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朱医师的最后精彩(1/2)

加入书签

  日已坠,一番长谈,墨白竟没有注意到天色已然昏暗。

  出了门,才现这医馆已经掌了灯。

  回头看了一眼,那被自己带上门,以及耳边传来那一声茶杯破碎声音,墨白缓缓吐出一口气,又微微皱了皱眉,沉默zhaishuyuan着站在原地。

  顷刻之后,他舒展了眉头,轻轻摇头。

  事已至此,接下来会如何走向,他也没有百分百把握,没了楚家助力,他也只能兵行险招了。

  就看朱医师如何抉择了。

  是联系山门以图与齐家硬抗,还是要冒险一博了!

  很明显,墨白根本就没想过,今日这一番说辞就真能令这朱医师就范。

  他没那么天真,朱医师何等人物,说视财如命都不为过,岂会如此甘心将自己辛苦创下家业就这般交出去?

  绝无可能!

  墨白眼中一闪,转身下楼。

  无需多想,很快便要见分晓了,

  医馆里人自然不可能知道楼上所生那一切,在他们眼里白大夫,依然是需要尊敬对象。

  墨白也好像什么事都没生过一样,笑吟吟接过吴掌柜亲自端来药汤,应付着他陪着笑脸,越殷勤恭维。

  喝过药汤,寒暄了几句,又和准备收工陈医师打了声招呼,墨白才拱手告辞。

  吴掌柜一直将他送到门口才作罢。

  一切,依然如旧fqxs!

  墨白稳步前行,街上人烟已少,这秋日里风,却仿佛越来越寒。

  身后有目光正紧紧注视着自己,墨白是有感觉,但他并没有回头,而是拱手与酒楼里已经看见他,正迎步而来陈掌柜打了声招呼。

  随即两人笑吟吟站在门口说笑了两句,便并肩而入。

  阁楼之上,朱医师诊室内,依然未掌灯。

  朱医师就站在窗口,一直看着那人影走进对面酒楼,看着他笑灿烂,看着他消失在眼前……

  转身,他关上了窗子,脚步沉重走到办公桌后面椅子上坐下。

  窗子关上了,这屋里光线便越黯淡了。

  又过一会,便已漆黑一片。

  朱医师便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唯有他呼吸,始终那么粗重。

  他在想许多,许多事。

  这一次,真被逼到了墙角,他感觉到头顶仿佛有层层阴霾压制,让他难以喘过气来。

  “哈哈哈……”脑海里很纷杂,各种影像闪过。

  特别是最后齐汉山在与他分别时,拍他肩膀那几声大笑,越刺耳。

  之前在齐家,都只是心中感觉不妥,却根本找不到原由。

  如今在墨白与他摊牌一番话之后,他如何还能不知道其中究竟?

  原来,在齐家,早已对自己有了敌意,而自己还不自知。

  今日又偏偏掉入了那白眼狼陷阱,在齐家有了那么一番表现。

  或许在齐家眼中,自己就像一只蚂蚁,却挥舞着爪子,想将他们当傻子耍。

  “呼……”一口浊气吐出,他闭上眼睛,胡须却在颤抖。

  越想深入,他便越觉得心中寒。

  齐汉山每一个异常表情,动作,言语,仿佛都变得无比恐怖。

  他们都在不动声色冷眼看着自己卖弄小聪明,就只看着自己还能跳到几何……

  朱医师浑身一颤,睁开眼睛,脸上满是苦涩,他竟丝毫不知,不过短短两三日,自己竟然便与这齐家有了如此深恩怨。

  房间里很静,很黑。

  朱医师竟莫名讨厌这种环境,随手亮起了灯。

  但当看着灯光下那只墨白用过茶杯,他却又是陡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低喝道:“该死白眼狼,狗仗人势小人!”

  朱医师面色一点点通红,他是一个识相人,面对明珠海岸上赫赫威名青年社齐家,他很自然卑躬屈膝,并且丝毫不觉得别扭,他觉得本该如此,换别人还没这个机会到齐家卑躬屈膝呢,这是荣耀。

  可面对一个墨白这个毛都没长齐年轻人,他却愤怒shubaojie了。

  无尽羞辱与愤恨齐上心头,终日打雁,却一不小心被麻雀啄了眼,那种感受岂能痛快?

  胸口仿佛压着一团火,无尽暴虐在奔涌,他恨到了极致!

  良久,他还是平静了下来,开始静静思索着解开困局办法。

  将医馆交给那个毛都没长齐后生?

  做他春秋大梦去吧!

  当真以为他朱医师如此好吓唬不成?

  仅凭这件事便能让他六神无主而投降?

  “愚蠢!”朱医师嘴角愤恨。

  骂过之后,却又凝眉,目光斜瞥向电话,他并不傻,已经想到这种局面中,最佳处置方案是什么。

  那便是立刻与齐家解开误会。

  没有齐家,那白眼狼又算了什么?

  只要将这一切解释分明,诚心赔礼道歉,不管怎么说,自己也并未当真做出什么伤害齐家事来,还不至于就被齐家当成了必须分生死仇人来对待。

  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