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决裂(1/2)

加入书签

  这一场杀伐来太过突然,从蛮子兵入了明珠之后,已经有很久在没有如此大规模杀伐了。【】

  就在今日,这个下午,他们再次释放了凶性,要肆无忌惮杀人。

  顷刻间,血便染红了街道。

  蛮子兵凶残屠杀着受惊人们,但凡看到站起身影,便是毫不犹豫s杀。

  当枪声停歇,整条街道上死寂一片,所有人都或趴,或仰倒在地上。

  站着只有蛮子兵,趴下全是明珠百姓。

  蛮子兵将领,骑着大马,手握着长剑,目视八方,再无一个百姓敢站起来,死无声无息,活颤颤发抖,他很满意。

  仰头大喝道:“全都给听着,敢于反抗大旗皇国人,下场只有一个,死!”

  没有人敢应答,现场只有他声音在回荡。

  有蛮子兵从各家店里推着一个个身影出来,有人快步过来汇报:“长官,各家店铺里人已全部抓到!”

  “带走!”将领喝道。

  马蹄声响,脚步狂踏,他们踩着血水离去,地面上趴伏人等,却无一敢抬头,只剩下慑慑发抖身影在咬着牙流泪。

  寂静长街,良久无人敢站起。

  “踏踏……”当不知何处沉重脚步声传来时,现场才慢慢有了动静。

  哭!

  是,最先动静是哭声,哭声连成一片……

  何记酒楼。

  三个人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个黑巾遮面人,露出来眼睛已然通红,他咬着牙齿从趴伏人群中站起走进酒楼,蹲下身子,在三人鼻息试探。

  当来到陈掌柜身边试探时,手突然一顿,随即毫不犹豫一把将陈掌柜外衣扯掉,直接穿在另外一个具尸体上,背起那尸体撒腿便跑。

  外面有人已经坐起抱着身边人痛哭,对于背着尸体狂奔人,有人抬起了头,看到了他遮面黑巾。

  然而,却没有人有反应,任凭他狂奔。

  “砰砰砰……”趴伏在地上人群中,突然有十数道身影一跃而起,原本被他们压在身下火枪也举了起来,对着那狂奔人便是一阵疾s。

  那狂奔人身谢颤,但紧接着却是更加快速闪进了一条胡同,身后追兵疾驰,远方大队人马沸腾再次响起。

  再一次传来枪声,再次令整条街上没死人趴在地上。

  长街再次寂静起来,一直到天色昏暗……

  ……………………

  ……

  杜家。

  厅堂之上,一片死寂。

  梅志峰等人无不面色惊惶,手脚发凉,呼吸粗重至极。

  坐在主位上杜先生,缓缓扶着椅子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到管家面前,她那张清丽脸泛着异样通红:“传令,青年社全体集结……”

  “鹃儿!”只是杜先生话还未说完,门口却有一道看起来六十几许男子身影缓缓走来。

  此人神情严肃,面貌威严,一看便非普通人。

  屋内所有人全部朝着门口看去,随即包括梅志峰在内,皆是立刻起身行礼,口称:“洪宗师!”

  杜先生也抬眼望向了他,同样还是行礼:“师伯!”

  杜先生也是出身黄庭府,此人正是黄庭府武道宗师,洪宗师!

  也是小刀授业恩师,此番因小刀之死,亲自下了明珠。

  “嗯!”洪震踏步进来,直接走到主位坐下,目光一扫诸人,最后落在杜先生身上,眼神里却有几分冷淡:“此事等已知情,自有等长辈做主,莫要轻举妄动。”

  “是!”梅志峰等人自无意见,当即便是躬身应道。

  而杜先生却是未曾附和众人,她知道洪震话是对自己说,抬手再次朝着洪震行礼,声音低沉开口问到:“师伯,明珠百姓受此惨无人道屠杀,不知师叔伯们打算如何处理?”

  这话一出,满场顿时一窒,全部看向杜先生。

  很明显,杜先生这是在*问长辈,很大胆无礼。

  洪震眸光当即便严厉起来,盯着杜先生更是冷淡,威严。

  “杜师妹,长辈们自有分数……”梅志峰更是立马眉头一皱,转身面对站在场中央杜先生严厉道。

  “梅师兄,没问你,闭嘴!”杜先生却是一转头,声音冰冷,那双向来清丽眸光,也锐利到令人心惊。

  “你!”当着这么多人面,被杜先生如此对待,梅志峰面子上过不去,腾迈出一步,脸色铁青对着杜先生喝道。

  “鹃儿!”洪震更是皱眉开口,语气冷漠:“给梅师兄道歉!”

  杜先生很清楚洪震对自己态度冷漠原因,事实上,这些天,道门数位师者陆续过来之后,对她都并不友好,原因自然不言而喻。

  而这一位洪震,虽是她师门长辈,但因为小刀之死,也对她冷漠起来,更是有恨意。

  杜先生很清楚,若非在明珠自己还有青年社,她受到待遇还会更差。

  不过此时,她心头已被那场屠杀震怒shubaojie,也无心再考虑这些,看着洪震,依然问道:“师伯,还请告知,师叔伯们究竟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梅志峰脸色更加难看,显然杜先生没有丝毫将他放在眼里,要知道便是洪震也不得对他无礼啊。

  此番来明珠已经够憋屈了,但洪震在场,他沉着脸没有发作。

  “放肆!”洪震当然不可能容杜先生如此无礼,声音沉凝下来。

  “师伯,非弟子放肆,而是蛮子凶残,入明珠以来,对明珠人动则打杀,每一日皆有百姓受难,势必人强,明珠人只能忍着,只要能够活着,哪怕再卑微。可如今,他们居然公然屠百姓,非一人,两人,非一家,两家,而是整条街道,这不是战场,被杀也不是手持兵戈兵士,如此纵兵行凶,此事绝不能再忍?”杜先生深吸一口气,对着洪震道。

  “那你又待如何?”洪震面色沉了。

  杜先生对着洪震再次行礼,语气凌厉出声道:“自是血债血偿,弟子恳请诸位师门长辈为今日死难之百姓讨个公道!”

  “混账!休要胡言。”洪震眼眸一瞪,拍手落在茶几上怒shubaojie道:“道门此番下山,正是为了止戈而来,岂能小不忍而乱大谋,图一时之痛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