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谋医馆(1/2)

加入书签

  这结果满不满意?

  齐汉山今天广邀群雄,甚至连杜先生都请来了,就在自家门前大摆香坛、祭长刀,无数人注视下,他一声令出,便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头滚滚……

  墨白不蠢,也从不自大,他岂会当真认为,这么大场面,仅仅是为了给自己交代而搞出来排场?若是他墨白真有这么大面子,那今天这一幕还用得着发生吗?

  今天这一幕,对墨白来说,发生自然是有些突然。【全文字阅读】

  今日发生这一切,齐汉山反应,与他料想并不一样。

  按说,发生了这种事,齐汉山最先做应该是调查其中因果,如果墨白直接被杀了,累及齐老爷最终陪葬,那齐汉山为了报仇,怒shubaojie气惊天之下啥也不顾先杀了再说,那还说过去。

  可现在明显不是这情况,墨白最终没事,齐汉山却仍然是啥也不管先杀了再说,甚至早在朱医师被押出来时候,墨白就留心观察过,朱医师浑身虽狼狈,却并看不出有被严刑审讯过样子,并且他一直都挣扎着欲说话辩解模样,也明显是还未调查落案。

  最重要是,从时间上来推算,他几乎和墨白差不多时间被押到,这就足以说明,几乎是墨白出事消息一传到齐府,齐府便二话不说去拿人了,也没时间审讯。

  然而,一来,齐汉山就已经摆好了排场,显然是早就做了决定,要杀之。甚至最后都根本不给他们辩解机会,一声令下,便霸道至极取了他们性命。

  为什么齐汉山会如此行事,墨白没办法搞清楚,但心中却是隐隐有一个解释。

  那就是齐汉山所今天一切表现,从头到尾,都是在毫不掩饰在向所有人宣告一句话:“谁敢与齐家为敌,便是这个下场!”

  墨白心念电闪,很明显,不管齐汉山究竟是怎么想,这个结果对他来说却当然是好。

  可以说,齐汉山这一举,算是彻底帮他解决了长刀会,也了断了朱医师,

  基本上已经让他就此解决了来到明珠以后困境,还省却了他本来准备与朱医师等人对质一番折腾,没有比这更好结果了。

  目光微微一瞥齐汉山,墨白心中稍稍犹豫了一下,却觉得还是得试探一下,随即连忙摇头叹道:“齐先生切莫如此,若没有贵府上救得性命,恐怕在下现在也无法坐在此地与您叙话,在下感激都来不及,又哪里敢有不满之说?您言重了!”

  “哈哈,白大夫无需客气!”闻听墨白此言,齐汉山却是哈哈一笑。

  看得出,经历这件事,齐汉山不但没有郁闷,反而一番杀伐之后,竟是仿佛释放了连日来愁绪与憋屈,心情大好。

  墨白缺少信息支撑,自然不知道齐汉山先前有多愤怒shubaojie,区区一个朱医师和长刀会,他都没有办法掌控,作为青年社中赫赫有名齐家大爷,他憋屈,难以言喻。

  而也正因此,在他一怒shubaojie之下,就决定了今日这场杀伐,誓要让整个青年社,甚至整个明珠省都明白,他齐府究竟还有没有实力。

  最终,他成功请来了杜先生亲临支持。

  又让现场上千名弟兄,亲眼看着他,连个辩解机会都没给长刀会众人,便说杀就杀了。

  上方坐着数位大佬,却最终没有一人敢置言反驳一句,全数沉默zhaishuyuan……

  可想而知,憋屈了太久齐汉山,今日一朝释放,成功尽展威严,仿若俯视整个天下一般畅快。

  今日过后,他齐汉山究竟是虎fuguodupro还是猫,谁还敢轻视一分?谁还敢在他老虎fuguoduprop股上拔毛?

  如何能不愉悦?

  甚至可以说,此时此刻他,早就已经不在意朱医师和长刀会为何敢放肆了,对他来说这都不重要,那等跳梁小丑,哪里能入他眼?

  只见此时,他站起身来,负手而立,望着厅外远方,一派淡然之中,又有无法掩饰傲气道:“说起来,此番让您受惊,那也是齐家防范不周,实在是齐家一向持家谨慎,做人做事,绝不轻易招惹事端,可谓是事事低调,故而也并未料到竟有人会刻意为难,不过,所幸齐家虽然不惹事,但也不惧事,既然这些跳梁小丑不知天高地厚,非要行取死之道。老夫便也随他,也便让大家看一看,动了齐家客人,究竟是什么结局?”

  说到这里,齐汉山又似有几分无奈转过身来,对着墨白淡然一笑:“倒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