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信号飞天(1/2)

加入书签

  此刻,宁儿被数名道门弟子截杀,险峻至极。

  但此时,她第一反应,却并非害怕,甚至连对阿九担忧都不再是重点。

  她心绪早已被震惊与极致愤怒shubaojie所占据,来截杀他们居然是道门中人,被大夏绝大多数普通人都视为信仰与正义道门中人。

  没有一个大夏人,会相信道门神仙会叛国,即便是因为墨白关系,对道门中人并没有好印象宁儿,也还是难以置信这个事实。

  “蛮子凶残屠杀街坊百姓,枉你们被百姓尊敬,居然不但不为他们浴血复仇,还助纣为虐,你们就不羞愧吗?不怕老天降下雷霆劈死你们这帮卖国贼吗?”宁儿不再想着逃跑,她甚至忘了自身安危,双眼中有着刻骨铭心仇恨。

  这一刻,她似乎乎了以往天真与烂漫,声色俱厉,手指着一众道门弟子破口大骂。

  她年纪还不大,这些年也是受人呵护着长大,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忘了她是明王府长大人,是明王人。

  对待国土被外敌入侵,她与阿九等人一样,不仅仅只是无奈与仇恨,更有切身责任感。

  “混账!”道门几人脸色当即便黑了,眼中羞恼与愤怒shubaojie交织,任再如何清高,家国观念再淡薄,也不会容得这么个恶名落到身上。

  梅志峰长身而立,剑指宁儿,神色冰冷至极,眼中杀气四溢,口中喝道:“尔等恶徒,先是伪装成医者,居心叵测布下阴谋陷阱,残忍杀害同门,又掳林师妹,后来更是为祸世间,连累诸多凡人百姓无辜丧命,此等大罪,简直天人共愤。等道家门徒下山,正该秉持天道正理,斩妖除魔。本念你乃是一弱龄女子,恐受人蒙蔽才犯下大错,故望你及早醒悟,戴罪立功,却不料到了如今境地,你居然还不知悔改,如此信口雌黄,倒污等声名,实在可恨。”

  说到这里,梅志峰眼神一扫那快要上得前来蛮子兵,对着诸位道家子弟大声道:“诸位同门,休要中了这妖人拖延之计,还请随拿下这为祸一方妖人,正典人间。”

  “是!”诸位道家弟子,听得梅志峰一番义正言辞宣言,眼中羞恼当即淡下,浑身锐气直闪,口中喝着杀字,直冲宁儿,再不给她说话之机。

  宁儿还想大骂,然而刀光肆虐,剑光刺眼。

  杀机顷刻而至,数位道门弟子皆修为不俗,虽敌不得其兄铁雄,但于她而言却是顷刻间险峻无比。

  又有大批蛮子兵正包围而来,她心知今日恐怕难逃了。

  从小长大玩伴阿九,已施展了明王所传之禁术,生机已渺茫,正需她逃生而请明王救命,可这等境遇之下,却又遇道门卖国这等天怒shubaojie人怨之事,她那曾单纯心灵在这一刻,彻底被悲愤与仇恨占满,她逃不了,也不想逃。

  在这危机之下,她回头张望,正见阿九再次身形飞退,喷血于空,此刻也正好转头看向她这边,见得其被阻拦围攻,想要转身救援,却被那宗师拦住,不得脱身。

  “宁儿,快逃,逃……”阿九声音在这夜空悲愤回荡不休,饱含愤怒shubaojie与不甘。

  梅志峰剑光已当先而至,宁儿低头,她髻被斩断,一头秀随风飘荡。

  她回头,丝遮挡下那双朦胧眼红了。

  她心痛了。

  她却没有了恐惧,那双曾灵动眸中,泛起了从未有过惊人杀机。

  双臂展开,衣袖一震,两只手腕上那染着血铃铛已握在手中,娇小身躯,迸出决绝杀意:“卖国贼,死也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哼,还敢猖狂,受死!”梅志峰一招没有建功冷哼一声,再次欺身而上。

  “杀!”诸位道门子弟,也自身形飘舞,杀机四溢袭身而上。

  说着她身形凌空惊退,手中已多了一只药瓶,手腕用力,药瓶破碎,其手中已多一粒丹丸。

  “梅师侄,小心,不能让她服丹……”宁儿正欲服丹,远方那浑厚声音却是惊响夜空。

  原来那宗师,虽大战,但仍关注这边情况,见得宁儿手中出现丹丸,顿时心知不妙,当即大喝。

  阿九因要阻宗师,故而背向宁儿,此刻闻声,都顾不得宗师攻势,便是惊骇回头,果然见得宁儿手中正持丹丸欲服下,他绝望大喝一声:“不……”

  正在惊喝,耳边却闻风声凌厉,却见正是那宗师手臂一扬,一炳袖箭已飞出,直奔宁儿后心。

  阿九心中大痛,那双眼眸已通红无人色,望着那阻拦宁儿服丹袖箭飞出,他手臂微震,这一刻他心弦震颤,彷徨不知定数。

  宁儿恐已难逃,道门子弟威盛,又有蛮子兵到。

  “吼……”阿九心下彻底绝望,他仰头大吼,随即冲天而起,身形如箭,终挡下了那炳袖箭,眼中泪水却滴落,这柄袖箭本可拦住宁儿服丹……

  “竖子找死!”宗师袖箭被拦,大怒shubaojie出声,此刻他已惊惧,若任凭那宁儿服丹,后果如何,他已再清楚不过。

  那梅志峰等人,皆是身份不凡,岂能出事,口中怒shubaojie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