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安排!(1/2)

加入书签

  “轰轰……”

  汽车轰鸣声,在铁雄愣目光下,一下下鸣响在耳边。

  而墨白却是一连镇定,微微转头看向铁雄,眸光中却再也不是先前浮夸样,而是铁雄少见深沉内敛,只听墨白声音沉凝,不含半点玩笑道:“不记得路,替指路!”

  铁雄微顿,看着墨白那深邃目光,听着他深沉话语,尤其是他一直言必称本王,而此刻,却没有再如此。

  这一刻,气氛仿佛不由自主就变得深沉起来,铁雄心神不由自主一震,在墨白目光下,他沉稳面孔上,显出了异色,眼里望着墨白也是惊讶万分,但最后却只是深深点头道:“是!”

  随即,车子再次轰鸣两声。

  然后就在车外所有人眼中,那铁疙瘩竟然真缓缓动了,并且再也不停,逐渐加快,直奔道口而去。

  这一刻,那早已被愤怒shubaojie包围张邦立,不由自主张大了嘴,愣愣看着那前行车子。

  一众兵士们更是眼神暴起,半响不知反应。

  那先前司机,还站在原地,脸上满是错愕,不时又擦擦眼睛,嘴里喃喃道:“明王也是老司机?”

  还有太多人在盯着这里,因为这一幕而骤然安静下来,随之又立刻沸腾。

  “明王真骑了这匹铁马!”

  “他不是开玩笑,他真会骑!”

  “开走了,开走了……”

  很快,便是疯狂奔走,随着他们口,通过电话,将这消息传遍fanwai了整个平京城……

  刚才还等着看笑话人们,接到消息,一个个同样愣怔半响。

  那车并不快,但随着它缓缓而行,还是与兵士们拉开距离越来越远,张邦立终于反应了过来,心头更是一股老血直冲向上。

  但顾不得了,他一声爆喝:“跟上!”

  兵士们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催动马匹,狂奔而行。

  一瞬间这里便是声响大作,唯有张邦立最后看着那轿子,脸皮不住狂抽,目光一扫周围,他感觉这一刻,仿佛有太多人在盯着自己,那眼神古怪,令他不安。

  仿佛刚才明王殿下骂他话,一瞬间随着车子而去,便不再是无稽之谈。

  确,那铁马,明王殿下为何不得骑?

  难道真是想让殿下被狂颠出个好歹吗?

  张邦立呼吸如雷,眼里狂闪不定,最后,他拉下一个兵士,纵身上马,一道马鞭挥个半圆,绝尘而去。

  “你开什么玩笑,明王真自己开走了车?”冲玄上师握着电话,道心震荡,刚才话还在嘴边,而此时,他却当真不知该如何评价。

  明王说是一匹铁马,他骑得。

  这一刻,所有听到这句话人,真不知如何反驳,人家还素,君子六艺,早就学过了,三岁,人家三岁就精通了,这他妈能说人家丢人么?

  墨白岳父林华耀,此刻脸上也是青红交加,先前听到明王胡闹,他是又怒shubaojie又燥,虽然他包不得皇家倒霉。

  但不管怎么说,这狗东西现在也是外人口中,自己乘龙快婿啊,做出如此丢人之事,他面上也实在好看不起来,能想到,会面临嘲讽。

  “看看,你林大人凤凰之命女儿,果然嫁了个好夫婿啊……”想到这个,他就脸上烧。

  但紧接着,这狗东西,却真整动了这铁疙瘩,这让林华耀又是不知道该怎么想才好,他妈,也不希望这家伙为皇家真撑了脸面啊。

  “嗨!”最后一甩袖子,脸色又红又白离去。

  还有更多人,则是一脸懵逼之状“这明王当真整动了这铁疙瘩?皇家脸面没丢?”

  ……………………

  …………

  宽广街道两旁,一间间酒肆茶楼里正是热闹非凡,不时从阁楼窗口,便会传来小二富有节奏高声唱着菜名声音。

  又有酒兴正酣老爷们,高声祝酒大笑声!

  甚至还有隔着很远却可以清晰听见说书先生,正拍着惊堂木,声情并茂讲述着一段段精彩纷呈故事声!

  再看街道上,那更是人来人往。

  贩夫走卒们身着短装,奔行在来来往往川流不息人群里,不时冲着那些身着华丽长袍公子哥,又或者那些穿着新式长裙贵家小姐们满带笑容,热情吆喝着,只盼这些贵家公子小姐们,能够看上他们商品。

  缓缓而行老爷车中,墨白坐在驾驶位,开着车,眼神看着这副情景,带着几分恍惚轻声呢喃了一句:“真是好一派繁华旧fqxs景!”

  “嗯?”还在为今天这一切而感觉有几

章节目录