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有骨气的道门(1/2)

加入书签

  夜幕下明珠城,处处硝烟、杀机凛冽。【无弹窗】

  这对山卫所来,其实并不应该意外,因为这本来便是他们处心积虑,为了灭掉白长青这只并不强大老鼠,而一手导演出来局面。

  并不强大老鼠!

  没错,尽管白长青确实牙尖嘴利,咬人则带血,让他很肉疼,让他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但即便如此,在他眼中,与同样隐藏在明珠城暗地里国朝分子、军阀分子、青年社这些动则便可以动摇明珠省安定局面反抗势力相比,白长青真只能算是一只老鼠。

  对付这只老鼠,根本就无需太多顾忌,只要找出来,然后狠狠一榔头敲死便行。

  至于敲不死?

  在精心编织了笼子,数万雄兵严阵以待情况下,会有这种可能吗?

  身为山卫所主官韩在寇很忙,绝不可能浪费宝贵时间,去思考这种愚蠢而又无聊问题。

  所以,对他来,麻烦只是如何将这只老鼠从阴暗角落里挖出来?

  只要他们出来了,韩在寇便可以安枕无忧准备明日庆功宴了。

  他运筹帷幄,用一场残忍杀戮,设下了陷阱。

  很成功,这只狂妄而又愚不可及老鼠,果然被激怒shubaojie,不用他们再费尽功夫寻找,就主动那难以寻觅阴暗角落里跳了出来,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直接跳进了他们早已扎好口中。

  很漂亮!

  完美!

  韩在寇应该自傲,这时候应该含在轻蔑微笑,眼中透露深邃智慧之光,轻描淡写之间,开始准备他一石二鸟之计。

  这些老鼠不是很有几分武力吗,那就很有可能在抓捕过程中造成一些伤亡啊。

  这可不行,他们大旗皇国勇士太珍贵了,怎么能损失在这群卑微老鼠手上,这绝对不行,就算只伤了一个都划不来。

  还好,大夏道门不是还有诸多高人在吗?

  对付这群狂妄老鼠,他们这些人该有多么合适啊!

  他只需高坐钓鱼台,观赏一副狗咬狗局面,或许,还可以顺便思索一下,明日应该如何面向全世界好好表彰一下,今晚为了明珠和平,而不惜性命亲赴战场,英勇镇压那些穷凶极恶,危害四方暴力反抗分子诸位道门精英。

  漂亮!

  完美!!

  ……………………

  在一众兵士陪同下,疾步前往会见道门宗师韩在寇,脑海里难以自抑闪过自己之前完美筹划,呼吸却越发粗重了。

  心悸、羞恼、愤怒shubaojie、无尽负面情绪向他袭来,让他感觉自己憋屈快要爆炸一般难受。

  为什么?

  到底是哪里错了?

  怎么可能,他那么惊艳计划都还未彻底展开,就已经付出如此不可承受代价?

  辛苦维持了半年多才稳定下来明珠城,在今夜又再椿片混乱……

  数百条蛮子兵性命,就这般无声无息陨落在他计划中……

  一个人,区区一个人,就敢杀到重兵守卫山卫所来取他性命,并且死战不退。

  坚定,张展所表达即便是死也要杀他韩在寇坚定信念,连他都无法质疑。

  为什么?

  只是一只老鼠,一只敢冒头就能摁死老鼠……

  韩在寇心中骤然又是一抹凉意袭来,这一刻,他不能感觉到凉意。

  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他在心悸。

  这只老鼠,似乎……

  似乎真可能不是伸手就能摁死,西区百名旗国精锐死无声无息,南区百名巡逻兵又几乎在同一时间死亡,这不是一人两人能够做到,十人二十人也不行,就算是高手,也得数以百计,甚至千计,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除此之外,四面八方还有无数队伍,在不计生死疯狂袭杀每一个能够见到旗国人。

  “一间医馆!”韩在寇死死咬住了牙齿。

  所有一切都在证明着一点,韩在寇轻敌了。

  这绝不仅仅只是一少部分某方势力精锐,只是凭借武力暂时逞威风而已。

  他们实力与势力,让韩在寇震惊,一瞬间,韩在寇对他们忌惮,甚至已经超过了对青年社忌惮。

  他很难置信,自己掌控了半年城市中,居然除了青年社,居然还有着一头从不为人所知猛虎fuguodupro存在。

  “大人,到了!”崔朝远闻听着韩在寇粗重呼吸,见他已然到了会议室,仍然没有回神过来,便轻声提醒道。

  韩在寇脚步一顿,目光抬起,双眸中仿佛有着熊熊火焰在疯狂燃烧,直接一挥手,声音粗重道:“进!”

