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都是奸臣,废物!(1/2)

加入书签

  “怎会突然如此,竟连一时半刻都无法保证?”张总长脸色慎重到了极点,目光凝重,直视张丹师,那眼底深处有着隐晦愤怒shubaojie一闪而过。

  先前张丹师曾下过诊断,明王应还可续命些时日,却突然出现刚才那一幕,差点便误了陛下大事。

  “按道理本不应如此……”张丹师此刻也是眉头紧皱,眼中有不解,口中喃喃了一句。不过此刻,也顾不得去想这些了,对着张总长沉声道:“明王如今已是完全靠老夫强度元气续命,虽从脉象看来,足以强撑一时半刻,但明王到底生机已绝,意外随时可能生,所以为防万一,还请张总长从此刻起,务必派人小心看护,在老夫回来之前,但有任何不妥,请立刻知会老夫!”

  张邦立眼见刚才那一幕生,其实不用张丹师交代,也会这么做,此时也没办法去追究张丹师先前诊断,他也确实怕了,点头应许道:“好,张丹师也请务必抓紧时间,否则恐夜长梦多!”

  “张总长说是,还有,明王如今已醒来,伤痛袭身之下,必然会剧痛难忍,虽有老夫一口元气为其镇压,但要忍下痛楚,也仍需心志坚定,而观明王……所以还需小心安抚,万勿不能令其心绪大起大落!”

  张邦立望着张丹师快步而去,眨眼间便不见得背影,长长吐出一口气。

  眼神思绪微闪,随手招来兵士,下令派人看护明王,这才转身朝着房间内走去。

  还未进门,便只听到房间内传来一道痛苦,而又气急败坏声音。

  “哎呦,疼啊,疼死本王了……”

  “狗东西,竟敢行刺本王,本王誓要将你们千刀万剐……”

  “阿九,还不快扶本王起来,本王要去见父皇……”

  ……

  张邦立嘴角不由狠狠一抽,随即又是面色微紧,张丹师有交代,要让他平静,心绪不能大起大落。

  想到这里,连忙大步而进,然而,却是陡然一愣。

  却见明王竟是真正在被那小厮扶起来,却似乎引动了伤处,此刻顿时一声痛呼:“啊……”

  这声痛叫,真犹如杀猪一般,震撼了张邦立心悬。

  “混账!”张邦立心中大怒shubaojie之下,想也没想便是一声怒shubaojie喝:“来人,将这小厮给拖出去……”

  他声音还没有说完,却见那明王满头大汗之下,眼里泪光嶙峋,五官因为痛楚已挤压到了一块,但却在一见他之下,却是立马气急败坏,大呼:“张邦立,你来正好,嘶……快,快去通禀父皇,有人行刺本王……”

  这声音断断续续,其间痛呼不断,让张邦立心也跟随着七上八下,连忙快走几步来到明王身前,安抚道:“殿下万勿激动,陛下已经得知此事,已第一时间捉拿凶犯……”

  “好,好,本王这就去让父皇诛其九族……阿九,快扶本王起来!”明王大叫。

  阿九在一旁,眼里不时出现阵阵茫然,但却还是习惯性要遵明王令行事。

  “慢!”张邦立一声急喝:“明王殿下,请稍安勿躁,陛下雷霆震怒shubaojie,正在严刑审讯凶徒,特交代明王殿下,务必安心养伤,稍后便会立刻派人来接您进宫!”

  明王听此一言,这才稍顿,却坐在床上,似乎又想起了自己痛楚,涕泪横流不断,口中虚弱道:“痛啊,好痛啊,你,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去啊,快去让丹师来为本王止痛……”

  张邦立经历过太多大事,但此事遇到这么个货,也着实是头上冷汗不断,深怕这家伙,突然之间便倒下身亡:“好,好,明王勿怒shubaojie,这就去,这就去!”

  眼神又看了一眼那站在一旁少年阿九,心道,不能让他留在这里,否则还不知道会不会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