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死尸堆里的汉子!(感谢特工518上盟)(1/2)

加入书签

  楚若先目光闪烁看着墨白一个接一个为他们处理伤势。

  他始终在观察墨白神色,但越看心中越是悸动!

  从头到尾,这年轻人似乎一直都是那副认真模样,再没有其他表情,即便替那两个已经失去手臂人上药包扎时,也没见他几分动容。

  狠!

  楚若先心头对墨白印象,已经彻底逆转。

  并没有分房间,只是一间关押室,床都没有,只有一张张草席铺在地上。

  墨白这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和铁雄这些师兄弟们相见,却始终沉默zhaishuyuan无声。

  为大师兄胸口刀伤上药时,墨白先替他下了针,或许是因为针法,也或许是因为疼痛,大师兄刘先明一声闷哼之后居然醒了过来。

  茫然眼神慢慢清晰,下意识便要动作。

  “别动!你伤太重,刚刚上了药,不能动,以防伤口再次流血!”墨白第一次轻声开口。

  楚若先当即快走两步,来到跟前,眼神亮看着那醒来人与墨白。

  但却不想,那刘先明眼眸却是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又看了看墨白之后,竟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扭着脑袋,去看他那一众师兄弟。

  “他们都还活着!”墨白又说了一句:“你不要乱动,必须静养!”

  刘先明身边就躺着铁雄,他目光看着铁雄那张早已恐怖无比脸,眼神一顿,随即陡然波动了一下又闭上,一抹泪珠滑落。

  之后,再未睁开眼睛,应该又自昏睡过去。

  楚若先站在一旁,他一直紧盯着那刘先明,却现那刘先明从头到尾根本没有对墨白流露出任夯丝丝熟悉意味,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墨白一眼。

  这让他疑惑,但却并未出声相问,但目光却落在了一边已经毁容铁雄身上。

  铁雄毁容经过,他已经知道了,别人出奇,他自是明白其中道理。

  只不过他们父子俩都只曾以为,这汉子是忠心,怕暴露出墨白与他关系,故而才死前毁容。

  楚若先倒是对此人忠义,心中着实钦佩。

  墨白处理好大师兄,也并未多说一个字,便来到了铁雄身边,这一次他面色明显还是有着异常波动。

  但也只是顷刻,他便蹲了下来,又取出数枚银针在铁雄胸口,手臂,脸上均下了针,这才回头:“楚少爷,麻烦催一催药!”

  楚若先一顿,和墨白对视,却见墨白眼中只见黑白,仿若一个漩涡看不清神色。

  这双眼,让他心中惊愕,他时常在父亲眼中看到这种深邃,以及那种不容置疑态度。

  下意识点了点头,对着身边跟随人挥了挥手,示意照做。

  当墨白又转回了头,他才恍然,自己刚才似乎有下意识被震慑住了,再看墨白却仍然是那么单薄。

  不一会,药膏已来。

  墨白先替铁雄处理周身刀伤,铁雄伤并不算重,应该说他是这所有人中伤势最轻一个,并没有致命伤。

  看着恐怖,却并不碍事,他更多是失血过多,累成了这样。

  墨白替他处理好刀伤,又在他脸上认认真真涂满药味刺鼻药膏,这时楚若先不由问了一句:“他脸……还能治?”

  墨白涂着药膏,只是轻声点头道:“可以!”

  当处理完所有人,天色已经放明,墨白站起身来,微微踉跄了一下才站稳,揉了揉额头,随即对着楚若先道:“楚少爷,还有一人呢?”

  楚若先微征,随即明白他说是谁:“白大夫说是那死者?”

  “可确认死了?”墨白脸上并无波动。

  “错不了,就在前面停尸房里,白大夫若是不放心,可以再去看看。”楚若先沉声道。

  墨白轻轻点头:“那麻烦楚少爷了!”

  停尸房并不远,然而说是停尸房,其实却是一块露天操场,此刻已经摆满了各种尸体。

  初略一看,极为恐怖,不是无头,便是残肢断臂一堆。

  才刚刚找回来,根本还来不及整理,便犹如一团团垃圾一样,这里一堆,那里一团,此时天色明暗之间,又有凉风吹来,那些布片呜呜作响,确是有些骇人。

  不过墨白是医者,倒是见惯人体各种景象,只是血腥味有些充鼻,让他本就不畅心头更觉得有些闷。

  楚若先显然并不喜欢这种场面,但看在墨白面上,还是跟着走过来了。

  墨白站在尸体中间,一眼望去,却分不出哪一位是他要找人。

  毕竟他并没真正见过铁雄那些师兄弟。

  但扫眼一看,却现就在身边不远处摆着一具浑身血红,满是长刀插身尸体,并非仰着,而是面朝下,墨白眼中微定,沉默zhaishuyuan片刻,轻声道:“可是这一位?”

  楚若先也不知具体,身边却有人点头道:“正是!”

  墨白上前,看着他雄壮身躯上插满长刀,又是沉默zhaishuyuan半晌。

  他对这些人并不熟悉,印象只来源于铁雄描述,谈不上多少情感,但此时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