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洞房前被打死的明王(1/2)

加入书签

  是夜!

  繁星点点,一轮弯月当空。

  柔和月光倾洒在池塘里,泛起阵阵柔光,朦朦胧胧间,又倒影出一片柳绿花红。

  这是一间格局雅致小院,亭台楼阁,草花石塑,相得益彰。

  今日这间小院应该特别喜庆,抬头便可见大红喜稠挽成同心结,高挂门栏之间,随着秋风荡漾,红鲜艳。

  低头也可见,长长红地毯铺出很长。

  还有一张张红色桌椅,仍然摆放在院子里,还来不及撤走。

  甚至整间院子中,那白日欢庆时酒香都依然弥漫。

  随处可见,都充满了喜庆气氛。

  相信任何人一望便知,这家定是有人在今日新婚燕尔!

  然而,若仔细一瞧,却又有些反常。

  这新婚夜里,此间小院之中,不见歌舞欢腾,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数不清有多少兵士,正身背武装,在月光下庄严而立,警惕四方。

  一股凝重杀气油然而生……

  毫无疑问,今天这场本该喜庆婚宴上,出现了意外。

  就在兵士严密护卫中心点,有一间同样被一张张“喜”字剪纸,点缀极为喜庆阁楼。

  房门紧闭,但却有昏黄灯光,从窗口映射而出。

  屋内。

  先可见是一盏造型极为古旧fqxs吊灯,随着一根黑色电线牵引,垂吊在半空中。

  一个身穿中山装,气势极为威严中年男子,正站在灯光下,深深皱着眉头,他眼里有着一抹抹复杂情绪在狂闪。

  很显然,他心神并不安宁。

  而就在他目光尽头,有一张床。

  床边是一位年纪不轻,身穿白色道袍,显得有些仙风道骨老者,正半闭着眼睛,在替床上人诊脉。

  那是一个还身穿着大红喜袍,面向清秀,年约十六七岁青年男子。

  毫无疑问,就凭他身上穿着喜袍,便清晰无误表明了,他便是今天这场婚宴新郎。

  只是,骇人却是,这位新郎,此刻竟面色苍白若纸,气若游丝,紧闭着双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仿若已没了生息!

  一片沉静中,老者缓缓放开了新郎手,那一直等待中年男子,立刻上前一步,语气紧张急切朝着老者问道:“张丹师,如何?”

  老者抬眼,眸中凝重,微微沉吟之后,轻轻摇头,眉峰紧皱,语气深沉道:“不妙!”

  中年男子眸子顿时心中一沉,眼眸急缩,但随即又连忙开口:“可有性命之忧?”

  老者没有说话,而是再次偏头打量了一会那面若白纸青年,随即躬身,将青年男子上衣解开。

  顿时只见青年胸口之上,竟有一个乌黑掌印清晰显现,极为骇人。

  中年男子,目光盯着那乌黑掌印,面色明显阴沉了下来,缓缓沉重开口:“明王绝不能死!”

  老者却是回眸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轻声道:“心脉重创,生机渺茫!”

  中年男子深吸口气,眼中似有无数情绪交织,好似在算计什么,良久,他才最终却沉声道:“至少……现在不能死!”

  “老夫必当尽力一试!”老者闻言轻叹,说完,从怀里掏出银针,开始在青年胸膛下针。

  中年男子面色沉重至极,转身离远几步,来到窗子边,仰头望向天穹,眼中无尽担忧。

  时间缓缓流逝,屋内再次陷入紧张而沉重气氛之中。

  “嗯?不好!”突然,那施针老者出声,语气有些急促。

  中年男子浑身一颤,豁然转身,三步并作两步,快来到老者身边:“怎样?”

  说着,目光急忙直射床上青年男子胸口。

  随即立马脸色铁青一片,他目光尽头,那青年男子嘴角一抹鲜血溢出,胸口已明显没了起伏。

  但老者却没有答话,骤然伸出右手,面色凝重覆盖在青年胸口那乌黑掌印之上。

  恐怖一幕生了,只见他那手掌覆盖之处,竟缓缓升起了丝丝白雾。

  白雾虽淡,却真真实实显现,这简直犹如神迹。

  而那中年男子,却并不为此精奇,目光死死盯着青年男子,握紧拳头,嘴里喃喃道:“明王绝不能死!”

  老者一边运功,做最后努力,心底却是已经明了,药医不死之人,明王生机已断,魂飞魄散,谁又能有手段真从阎王手里夺人。

  此刻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

  恍惚间。

  墨白突然只觉一股钻心剧痛突然从胸口袭来,随即遍fanwai布全身,犹如万蚁噬心之难受。

  他意识尚未完全清醒,便面对这剧烈痛楚,心头第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