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阿九至,口称六爷!(1/2)

加入书签

  惨叫凄凄,只让得几名入内兵士,当场便是眼皮直跳,根本不敢犹疑,确定了屋内并无外来危险之后,立刻朝着床上看去。

  也就在众人望过去一眼,却恰好正见那床上人影仰头便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根本来不及反应,那床上纱帐之上鲜红,便已让众兵士当场脸色剧变。

  “殿下……”当场便有一名看似领头兵士,一声大叫,朝着床边狂飙过去。

  只见,刚才惨叫森然明王,此刻却是已经面无人色,双目中满是惊恐望着那纱帐上自己吐出来鲜血,身体还一阵抽搐。

  毫无疑问,纵使不是医师,那兵士一见之下,也能清晰感受到,明王已快不行了。

  “明王殿下,明王殿下……”那兵士只觉浑身一股冷汗从心底爆,又不敢去碰明王殿下,只得大呼了几声。

  但明王哪里还有反应,连痛呼似乎都已无力,只是嘴角在张合不定。

  “快,快去叫丹师,明王,明王危矣……”兵士终于反应过来,陡然回头,颤抖着身体,冲着门口一声狂吼。

  ……

  明王危矣!

  这四个字,足以让这明王府刹那之间稳定不在。

  明王身份太过尊贵了,一旦真危了,那么在这里守卫兵士,也是绝对讨不了好,至少现在待遇是从此别想了。

  在这依然还未摆脱封建时代,不存在无辜这个说法。

  兵士们并不懂那么多顾忌,消息很快就开始随着那苍白着脸,惶然奔跑着去寻丹师兵士而传播。

  “快,丹师呢?”

  “这边,这边,快!”

  “快去禀报上官,明王危矣……”

  寂静不再,嘈杂而起。

  而除了兵士之外,更惊惧毫无疑问便是明王府中之人了,这一晚,明王府被管制,但又有谁敢真正睡觉。

  当嘈杂而起,多少人便是浑身冷,有人受不住惊吓,当场便是跪地,祈求老天,保明王平安。

  并非多么关心,而是其中有很多人,还属于王府家奴呢!

  一个护卫主子不力罪名,即使现在不兴株连了,但皇家岂能不将怒shubaojie火在他们身上?

  而在明王府中,却当真是有真关怀明王之人。

  此时,一间杂房之中,有一个看上去才十三四岁少年,听着外面惊呼,他突然从屋里一跃而起,脸上泪痕满面大呼一声:“六爷……”

  随着声音,他已不顾禁令,一把冲出了房间,啥也不顾直冲明王所在跑去。

  “六爷,您不能有事,不能有事啊!”少年浑身灰色麻布衣衫,脚踩平底布鞋,一路哭嚎着奔跑。

  不多远,他就被兵士现了,但此时兵士们人心不稳,所有人心神都在还没来丹师身上,一个个东张西望,场面有些混乱,竟然没有阻止这个哭嚎着少年。

  反而看到他哭如此凄惨,一时间所有人都心乱如麻!

  “站住!”而随着临近,却有人还记得职责,呵斥而去。

  “六爷,六爷,您不能有事啊……”少年却惨嚎着强冲,他那模样实在是太过凄惨。

  这下,旁边有兵士不由得颤声道:“难道明王,明王已经……”

  此言一出,正准备拦截人心神顿时一震,面色更白,而那少年已经跑过了他们守卫。

  后面兵士,见少年被前面放行,也一时间也搞不清楚什么情况,竟也真不再阻拦。

  这少年就这般奇迹般真在重重守卫之间,冲到了明王帐下。

  帐下那兵士头领还在,正紧张万分盯着明王气息,额头冷汗直冒时候,却听身后脚步踉跄,传来一个稚嫩哭声:“六爷,六爷,是阿九啊……”

  “大胆!谁让你进来?”兵士头领正自紧张到极点时候,却见这么个人跑过来,顿时劈脸喝道。

  更一转身,便是一脚踹去。

  “轰……”一声脆响,那少年硬是被这一脚踹飞起,重重落地之后,嘴角竟已见血迹,可见这一脚之凶猛。

  “咳咳咳……”那少年一时间竟爬不起来,疯狂咳嗽,嘴角竟有血丝,但涕泪横流之际,仍然嘴角冒出丝丝声音:“六爷,您不能死啊!”

  床上墨白原本那满是惊恐眸子之中,顿时一抹精光闪过,一偏头,正好见那少年咳嗽之间,虽站不起身,却依然要向这边爬来。

  “来人,给……”那兵士头领大怒shubaojie,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