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哪有!没有!”百合脱口否认,转过头把视线挪到电视上,脑子里却蹭蹭冒出年与江那些暧昧的举动。手机请访问:

  35第35章花边

  “哟”火眼金睛的林薇看到百合的脸色在升温,故意拖长尾音,脸上瞬间生动了起来,“我在你脸上看到了四个字!”

  “没—有—花—边!”百合字顿!

  “!”林薇伸出只指头摇了摇,不怀好意地笑道:“春心荡漾!”

  “这个真没有!”

  “嘿嘿嘿,坦白从宽”林薇顿时来了兴趣,“腾”得从自己的床上坐起来,伸出爪子坏笑着向百合走来:“抗拒的话,先辱后杀,外赠十分钟‘林氏足疗’!”

  林薇说着,就要去挠百合的脚心,百合眼疾手快,连忙用被褥将双脚裹了个严实,边裹边妥协:“还真没有!等有了,第个告诉你!”

  “切——”林薇不满地冲她翻了个白眼,但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百合,不笃定的事绝不张扬,更何况是感情这样私人的事。

  百合抓起枕头抱在怀里,想着那个男人对自己各种古怪的举动,和自己心里各种更加古怪的感觉,心里阵莫名其妙的悸动。

  这么多年跟肖睿在起,可能是早就习惯了的缘故,彼此之间为对方做的任何事都好像是理所应当的,她早已忘记了“恋爱”是个什么性质的词了。

  年与江对她的格外关心和亲近,她不是感受不到,可是他是高高在上的领导,自己在不清楚他的意图之前,怎敢妄加猜测。

  那么,自己对他呢?呃,内心不厌恶不拒绝,算是什么呢?

  星期天晚上,送走林薇,累了两天的百合回到公寓倒头就睡。

  第二天,她毫无意外地睡过了头。

  电梯到达十五楼的时候,离上班时间已经过去整整半个小时了。百合踮着脚,做贼似地蹑手蹑脚屏住呼吸拿着钥匙去开自己办公室的门。

  进了办公室,悄悄看了眼对面紧闭的办公室门,她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转身刚准备在电脑跟前坐下来,身后传来年与江严厉的声音:“都几点了才来?个星期没管你,你就自由散漫成这样了?”

  呃百合心里暗暗大叫今天人品怎么这么差,硬着头皮慢慢地转过了身,看到的是年与江张盛怒的脸,狭长的眸子里放射出丝丝寒意,和危险的气息。

  百合不由地头皮发麻,舔着脸硬挤出丝笑:“忘记定闹铃了雨霏昨晚有事也没回来,所以不小心就没按时醒来”

  “借口多,理由长!年纪轻轻的,态度怎么这么不端正?做错事从来不知道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真不知道你们这代人,到底能干成什么事!”年与江紧蹙着眉,眸子里的寒意已经骤然变成了熊熊怒火。

  说完,他气愤地转身,“咚”得声关上门,吓得百合阵哆嗦。

  这早餐吃的是火药宴吧?大早就这么火爆?不就是迟到了那么点点那么半个小时嘛,动不动就上纲上线,讲不讲道理?

  百合气呼呼地撇撇嘴,看来以后为了讨好这个古怪的上司,不得不跟自己的小考拉少温存会了。

  年与江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里,大口大口地吸烟。

  上周忙于工作,几乎没在办公室呆过,这周好不容易不需要下去调研了,早早来到办公室,没想到等了快个小时了,还没见她露面!

  难道是因为好几天没看到她,这脾气才会像草样疯长得这么严重?

  想起她刚才被自己批评时,低着头副委屈的样子,年与江又卦笑了起来:臭丫头,心里肯定不服气,指不定已经把我回骂了多少遍了吧!

  百合还在为刚才被批评了忿忿不得其解,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看是对面办公室的号码,她故意哼了声,等电话响了四声之后,才接了起来。

  “泡杯绿茶。”

  “哦”

  百合冲电话做了个鬼脸,乖乖地去了茶水间。

  三分钟之后,电话又响了起来。

  “今天的水是不是有问题?换杯红茶!”

  “哦”百合挂了电话,费解地摇了摇头:水有问题,换茶有用吗?

