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2)

加入书签

  “呜呜……家门不幸……呜呜……儿子不孝……”白家偌大的客厅里传来一阵哀伤悲戚的哭声,多么的柔肠寸断啊——

  如果,听的人不认识白沈蔚织的话。

  附带一提,如果发生的频率不要密集到每星期来个一次以上的话。

  再附带一提,如果白家的儿子们有觉得痛痒的话。

  又附带一提,如果没有先吃到白沈蔚织做的晚餐,只有单单听这哀凄动人的哭声的话。

  一如惯例,除了娶了个美娇娘又闪到美国的白家老大白鹏举外,白家老小加上甜美可爱的白家小大嫂凌灵,全部齐聚在别墅用餐,应该是美好的家人相聚时刻。

  不过,只是应该而已!

  最近白沈蔚织不知为什么,三不五时就要上演一下大儿子不回家的伤心剧。

  “妈……”年纪轻的凌灵一脸尴尬地看着白沈蔚织。

  呃,哭了这么久也该喝口水吧!

  不过……想想还是不要提这个建议好了。

  她这样讲,妈妈一定要更加伤心地哭更久了……

  “呜呜呜……”总算有人注意到她的哀伤,哭了一个小时的哭声终于有渐缓的征兆。

  还是媳妇比较值得疼,儿子都是良心被天狗咬走,也不关心娘亲心里难过!

  白沈蔚织正准备抬起犹有泪痕的脸,向自己疼爱的大媳妇哭诉,偏偏此时有人不识相——

  “嗝——”白家老二白鹏展正吃饱喝足,满意地打了个饱嗝,仿佛刚才母亲大人的哭泣,只是用餐的背景音乐而已。

  嗯,凌灵的手艺比老妈好太多了,他们总算不用忍受奇怪的创意菜色了。

  “哇!我好可怜喔……”臭儿子不给面子,白沈蔚织又开始放声大哭。

  “没想到儿子这么没有同情心!浪费米粮、又没有爱心的儿子养来干什么用呢?呜呜……还不如去生颗蛋,至少可以煎来吃一吃,补补身体也不错……”

  她又开始哭天喊地,仿佛白鹏展做了多可恶的事。

  “老婆,都是我不对,当时应该让你生颗蛋的。”听不下去亲亲老婆的伤心,白青虎fuguodupro拿了湿纸巾到老伴面前,让她擦泪。

  “对啊……”白沈蔚织开始擦泪。

  老公都帮腔了,她绝对要打蛇随棍上,好好地教训这几个不孝顺的坏儿子才行!

  好熟悉的台词……白鹏展跟白鹏飞互看了一眼。

  “妈,这台词——”同样的台词似乎在几年前上演过一次……

  白鹏飞正想不怕死地提醒一下娘亲,冷不防头上被砸,“哎唷!”

  拿起来一看,有洁癖的白鹏飞登时浑身不自在极了。

  那竟然……竟然是一团使用过、揉成一团的卫生纸!

  白鹏飞看到母亲大人还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很需要去好好洗个头。

  竟然被擤过鼻涕的垃圾纸团打到……

  老妈不是在哭吗?怎么还能砸得这么准?

  太神奇了!

  也太恶心了!

  “我去洗澡!”白鹏飞闪得很快。

  “我去洗碗。”凌灵也很机灵,碗盘收一收,立刻溜到厨房去,闪离战火。

  反正是骂儿子,她是媳妇,不用留在那里听婆婆骂人。

  “呃……”白鹏展找不到理由,加上父亲大人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他只好可怜兮兮地留在原地。

  真惨……

  “唉,家里好无聊喔……”一看四周已经净空,白沈蔚织的眼泪也自动停止,决定采取另一个策略。

  “怎么会呢?”白青虎fuguodupro大惊。

  “你整天在外面忙来忙去,凌灵要上课,一个不肖子躲在国外不回来,剩下这两个……有跟没有一样!”白沈蔚织白了儿子一眼。

  “这……”

  “家里都没人陪我!”白沈蔚织大发娇喷。

  “老婆……”白青虎fuguodupro赶紧软言讨好,顺便拉儿子下水。“也不会出声安慰一下你妈?真不孝!”

