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为何不找白大夫?(1/2)

加入书签

  听得齐元胜直呼自己名字,楚老爷非但并不摆谱,反而连连笑道:“齐老先生,镇平看您来了,您近来可好了一些?”

  说着一抬手,挥开一旁搀扶楚若先,朝着床边走来。??

  那味药女孩儿走开,床上之人模样,这才彻底暴露在两人眼前。

  楚老爷父子,当然都是见过齐元胜。

  然而,这父子俩此时骤然看见这床上老人模样,却还是同时眼眸皱缩。

  楚若先更是没忍住,只是一眼之后,便脸上变色,立刻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楚老爷却无疑城府要更深一些,望着那早已分不清模样,满是血痂脸,恰到好处露出一抹惊容,却随即声音低沉:“齐老,您,您这是……”

  话到一半,却又目光一瞥齐元胜那被锁上四肢,然后便一抬头,目光深沉郑重看向站在一边齐汉山。

  齐汉山站在一旁,见他目光,苦笑了一下,满是无奈点了点头,表示确是齐元胜自己抓。

  “镇平,你站起来了,病好了?”床上齐元胜头花白,脸上恐怖,唯独那双眼睛却还精神奕奕,朝着楚老爷用他沙哑声音道。

  “是,齐老,前些日子就听塌病了,却无奈躺在床上动不了身,没能立刻前来探望,却还不知道您……竟然遭了如此大罪!”楚老爷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满是沉重。

  只听他一说完,却是陡然板起了脸,一偏头挥着拐杖,就朝着身边儿子狠狠劈去。

  “砰!”楚若先莫名奇妙肩膀上就挨了一棍子,还没搞清楚情况,有些懵:“爹……”

  “混账东西,让你代为父来探望齐老,怎么回家时,你却不与为父说道齐老情形。若早知如此,为父岂能等到今日才上门。便是躺在床上让人抬,也必须过来……”哪里还有他说话余地,便听身边楚老爷怒shubaojie斥声传来。

  更是举起拐杖又要再次劈下,不过第一次,太过突然了,齐汉山在一边没能反应过来,这一次,却是连忙上前拦住:“楚大人,息怒shubaojie,息怒shubaojie,休要错怪了令公子。”

  “汉山勿要拦,这逆子竟敢如此不知分寸……”楚老爷怒shubaojie不可遏,脸色铁青,但到底身体还未完全复原,举起拐杖却是踉跄不定。

  齐汉山拦之不住,却是床上那沙哑声音响起:“好了,镇平,莫要错怪了孩子!”

  齐元胜话,分量自然是足,楚老爷瞪着楚若先:“等着,若不是怕惊扰了齐老,今日必要打断你腿,待回家再收拾你!”

  楚若先站在一边,当真是遭受了无妄之灾,但却又哪敢反抗,低着头不敢吭声。

  一场戏,终于平息。

  齐汉山才连忙请他坐下,解释道:“当真不是令公子问题,而是……”

  上一次,楚若先确是来探望过齐老,但却根本就没能见到人。

  实际上,每日里上门来探望人何其之多,哪能个个都安排见老爷子,再说也怕这年轻人不懂事,见得齐老样子,不懂事,出去乱传一通。

  其实要解释吗?

  楚老爷又如何会真不知道情况,但戏总还是要做,表一番自己关心姿态嘛!

  这都只是小事。

  随即,他们坐下,和齐老爷子叙话,自是多些安慰言语:“齐老,您看一遭躺在床上两月,一动不能动,整个明珠,但凡有点声望圣手,几乎全都请遍fanwai了,也无能为力。当时也是已经看穿了,这天命如此,人能奈何,不怕您笑话,都已经准备开始安排后事了……但,您看,就这般情形,还不是重新站了起来,观您这病,确遭罪,但到底还不至于危及性命,只待有医师对了症,想必也要不了几副药,便必能痊愈,您千万要放宽心。”

  床上齐元胜,眼中神色其实还是很精神,但听闻楚老爷一番劝慰,却只是沙哑吐出四个字道:“老夫年过七十,死又有何惧,就怕死不了!”

  这话气势还是很足,但其中所表露出来低沉与狼狈,却仍是掩盖不了。

  他话音一落,身边儿子齐汉山便是脸色一沉。

  “不至于此,您千万不能这么想……”楚老爷再次宽慰。

  然而,这一次话还没说完,却突然只见床上那老爷子,喉咙里出一声低吼,随即那满布血痂脸开始扭曲,那被锁住手,也陡然握紧,青筋暴露。

  “这……”楚老爷面色微变,连忙站起身来。

  而他身边齐汉山,却是眼底一悲,但还是立刻叫道:“快快来人……”

  …………………………

  ……

  “吼吼……放开老子,快放开老子!”

  一阵阵嘶吼声传来,楚家父子对视一眼,在下人带领下,来到一间客厅坐下。

  自有下人上了茶,两父子却并未说话。

  良久,才听脚步声正慢慢传来。

  却见那齐汉山脸上带着汗,走进门来,冲这楚老爷拱手,苦涩一笑道:“楚大人,失礼了!”

  楚老爷连忙站起身来:“汉山何处此言,不知齐老他……”

  “擦洗过药水,这一阵总算是过去了。”齐汉山苦笑了一声,轻声一叹,又道:“楚大人请坐!”

  “您请!”

  两人重新坐下。

  气氛自是不太开阔,楚老爷凝眉沉声道:“汉山,之前楚某病重,对外面事情关注也少了,之前本以为齐老病情已经大有好转了,所以前两日楚某并未急着过来看望,却是想不到齐老情况竟已严重至此。”

  齐汉山拱了拱手,对他关心表示感谢。

  “刚才问了府上管家,得知如今,是那济世医馆朱医师在为齐老看诊?”楚老爷又一抬头,眉头紧皱道。

  “嗯,正是!”齐汉山点点头,随即又苦笑道:“您也知道,如今这明珠医道上,有真本事也就那么几位,几乎都请到了,还只有朱医师有些办法,配了些药汤,能够稍稍延缓一下家父痛楚。”

  “可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