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死的如此简单(1/2)

加入书签

  一声开香堂!

  对现场一众江湖中人来,并不算突冗。【】

  先是现场人等刹那停止喧哗,转眼间静逸非常!

  又是各方大佬归位,不论年老年幼,均是正襟危坐,双手搭膝,面色庄重,目光炯炯有神凝视整个现场。

  再有四方人群中,飞快奔出数十名手持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十八般武器,外着黑色短褂,内着白色衬褂汉子,仿若护坛神使一般,迅速排成纵队,奔赴香坛两列,大睁双目,狂吼声道:“忠!孝!礼!义!信!”

  五声大喝,响彻天空,端是震撼人心。

  墨白仍然站在现场中央与那原本伴随齐汉山身边一众汉子齐立,此刻眼见得这一切,眼眸中却是有一丝愕然闪过。

  很显然,这一幕对他这个“非江湖人士”还是有些突然。

  不过脸上却丝毫不露慌乱之色,眼中也只是一闪便平静,随即目光一望左右,那些仍然站在原地丝毫不动汉子们,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在这寂静之中,万般瞩目之下,抬起了脚步出了列。

  祭坛庄重,上千数汉子观礼,不敢有丝毫放肆。

  他这背着药箱身影,却在此时动作,却是刹那便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这一刻,无数人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踏,踏……”

  墨白听着自己脚踩在青石板上发出声响,心中却是无奈很。

  他并不是爱出风头性子,只是他也不知道齐汉山是忘了安排,还是如今江湖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规矩。

  今生虽非江湖人士,但前生他却是在江湖上,当之无愧称尊作祖人物。

  岂能认不出此时青年社是在干什么?

  开香堂!

  护坛使手握十八般兵刃怒shubaojie目而出,口念忠孝礼仪信,这乃是规规矩矩刑堂上香,清理门户啊!

  若是开其他香堂,他站在护坛使身后观礼,还无甚大碍。

  可刑堂办事,那却不一样。

  那若要较真,他如今站位置,却也可称得上是护法之位!

  很明显,他却是一个外人,江湖之中,谁家清理门户,能容外人插手丝毫?

  若是这青年社当真是有规矩,那他墨白便是犯了人家大忌,当场将你按在坛前,三刀六洞,砍头祭天,以正门楣威严都不为过。

  死了都是白死,就算身后有师门都来寻不到理,只能认栽!

  实话,墨白有些搞不懂,到底是这青年社究竟不懂规矩,还是齐汉山以为他应该懂。

  可你要他不懂规矩,人家这一套又搞似模似样。

  墨白没办法,人家不提醒,他只能主动避讳了,免得徒惹麻烦。

  他动静,吸引了全场注意,齐汉山自也是注意到了,一回头目光凝聚在了墨白朝着那一众就坐大佬走去身影,眼中微微一愣,不过转眼便是嘴角微抽,朝着原本站在墨白身边那群人看去。

  却是一顿,齐府管家身影竟然不在,他微微皱了皱眉。

  他还真不是忘了,而是这些事原本管家应该会安排好,不必劳他操心。

  刚才杜先生到来,这支持力度,让他心神一震之下,一激动便直接开了香堂,还真忽略了这事。

  望着墨白背影,他此刻倒是心中有些动容,却不想这大夫看似年轻,居然还如此懂规矩。

  墨白并不知道齐汉山想法,他目不斜视,也不管究竟有多少双眼睛落在自己身上,只是一路行至那些大佬所坐位置而去。

  而此刻,那些在坐大佬,目光也凝视在了他身上,然而却是随之对视一眼,眼中各有波动。

  却唯有一人,便是那第一个来此陈老大,却是面色微红,站了起来,迈步一步朝着墨白一拱手:“尊驾!”

  闻听声响,墨白心中一顿,却是苦笑,这齐汉山还真是坑人,谁这青年社不懂规矩?

  抬起头来,墨白冲着站起来陈老大拱了拱手:“先生!”

  “请!”陈老大也并未多,却是伸手示意,为墨白指路!

  “有劳!”墨白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多。

  陈老大并无亲自指路,却是其身后一个保镖立马踏步而出,带着墨白来到了一众大佬侧方,又有椅子搬来。

  墨白推辞,却听身边最末端就坐一位大佬,眼神有些古怪看着他,含笑道了一句:“咱们会中难得有客来观礼,还请就坐!”

  墨白推辞不过,只得道了一句:“却是失礼了!”

  随即才不得不坐下,心中却是古怪,自己区区一大夫却是能在此就坐,也当真有意思。

  不过心中却是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