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君子六艺,本王三岁精熟!(1/2)

加入书签

  明王府门前。

  墨白看着眼前大轿,又望向前方那老爷车,最后脸上满是不爽看向站在身边张邦立开口道:“你坐轿,去坐车!”

  张邦立以前并未与明王多打交道,所以这一次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了,这纨绔子到底有多么麻烦。

  忍着一肚子气,终于眼看着就要出了,这明王却又出了幺蛾子,竟不想坐轿,而要坐车。

  张邦立很想大吼一句:“你他妈到底是不是皇家子弟,还有没有点皇家威仪……”

  但这也只能想想,真要作,那是万万不敢。

  没办法,只能苦着脸,微微低头道:“下臣不敢!殿下,您身体还未痊愈尚骑不得马,所以为您安排坐轿!那车子是臣下坐,您去坐有失皇家威仪!”

  “你都能坐得,本王就坐不得了?张邦立,本王早就看出你预谋不轨,乃是狼子野心之辈,与那两个乱臣贼子一般模样,处心积虑欲将本王置之于死地……”墨白嘴角一扯,当即便是大喝一声,指着张邦立劈头盖脸,一顿狠削。

  这可不是先前明王府里,众兵士面前啊。

  这是明王府大门口啊,这条巷子里,住着可以说全是达官贵族。

  而就在这大厅广众之下,明王指着他鼻子,将他骂狗血淋头,更是污蔑他谋反。

  张邦立如何能够承受这般指责,真是做貌没有想到,这明王竟如此嚣张跋扈,完全没有半点收敛,竟当众这般,难道他就不知道影响吗?

  他瞬间便脸色完全憋红,眼眸瞪大,呼吸如雷,胸脯起伏不定,嘴里颤抖:“殿下,您……”

  声音颤抖不定,却硬是气吐不出一句完整话。

  “还想狡辩,你明知本王有恙在身,本王如何能够承受这轿子颠来颠去?怕不是你就想本王颠出个好歹来吧,哼,张邦立,本王警告你,若是本王少了一根毫毛,就是砍了你张邦立这颗狗头,将你碎尸万段,也难消本王心头之怒shubaojie,到时定秉承父皇诛你全族!”墨白更是阴狠至极朝着张邦立大骂道。

  说罢,也不管张邦立如何承受,便是袖子一甩,对着铁雄道:“走,本王今日倒要看看,这车,本王是坐得还是坐不得?”

  张邦立站在他身后,按着胸口,嘴里泛着腥味,就看着他背影,愣是没有喊出一个字来。

  众兵士面见这一幕,全部低着头,抑制住呼吸,不敢有半点动静。

  铁雄跟着墨白,此刻也是脑门渗出汗水,望着那微风前行六爷,他是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说实话,他都替那张邦立喊冤,然而一时间他又不知这六爷到底是脾气来了,还是真不知道这车子确不是皇家能坐。

  没办法,快步追上墨白,声音极低道:“六爷,张大人说是真……”

  然而墨白却是气势惶惶一抬手,高声喝道:“哼,那狗贼想欺本王无知,却不知本王心有乾坤,胸有万墨,岂能被他害了?铁雄,勿信这奸臣奸计,这狗贼说本王坐不得车?哼,狗贼,你看好了。”

  此言一出,就连兵士们,都不由抬起头来,直视那威风凛凛背影。

  而四面八方,更是不知道有多少眼睛正注视着这一幕,听着他无理取闹,更是一口一个狗贼,高声叫喊着,虽然能听出他病体未愈,中气不足,但气势却是绝对不差。

  凡是听到,此刻无不是嘴角抽搐不定,眼神瞟向那早已低头,指甲掐进了肉里,颤抖不定张邦立……

  随即,又看向这明王,就看他如何出丑。

  其实所谓坐不得车,说白了,主要是因为车里有司机,也就是车夫。而皇家尊贵到了极点,岂能容车夫这等下人与其平起平坐,这不乱了纲常吗?

  其实,要真说起来,皇家不一样也乘坐马车吗,不一样也需人把舵!

  而马车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