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明王痛呼,本王胸口疼!(1/2)

加入书签

  “当真要配药……”张丹师其实刚才就正在想着这事,张总长离开之前,必定不会是随口而言。

  但此刻真听到张邦立开口下令他为明王配药,张丹师心里却还是不免一震。不由得面上便是立刻迟疑了几分,无比慎重道:“张总长,在老夫看来,明王生机确已渺茫,但医道一途,这世间能人异士者却着实甚多。这世间垂死之人却逃过一劫之事,也并不罕有,老夫虽无能为力,但明王却未必就真没了转机,可如若此药一下,那恐怕就……”

  张总长闻言,缓缓回过头来,看向张丹师,似已看透他心中所想一般,轻声一叹道:“张丹师无需妄自菲薄,连您都已束手无策,明王又哪里还有生机可言,明王与其如此残喘,倒不如争得几日太平,承欢君父、母后膝下,倒也能安心来去。”

  张丹师目光一扫那床上面如金纸明王,心中暗叹:“这明王若知此事,恐怕是不会乐得安心啊!”

  不过,实际上他也情愿早点了解此事,否则,真耗尽一身修为替明王度命,他自然是不愿。

  只是话需分说明白罢了,明王到底是陛下亲子,身份尊贵,让他配药,他不慎重一番,岂不显得对皇室明王之命太过轻忽,姿态已经做过了,便沉重点头道:“可有陛下亲令?”

  张邦立当即取出陛下亲令,交予张丹师,又脸色一肃,朝着宫禁方向一拱手,很是沉痛道:“明王乃陛下亲子,舐犊情深,但如今国朝纷乱,稍有风吹草动,说不得便是天下大乱,等下臣本该为陛下分忧,鞠躬尽瘁,然如今陛下却不得不为万万百姓安危计,忍痛作此决定,仕等下臣不容饶恕之罪孽……”

  说到这儿,他冲着宫禁含泪深深一拜!

  张丹师自也是一脸沉痛,一个道家揖法,弯腰躬下。

  两人均是一脸无颜存世,主辱臣死般模样。

  顷刻,张总长起身,面容稍整,望向张丹师又道:“陛下仁厚,不怪罪等,却还将此重责托付你,等定不能有负皇恩!”

  “请张总长放心,老夫这就去配药,定不负天家重责!”张丹师一个揖法。

  “好,所需药材已由宫中秘密调度至明王府,就拜托张丹师,务必保住明王三日之命!”张邦立最后道。

  片刻后,望着张丹师离去背影,张邦立眼中光芒闪烁,嘴里喃喃:“此事隐秘,这张丹师……”

  然而稍顿,又不由苦涩摇头:“这张丹师看来也并非迂腐之人,既然敢做这般之事,想必也定是有着保命之后手……也罢,吾皇既派他前来,必然是能保其忠诚。”

  说罢,张总长没有再看向床上之人,眼中光芒微闪之后,出门而去,想必是向宫中汇报去了。

  ………………………………

  ………………

  当一切平静,墨白睁开眸子,相较先前,他明显精神又好了许多,若是那出门而去张丹师见到这一幕,必然会大惊失色。

  他刚刚才探过明王情况,已是生死飘摇,还让他不得不再次大耗元气为其保得一口生机,怎么可能会有此一幕?

  不过,他自然是不知道,墨白若非是为了他元气,也无需“昏迷”到此刻,眼看便到了生死交关之时。

  这一次,墨白脸色虽仍然显得平静,但那双眼眸中,却明显相较之前有了思绪泛滥。

  “纵使塑活,那老子也绝不会信,反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