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小刀来历(1/2)

加入书签

  黄昏夜半。

  从早上便出来墨白,已经在齐府待了整整一天。

  此时窗外,已是月明星稀,齐老爷所在卧房里,此刻灯火通明。

  墨白微微眯着眸子,端坐床前,正在为齐老爷切脉。

  而齐汉山正站在一边殷切等待,此时他,神态已于上午墨白来时大不相同,每当看向那已经解除了束缚,正闭眼躺在床上,平稳睡着父亲时,他眼里总是闪烁着难以抑制欣喜与激动。

  半晌。

  墨白轻轻收回手,站起身来对着齐汉山点了点头,低声道:“可以了!”

  “白大夫,爹怎么样?”齐汉山立马出声问道。

  “齐老爷已久未安寝,难得睡着,咱们出去说吧!”墨白声音越低了一些,摆头朝着外面示意了一下。

  “对,对,出去说!”齐汉山当即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随即一摆手道:“您请!”

  墨白收拾好药箱,却是先对那一旁伺候阿福道:“小哥儿,夜已经凉了,窗子可以关上了,等明日再开便是。”

  “是!小这便去关上!”阿福自是连连点头。

  不得不说,这事情虽小,却着实说明了这年轻大夫真用了心。齐汉山望着墨白神色越柔和起来,他觉得这白大夫,确与其他大夫不同,有他在,齐汉山能够放心。

  当然,这感觉自然不可能只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其实最重要还是,今日墨白是真真切切让他看到了希望。

  一剂汤药,一道针法,却让他父亲竟从下午时分,一直神态安详睡到现在都还未醒来。

  这不能不让齐汉山激动,多少日子以来,他入目所见,均是父亲痛苦死去活来模样,哪有半刻有如今这安稳?

  “白大夫,家父情况如何?”出得卧房,还未入得偏厅,齐汉山便已经忍不住开口问道。

  走廊里灯光朦胧,墨白没有先答话,却是又从怀里拿出手帕掩住口鼻,轻轻咳嗽了几声,才轻声开口道:“还好,服了两剂药后,齐老爷症状明显已经有了改善,这便说明药已见效,只要对了症,恢复起来不过是时间问题。”

  齐汉山此时无心关注墨白咳嗽,听闻如此好消息,当即心头便是一松,眼里喜色再也掩饰不住:“这么说,家父再也不会遭这大罪了?”

  “毒素不可能一剂药便能排清,短时间内,毒素在排出过程中,身上依然会有瘙痒之症,还需再忍一忍。”墨白却摇摇头道。

  “嗯?还会作?”齐汉山一顿,喜色收敛,又苦涩道:“白大夫,还得麻烦您想些办法才是啊,若还如之前那般,齐某实在是担心家父承受不住啊!”

  “咳咳咳……”走廊里有凉风吹来,墨白微微打了个冷颤,再次咳嗽几声之后,才缓缓放下手中帕子,微微摇头道:“齐先生,若当真要止痒,在下倒不是没有办法,正如您此刻看到,齐老爷今日下午便没有作,只是……”

  “有办法!”齐汉山眼神再次亮起,连忙道:“还请大夫无需顾虑,只要能为家父解了这难熬之疾,无论什么条件,您尽管道来,齐某必然办到。”

  齐汉山声音掷地有声,充满信心。

  墨白却只是又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眼看着到了偏厅,齐汉山一伸手道:“请!”

  墨白脚步微微顿了顿,似犹豫了一下,但却还是点点头道:“您请!”

  两人入内坐下,自有下人过来上茶。

  墨白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水,却又仿佛突然被呛到一般,又是几声剧烈咳嗽:“咳咳……”

  这一次,齐汉山不得不注意到了,脸色微变,连忙站起身来紧张问道:“白大夫,您这是怎么了?”

  墨白微微抬手,表示无碍,随即立马放下手中茶杯,拿起放在桌上手帕,掩住口鼻,背过身去,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咳嗽。

  齐汉山正欲开口,但目光却突然扫见,墨白刚刚放下那茶杯杯沿之上,赫然一抹鲜红冷艳,在灯光下更外夺目。

  他眼中豁然一紧,连忙开口大叫一声:“管家,快……”

  “齐先生,咳咳……”墨白却是转过头来,一边咳嗽,一变抬手制止道。

  齐汉山转头望去,只见墨白此刻那张脸在灯光下,因为咳嗽,有异样红润升起,那双原本清澈眼,都有了道道血丝在弥漫。

  “白大夫,您稍等,这便去请大夫!”如今墨白,齐汉山不能不重视,眼见他如此模样,再急事也只能放到一边。

  “呼……”终于,一阵距离咳嗽过后,墨白身躯微晃,但却一把扶住了椅子扶手,稳住了身形,呼吸急促踹息了几下之后,慢慢平息下来,缓缓移开手帕,吐出一口气。

  这时候管家已经进来了,齐汉山当即道:“快去备车,白大夫身体不适,立即去请大夫过来……”

  “等等!”墨白顺了气,微微凝了凝神,摆脱自己那因为刚才骤然虚脱带来眩晕感,沉声道:“齐先生,自己便是大夫,无需麻烦了。”

  “那怎么行……嗯?”齐汉山当即便要反驳,但随即却是止住了话头,是啊,面前这年轻人就是大夫啊!

  墨白却是看向管家道:“如果可以话,倒是劳烦尊驾帮叫辆车,过一会,在下便得回去了。”

  管家站在原地还不知道生了什么,有些楞,看看墨白,又看看齐汉山。

  齐汉山也是反映过来,连忙阻止道:“白大夫,这天色已晚,您身子不适,便在府中休息就行,若是需要什么东西,您只管吩咐,马上派人去办。”

  墨白闻言,扶着椅子,缓缓站起身来,对着齐汉山拱了拱手道:“多谢齐先生好意,不过在下却是当真必须要回去,先前不小心得罪了您府上贵客,惹得那位先生动了怒shubaojie意,对在下小施薄惩,只是无奈,在下却实在无用,被牵动而来旧fqxs伤,如今情况不太好,必须要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