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我要济世医馆(1/2)

加入书签

  诊室内,已安静许久,墨白云淡风轻静静饮茶。

  而朱医师却仍然站在那儿,目光死死盯着墨白,变幻不定。

  好半晌,他面色才慢慢恢复常态,仿似已经冷静了下来,又走回墨白旁边坐下,端起了茶杯,轻声道:“白大夫,老夫自下山那日起,便一心行医,处处与人为善,至今少有与人恩怨争执,更谈不上与您一少年郎结下深仇大怨。反而从认识您那天起,便一直礼遇有加,更是惜您之才,请您入医馆行医,并且毫无条件提供各种珍药给您治病。”

  说到这儿,他转头看向墨白,却见墨白毫无动容之色,嘴角那抹淡笑都未有半点变化。

  朱医师不由深深吸了口气,闭了闭眼,仿若万分心痛般,颤抖道:“老夫实在是没有想到,结果,您却如此陷害老夫。”

  他睁开眼睛,目视墨白,声音仿若泣血:“白大夫,您能否告诉老夫,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老夫难以置信,如此掏心掏肺对待您,难道就换来了这个结果吗?天理何在啊?啊?”

  “砰!”墨白将茶杯放下,慢慢回头,看着朱医师那颤抖胡须,通红眼睛,微微一笑道:“朱医师,您看,您这就误会了嘛。”

  “老夫虽然年迈,但却还不至于糊涂到分不清是非黑白地步,白大夫,既然您都已经如此居心叵测做出了这种事,想必老夫如今便是千张嘴,也再难以辩衷肠,注定要含冤而死了。您又何须还遮遮掩掩,索性便让老夫死个明白吧,您如此这般,究竟图什么?”朱医师再次颤抖着闭上了眼,仿佛心灰意冷,再不愿看这人间黑暗。

  这场面若是让外人看了,恐怕下意识便会觉得这朱医师才是弱者,而墨白则是一个狼心狗肺畜生。

  竟将一个如此和善老者,欺负到如斯地步,简直禽兽!

  墨白不由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感叹,这朱医师当真是越老越奸啊,到了这种地步,依然能够沉着做戏,能够有今天这份家业,看来确实并非浪得虚名。

  不过,墨白既然准备到了今天,又怎会从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到了这时候还做戏,想翻盘?

  “朱医师,您真误会了。刚才您不是说了嘛,您这一生也不求其他,只愿献身医道,能够多为天下患者造福便已是这一世人间大愿了嘛?既然如此,又何须如此作态?”墨白微笑道。

  “什么意思?这与老夫志向有何关系?”朱医师睁开了眼睛,望着墨白,他是真不懂。

  墨白轻声一叹,目光正视朱医师:“朱医师,论医术,在下虽然不如您名头响亮,但您觉得咱们俩,究竟孰强孰弱?”

  朱医师眼皮一跳,咬着嘴唇没有出声。

  “再说岁纪,咱们俩又谁比较年轻,您刚才自己也说了,今年都已经六十好几了,就算无病无灾,那也没几年好活了,而却还正年轻,您说说咱们俩将来谁行医时间比较长?”墨白又一本正经问道。

  朱医师眼眸悲愤,你刚才还信誓旦旦说自己命不久矣,这就忘了吗?

  仿佛回应朱医师想法一般,墨白又一摊手道:“最后再说,您刚才也说了,在下不能悲观,要努力活下去。您看看,在下做这一切,不都是按照您要求去做吗?既然如此,您何必还觉得心中怨愤,这实在是不该啊!”

  “白大夫,您在戏耍老夫?”朱医师垂下了眼帘。

  “何来戏耍之说?您让在下活下去,那么在下能如何?只能拼命赚钱,挣够药石费用,才能得一线生机,总不能永远找您赊药吧,就算您肯,在下也不是那厚脸皮人不是。再说了,您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活几年,天有不测风云,您要是一年半载便一命呜呼了,在下还上哪里去赚钱续命?”墨白满面苦涩解释着自己无奈。

  说到这里,更是站起身来,仰头望向天花板:“所以啊,在下必须得想办法啊,有什么办法最好,最快解决在下如今困境呢。先伤天害理事,在下是肯定不能做,能靠也只有自己医术,可是偏偏在下又没有您那种本事,也做不出来将那一个银币成本药材卖出十倍价格事情。毕竟在下深有体会啊,当初本来剩下可以活六天药钱,咱们医馆却偏偏只让在下活三天。那种艰难……想一想,若是在下没有几分本事,在那三天内找到了活计,若真就这么死了,这不就等于是被黑心医馆给杀了吗?”

  “白大夫!”朱医师豁然睁眼,原来这白大夫竟然是因为当初吴掌柜高价卖他那几幅药,而记恨在心,才有了今日之报复,此时他心中恨不得立马将吴掌柜千刀万剐,为他惹来了这天大麻烦,连忙一声低喝,想要解释:“当初事,老夫并不知情,之后更是让吴掌柜给您道歉了,若是您仍然不满意,老夫可以……”

  “哎,朱医师哪里话,在下岂是那般小肚鸡肠之人,这点事,早就已经不记得了。”墨白却是一挥手打断道。

  朱医师顿时一口老血堵在心头。

  不记得了?你这是不记得样子吗?

  还要不要脸了?

  墨白却话题一转:“在下既然做不出这种黑心事,赚不得这种黑心钱,那想要赚够药石费,便只能另谋他途了。可在下能去做什么了?想来想去啊,最终还是觉得,也没什么其他手艺,还是得做个医者,可是光做医者赚钱少啊。”

  墨白转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