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铁雄杀性(1/2)

加入书签

  天色已黑。

  路灯昏黄,这时候宽广长街上,人迹已不多。

  就在墨白与陈老板走进何记酒楼时候,斜对面不远处一间裁缝铺门口,却有一个身着破烂棉衣,披头散中年人,犹如一个无家可归流浪汉一般,正斜靠在门口屋檐下休息。

  在这个时代,如他这种人,本来并不算特殊。

  但今天这个流浪汉,却仿佛有些不同。

  他看上去很安静,但实际上如果透过他那些披散丝,得见他那双眸子之中,似乎始终有着情绪在波动。

  没错,他正是铁雄。

  在夜色刚黑时候,他就来到了这里等候。

  等谁,当然是等墨白。

  可当他终于看见墨白从济世医馆走出来,又安好走进酒楼时,他却只能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看着,不敢过去相见。

  眼看着墨白与陈掌柜两人笑意盎然消失在酒楼门前,似乎并未现他时,铁雄还是不由握了握袖子里拳头。

  但他目光又一扫周边几个方位之后,看着那黑暗处,影影错错人影,最终却只能看着墨白消失而一动不动。

  看得出,今天他有些焦虑。

  没错,他不得不焦虑,本来今天应该是和楚家人接头日子。

  这几日,他并未再来墨白这儿,因为楚家人已经和他有过接触了,墨白有什么消息,可以直接通过楚家人传递给他。

  但今日一整天,他行走在约定地点,却并未有人来与他招呼。

  这种异常,他不得不上心,他不得不担忧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看到墨白安好,他悬着心稍稍放下,盯着楼上墨白房间那扇窗户良久,直到那里亮灯,却并未开窗来看一眼楼下之后,铁雄终于还是沉默zhaishuyuan着准备起身离开了。

  他还是知道,只要墨白没事,迟早还是会有机会联系。

  但正当他准备起身时候,却突然见得何记酒楼里面走出来一个小二,手里拿着一个油纸包,站在门口朝着两边打量了一眼之后,最后目光似乎定格在了他身上。

  随即竟然朝着他走来了,铁雄眼中一亮,却是仍自不动。

  “嘿!醒醒,醒醒!”小二还没走到他身边,就已经吆喝道。

  铁雄慢慢坐起身来,将双手从袖子里拿出来,放在腿上,看着他也不出声。

  “你是哪来叫花子,不知道规矩么,竟敢躺到咱们这条街上来?”小二还站很远就对他一顿教训,不过说着却是将手里油纸包,仍在了他面前,露出两个已经被啃过一口菜饼。

  “外地来吧,告诉你啊,咱们这可不准你们这些叫花子出现,今日是咱们这一片巡街不在,要是在话,可不得打断你腿,扔海里去。诺,本来应该要叫人来赶走你,这也就是咱们白大夫心肠善,看不得可怜人,赏你两块饼吃,可莫要以为日日都有啊,赶紧起来走,再不走……”小二骂骂咧咧威胁着,转身而去。

  铁雄有些愣,还有这规矩?

  他来回打量了一下,嚯,还真是,一路走来到处都能看到流浪汉,却偏偏这条街上少见狠。

  但听到白大夫三个字,没说,眼前当即一亮。

  随即二话不说,抓起这两块饼,便往嘴里塞,然后手脚并用,转身就跑。

  而那小二,仍然站在那里插着腰,威胁喝骂着,让他莫要再来。

  ……

  这条小巷越清静了,铁雄到这里时候,已经不再是叫花子。

  又恢复了平时出现在这里模样,他脚步并不急,但却是有些沉重,坚毅而又略显疲惫脸上,一双眸子晦暗不明。

  他似乎有些紧张。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又出现了两个黑衣人。

  那两人光明正大吊在他身后十米左右,并不隐藏行踪。

  铁雄低着头,也不理他们,一路朝着巷子口而去。

  再远路,也终究是会有终点,这条熟悉小巷,还是到了眼前。

  毫无意外,巷子口依然有着两名黑衣人坐在长凳上磕着瓜子喝着酒,守着他们。

  当初见到他时,这些人会有些忌惮。

  但如今再见他身影归来,却根本没有半点大惊小怪。

  反而其中一人站起身来,直接无视他,当着他面便直接笑嘻嘻与他身后跟踪那两人,挥手打着招呼着。

  若是平时,铁雄也只能忍了,并不理会他们。

  但此时此刻,他却停下了脚步,目光看向了这些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