敢不敢造次!”手机请访问:

  32第32章害她

  “我也不知道!稿子是让小柳拿上去的,我明明看到她放在年书记座位上的,而且她说底下的人根本不会有上去偷梁换柱的机会。”想到这件事,百合自己也想不出研究院里到底有谁要这样害她。

  “小柳?她那大条,肯定不会做这事!再说,她也不认识肖睿啊!”

  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