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爆(1/2)

加入书签

  “道门!”撑着伞墨白,目光豁然落在梅志峰身上。

  虽然他还并未与梅志峰等人真正照过面,但梅志峰等人所身着各山门服饰,他却还是能够一眼认得出。

  也几乎在这一瞬间,他眸光豁然惊转,看向了那周边早已聚集在侧蛮子兵身上。

  蛮子兵围聚,却并未靠近攻击,只是端着火枪,对着交战诸人虎fuguodupro视眈眈。

  墨白目光又即刻收回,再次看向场中交战双方。

  毋庸置疑了,梅志峰等几人明显对就在身后蛮子兵没有丝毫顾忌,他们仿若未见般,专注攻击宁儿。

  这一幕,让墨白瞳孔刹那爆缩,浑身气血彻底奔腾,那只握着黑伞手,也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

  就算是他,此刻心神也不得不大震。

  脑海中犹如有雷霆惊响,炸开了一个难以接受事实:“道门在帮蛮子对付宁儿与阿九,他们……叛变了!”

  他不得不刹那间想到此事重大影响,梅志峰,道家四大名山之一上清山真人嫡孙……

  上清山,道门一方魁,无论是在道门还是民间,他们都影响重大,他们叛国,将对这场国战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阿九和宁儿震惊这一事实,而墨白却比他们还要难以置信。

  他站更高,看更远,实在没办法相信上清山居然会公然叛国,这简直荒谬!

  完全不可能事,居然就这么生在他眼前。

  他明白了,阿九信号弹,正是为了要带给他这一骤然惊变紧急消息。

  墨白微微闭目,再睁开,他手中黑伞不再颤抖,浑身激荡气血也已平息,眸中一切情绪也仿若死海般,宁静诡异。

  他站在黑暗处,重新望向了场中阿九与宁儿。

  阿九单膝跪地,口鼻滴血,浑身仿佛被一层血污笼罩,身躯已如风中烛火摇摆。

  墨白一眼便能看出他用了自己所传那不到绝路,绝不能用同归于尽打法,已是油尽灯枯、垂死之相!

  阿九本事,是他亲手所教,同阶即便是距离宗师之路已不远铁雄也做不到。

  墨白抬起了眸子,望向了他对手,那虽显狼狈,但却浑身劲风鼓荡人影。

  宗师!

  武道宗师!

  此刻,这宗师眼中凶光骇人,脸色怒shubaojie意凝滞,死死盯着那单膝跪地,已无力站起阿九,一步步朝他走去。

  他们之间战斗已经到了尾声,只差最后一击。

  墨白却从他身上移开了视线,看向另一边,一头长已变成短,浑身处处剑伤血染宁儿。

  此刻,她面色潮红,手中抓着一个破碎铃铛,胸脯不断起伏间,却仍然死死盯着,正一步步朝她逼近梅志峰。

  墨白看向了她手中那破铃铛,那是在经过恶战之后,生生被打碎。

  眼眶微红,在他身边受人宠溺长大丫头,在从未经历过生死大战中,没有哭,没有怕,即便已经没有了余力,要面对死亡,却依然那么坚强。

  ……

  另一边,崔朝远和两位宗师也到了,此刻同样没有立刻现身,和墨白一样看着场中情况。

  现场形势,本就一目了然。

  见得这一幕,他们同样吃惊。

  那边一个弱冠少年,居然与黄庭府武道宗师洪震对决?

  而且看洪震模样,居然还吃了些亏,直到此刻都还未能收拾这少年,这让两位道门宗师眼中惊疑不定。

  不过很明显,洪震并不需要帮忙,他们虽惊倒也沉得住气,可当见得梅志峰与宁儿这边,竟有道门弟子在围攻这女子情况下竟产生了伤亡,这就让道门来两位宗师当即便是脸色铁青下来。

  而崔朝远打量顺序却与他们不同,一到来现场,便是将目光投放在了宁儿身上,神色微动:“这应该便是当日医馆中那个带铃铛姑娘,医馆那一伙人中骨干分子。”

  他目光一闪,望着梅志峰等几人围杀步伐,心道:“这女子不能死!”

  随后才将目光放在那正浑身血污阿九身上,眼中同样露出惊容,心中波动了一下,这少年是谁?竟能与宗师相抗衡?

  没有道家之人,能够忽视这一震撼事实。

  他眼神郑重,细细打量,还是认出了这个人。

  那医馆中被称作小九青年。

  医馆里资料他们自然早已查个底掉,阿九是明面上在医馆出现人,他们自然早有印象。

  神色微顿,这白长青身边两个重要骨干都出现了,或许白长青……

  他按下了心中急切,静待情况,说不定白长青还真有可能现身。

  ……

  “宁儿不怕,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场中并不喧闹,有不再高亢声音传来,那是单膝跪地阿九,他坐倒在了地上,对那一步步朝靠近宗师没有理会,回头带着粗重呼吸,对着宁儿大喊。

  随着出声,他口腔中有鲜红血一滴滴落下,场景凄惨。

  他知道自己时刻到了,呼吸已经越来越吃力,心脏已如雷般大震,最后余光到了熄灭时刻,他无惧生死,只是还有一缕执念不灭,宁儿。

  “老夫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说出来,老夫保证饶那丫头一命!”那宗师来到了他面前,此刻再没有了和颜悦色。

  他居高临下站在阿九身边,眼神冷漠望着阿九。

  阿九那双猩红眼,已经开始褪去血色,依然望着宁儿,嘴角却露出了笑意:“老匹夫,你死定了,不会太久,会在黄泉路上等你,数十万战死军民也会在黄泉路上等你。”

  他吐出每一个字都艰难,但语气却没有一丝犹豫,坚定到不容人质疑。

  洪震心中大怒shubaojie,但却并未立刻下杀手,此刻他实际上早已不再似先前般托大。

  阿九和宁儿两个青年人居然就有如此能耐,那他们身后人又将是怎样本事?

  虽然这已经出了他认知,但他经历这一战却不得不谨慎,以上清山为道门,此番在明珠人手可并不算多。

  这突然冒出来强大势力,让他不敢再小视,不敢赌,这囱然是结下了生死之仇,若搞不清楚对方底细,只怕他们纵是此来有三位师者,怕也当真会难保太平……

  “好,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洪震眼中凶光爆闪,声音狠历,望着已经油尽灯枯阿九冷声喝道:“倒要看你嘴有多硬!”

  说罢,一把拎起已毫无反抗之力阿九,直接扬声怒shubaojie喝道:“梅师侄,立刻拿下这妖女!”

  他要用宁儿逼着少年就范。

  梅志峰眼见宗师过来,心中更是安稳了,此刻对着宁儿一声爆喝:“妖女,还不就擒?”

  说罢已飞身而起,连同两位同门起最后攻击。

  宁儿眼见阿九被那宗师拎着毫无反抗之力,心中也彻底寂寥,扬起了手中铃铛,手却在颤抖,已没有了力气,但面对袭来刀剑,眼中却没有恐惧,而是绽放出最坚韧光芒,死死盯着梅志峰:“梅志峰,你不会有好下场,大哥不会放过你,小爷也不会放过你,他们一定会杀光你们这帮卖国贼!”

  她娇声高喝,面对剑光抬头挺胸,将手中那已经破碎铃铛,最后一次飞了出去。

  这一只她从小带到大铃铛,她将不再收回来。她目光望着那只飞走铃铛,眼中终于有了泪花荡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