  十分钟之后,大领导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拿点打印纸进来。”

  “哦”

  十五分钟之后,年与江焦躁地在办公室来回踱了五六圈之后,打开门向对面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那个”年与江走进去,佯装找东西的样子,视线来回扫在百合的桌面上,时不时落在她的脸上,观察她是否还因为刚才自己的发飙而还在委屈。

  “您需要什么?”听见他的声音,百合就像接到了命令样,条件反射地站起来。

  “那个”年与江的视线落在她水杯旁边的巧克力盒子上,轻咳了声说:“茶水还是有问题,嘴里有点苦,你不是有很多巧克力吗?”

  百合看着刚刚还怒得跟头狮子样的大领导,突然间变成了个要糖吃的小朋友,心里哑然失笑:哼,想吃我的巧克力,先让我戏弄戏弄你再说!

  她慷慨地打开巧克力盒子,“哗啦”将里面的巧克力全部倒了出来,花花绿绿,不同的包装,不同的形状,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口味,满满当当地铺了半个桌面。

  年与江顿时懵了!见过收藏各种古玩的,这姑娘是收藏巧克力的吧!

  “您随意!”百合盈盈笑着,表面上格外大方热情,心里却在不怀好意地笑:早知道把那些过期的拿来了!哼!

  “有什么区别?”

  年与江正准备随意拿起颗,被百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拍掉他的手,本正经地说:“先别急!凭您的第印象,选颗您最中意的!”

  “最中意的?”年与江饶有兴趣地问:“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不就块巧克力么,怎么还摆了个选媳妇的阵势!”

  “哪有啊!到我这里讨巧克力吃的,都会在这么多口味里自选的!免得我拿给您吃,您觉得不符合您的口味!”百合嘴上天花乱坠地解释着,心里却在不停地吐舌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可不是跟选媳妇样嘛!手机请访问:

  36第36章惧怕

  “你确定这里面包的不是千奇百怪的各种毒药?”年与江眯着眼睨向百合,眉心微蹙,故意退后步,副避之不及的惧怕样。

  “切——就算要毒您,我还舍不得用我的巧克力呢!”百合听不高兴了,撅着嘴巴不屑道。

  年与江见她会顶嘴了,心里也跟着豁然开朗起来,兴致盎然地点点头,随手拿起颗深色包装纸的心形巧克力:“就这颗了!谢谢!”

  纯黑巧克力?

  百合开始迅速默想这种口味巧克力的各种属性

  转身正要离开,年与江的目光落在她桌上那只小毛绒宠物上,看着那小东西浑身灰色的皮毛,他皱了皱眉:“女孩子家家,不是应该都喜欢什么猫猫狗狗的吗?你怎么喜欢这么丑的熊?”

  什么?熊?这么可爱的小考拉,你居然说是熊?你才熊!你才丑!更年期吧!

  百合在心里快速地把眼前这个被她定位为更年期大叔的领导鄙视了番之后,笑嘻嘻地说:“领导,这是考拉”

  “考拉?”年与江皱了皱眉:“为什么喜欢考拉?”

  为什么?因为她的终极梦想就是下辈子做只考拉:每天睡觉20个小时,吃2个小时,发呆2个小时,这才是人生啊!

  “因为因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呗!有喜欢猫猫狗狗的,自然也有喜欢考拉的!”

  刚才才因为多睡了会会就被狠狠地批评了,如果再告诉他她喜欢考拉是因为想像考拉样可以肆无忌惮地睡觉,那,完全有可能自己的床被拆掉百合不敢想象那种可怕的后果。

  “我倒是觉得你跟它很像!”年与江玩味地勾了勾唇:“你们俩,每天好像都活在梦里,稀里糊涂副还未清醒的模样!”

  说完,他悄悄地噙着笑,转身满意地离去。

  “切——”百合撇撇嘴,宠爱地拿起小考拉:“我哪有你这么幸福啊!天睡20个小时!”

  年与江剥开巧克力的包装,端详着手心里这颗小巧精致的心形巧克力良久,才放进嘴巴里,嚼着嚼着,他蓦地笑了。

  喜欢甜食的女孩果然够单纯!

  晚上,江雨霏结束了和男友的视频,转过身,看到躺在床上百万\小!说的百合身边那堆巧克力包装纸,咧咧嘴不可思议地问:“姐啊,你今儿啥心情啊?吃这么多黑巧克力?”

  “嗯,就是突然想吃纯黑巧克力了!”百合说着,又剥了颗塞进嘴里,嚼了嚼之后,轻轻皱了皱眉:苦,甘,醇。

  “你不会又用巧克力做测试了吧?”江雨霏敏感地问。

  “哦!”百合随意地应了句,视线专注地盯在书上,没打算继续说下去。

  江雨霏灵动狡黠的眸子咕噜噜转了转,笑嘻嘻问她:“对了,你上次说黑巧克力代表啥来着?我都忘了!”

