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加入书签

  不知为什么,柳心心今天格外想吐。

  “心心,要吃桂面包卷吗?”发现柳心心今天几乎什么都没吃,丁小优连忙贡献出自己今天下午的零食。

  “不要——”一闻到桂强烈的味道,柳心心就更加反胃。

  强忍下胃里翻来覆去的恶心感,柳心心的脸一下子变得十分苍白。

  “怎么了?”奇怪,平常心心很喜欢吃桂卷的啊,怎么现在对桂卷的反应这么大?

  “不知道。我很不舒服——”柳心心摇摇头,脸色是益加的苍白。

  “你要不要请假去看医生?”丁小优紧张地看着脸色比纸还白的柳心心,觉得她似乎随时都会晕过去。

  “我——”突地,柳心心的胃疼了起来。

  好难受……

  “去看医生啦!”丁小优大叫,当机立断带着柳心心离开公司,拦了部计程车便直奔医院。

  ☆☆☆4yt☆☆☆4yt☆☆☆

  看完医生后,丁小优和柳心心面色凝重地坐在咖啡厅里,久久都不曾言语。

  “咖啡……”柳心心下意识地点了饮料。

  “你不能喝咖啡!”丁小优赶紧阻止。

  柳心心愣了一下。“对喔……那我改喝花茶好了。”

  饮料送上来了,丁小优和柳心心又各自沉默zhaishuyuan了一会。

  “你现在打算怎么做?”了小优忍不住开口。“他到现在还是没有跟你联络吗?”

  事情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总得想办法解决吧!

  柳心心摇摇头,苦笑。

  她也不知道能怎么办。

  白鹏展还是不愿意见她……现在她连孩子都有了,却不敢保证白鹏展会愿意承认。

  “不然怎么办呢?好歹也是他的种啊!”小优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

  “我不知道……小优,你说呢?”柳心心无助地看着丁小优,心里乱糟糟的。

  她真的不知道……

  有个小生命来临应该是件喜事,可是这却让她六神无主了!

  “别告诉我你想做一个伟大的女独自扶养小孩,直到n年后男人发现他已经当了很多年的爹!”丁小优冷冷地讲。

  柳心心听了心里一惊,“这样不好吗?”她刚真的是这样计划的!

  “你现在有多少存款?”丁小优一针见血地提出现实。

  “两万元……”这个月的薪水还没花完。她没什么存钱的习惯,加上刚出来工作没多久,所以……

  “拿去堕胎比较够吧!”丁小优没好气地骂。

  “我……”柳心心不敢应声。

  丁小化很坚定地看着柳心心,“去跟那个猪脑男人谈,即使他要你去堕胎,钱也要他出!”

  “我……好。”接收到了小优眼里不容拒绝的坚定,柳心心乖乖地点头。

  ☆☆☆4yt☆☆☆4yt☆☆☆j

  说不想念这个女人是假的。

  白鹏展一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前的清秀佳人,心里才惊觉这段时间没联络,自己对她的思念有多深刻……

  该死!他还是爱着她!

  又气又恼自己的不够坚决,白鹏展几乎想将大门再度关上。

  “你来做什么?”白鹏展努力装出恶狠狠的口气,希望能将柳心心吓走。

  柳心心抬起头来看着白鹏展,可怜兮兮地说,“我得跟你谈谈。”

  白鹏展冷冷地看着柳心心,语调完全不带感情,“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你不如去找你的日本新欢谈还比较有用。”

  “他早就离开台湾了!”柳心心急急地喊,希望心爱的男人能了解自己从来就没有喜欢过藤木博一。

  “原来如此。”白鹏展看着柳心心好一会,才勉强自己从齿缝中迸出这句话。

  原来是男人跑了,现在又想回头来找他!

  好极了!

  果然是个水杨花的女人!

  “什么意思?”柳心心不懂地看着白鹏展,无法理解男人所谓的“原来如此”意味着什么。

  “你自己心里很清楚。”好吧!既然这个女人是要来泄欲的,看在旧fqxs识的份上,他也不想太绝情,总是要好好满足一下这个女人。毕竟她曼妙的身躯也令他颇为朝思暮想,拒绝了实在可惜。

  说罢,白鹏展便一把抱起女人——

  ☆☆☆4yt☆☆☆4yt☆☆☆

  “你喜欢这样吗?”将站在门口的女人抱起,他直接将门关上,让女人靠着墙,唇边挂着邪魅的笑意问着。

  “我……”柳心心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想要抗拒,但是身体又不听话……

  好久没有感受到白鹏展结实壮的躯体,直到现在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真的很想念这个男人。她也不再压抑心中的感受,把亟欲对他发泄的情感展现在他面前。

  她要他……

  将双腿盘在白鹏展的腰上,玲珑有致的身躯密合地贴着强健的男体,柳心心勇敢地小嘴微张,挑逗地吻过男人的唇线,再伸出舌头舔舐。

  如此大胆的挑逗迅速引发了男人的欲望。

  “我也喜欢你变成这样……”白鹏展低沉地笑着,面对美丽女子的挑逗,欣然接受。

  大手隔着丝质衬衫,用力攫取她浑圆巧致的房挤压捏揉,意欲让她享受疼痛与快感之间的欢愉。但他却没想到……

  热情如火的女子居然没有穿罩?

  那下面……她下面有穿吗?

  想到这,白鹏展毫不迟疑地一手捏揉她的脯,另一手便往她的私密处探去。

  真是诱人,竟然是丁字裤……

  “你今天是故意来引诱我的吗?”白鹏展嘴角噙着满意的微笑。今天她是找他玩个痛快的吗?没问题,他碰上女人叫阵,没有不奉陪的。

  今天他绝对会让她下不了床!

  反正这女人这么水杨花,也不需要太过疼惜……

  “我不……”她是因为怀孕部涨得太厉害,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罩,只好放任部自由。更别提臀围的增加也让她无法穿不平常的内裤,只好以没有尺寸问题的丁字裤代替。

  只是白鹏展没让她把话说完,直接将她翻过身,手指迅速钻过细细的裤子探入她的蜜,修长的指几近残酷地戳着湿润的幽。

  “啊……”痛并着快乐的感觉让柳心心忍不住发出婉转的娇吟。

  男人的肆虐让她有种兴奋的快感。

  “小荡妇,你这里很湿喔。”他实况转播。

  “哦……”柳心心的背无意识地微微拱起,更方便男人抠弄。他的手指蛮横地撩拨着粉红色的花瓣,造成她的蜜汁如水般涌出……

  “喜欢吗?”

  “啊啊啊——”她满脸涨红,无暇回应。

  她的腰被男人架住,下半身因为男人手指的抚弄而顶高,激动得不能自己。

  “啧,你这里真是湿到不行。”他不断转动着在甬道内的中指。

  “还要……”撩人的娇吟自她口里逸出。

  邪魅地笑着,男人再加入一手指,两指戏谑地撑开她的幽径,狂野的抽。

  女的气味弥漫在客厅里,产生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