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好事?(1/2)

加入书签

  “砰!”

  “咳,咳咳,咳咳咳…”

  已是深夜时分,一声杯碗落地脆响过后,紧着着一阵剧烈咳嗽声又陡然自墨白房间响起。

  这突然动静,在这夜宁静中,格外刺耳。

  终于还是惊醒了隔壁房客,一阵怒shubaojie骂声响起。

  “哪里来痨病鬼,还让不让老子睡觉…”

  “谁呀,作死啊,三更半夜吼什么吼!”

  “小二,小二…”

  这声咆哮,又惊醒了其他房间房客。

  一时间这个楼层之上,到处都是气急败坏咒骂声。

  就在这一片喧哗中,小二终于赶来,挨门挨户接连道歉。

  好一会儿过去,才终于平息了这深夜里客人们怒shubaojie意。

  在楼层终于安静之后,墨白房门前传来了轻微敲门声:“咚咚!”

  紧接着小二小声问候响起:“白大夫,您还好吗?”

  但等了一会,却没有听到回应,也没有再有咳嗽声传来。

  小二哥也不敢过于打扰,随即转身离去。

  而此时,房间里,昏黄灯光下,墨白正猫着腰坐在椅子上,手里握着手帕,紧紧捂住自己口鼻。

  他脸色涨通红,喉头仍然在剧烈上下抖动,很明显他在强忍着痛楚。

  好半晌过去,他才终于缓缓直起身来,放下手帕,似乎有些虚脱,无力靠在椅背上,呼吸急促。

  脸上红润也终于开始一点点消褪,最终只剩下苍白若纸。

  眼眸之中,一向清明光芒,也有些涣散。

  一直到他那急起伏胸脯,彻底平息之后,他眼里那黯淡光芒,才又缓缓凝聚。

  “呼……”一口浊气长长吐出,墨白轻轻摆动头颅,目光低垂,看向了自己手中那块蓝色手帕。

  星星点点红,有干涸,有湿润,在灯光下,刺眼显现。

  他面无表情盯着这些血迹沉默zhaishuyuan。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移开目光,将手帕扔向桌上水盆中。

  手扶着桌沿,无力站起身来,迈开脚步。

  “嚓…”又一声轻响传来。

  墨白脚板心微痛,身谢顿,他低头看向地面。

  只见白色瓷碗碎屑,正被他踩在脚底,周边还有些许残余药汤汁液。

  这正是他刚才喝完药后,因为药汤辛辣刺激,一阵血气涌上喉头,剧烈咳嗽中没能拿稳,打碎在地面药碗。

  抬起头来,他眼中终于还是闪过了一抹疲惫!

  即便是以他强大心性,在一次又一次,生死就在别人一念之间后,心中也还是有了无奈波动。

  静立良久,最终,他还是缓缓收起了眼中疲惫,迈开脚步,朝着床边走去。

  背影单薄而虚弱,但没有人知道,这具孱弱身躯里装着灵魂,从来也不是一个卑躬屈膝蝼蚁,他傲骨,胜过世间所有人!

  这一刻狼狈,让他深深记在了心头。

  ………………

  ………

  次日。

  天色刚刚明朗,墨白房门前就传来了敲门声。

  对于吴掌柜这么早便到来,他一点也不意外,他去了齐老爷府上,朱医师得到消息后岂能不急着找他问个究竟。

  这也就是昨天太晚了,离天亮没几个时辰,否则,恐怕朱医师当场便来找他都有可能。

  说实话,这次去齐府,墨白自己都意外狠。

  虽然让楚老爷去传了话,但他到底是济世医馆大夫,齐家就算要请他过去,想必也要和齐老爷主纸师朱医师知会一声,了解一下情况才是。

  但谁曾想,齐家居然并没有和朱医师知会,便直接接他过去了。

  不过,这对墨白来说,很明显,并不是坏事。

  随着吴掌柜一起前往医馆,上得楼来。

  果然,朱医师早已等候在诊室里。

  “朱医师,劳您久等了!”墨白率先拱手行礼。

  朱医师自是越不敢怠慢了,脸上顶着两个明显黑眼圈,连忙站起身来,拱手道:“白大夫,没打扰到您休息吧?”

  “朱医师哪里话,是差点就误了来坐堂时间,还请朱医师勿怪,实在是昨夜回来太晚了。”墨白连忙摇头,摇头抱歉道。

  听他直接提起这茬,朱医师眉毛不经意间急抖动了两下。

  寒暄过后,两人坐下。

  吴掌柜亲自为他们奉过茶后,便出去了,独留他们二人在诊室。

  朱医师显然已经没有心思兜圈子,还未请喝茶,便已经直奔正题,眼神盯着墨白问道:“白大夫,今日一来,便听吴掌柜塌昨日出诊,竟是去了齐家为齐老爷问诊?”

  墨白目光瞥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嘴角一抹无奈笑容道:“正是,昨日一早便有人来接,到了地头之后,才知道原来病人,正是您口中那位齐老爷。”

  早已确认事情,可是当听墨白亲口说出来,朱医师脸色还是忍不住微微变了一下,不过掩饰极快,面色一正,不提其他,直接与墨白仿若讨论案例一般道:“齐老爷病犯了有些时日了,不知白大夫,你昨日看了一番后,可曾有看出什么结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