  “是!”两名兵士闻令上前,一把推开两扇大门。

  们打开一瞬间,韩在寇身边原本静立兵士,立刻持枪在手,迅疾冲入会议室中。

  紧接着便是数道大喝声惊起。

  “全都不准动!”

  “趴下!”

  …………………………………………………………

  ………………………………

  会议室中,六名坐在椅子上,有老有少,头上都梳着道髻道门中人,望着突然冲进来,气势汹汹枪指自己一方人蛮子兵们,有刹那惊愕。

  但紧接着,却是对视一眼,其中一看起来约四十上下中年人更是豁然站起身来,目视一众蛮子兵声音高昂道:“你们想干什么?”

  其余众人脸色皆寒,但望着一众兵士手中枪,却是隐忍着并没有发作,只是眼神死死盯着一众士兵身后门外。

  能够来此修为都不低,虽然只有一位宗师在场,但其他人也非泛泛,均早已察觉门外韩在寇与崔朝远。

  一众蛮子兵并不理会六名道门修士,他们握着枪对准诸人,但却并没有真动手,只是气势上威吓。

  很明显,这是一个表达态度下马威。

  略微僵持。

  坐在最上方椅子上一个看面容约六十来岁,但神色却精神抖擞,眼中神光湛湛老者,面色冷淡开口了:“崔宗师,看这阵仗,莫非是想留下老夫?”

  他没有找韩在寇,而是对着门外崔朝远话。

  很有意思,其实这是一块遮羞布,堂堂大夏道门怎么可能和外敌媾和?

  人家此来是双方修行界,根据千古传承来友好交流,跟旗国官方可没什么关系。

  只是大夏要这个体面,而旗国却未必给,此刻崔朝远便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站在韩在寇身边,等候韩在寇做主。

  韩在寇面色冷凝,眼神锋利,负手昂头,抬脚上前。

  听到身后脚步声,围成半圈枪对道门诸人士兵立刻向两边整齐退开一条通道。

  韩在寇身影露出,背着手一步步走入会议室中,崔朝远紧随在侧,目光警惕。

  道门一众人视线也自然落在了韩在寇身上,一众人修为皆是不浅,一眼便能感知此人,此时那急速流窜气血。

  很明显,韩在寇此时是真正处在暴怒shubaojie之中,并非是故作姿态,这让道门六人心中真正一凛,皆是紧了紧心神。

  “你以为不敢留下你?”韩在寇站在一众道门修士对面,目中凶光毕露,在这一众人身上一个个打量,最后目光落在那宗师身上,眼中更冰冷。

  “咔!”他话音一落,那十数名战士手中火枪更是立刻上膛,会议室里气氛顷刻间紧张到了极致。

  来真?

  六名道门修士,有人眉头微跳。

  不过那宗师却是还镇定,实际上也无需担忧,若真想动手杀他们,韩在寇必然不会离他们如此近。

  否则即便崔朝远在身边,也难以保证他就能在几名修士誓死突围中保得安全。

  “呵呵,既然敢来此,又岂会怕死。只是杀固然是不难,可道门却并不是无人,阁下可想清楚了吗?”这老宗师神情淡定,依然平静道。

  不得不,道门众人,常年风餐饮露,确仙风道骨,气派非常。

  “哈哈哈……”只是面对他这番不软不硬辞,韩在寇却是哈哈大笑。

  笑声中完全不加掩饰嚣张与不屑,让一众道门修士脸色顷刻难看,就连那宗师深邃眸子里也开始波动,身为宗师走到哪里不受尊敬,就是入了大夏国朝皇宫,国朝帝者也以礼相待,如今却被人如此蔑视,如何能不动怒shubaojie。

  韩在寇不管他是否动怒shubaojie,大笑声一收,陡然上前一步,一拍桌子,轰然震响间,他气势汹汹怒shubaojie声喝道:“来人啊,给全部拿下,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是!”一众兵士立刻大喝一声,持枪逼近,同时口中大喝道:“全部趴下!”

  崔朝远顷刻间闪身到韩在寇身前,快速后退,防范一众道门修士狗急跳墙。

  同时门外也顷刻间响起无数脚步声与呼喝声,一时间杀气骤然沸腾。

  来真?而包括宗师在内所有道门修士脸色皆是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