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私牢里的铁雄!(1/2)

加入书签

  略显阴暗走道上,墨白在众兵士跟随下,随着阿九而行,他不时打量周边环境。

  一间间房并排走道两边,门口配置是一道道木头所制栅栏门,可以从走道上清晰看见每间房内情况。

  多数房间里只有一张木板床横亘在房间一脚,也没见被褥铺盖,只有不多黄色稻草覆盖其上。

  再有些便桶便放在阴暗处,有浊气弥漫开来,令人不由皱眉。

  随着逐步深入,甚至还可以看到有些房间内,还配置了一些拷打审讯所用人形木架。

  墨白定睛望去,依稀看见木架上遗留着一抹抹暗红色遗迹,那是血……

  “看来,这里并非是因此次遇刺之事,暂时作为关押之所用地,而是这里原本应该就是王府私牢,用作平常关押惩戒家奴所用。”看到这般环境,墨白心中想道。

  墨白其实并不为此而惊讶,毕竟他熟知历史,自然知道在封建时期,人分三六九等,统治者对被统治者,有着生杀大权并不是笑话。

  别说王府之地,就算平常大户家中,这种私啦绝不罕见!

  但,到底是文明社会走过来人,骤然亲身走进这历史之中场景,他还是不由微微垂下了眸子,心里还是有着丝丝悸动。

  同时,他也再一次对自己如今处境,有了更深层次理解,人命在上位者眼中真没有那么重要。

  一路沉默zhaishuyuan前行,直到阿九声音响起,墨白压下了心头一切杂念,抬起头朝着阿九所指方向望去。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怨天尤人人,环境已经如此,所有空想都无用,唯有去努力奋斗,才是正道。

  “铁大哥,铁大哥,六爷来了,六爷来了……”阿九激动拍着栅栏门,朝着里面不住呼喊。

  墨白借着微弱光芒,依稀可见,那房间中似正有一个人靠墙坐在木板床上,低着头一动不动。

  初时,他并没有因为门外来人而有所动作,直到阿九激动声音不住响起,他才缓缓抬起头来,朝着门外打量,同时他略显疑惑声音传出:“阿九?”

  “铁大哥,是,是……六爷,六爷来了,六爷来了!”阿九很激动,不住说道,又连忙让开身形,让身后墨白得以被他看见。

  那男子依然坐在床板上,当亲眼看到墨白就站在门前不远处,正盯着他之后,似乎微微顿了一顿。

  随即才动作起来,只见他并不慌乱,身形沉着下得床来。

  “叮叮当当……”有铁链敲击声传出。

  墨白眼神朝着他脚下一瞥,便见一道厚重脚镣正锁在他脚下,但随即墨白目光一凝,这男子铁镣加身,墨白虽不知其重量,但一眼望去,便知定然轻不了。

  可这男子身上破破烂烂,血痕道道,很明显曾经受过刑讯折磨,但此刻行走之间,沉稳而有力,并不见丝毫拖沓。

  墨白再抬起头来,这男子已前行数步,并不犹豫,便是沉着有余单膝跪地对墨白抱拳道:“六爷,铁雄未能护您周全,自知该死。只求六爷莫要迁怒shubaojie于宁儿与阿九,铁雄来世定做牛做马报答六爷大恩!”

  “砰!砰!砰!”说完,他头颅触地,连续三声闷响。

  墨白静静看着他伏地不起,自从他们到来后,这铁雄一举一动,均被他看在眼里。

  沉稳,有度,镇定,从容。

  这是墨白对他第一印象,无论是他行走间稳重,还是他话语中清晰无误意志表达,都令墨白对他高看一眼。

  不知其本事如何,但能在这般环境中,做到这样,已经是极为不容易。

  尤其是他在这般环境中,依然为阿九和宁儿着想重情重义,更是令墨白心中欣赏,这样人,即便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六爷……”阿九见墨白始终不出声,心中有些惶恐,也跟着跪下来求饶道:“六爷,求求您饶了铁大哥吧!”

  “开门!”墨白轻声道。

  “王爷,此人……”身后兵士有些不放心,想提醒此人有些危险。

  但话不说完,便见明王那张脸豁然转过,眼里已是大怒shubaojie:“本王说话,没用么?你想造反不成?”

  “是,王爷息怒shubaojie,息怒shubaojie,卑职这就开门……”兵士当场腿脚一抖,心中即便再是委屈,也不敢再有丝毫多言。

  而那跪地铁雄却是微微抬起头来,脸色有刹那呆愣,便见门已打开,而墨白已行步入内,站到了他面前:“起来说话。”

  铁雄缓缓站起身来,与墨白就只有两步距离,而一旁兵士已手握武器,对准了他。

  他当即便后退两步,冲着墨白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