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死在山卫所的张展(1/2)

加入书签

  山卫所。【无弹窗】

  雨夜下,灯火通明。

  院门口站岗士兵,在雨水中站笔直,手握着火枪,睁着眼警惕四方动静。

  一旦有人员进出,无不得接受他们最细致查验,确认无误后才能得以通过。

  院子里,一盏巨大探照灯摇摆,不时映照出底下一队队身着雨衣,手握着火枪,正无缝交叉巡逻士兵。

  很明显,相比往日,今晚防卫措施要更加严密了。

  事实上,并非是今晚才这样,从白日里那场杀伐开始,这里防卫就已经升级了。

  蛮子也并非只是一味猖狂,他们也很清楚他们行为,会带来怎样后果,他们在为可能到来报复,而做着最充分准备。

  其实应该是不会有人会蠢到跑到山卫所来送死,但谁又准呢。

  就像之前也没有人认为,在如今明珠,还有人敢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对他们兵士下手一样,可结果呢,用头颅被摆成京观,地上用他们旗国人血留下了挑衅“杀”字。

  面对这种悍匪,就算是一向猖狂蛮子,也不敢掉以轻心,不得不做尽量周全准备。

  当然,山卫所工作人员,在心底还是并不会太担心这里安全,他们更多目光还是放在了外界。

  从那场屠杀开始,他们就严密关注着明珠各个角落动静,随时等待着那群躲在阴暗角落里老鼠冒出头来,施以雷霆打击。

  真正准备并非是放在了这里,而是放在了外面那些更可能会引来报复地方。

  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山卫所所有人都极为迫切抓获那群胆敢与他们大旗皇国为敌悍匪,这不止是雪耻报仇,更是因为他们也感觉到了安全受到威胁。

  耗费这么大精力,都拿这些人没有办法,那一旦这群及其危险反抗分子再行凶,下一次被斩掉头颅,谁知道会不会是自己?

  所以今晚,所有人都在严阵以待。

  扎好了口袋,就期待着这些该死反抗分子早点露面。

  山卫所主官韩在寇也在等着,而且,他比手下人要更为迫切。

  已经事发一个星期了,他压力其实很大,不仅仅是要给那些被杀军人一个交代,同样他必须要保证那些生活在明珠城旗国人安全。

  否则,会是无尽政治压力向他袭来。

  此刻,包括韩在寇在内所有人都在等,甚至在希望这群反抗分子会不会吓破了胆。

  不负众望,在刚刚入夜时候,他们终于等来了想要动静。

  南区一家旗国人经营商铺遭遇了袭击,夜色下,突然出现数条人影,手持利刃冲进商铺,极其迅速斩杀了店中所有人,并且嚣张一把火点燃了店铺。

  大雨也浇不灭被火油点燃商铺,这么大动静,顷刻间便被传到了山卫所。

  接到消息韩在寇,心底最先涌起不是愤怒shubaojie,而是欣喜,不怕你来,就怕你不敢来。

  当即下令,早已在各处做着充分准备蛮子兵,立马一扑而上,去迎接那群已经入坑目标。

  韩在寇知道,这还没有完,今晚绝对不可能安静。不过,他很期待,冒头越多越好,只要露出行迹越来越多,他就有能力将他们全挖出来,一个不留。

  只是有时候,幸福总是来太突然。

  “长官,南区长亭街哨口,旗国十名巡逻兵士被上百人围杀,支援部队赶至,最终方死伤七名士兵,对方当场击毙二十三人,余人逃窜,正在追击……”

  “东区,长宇先生别墅遭上百名手持利刃黑衣人突然袭击,事发时长宇先生正在为其子举办生日宴会,数十名旗国人前往祝贺……”

  “北区,旗国投资元茂服装厂起火,四名旗国人被困,部队正在参与救火……”

  “情报处曾干事家中遭遇持枪悍匪突袭,其妻儿被绑架……”

  “吴江码头暴乱,数百人冲击码头……”

  “租界一间会所爆炸……”

  “西区一间钱庄被抢……“

  “们山卫所马场遭投毒……”

  “驻兵本部附近发生爆炸,梁将军打来电话……”

  ……

  “混账!”韩在寇镇定脸色终于变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冲着正络绎不绝跑来他这里汇报情况爆喝道:“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

  这是他要等消息吗?

