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阿九试药,明王识其忠!(1/2)

加入书签

  距离墨白所在房间并不算太远一间僻静大殿之中,此刻正药香弥漫。

  一身长袍张丹师盘膝静坐炉前,目光盯着炉上那正在炉火下徐徐翻腾药罐。

  不时拿起羽扇轻轻摇晃,便只见那火光骤然旺盛许多。

  原本像煎药这样粗活儿,自然是不用他亲自动手,然而,今日事关天家大事,明王情况几经反复,只弄得他都无法拿准了。

  再不敢出任何差错,所以从取药,辩质,再到分量,以及最后这文武火控制,他皆是不敢大意。

  当眼看着此药就快功成,他那一直微皱眉头,才轻轻放松了一些。

  然而,却是突然眼中又是一紧,豁然抬头看向门口方向,便只见一个麻衣少年郎脚步踉跄,踹着粗气,面色惶恐不安朝他跑来。

  张丹师目光微微一凝,脑海中骤然一闪,便忆起先前在明王房间时,曾见过这少年一面,似乃明王府下人。

  “丹……丹师大人……六,六爷他……”来人慌张,喘着粗气。

  张丹师面色当即便是一变,二话不说手掌轻轻在地上一拍,人已直立而起,不待那少年近前,便已开口急声问道:“可是明王有恙?”

  “六,六爷不,不行了,请丹师……”少年郎声音颤抖紧张,话说不完。

  张丹师心头本就未安心过,今日之事已古怪至极,以他医道多年,也着实不解。

  先前为明王大耗元气,纵是真是垂死之人,也当暂缓口气,而这明王却一而再,再而三出乎他意料。

  若是平时非得查究个根底,但此时却哪里有时间去细究。

  明王生死,事关重大,若出了什么差错,他是担不起责任,只得先处理再说。

  身形当即便是一闪,人已度飞快到了门外,根本不像年至古稀老人。

  然而,就在他欲闪身而去当口,身形却又是微微一顿,回过头来目光一扫那药罐,急声道:“你就留在这里,为炉中添火,再煎十分钟,若还未归来,则将药罐取下,小心送至房间!若有差错,必拿你是问!”

  话音落,人便已远去。

  说实话,此举是有些冒失,毕竟事关明王生死,谁知道这小小少年会不会在这药中动手脚?

  但,此时张丹师却是不敢耽搁半刻,先要保是明王之命,若明王已有了差错,这药又还有何用?

  而且也是他先前见这小小少年在明王房间跪地祈求上天,保明王之命,还是有些信任。

  随着他身影远去,少年眼中闪动着浓浓紧张之色,看向那药罐。又深吸一口气,他稳住自己,一步步来到药罐边,目光挣扎了两下,嘴里喃喃细语,却听不清再说什么。

  但很明显能看出他内心中彷徨与紧张,稍作犹豫之后,却是只见他抬起头,眼神朝着门口张望了一下。

  竟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皮袋,颤抖受打开这皮袋,竟见热气在缓缓升腾。

  他心中狂跳,然而耳边却似乎又响起了六爷声音:“取野生大枣九枚,煎开,去残渣,取药水趁热置入药罐中,切记,万万不可留丝毫残渣!”

  “六爷……”阿九眼中猛然一定,一把揭开药罐盖子,将皮袋中药水全部倒入药罐之中。

  热气蒸腾,沸水滚滚。

  阿九盖上盖子,颤抖着坐下身形,虽然最终做了这事,但心中却始终狂跳不休。

  面色苍白拿起手边木材,添火……

  张丹师交代十分钟取药,但却就在阿九加完药水,便只听脚步声轰隆隆而来。

  阿九心中一震,立刻抬头,却只见一队兵士正快奔涌进门,目光中满是冷凝看向阿九。

  阿九不敢出声,便蹲在炉火边,带着几分惊惧盯着他们。

  而那些兵士,目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