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传奇故事(2/2)

加入书签

都慢慢听入了神。

  倒并非是为墨白悲惨身世而共鸣,而是这故事本就如戏文一般传奇,当世缺少娱乐性,越是传奇故事,就越吸引人,反而不会去怀疑真假。

  随着墨白讲述,话题慢慢转向了他来历,

  “也曾数次向恩师追询,所继承之道,究竟归属哪一脉。但却每当问起,恩师却并不答,只是抬头望清月,一壶浊酒到天明……”

  一段故事并不长,但却令整个店中,所有人心头,第一时间便确认了那老道士,定非凡人。

  说不得曾有过辉煌过去,只是或许曾经历了一段惊心动魄岁月,终于看破前尘,一挥袖,从此隐于世间……

  “唉!就这般,直至一年前恩师归天,在下却也未能分明来历根底,只得承了恩师遗训,继续悬壶世间!”墨白最后一声长叹,轻声道。

  “想不到长青先生竟是身负如此这般传奇经历!”陈医师缓缓回过神来,带着几分唏嘘道。

  墨白微微苦笑:“何来传奇?说来惭愧,十数载间有劳恩师倾力教导,却如今自己身患恶疾而无能为力,怕是将来归于黄土,却也没脸再见恩师啊!”

  说到这里,墨白又将话题拉了回来:“自从受伤之后,遍fanwai寻名医而不得解之后,在下便时常回忆,想到若是恩师还在世亲自出手话,这区区伤势定不在话下。只怪在下愚钝,十数载光阴却未能尽得师父真传……”

  陈医师肃然起敬道:“依老夫看,令师定乃是当世有数高人无疑!”

  墨白拱手感谢陈医师称赞,又目光扫了一眼依然侧目倾听吴掌柜,略带思索道:“在下虽然始终未得知师父来历,但多年伴随师父身边,又得师父赐予道号,传与道法,所言所教,均非随意而为,故而心有所悟,师父曾经应该也属道门名山之中一员!”

  “定是如此,您如此年轻便造诣如此之深,传承定然不一般,除了道门名山能有如此底蕴之外,恐怕当真没有他处,令师恐怕当真乃是名门巨子!”陈医师不住点头道。

  墨白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接着道:“所以,在下便想,若师父当真出自道门名山话,那么在下一线生机,就定是落在道门了。”

  说到这里,又摇头苦笑道:“可是,在下却身无长物,又乃垂死之身,入不得名山,求不得高人,只能落魄街头……天幸,当听闻朱医师声名之后,在下便立马赶来求之一见。终于,得以见得朱医师当面,又得朱医师慈悲,总算是觅得了一线生机。”

  吴掌柜闻言眼眸微闪,一直以来他心中疑惑,终于在此时算是解开了。

  这白大夫如此造诣,为何还要如此苦求朱医师来治病,甚至完全不计较自己得罪,一直温文尔雅,笑脸相迎。

  原来他是当真相信朱医师能对他病有办法,所以即使连朱医师治不好病,他却治好了,他也依然不敢小看真正道门出身朱医师。

  他已经认定,他生机就在道门身上,他看中是朱医师出身道门底蕴。

  莫名,吴掌柜心中骤然轻松了几分。

  实在是墨白脾气太好了,在吴掌柜眼中,这完全匹配不了他医术。

  若没有一个彻底理由,他心中始终都会有一些隔阂。

  吴掌柜能够想到,陈医师自然也想到了,看着这少年满脸向往,明显找到了希望一般神色,很想说些什么,但又忍住了。

  道门中有没有高人能治墨白病,陈医师不知道,但朱医师能不能治,陈医师却敢拿脑袋担保,他绝对不行。

  但,最终他却还是没有开口,毕竟说了也没有益处,让他抱有些希望没什么不好。

  而且关键是若敢乱说,自己这份谋生,恐怕就没有着落了,更是落得记恨。

  墨白说到这里,却是突然朝着吴掌柜问道:“对了,吴掌柜,说到朱医师,好像有昨日便未见朱医师来医馆坐堂,又出诊了么?”

  此时话赶话,吴掌柜当然不会多想,闻言连连点头笑道:“是,朱医师这两日正在为齐家老爷看病,忙狠。”

  “哦,原来如此,不知今天可回来?”墨白点点头,又问道:“朱医师若是得空话,倒是想和他再探讨一下情况。”

  “这可真说不准,朱医师这段日子都在为齐家老爷病忙碌,情况挺棘手。”吴掌柜回道。

  “哦,竟有此事?”墨白闻言似乎来了兴趣,却是转头看向陈医师道:“陈医师可知究竟是什么疑难杂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