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各方云集(1/2)

加入书签

  “想救她,可以,只要你老实交代一切,你是谁,那丫头是谁?白长青是谁?你们有多少人,都是什么修为?你们所用功法从何而来?刚才所服为何丹?何人所炼制?所用战技又是什么?是何人所教?”那宗师见他如此,在阿九三米前站定,嘴里一连串问道。

  阿九回头,感受着自己更加喷涌气血,他知道自己死定了,抬头看向那宗师:“你怕了吗?”

  “无知,凭你区区邪法就想翻天?还是老实束手就擒,交代一切,老夫或可做主饶尔等性命,别妄想其他了,那白长青来了,老夫乃是武道宗师……”

  “宗师?”阿九抬头望天,那字迹已消散,再低头:“宗师又如何,小爷杀你如杀鸡!”

  “放肆!”那宗师受辱,顷刻大怒shubaojie。

  “吼!”而阿九却是陡然一声爆吼,整个面色彻底通红,他身上仿佛有无形火焰再升腾,带着浑身热浪,直直朝着那宗师冲去,拳势仿佛有红光在闪烁。

  师者玄光!

  虽然仿似只是错觉,却也让那宗师面色第一次彻底大变,心中大惊失色:“不,绝不可能!”

  阿九一往无前,有啸声在他嘴里高呼,震遍fanwai四方:“宁儿,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轰!”

  ……

  “医!”

  夜空中炸响,惊醒了无数人早已在入夜后便被震颤心灵。

  许多人颤抖中,却忍不住,朝着远空望去。

  那五彩缤纷凝于高空,数里方圆都清晰可见“医”字,让他们震撼。

  “医?”

  没有多少人懂这个字含义,但只要是大夏人,这一刻望着那个字,眼中却都在光,心中在祈祷。

  只因他们知道,今夜四处杀机,都与这个字有关。

  崔朝远已经追上了一众道门中人,此刻他们正站在一条胡同之类,四周有蛮子兵持灯照射着一众倒在胡同里蛮子兵尸体上。

  就在先前,他们接到报告,此地有人单枪匹马屠杀了大批蛮子兵,大部队赶来时,那人却已突围而去。

  故而,崔朝远与两位道门宗师领着一众道门人士立刻赶来查探,因为很明显,这里有高人出没。

  很有可能是他们目标。

  刚刚查验过尸体,确认了这条胡同中,过三十名蛮子兵尸体,皆是被一击毙命之后,他们脸色严峻,正准备追击此凶徒之时,那天空一声炸响。

  “那是什么?”

  “医!”

  “白长青!”

  “那边!”

  几乎顷刻间,一众道门人士,无需多做交流,便已身形爆闪,两位宗师更是连马都没用,直接凭借脚力,飞奔。

  因为韩在寇确定,谍报所一定是白长青等人最后目标,故而一众道门人士也皆在附近查探,找寻踪迹。

  又有诸人分开,朝着四处得到线报而去,宁儿和阿九,便是露了踪迹,被汇报上来,导致梅志峰数人和一位宗师前往镇压。

  “白长青!”崔朝远身形同样电闪,目光在前面飞掠两位宗师身上打量,眼中狂闪。

  就在距离他们不过一里多远一条黑暗胡同中,此刻正有四条身上背着长弓黑衣人影同样现了天空动静,他们陡然抬头望向了那高空上“医”字。

  其中一人,更是身躯一震,当即一个踉跄。

  然而,下一刻,他却是想也没想,身形如雷光爆射,冲着信号处而去。

  其余三人,望着他背影顷刻不见,却是并未疾驰追赶,反而对视一眼,有些迟疑。

  “是阿九信号。”一人深沉道。

  “信号响了,方圆数里都能看见,他……”另一人望着那狂奔而去身影,声音微低,很明显,他不懂阿九为何会放信号。

  “不止宁儿遇险!”最后一人却是抬头死死盯着那信号,沉声道:“不到万不得已,他死也不会放信号灯求救。”

  “不错,他定不是求救,是在预警,有重大情况生,务必报知六爷。”第一人也眼中亮了起来,坚定道。

  很明显,他们都不信阿九会不知轻重,会为了活命而信号求救,这信号一,必然成为蛮子焦点,谁去救援也别想出来。

  “走!”已无需多言,不管多危险,此刻这三条人影也直接追上那第一人而去。

  而此时此刻,在这周边活动着众多与他们装备一样黑衣人,几乎也全都是一顿之后,便立刻朝着那信号所在地疾驰飞奔。

  “快看!”

  “那里有动静……”

  青年社在这一片人数并不少,他们与那些黑衣人硬在外活动不同,他们大都有着据点。

  也对,这偌大明珠,就是他们大本营,几乎方方面面都有他们势力。

  此刻,便有一间商铺之中,聚集着数十名身着社团服侍汉子。

  熟悉明珠人,一看他们服侍便知这些人定是青年社旗下社团人马。

  只是这伙人马,很有些令人吃惊,他们人数大概在四五十左右,这倒并不算太多,可他们却几乎人人都装备着火枪,这就惊人了。

  要知道火枪在杜先生身边人来说,并非罕见,但在民间社团,却还绝不至于如此泛滥。

  一般在民间社团,皆是各头脑身边心腹人员才能装备上。

  大部分时候,青年社大批人马依然是持有冷兵器干仗,毕竟,就算他们有钱,有渠道买到军火,蛮子也不可能允许他们人人持枪。

  然而,这些人此刻明显是待命着,准备出去闹事人员,也可以算是底层行动人员,却人人都着火枪,这很恐怖。

  此刻信号灯响,原本与他们并无太大关系,毕竟非青年社信号,但这数十人中头脑,一个看起来三十上下汉子,却是轰然站起身来,死死盯着那信号。

  他动作让整间商铺气势突然一转,所有人皆是站起身来,有人上前一步:“老大?”

  被称作老大汉子,望着那信号,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