  哼,你每天见的人除了我老爹就是年与江,总不会捧着巧克力的盒子跟江湖术士样,摆个地摊,收费占卜吧!

  江雨霏在心里不怀好意地腹诽。

  “纯黑巧克力啊,四个字!”百合伸出四个指头,神秘地对江雨霏笑了笑:“深!不!可!测!”

  “深不可测?”江雨霏不屑地重复了句,邪恶地说:“我以为是鞭长莫及呢!”

  “”

  百合不理会这个想象力异常彪悍的姑娘,心里又把那句念叨了天的话重复了遍。

  喜欢黑巧克力的人不仅神秘深不可测,而且往往还背负了大堆情债,每个爱上他的女孩,都希望自己可以做拯救他的那位。

  看来,传说中不近女色的大领导,无非也只是不光明正大地接近女色。

  不是说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吗?

  像年与江这样,三十多岁就爬上了事业金字塔的顶端,跟些年长自己十几二十余岁的前辈们平起平坐,他的背后还不知道前仆后继了多少个默默无闻的女人呢!

  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阵,百合再也看不进去手里的如何做好企业秘书,合上书下床,趿拉着拖鞋走到了阳台上。

  马上进入十月份,夜风习习吹来,她不由地哆嗦了下,抱起臂拢了拢身上的睡衣。

  楼下,对恋人由远及近慢慢向公寓走来。女孩穿着男孩的衬衣,男孩紧紧地将女孩的肩膀揽在自己的怀里。

  这种场景如果是在学校,常见得就像看见他们起抱着书去自习室样普遍。可是在企业里,恐怕也只能在这单身公寓周围能偶尔见到这样熟悉的镜头了吧。

  百合嘴角微微翘起,想起了海边的那次,自己个喷嚏飙到大领导的脸上,他不但没有板起脸露出不悦,还脱下外套给自己穿上。

  只是,他那样个因为太出色而派生出危险气味的男人,是不是对每个身边的女人都像个绅士样呢?

  扭头向十点钟的方向望去,那栋八层高的特级招待所是院领导们住宿用餐的地方。

  百合知道,年与江住的是东边最高层那间,几乎每晚都是最晚熄灯的。

  那里是普通职工路过的时候都会刻意绕行的地方,而她,从来没有走进过那栋神秘的大楼。

  这就是云泥之别吧!

  百合涩涩地想着,竟觉得身上的温度流失得越来越快。正在这个时候,房间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收回思绪,转身走了进去。

  次日清晨,年与江在办公室接了个电话后,正准备穿上外套出去趟,百合站在门口稍显局促地敲了敲他的门。

  门没关,年与江抬眸看见是她,不给她开口的机会,边穿衣服边说:“正要找你,陪我去趟设计所,今天去跟他们班子成员谈谈心,你去做记录。”

  闻言,百合面露难色,小嘴张了张,没有应声。

  见她不语,年与江微微不悦地问道:“怎么了?机关呆习惯了,下基层都不乐意了?”

  “没不敢。”百合忙挤出丝勉强的笑,支支吾吾地问:“那,做完记录我能不能请会假?”

  “请假?你怎么了?”年与江走近她,语气低缓了很多。手机请访问:

  37第37章犹豫

  “今天有个大学同学来市,我想抽空请他吃个饭。”项明昨天打电话给她说他已经到了市,没想到大早又发来短信说马上就来研究院找她了。

  “这样啊!”年与江蹙了蹙眉:“什么时候来?”

  “已经到了”百合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那你去吧!我让田博陪我去趟就行了!记得把我办公室的门也锁了!”年与江犹疑了两秒钟,走出办公室向电梯走去。

  “好的!”百合心里立刻乐开了花,怕他反悔似的连忙狗腿似地恭送:“谢谢您!您慢走!”

  年与江刚进电梯,项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说他在研究院门口等她。

  百合迅速收拾好东西,锁上两个办公室的门,蹬蹬蹬向电梯走去。

  还没走出研究院大门,百合远远就看见戴着墨镜的项明半倚在辆白色越野车旁边,嘴角噙着笑迎着她。

  几年不见,穿了件米色欧版休闲西装的他依然青春如故,似乎点变化都没有。

  岁月可真不公平!

