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朱医师未必对!(1/2)

加入书签

  卧房里。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一声声痛苦到了极致嘶吼,终于慢慢停歇下来。

  齐汉山站在一边,颤抖着嘴唇望着那已在刚才折磨中,彻底虚脱昏迷过去父亲,眼里满是痛苦与自责。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父亲作时模样,但却从来没有哪一次,让他如此难以忍受。

  他微微闭了闭双眸,再次睁开。

  眼神却已望向了那静静坐在床前,面色始终那么镇定少年郎中。

  良久,才见那少年身形微动,缓缓收回了诊脉手。

  齐汉山连忙问道:“大夫,爹他……”

  墨白慢慢站起身来,转过头来看向他,眸光依然那么清澈,轻声道:“准备一盆盐水,让人为老先生清洗一下身体。”

  “阿福,立刻按大夫说去办。”齐汉山毫不犹豫,立刻朝着一边随时伺候下人道,说完又看向墨白道:“还需要什么,您只管吩咐。”

  墨白点点头,又在房间里打量了一下,然后指着那紧闭门窗道:“待会梳洗过后,将门窗全部打开通风。”

  “好……嗯?”齐汉山下意识便点头,但随即却是一顿,眉头皱起道:“白大夫,先前朱医师曾专门交代过,说爹这病是万万不能见风,务必紧闭门窗。”

  墨白闻言,面色却丝毫不变,只是轻声问道:“那老先生所犯何病?”

  齐汉山嘴唇一动,却是哑然,他怎么知道这是什么病?

  “既然不知所犯何病,又为何不能见风?”见他不答,墨白又轻声问道。

  “……”

  齐汉山哑口无言,眉头紧紧皱起,眼中有阴沉掩饰不住。

  但很明显,这份阴沉,却并非针对墨白。

  而是墨白这两句话,无疑清楚明白向他揭示了一个道理,连是什么病都不知道,所吩咐东西能是对吗?

  而且这又让他想起先前他爹亲自承认,那外用药根本无效事实,顿时眼里阴沉化作了火焰,望着墨白,声音低沉道:“大夫,这门窗一直紧闭,可是会令爹病越严重?”

  对这一问,墨白却是并不说其他,而是目光一扫那一边端着盐水,正准备给老先生梳洗下人。

  目光着重在他眼角眉梢,以及脖子上细细看了看之后沉声问道:“这位小哥,不知怎么称呼?”

  端水大哥,微微一愣,随即连忙躬身紧张道:“……叫阿福!”

  “白大夫,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对?”齐汉山见他突然转移了话题,也将目光看向了阿福,皱眉打量。

  墨白微微摇头,表示无碍,又对着齐汉山轻声问道:“齐先生,这位小哥,可是一直照顾在老爷左右?”

  齐汉山又看了一眼满是紧张阿福之后,才对着墨白点头道:“正是!”

  墨白点点头,看向阿福,问道:“不知你这几日,照顾在老先生身边,身上可曾感觉不适?”

  “呃?”阿福微顿,却随即连忙摇头道:“小并未有什么不适!”

  齐汉山又看向墨白,显然不解,他到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