  “我……”白鹏展就怕多说话多惹祸,没想到又被老爸出卖。

  “讲什么?他又不去找个女孩子结婚,好让我赶快抱孙子!”白沈蔚织气呼呼的。

  “什么?”换白鹏展大吃一惊。

  拜托,他才二十六耶。!

  人生正美好,眼前有一大堆花花草草任他享用,现在竟然要他自己把自己套牢?

  他娘亲神经错乱了!

  白鹏展在心里如此做结论。

  白沈蔚织火大了,打开天窗说亮话。

  “不管你是真听得懂还是给我装死,总之我要抱孙子!限你半年内给我找个媳妇进门!”

  ☆☆☆4yt☆☆☆4yt☆☆☆

  美好的午后,悠扬的钢琴声为这下午时刻添增了古典的气息。

  “什么?”在这间气氛静谧雅致的咖啡店,丁小优突然很不优雅地大叫了一声。

  “喂,这里是咖啡店,你小声点啦!”柳心心很好心地提醒。

  “噢。”丁小优的脸很快就泛起红潮。

  丁小优向来脸皮薄,个又害羞,总是动不动就脸红,而她纤细娇小的个头,也总是不太引人注目。

  柳心心与丁小优则是截然不同的类型,她是典型的日系美女,长长漆黑的秀发,肤白胜雪,樱桃小嘴再配上黑檀似的翦翦双瞳,所到之处总是视线注目的焦点。

  据说她有一半的日本血统,以前学校里的日本籍教授都不只一次夸奖她优雅的日文口音,说即便是京都人也没这等腔调。

  柳心心也很清楚自己的美丽,所以很少做些稀奇古怪的打扮,总是知端庄的日本美女打扮。

  今天也不例外。

  她穿了一件中极简款的白色衬衫,大地色系的宽口裤,带着一点点都会风情的成熟妩媚。

  只是隐藏在温婉优雅的外表底下,柳心心常有一些很惊世骇俗的想法。

  一如今天,她跟了小优提议去酒吧,她想体验一夜情的感觉。

  “谁叫你要讲那么劲爆的话?”丁小优一想到刚刚柳心心讲的话,白皙的小脸又红了起来。

  哪有人说要主动去找一夜情的?

  “哪有?昨天公司小妹说这很常见的。”柳心心虽然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怪怪的,但她还是嘴硬地逞强。

  想到这,柳心心还是满心不痛快。

  公司小妹还说像她这样的大美女,要是到二十六岁都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绝对是冷感——

  当时她经过茶水间听到这句话,一口血差点喷出来。

  问题是……她的确没经验啊!

  太过分了,像她这样娇滴滴的漂亮女生怎么会是冷感呢?她可是全公司票选最佳气质美女耶!

  实在太伤她的心了!

  她非要证明自己不是冷感,绝对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自己不再是处女!

  绝对!

  “你确定?”丁小优再问一次。

  她很明白柳心心的子好强,也不打算阻止——反正只要初夜对象不要长得獐头鼠目,应该也是可以接受的。

  早晚都是要没的,给个帅点的应该不吃亏吧!

  “当然!”柳心心很坚定地点头。她才不要当冷感的女人呢!

  “那你要去哪间酒吧?”丁小优很实际地切中重点。“先讲好,我不喜欢去格调太差的地方喔!”

  这就是丁小优,再怎么内向害羞,一旦决走去做一件事,马上就会变得超级实际又仔细。

  “放心,这是我买的pub之行参考书,这叠是我从网路抓来的资料,咱们来好好研究。”柳心心是行动派的,马上从袋子里拿出一大堆资料,兴致勃勃地翻开,本就忘了自己刚才还提醒丁小优,这是一间优雅的咖啡店,开心地提高声量。

  “小声点!”

  偷偷瞄了眼附近,柳心心才恍然自己忘形了。

  “对喔……那你喜欢哪一间?迪斯可?现场乐团表演?还是……”

  “就这一家吧!”丁小优看了一会,决定了一间。

  嗯,沙发音乐感觉还不坏,这间看来也高档多了,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