  连山卫所马场被投毒这种事都出来了?

  “们查过了,闹事是……青年社!”见他发怒shubaojie,有人脸色发白,战战兢兢道。

  其实还用他吗?

  韩在寇还能不知道这些人是青年社?

  除了青年社,明珠还有谁能有这份能量,顷刻间让这座城市处处硝烟?

  “砰!”韩在寇又是一拳狠狠砸在桌面上,随即盯住一人狠狠道:“青年社突然暴乱,为什么们没能预警?”

  “这……”那人额头冷汗直冒,颤颤巍巍道:“刚刚得到消息,此次暴乱,是青年社杜先生直接对青年社十二堂主秘令,并且十二堂主均被扣押在青年社本部……”

  听他意思,似乎十二堂主之中也已经有了他们内线。

  只是即便如此,韩在寇脸色却更加难看了,杜先生此举毫无疑问是已经有了防范,甚至早已经知道十二堂主中,有人出了问题。

  “该死,该死!”韩在寇大怒shubaojie,也不知是在骂那情报部人,还是在骂杜先生,来回踱了两步,他陡然抬头,目光却是看向崔朝远:“宗师大人,请您走一趟,杜鹃是黄庭府人,若是他们不立即制止青年社暴乱,并且马上给们交代,那们将视他们此举为大夏道门向大旗皇国宣战,必将予以最激烈反击,让他们付出难以想象代价。”

  崔朝远神色一正,却没有迟疑,立刻躬身道:“是,大人放心,这就去!”

  他很清楚,此番大人之所以没有防备到青年社,正是因为道门和谈之事。

  完全没想到道门居然如此大胆,竟敢一面谈判,一面公然挑战,此事关系重大,他不敢耽搁,当即前往会议室。

  此刻,会议室里正有一道门宗师在此,为了白日事情来交涉。

  待崔宗师离去,韩在寇胸脯起伏,眸中凶光闪烁不定,他愤怒shubaojie惊天,若是没有道门谈判,他怎么可能如此大意行屠街之事?

  如今准备要动目标没有露面,却惹下了如此大乱,他能想象到这局面将对他造成多大影响。

  心中杀意爆发,恨不得立刻调兵灭了所有在明珠道门子弟报仇雪恨,但终究是又深吸口气,忍下了愤怒shubaojie。

  实际上,道门不想参战,他们又何尝希望大夏道门参战?

  他也不敢真就和大夏道门彻底翻脸,不过,虽然如此,他却不会暴露自己心思,毫不犹豫让崔朝远去表达自己坚定态度,他有把握,道门方面必然不敢翻脸,青年社还得让他们去镇压。

  微微低头,手中双拳紧握,咬着牙齿嘴里喃喃:“青年社,杜鹃……”

  这一次,他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都必须要了杜鹃命。

  微微闭眼,再睁开,他满面冷光再次看向一众战战兢兢下属道:“白长青人呢?有没有动静?”

  他没有忘记今晚目标,青年社那边有道门介入之后,应该会很快解决,对这威胁到自己性命白长青,他却不会忘记,也不会半途而废。

  “目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接到报告,有他们这伙人参与痕迹。只是外面现在一片大乱,们也无法确定。”下属头上冷汗直流,却不得不实话实。

  毕竟白长青人各个身手高强,他们行事作风与青年社人多势众一拥而上做法不同,这也是用来鉴别他们是否参与因素,到目前为止,所接到报告几乎全是青年社人在闹事。

  “混蛋!”韩在寇操起桌上茶杯便狠狠朝着开口之人砸去。

  “是!”此人被茶杯砸中头颅,鲜血当即横淌,却不敢有丝毫反抗,反而立即躬身赔罪。

  韩在寇再次闭眼,舒缓了一下情绪,才再次开口道:“谍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