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血洗(1/2)

加入书签

  何记酒楼门口靠窗位置,这些年来一直摆着一张长案。【最新章节阅读】

  长案边上则有一张座椅,上方则是一把大伞遮阳。

  住在附近一些人,望着这些摆设,应该还能记起,五年前那个秋天,天气还很热,正是秋老虎fuguodupro发威时节,曾有一个弱冠少年,手持着一块嚣张招牌,便坐在这里开张行医了……

  时间总是过很快,一眨眼已是多年过去,那少年早已不再坐在这里,而这些桌椅却是被保留了下来,任凭时光变迁,它们经久屹立。

  陈掌柜手握着一炳j毛掸子,拂去桌椅上因为狂风卷来一些尘埃,这些摆设故事,他要比其他人记得更清楚一些。

  当初,墨白离开了这里,前往对面坐堂。

  那时酒楼里小二曾请示过他,是不是要撤了这些摆设,当时他对墨白其实了解并不深,曾想到墨白虽然去了对面,但也未必就能待长久。

  那朱医师、吴掌柜皆不是省油灯,墨白到底还年轻,说不准,过不了几日,就又得回来,若是将这些撤了,到时墨白当真在那医馆待不下去了,到时回来了再想摆上,怕是会很尴尬。

  所以啊,他便索性将这些都留着,万一墨白真回来了,想要继续在这里行医,也能方便些,不至于太过难堪。

  可很让他意外,没想到墨白不但没有回来,还不过几日,便已声名大涨,在明珠杏林闯下了偌大名头。

  一时间,坊间多有谈论其传奇。

  故事之中,自然也少不了这副他曾坐过桌椅,很多慕名而来求医者,都时常会在本地人指引下,很是好奇过来看一看这少年神医曾经落脚处。

  这一来二去,陈掌柜倒也觉得有趣,想着也就将这桌椅保留了下来,一则为墨白增添些传奇意味,二则也能成为他们之间忘年交一段见证。

  陈掌柜回忆着这些片段,也不自禁为当年旧fqxs事而感觉有趣,但嘴角笑容才刚刚翘起,却又僵硬。

  缓缓抬头,看向对面医馆那紧闭大门上两张显眼封条,他眼里笑意消失殆尽。

  将j毛掸子扔在案几上,沉默zhaishuyuan着在椅子上坐下,望着对面许久都未出声。

  自从当日事发后,他便再未来过酒楼,直到今日,他才第一次过来。

  年关将近,酒楼里许多事情,也确实需要他亲自来处理一下,不能总不露面。

  今日,又到了一年一度对账总结日子,这对酒楼来说是大事,所以他考虑了一下,事发至今已经一个星期了,酒楼里一直倒还安稳,并未有人来找过麻烦,如今眼看着形势也松懈了一些,想必他应该不会招惹什么麻烦,所以便亲自过来了。

  忙了一上午,到了此时午饭时间,也还算风平浪静,他也安心了一些,可当看着对面关门医馆,他心中却还是沉重狠,这一次白老弟怕是没有那么轻松啊。

  “咦,老陈?”

  耳旁传来一道惊讶声音,陈掌柜被打断了思绪,回过头来,却只见乃是附近一间绸缎铺许掌柜,多日未见得他身影,此刻面色有些惊讶朝着他走来。

  陈掌柜从椅子上起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朝着许掌柜拱了拱手:“许掌柜,近来可好?”

  “唉,您瞧瞧这世道,能好了么……”许掌柜走到近前,拱手还礼,嘴里却苦笑道。

  两人寒暄了一番,许掌柜便也在这大伞下坐了下来。

  “老陈,这些日子都未见你过来,没出什么事吧?”许掌柜回头瞅了一眼对面关门医馆,又瞅瞅附近,声音压低问道。

  “没事,劳您挂念了,这不年纪大了,最近染了些风寒,便在家里修养了几日。”陈掌柜微微摇头笑道。

  “原来如此,当日这医馆出事后,们还真担心你是受了牵连,没出事就好啊。”许掌柜闻言,大松了一口气。

  “唉,那日突然得到消息,也是将吓够呛,担心惹了祸端,所以索性也便没有再出门。”老陈抬眼望了一眼对面,也是苦笑叹息道。

  许掌柜点点头,又低声问道:“老陈,对面突然就惹下了这祸端,你可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陈掌柜摇头,面色凝重道:“不知道啊,这医馆在咱们街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谁能想到会突然招了这灾祸……”

  许掌柜闻言,又看了看周围,声音更是压低:“有传闻说,他们乃是国朝派来卧底……”

  “这怎么可能,何人胡言乱语?”陈掌柜当即脸上大惊失色,话一出,却又连忙压低声音:“老许,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这一个不好,就是要招惹灭门大祸……”

  许掌柜点点头,却仍是道:“这事恐怕还真说不准,听说当日那些遮面人杀蛮子血流成河,那是一个活口都不留啊,现在都在传,这些人其仕是国朝秘密派来高手。当日他们杀人就是为了救下刘掌柜等人,你想想,这刘掌柜等人能简单吗?”

  “谣言,这绝对谣言,老许,这医馆不是开了一年两年了,刘掌柜等人和咱们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他们在这医馆里做事时候,那蛮子可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怎么就成了国朝派来卧底了?这完全是无中生有啊……”老陈一脸坚定道。

  “唉,是不是谣言咱们不知道,总之啊,对面这一回沾上了这惊天大事,怕是难得善了了,也就是给你提个醒,你可要千万要上心,切记莫要再与对面有什么牵连,否则怕是就不得脱皮……”

  许掌柜告辞后,陈掌柜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知道许掌柜是好意,这些年来,谁都知道他与对面交好,若是当真招惹上了通匪事情,那就事大了。

  陈掌柜心底越发沉重,之前他还真不知道,那日杀伐竟然是已经与白老弟挂上了钩,甚至都满大街开始传闻了。

  他抬起头,看向对面医馆,只觉得心凉。

  这医馆,怕是再也不可能有重开机会了。

  夏匪不夏匪其实不并知道,也并不关心。

  但关键是他很清楚当日那震惊明珠大事,却确是白老弟做下来。

  虽然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