  “幸亏这里不是学校,否则在众学妹嫉妒的目光下,我还真不敢出现了呢!”还有三四米远的距离时,百合开始笑着调侃项明。

  “正想夸你看着成熟知性了呢!怎么还是张嘴就损人,叭叭叭地不饶人呢!”项明取掉脸上的大黑超,双深邃明亮的眼睛里透着股淡淡的不羁。

  还有温柔的情愫在缓缓流动。

  “别,你还是省了你的褒义词吧!免得我还得回去添衣服!”百合会心地笑着,和项明开心地击了掌。

  “达令!在你的地盘上,我还真不敢造次!”项明嘿嘿笑,露出口洁白的牙齿。

  “哟,你不会是开公家的车出来的吧?”百合这才注意到项明身后那辆崭新的小轿车。

  “怎么样?敢不敢试试?”项明打开车门,绅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切!开坦克我也敢!”

  项明的车刚从研究院门口消失,直停靠在院门口不远处的陆虎,落下的玻璃徐徐升起,只能看见那双熟悉的狭长眸子,越来越阴沉。

  “怎么样?准备好请我吃什么大餐?”项明边开车,边扭头佯装脸期待地看眼百合。

  “餐饮住宿特殊服务,绝对条龙服务到家!如何?”百合开玩笑道。

  “特殊服务?”项明坏坏地挑了挑眉:“你可别忽悠我哦!那咱餐饮住宿都省了呗,直奔特殊服务怎么样?”

  “我当然没问题!不过,你不怕回去之后被艳雪惩罚跪鼠标键盘什么的,那我也舍得这请客的银子!”

  “呵呵。”项明干笑了声,敛去了脸上的阳光笑意,视线转向了车前方。

  “对了,你们怎么样了?结婚也不在咱同学群里说声,老实交代,是不是孩子都会打酱油了?”百合眯着眼嘻嘻笑着逼问道。

  “还打酱油,说不定都快早恋了呢!”项明微微咧了咧嘴,笑得有点牵强。

  “真的假的?你们生了儿子还是女儿?艳雪以前说她喜欢儿子,我还笑她重男轻女呢!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喜欢女儿!”百合很是惊喜,顿时变成了架兴奋的机关枪,噼里啪啦向项明扫去。

  直等她说完,项明才淡淡地勾了勾唇,敛去了面上所有情绪:“百合,你真的不知道吗?”

  “我?我知道什么?”百合被项明这么问问懵了,转头去看他的表情的时候,才发现他阳光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落上了层淡淡的落寞。

  “我跟张艳雪,毕业后就分手了。”项明平静地说,语气里不带丝感情。

  “呃”百合看着他认真的神色,震惊了许久,才相信他没有说谎。

  时间,她想问很多。可是看着素来开朗外向的项明眼尾那抹不易觉察的痛色,她没有再开口说句话。

  只是很意外,非常意外!

  项明看出了百合想问又问不出口,边开车边主动告诉百合,当初他追求百合被拒之后,为了让已经和肖睿在起的百合放心,他就接受了喜欢自己的张艳雪。

  大学四年,除了起上课起吃饭起去上自习,他不仅没碰过张艳雪,甚至都没私下里主动约会过她。虽然工作签到了个城市,但毕业后,两个人就友好地分了手。

  项明开着车载着百合悠哉哉地在市转了圈,直到午饭时间,两个人才随意地走进了家西餐厅。

  “那艳雪现在还和你在个城市吗?”百合切了块牛肉塞进嘴里,却总觉得今天的牛排味道哪里不太对。

  项明轻笑着摇了摇头:“她其实直都知道我的心不在她身上,也是觉得亏欠她,我才让家里人做了点工作,让她顺利地签到了她心仪的公司。她是个好强的女孩,没多久就申请去了北京的分公司,现在应该还在北京。”

  百合默默地点了点头,心里似乎放下了心。

  吃饭的氛围突然安静了下来,百合低着头默不作声地嚼着食之无味的牛肉,心里却在不停地道着歉。

  当年,方面为了摆脱项明的追求,方面看出张艳雪对他的好感,才把他们撮合在了起。没想到,表面上恩爱甜蜜的两个人,直到分手,也没能擦出爱的火花。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好心撮合”,他们也不至于把人生最美好的几年青春这样无谓地蹉跎掉了。

  “百合,我知道你和肖睿分手了。”项明端起红酒杯,卦大口咽下口,有点犹豫地说。

  “哦?哦”百合有点茫然的抬头,然后又低下头来尴尬地笑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