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她真的走了(1/2)

加入书签

  “上清山两名师者境在明王妃伤后,第一时间加急出发,已于下午五点赶至明珠,还未与道门年轻子弟会和,便被请去了山卫所,不但拒不承认恶意伤了王妃,反而旗国要求道门对今日旗国兵被斩之事给出交代,双方各执一词,不欢而散。【无弹窗】”张邦立沉声说道。

  定武帝点点头,轻声道:“道门这边可曾增派人手?”

  张邦立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道门增派了四名人手赶赴明珠,又增派了不少人,但其中却只有四名师者,其他皆是外交之人,依然没有打算与旗国翻脸。”

  “哼,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定武帝语气中终于带了怒shubaojie意,但对这个结果到底是有了心理准备,一抬头:“林j那边呢?他什么反应?”

  “据可靠情报,事发第一时间,林j已经派出两名宗师境秘密赶赴明珠,同时电令明珠方面,不惜一切代价搜寻王妃下落。”张邦立沉声道。

  定武帝眼眸微凝,站起身来,负手踱了几步,嘴里沉声道:“道门不想打,林j一直和稀泥,还借此不但离间等与道门关系。哼,这一次,他女儿置身于险地,旗国正大张旗鼓要对他女儿下手,道门软弱,不敢硬扛,倒他林华耀如何自处,还能不能继续和稀泥。”

  “陛下,明王妃如今下落不明,们……”张邦立低头轻声道。

  定武帝脚步一顿,又沉默zhaishuyuan下来,但最终还是吐出一个字:“救!”

  张邦立躬身:“是!”

  他很清楚,陛下心中,对明王妃根本就没有一丝认同。只不过不愿林素音与上清山联姻,才忍着没有明王妃明旨赶出宗室罢了。

  而且明王妃只要还在上清山得到重视,那么就是道门与林系之间在天下势力眼中联系紧密明证。

  这些年,国朝不止一次想要了明王妃命,只是没能做到而已。

  但即便在如何,那也是之前。

  如今国战爆发,明王妃反倒成了他们之间将来重新合作纽带,为了大局,明王妃反而不能出事。

  而且就算这些不管,国朝也不可能任由明王妃真在外面出事,而不闻不问,否则伤是皇家威严。

  ……………………

  ……

  明珠省已经乱了一些日子了。

  蛮子兵众罕见持续多日在明珠戒严,任何风吹倒动都能见到他们身影。

  整个明珠可谓是围了个水泄不通,只怕是一只鸟儿都得经过他们身份识别才能飞过。

  同时又有青年社无数人手,遍fanwai布大街小巷,与旗国兵互相戒备着找寻共同目标。

  然而,已经一连数日,却连半点成果都无。

  医馆一众人等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就此无了根底。

  压抑气氛弥漫整座城市。

  “砰!”山卫所,韩在寇一巴掌拍在桌上,盯着站在自己面前一众山卫所官员怒shubaojie不可遏:“已经三天了,你们都是干什么吃……”

  “是!”底下一众人等低头躬身,任凭他训斥。

  “滚,都给滚,再给你们一天时间,要是还没有消息,你们全都自行向天皇谢罪!”大骂了一番,但最终韩在寇才平静了一些,坐下身来喘着粗气。

  “是!”一众人等不敢反驳,擦着冷汗快速出门而去。

  崔朝远坐在办公室一边,沉默zhaishuyuan看着这一幕,并不发表意见。

  他明白,这些人已经知道了身份,却严查三日都没有结果,这让韩在寇越发警惕。

  部队不可能一直全城戒严,而一旦放松下来,凭这些人本事,恐怕韩在寇安全真可能得不到保证,头顶悬着一把看不见刀,他如何能安稳?

  所以崔朝远如今只能寸步不离贴身保护韩在寇。

  “咚咚!”门口又传来敲门声。

  “进来!”韩在寇怒shubaojie火未消,语气有些爆裂。

  “大人,大夏道门宗师来了!”

  韩在寇脸上当即便是一沉,但目光流转,最终还是道:“知道了,请他们去会客室等着。”

  “是!”

  下属出门。

  韩在寇沉着脸站起身来,看向崔朝远道:“大夏道门坚决否认那见医馆与他们有关系,宗师大人,您怎么看?”

  “这不好说,大夏道门结构与旗国不同,他们传承久远,复杂。修武之辈并不局限于道门子弟,民间也遍fanwai地都是,不过据情报来看,那一日出现在医馆中众多人士,以及那黄衣姑娘,年纪都不大,却有着深厚修为,这种情况一般都只会出现在道门,民间应该没有资源培养。”崔朝远凝眉,不过说到这里,却又道:“不过,这事确实有些奇怪,当日那些人曾与上清山梅真人之孙梅志峰为难,又曾杀了黄庭府一个宗师亲传弟子,这很奇怪,若是道门中人,应当不可能敢这么做。”

  “哼,大夏人最是狡猾,一个弟子而已,死则死矣,死又不是梅志峰。他们未必不是故意做戏给咱们看,想在谈判之中给咱们压力,又让咱们抓不到把柄。”韩在寇却眯着眼沉声道。

  崔朝远其实并不认可这个观点,但他也拿不准真是这样,所以只是点点头并不吭声。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韩在寇却是又道。

  “嗯?什么可能?”崔朝远抬头。

  韩在寇来回踱步,眼里很是深邃:“五个月前,就敢对咱们人下杀手,寻常江湖势力,绝不敢如此嚣张。而且观他们行事作风,动手果断、凶狠、张狂。这说明他们在心底便不惧咱们再明珠威势,这说明他们背后有着强大靠山,能够让他们有自信和咱们为敌。”

  “大人是说他们是大夏国朝人?”崔朝远听懂了,沉声道。

  “不错,如果不是道门中人,就一定是国朝秘密培养人手。他们动手时机时分巧妙,故意选在道门与等谈判时候动手,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们动机。”韩在寇眼中更加深邃了。

  “嗯?”崔朝远一顿,他有些搞不懂了,连声问道:“大人,您既然怀疑是国朝要破坏咱们谈判,那您为何……”

  韩在寇微微沉默zhaishuyuan,摇了摇头却道:“只是猜测,这件事很复杂。有可能是国朝,但同样也有可能是道门故意让误认为是国朝派来人。”

  崔朝远有些晕,不过还是绕明白了。

  道门可能是故意假扮国朝人行事,实际上还是为了给他们压力,让他们明白,国朝在强烈干涉,所以道门来此谈判机会不容易,若旗国不抓住机会妥协,或者下一次就再无机会了。

  韩在寇明显也还没有考虑清楚其中具体,但却沉声道:“反正不管是道门还是国朝人,这批人是无论如何都必须剿灭了,否则,将后患无穷。首先今后在战场上,道门依然可以活跃,到时只要咱们抓不到明证,他们就可以解释为是国朝人,这对们是相当不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